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八零章遭受追擊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 假如當時處在許洋位置的是他自己的話,是否可以躲過他的攻擊,左思右想,雖然不想承認,可是唐江,卻只能點頭苦笑一聲。 幸好這傢伙,是自己的好友,假如是敵人的話,自身的結果也不見得比許洋好...

許洋雖然一直被靈域潛藏,可是力量上,卻是不容置疑的,乃至於就是他自己,也相信這樣下去,要不了幾年,他是以靈域的第一強者,畢竟他還這麼年輕。-

而現在他卻失敗了,第一次敗在敵人的手中。

對方同樣年輕,許洋很久過去,就對他好奇了,也一直想要找機會交手,卻沒想到第一次交手。

就是這樣,對於心高氣傲的許洋來說,怎麼也有一點承受不了。

可是現在,他的確是落敗了,並且敗的多麼慘,即使是承受不了,可是現在形勢擺在面前,也只能夠承受。

現在不是在這裡驚訝的時候,饒是受傷了,可是許洋也能明確現在的形勢。

他必須要面對的,不單是唐江一個敵人,還有旁邊一直未動的林峰,一個唐江,足夠他應付,假如林峰出手的話,現在,他斷然不可能有機會出手。

雖然許洋沒有彭安那樣怕死,也不可能不愛惜自己的生命,白白的在這裡面,把小命給丟了。

所以,根本沒有猶豫的時間。

許洋已經徹底暴退,看準了旁邊的窗戶,就準備跳下去。

這裡只不過是三樓,跳下去雖然很難受,可是別無選擇,不然,便留在這裡面,硬拼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可是許洋會有這樣的機會嗎?

答案是否定的。

林峰在旁邊一直沒有出手,可是不代表他就是過來打醬油的,知道許洋的身份,就沒有準備讓這傢伙離開,唐江已經這樣了,林峰明顯知道,現在是他該出手的時候了。

許洋借著唐江的力道,退到了窗檯的位置,一把推開窗戶,就準備跳下去。

可是就在這時,卻猛然發現,自己身後被人拉住了,表情驚恐之中,想要掙脫,可是卻沒有絲毫的機會。

林峰淡定的站在許洋身後,一隻手拉著這一個傢伙的衣服,眼中一片玩味的笑意。

看著現在許洋狼狽的樣子,雖然不是林峰弄成這樣的,可是看著依舊是一陣的爽。

既然如此,假如許洋在這裡掛了的話,想想那一些靈域老東西的表情,林峰就覺得一陣的快?的快感。

相較於林峰的平淡,許洋則是心神大振,最不想發生的事情,如今卻已經發生了,而林峰的出手,已然讓他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許洋自知,今日是不可能逃離了,心中發狠,表情猙獰起來,就是一拳,便直奔林峰的面門。

一個人在面對絕境的時候,所暴發出來的手段,就是自己也難以想象。

現在的許洋,就是這樣,假如不拚死一戰,說不定今日,就要徹底的留在這裡了,所以現在,他算是拼了,即使已經被唐江重傷,身體風雨飄搖,可是一拳的手段,依舊非常強大。

林峰的嘴角,便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意,不要說現在的許洋,就是全盛期間的他,又能如何。

在如今的林峰眼中,也不過是一隻略微健壯一點的螻蟻而已。

林峰身體偏轉,躲過了這一下,手中的冷芒乍現,帶著一股嗜血的氣息,徑直的朝著許洋脖頸之間,便劃了過去。

速度飛快,許洋眼睛瞪的大大的,乃至於在他眼中,根本就沒有察覺到林峰手中利刃的軌跡,脖子上一涼,沒有察覺到絲毫的痛感。

林峰已經收手,再一次消失在手中。

許洋拳頭便定格在了空中,沒有發出,也沒有繼續攻擊,就像被人點穴一樣,站立在那裡,久久不動。

就在林峰迴身的瞬間,一抹血線,正在青年男人脖頸上閃現。

而後,血絲漸漸的擴充,下一刻發生的事情,讓兩個還蜷縮在牆角的女人,便尖聲大喊了起來。

脖頸原本就是人體中血脈最茂盛的地方,加上距離心臟的距離很近,一旦被割破,鮮血就像是大水暴發一般,不是緩緩流出,而是頃刻暴發,就像是自來水一樣噴涌了出來。

鮮紅的液體噴洒,也就是那麼幾秒的工夫,就淡去了,乃至於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眼睛依舊瞪的大大的,配合上血腥的動靜,就像是恐怖片中的場景,直到失去意識的前一刻,許洋心中還在不解。

為什麼就連他的也看不清對方出手的動作,再也不敢相信這一個天下間,竟然有人的速度可以超越自己的眼睛。

許洋跟彭安玩的那兩個女人,都不過是普通的女人而已,雖然見過最血腥的畫面,也就是黑幫砍人群毆,死人沒有見過。

而現在,親眼瞥見許洋被殺了,並且還是這樣的死法,對於心理的攻勢到底有多大,也只有她們自己清楚。

許洋就這麼掛了,林峰的表情絲毫未變,即使殺掉的人是這樣一位驚才絕艷的年輕高手,也不見絲毫波動。

他不喜歡殺人,可是死在他手中的人有許多,對於這一些,早就平淡了。

唐江張了張嘴,同樣,有一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為林峰剛才出手的動作,他也沒有看清楚,就已經結束了,太快了,甚至換位思考一下。

