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七九章高手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這是戰鬥中最有效的動作。 以命拚死的戰鬥,歷來都沒有所謂的道義可言,假如沒有最快的時間殺死對方,下一刻要死的就是自己。 在如此暴虐的事實面前,只要有充足的機會,殺死敵人就成了根本目的。...

對付這樣一個年輕人,又何苦兩個人一起出賣,他一個人就足夠了,這不是狂傲,而是作為強者的傲氣和勇氣。-

許洋神情輕輕凝重,臉上笑意不減,眼神輕輕眯起,看著隆然而至的唐江,下一刻,便已經有了動作。

唐江的身高超過一米八,身體壯碩,移動起來,雖然還不可以稱得上是一座肉山,可無論是氣魄,還是力道,都是非常驚人的。

反觀許洋,僅僅是在身高上,就比唐江矮了一大截,更不要說身材方面,更是有所不足。

可是下一刻,兩個人便已經隆然碰撞在了一起,唐江踴躍為之,許洋竟然沒有避讓。

兩個人的身體,帶著無窮的氣魄,就如同彗星碰撞一樣,不單帶起了一陣聲音,乃至於就是旁邊的林峰和柳欣,都能夠感受到一陣攻擊的氣流。

假如是普通人,這樣一撞,必定會感覺很痛,一時間,背不過氣來,也是很正常的。

現在沒有人知道兩個人的感受,可是看著兩個人接下去,那一種流水的動作,就知道剛才的撞擊,貌似對於兩個人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