假如當時處在許洋位置的是他自己的話,是否可以躲過他的攻擊,左思右想,雖然不想承認,可是唐江,卻只能點頭苦笑一聲。

幸好這傢伙,是自己的好友,假如是敵人的話,自身的結果也不見得比許洋好多少。

柳欣的眼中,閃過了一抹不忍,隨之,表情也平淡了,便呼出了一口氣,嘴角暴露出了一抹心傷的笑意,無論她對於這一些人何等怨恨,可是血脈之中的那一抹拘謹,仍舊是存在的。

卻沒有多少悔怨在其中,因為她很明白,許洋必須要死,因為他們肯定是不死不休的敵人,千萬縷,也改變不了這一個既定的事實。

彭安神彩慘白的,看著現場的情況,滿臉的氣餒,在場最震動的,莫過於許洋。

前一刻,還和他談笑風生,在他眼中,如神魔一般的年輕人,現在已經毫無聲息,便被林峰一招就幹掉了,而他更明顯的是,下一個頗有可能就是他自己了。

生命永遠都是無法留住的事情,特別是對於黑道來說,更是如此。

「噗通……」

林峰也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彭安,彭安已經下意識的跪下了。

彭安的身體戰慄,跪在地面,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便哭喊了起來道:「你們放過我吧,我也是被逼的,許洋……不,因為許洋威脅我,我才會一直跟隨靈域,這不是我的本意啊,你們就放過我一次吧,我擔保以後,安安心心的當天元會的一條狗,絕對於不敢有任何的想法……」

林峰還沒有說什麼,彭安跪在地面,爬了過來,聲音打顫語氣,卻是說道,恐怕說遲了,自身就和許洋是一個結果。

「哦,你是被威脅的,你一直是靈域的人,如今想要叛逃到我們天元會,到底是我想錯了,還是你說錯了呢?」林峰淡淡說道,聲音之中,一反常態的玩味,卻根本沒有因為彭安這樣說,而有絲毫的波動。

至於彭安的這一些話,也只是當成一個笑話而已。

「你錯了……不……是我錯了……」

惶恐之中,彭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該說一些什麼了。

說自己錯了,就是承認自己失敗,可是說林峰錯了,他這不是顯然在找死嗎?

林峰沒有和這傢伙揮霍時間去猜疑。

無疑,彭安的做法,已經惹惱了林峰的底線,無論這傢伙再怎麼說,他也不會因為這一些事情,而有所改變。

見林峰沒有放過他的反應,彭安愈加慌張,瞥見旁邊的柳欣,連忙爬了過去,跪在女人腳下繼續續哭訴道:「柳欣小姐,你就放過我吧,我也是被逼的,許洋那樣的人,當初我假如不答應他,我就沒命了,以是也只能這麼做,保全自己啊,小姐饒命礙…」

柳欣諷刺了一聲,便低頭看著現在比一條狗還要狼狽幾分的彭安,儘是膩煩。

這一個人,已經做出這樣的事情,就是不可饒耍

「既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就要負責任,早就告訴過你,今日的全部,都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雖然說女人的心腸軟,可是那也是對於普通的女人而言的,柳欣可是北方的黑道女皇,手段愈加凌厲堅定。

又怎麼可能因為一個人求饒,而有絲毫的改變,更不要說彭安的失敗,對於如今的天元會來說,負面影響龐大。

只有殺了彭安,以儆效尤,才是最好的法子。

柳欣的態度堅定,已經讓彭安徹底的氣餒了。

他很怕死,因為他還沒有享受夠這一個花花天下,所以他不想死。

可是現在的事實,已經擺在了面前,不是他不想死就死不了,林峰和柳欣的態度,已經擺在那裡了。

假如不是長時間磨鍊出來的淡定從容,現在他恐怕,早就已經被嚇的大小便失禁了。

上位者畢竟是上位者,饒是面對著如此氣餒的威脅,彭安雖然驚恐,可是也不至於失去了分寸。

明知道必死無疑,心中一狠,既然他們想要了自己的命,那就在臨死前找一個作伴的。

柳欣再也沒有想到彭安這時,還會螳臂擋車。

而彭安猛然從地面跳起來,一雙手已經臨近她的脖頸,這樣的變故,仍是讓她一時間措手不及,根本就沒有絲毫防範。

眼中惶恐神色一閃而逝,柳欣拚命想要躲開,卻發現根本就躲不了,一個臨死之人的奮力一擊,又豈是隨便可以避免的。

下一刻,就在柳欣有一些悲痛,暗嘆自己大意的時候,腰身已經被一隻手摟住了。

彭安表面是羊,其實內心是狼,他是靈域中的最低等弟子,卻也會一些武學,柳欣雖為殺手,剛剛卻被蒙蔽了。

這時,最先反應過來的,當然是林峰,他一隻手摟著柳欣纖柔的腰身。

另外一隻手,便已經伸了出去,在彭安氣餒的眼神之中,看似痴鈍,可是卻速度靈敏的拍在他的腦門上。

殺許洋,都是非常簡單,殺一個彭安,又豈會是難事?

就在這一刻,林峰感覺到了數股危險的氣息。

「糟糕,靈域的強者追來了1

林峰馬上帶著柳欣跟唐江,便坐車離開了,就這樣,車繼續行駛了兩個小時。

感覺氣息好似沒有了,三個人都是一陣歡喜。

雖然現在沒有什麼危險,可一會兒,卻不知道了。

唐江開著車,而車上的林峰,正在打著打盹兒,驟然一下,就驚醒了過來,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峰哥,怎麼樣了?」

一見林峰的表現,幾人一驚,難道靈域高手追來了?

林峰眉毛顫抖了幾下,嘖嘖嘴道:「你們認真聽一聽。」

兩個人見他不像是遇到危險的樣子,情緒放鬆了下來,連忙凝神聆聽。

兩人也立刻提起了精神,連忙去感受了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