唐江的戰鬥動作,永遠都是那樣直接,身體的刁悍程度,是他比平常人來說,最大的優勢。

身軀宏大,可是速度敏捷,這不是常人能做到的,這樣又肯定了他在同等寄戰鬥中,那一種吞併的姿態。

許洋的力量同樣不弱,乃至於說,已然趕過了林峰的設想。

頃刻間,兩個人交手了數招,林峰一會兒,便在旁邊凝思觀察。

許洋對上唐江,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優勢。

兩個人的交手之間,已經讓林峰明確,這兩個人的力量,應該是不相上下,這一個後果,讓林峰苦笑一聲,同時,心中冷然。

看來這一個老怪,果然還是留了一手,現在這一個年輕人的力量充足,可以媲美一流強者了。

卻一直在靈域之外,有多少人知道,假如不是今日彭安的事情,就是林峰,也不知道有這一個人的存在。

唐江接著一拳,便朝著許洋的面門轟了過去,氣魄悍然,因為對於武學的普及,唐江的拳風也是多變詭異,或凌厲悍然,或剛勁棉柔。

而這一圈,則是凌厲之極,假如一拳正中的話,林峰毫不猜疑,下一刻,許洋的腦袋就如西瓜一樣爆裂開來。

可是許洋的力量,又怎麼可能會被唐江這樣便告終,就在唐江出拳的瞬時,一隻手掌伸出,而後,便穩穩的接住了這一拳。

「啪1

拳掌交接的瞬間,帶起了一聲脆響,就像是一巴掌扇在臉上的那一種聲音一樣,卻顯得強大了許多。

唐江並沒有因此,而有絲毫退讓,雙腿輕輕彎曲,已然在蓄力,嘶吼一聲,臉上的那一道傷疤,愈加的猙獰可怖了。

許洋身體在唐江大力的攻擊之下,便不斷的倒退,一直退到牆角,腳步抵在牆上,這才之止住了撤退的身形。

在力量上,許洋又怎麼可能是唐江的敵手,一拳之下,雖然抵抗住了,可是神彩已經漲的通紅。

唐江氣魄不減,收手之間,已經再次一拳轟出,仍是許洋的面門,目的很簡單,讓許洋把命留下,這是他這一場戰鬥的終極目標。

許洋腦袋偏側,躲開了唐江一拳,耳畔響起了一陣轟響。

唐江拳勢未收,一拳砸在了許洋身後的牆壁上,收手之間,牆上已經凹陷進去了一大片,石灰伴隨著磚石的碎屑飛濺。

許洋不是吃素的,也不可能一直放手,而不攻擊,就在唐江還沒有來得及收拳的時候,一腳已經朝著唐江襠部踢了過去,手段惡毒,可是卻不得不承認,這是戰鬥中最有效的動作。

以命拚死的戰鬥,歷來都沒有所謂的道義可言,假如沒有最快的時間殺死對方,下一刻要死的就是自己。

在如此暴虐的事實面前,只要有充足的機會,殺死敵人就成了根本目的。

唐江身體暴退,頃刻之間,便已經躲過了許洋的一腳,不過襠部自然感受到一陣陣的寒意上涌,這小子實在是太無恥了。

那一種蛋碎的感受,唐江可不是第一次嘗試過了。

許洋就是抱著讓他徹底蛋碎目的,便踢出了這一腳,假如被踢中了的話,唐江毫不猜疑,他以後就再也不可享受征伐女人的興趣了。

「無恥1

唐江罵了一聲,神彩鐵青,臉上一道蜈蚣一般的傷疤,尤為猙獰。

許洋不屑一笑,便淡淡的看著唐江道:「只要能殺你就行了,只不過是那一些所謂謊言而已,勝者為王。」

「可惜你沒能成功1

唐江同樣諷刺道,他自己就是那一種剛正的人,對於那一些無恥一點的手段不會用,可是卻並無沒有過去那樣排斥,這多少受到了林峰的一些影響。

林峰卻是在一旁暗暗一笑,雖然這一個許洋是敵人,可是這一句話,還真讓林峰找到了作為知己的感受。

彭安從頭至尾,看著唐江和許洋的鬥毆,都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渾身卻已經是揮汗如雨。

饒是他的力量還沒有失敗到那一個層面,可是瞥見如今的情況,也知道僅僅是一個唐江,就能夠和許洋戰成平手。

這不是重點,在他的心中,林峰才是最犀利的,而這惡魔到現在,只是悠然的站在那裡,假如他想要殺自己的話,現在根本沒有絲毫抵禦的力量。

眼睛在附近亂瞟,想要找到逃離這裡的機會,這樣的情況下,說不定下一刻,他就要殞命在此。

全部都被他算錯了,怪就要怪自己對這一個許洋的信念過大,還有就是林峰的驀地出現,徹底趕過了他的猜想。

萬分悔怨,可是已經無路可走了,一旦許洋敗了,憑著他的手段,還可以保命,可是自己呢?

門外廝殺,便傳入了他的耳朵,即使這裡發生了這兒大的動靜,也不見得有人過來,充分說明了,現在過來的,確實不單僅是這三個人,天元會的人也過來了,並且正在外面解決他手下的那一些人。

事情很驀然,彭安沒有絲毫的防範,全部的一切,都已經給他打亂了,不要說剛才胡想想著,現在就是他自己的安靜成分,都不可能管。

唐江的力量,彭安現在是想過了,林峰的恐怖就更沒必要說,而現在彭安最大的依仗就是許洋,可是這一位許洋,雖然犀利,可是充其量,也只能和唐江打一個平手,還剩下一個林峰,可以威脅到全局的走向。

彭安,剩下的兩個女人,愈加的不堪,她們也不過是為了抱上金大腿,而出賣肉身的女人而已。

何時遇到這一種情況,雖然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著彭安的神色,也知道大事不妙。

現在的兩個女人,哪裡還有剛才的那一種媚眼如絲,縮在牆角兩個女人,抱在一起瑟瑟打顫的樣子,看上去倒是極為可憐的樣子。

林峰站在一邊,無論是對許洋,還是彭安,都沒有出手,似笑非笑的看著現場的情況,神色玩味無比,特別是看向彭安的時候,神情之中,可能沒有多少殺傷力,可是那一種無形的壓力,讓彭安頓住了呼吸。

唐江和許洋的戰鬥,依舊在繼續著,他們都是年輕一代中,驚才絕艷的強人,力量堪稱強大,兩個人的碰撞所暴發出來的戰鬥力,令人難以想象。

原本乾淨的房間裡面,已經是一片的凌亂,傢具和其它一切的擺設,只要觸碰到,都是一種不可避免的破壞。

尤其是唐江,更是擁有泯沒性超強存在,所到之處,一片狼藉不堪。

兩個人的戰鬥持續了一會,從呼吸上,林峰便可以判斷兩個人的耗損也很是龐大,戰鬥原本就是一項耗損力量的事情,假如不是這兩個人年輕力壯的人,也不到現在這一刻。

下一刻,唐江的眼中,便暴發出了一股無際的戰意,嘴角也勾起一抹猙獰的笑意,身上的氣魄驀地一變,聲音嘶啞之中,帶著一種濃濃歡欣的感受。

這時,唐江也沒有留手,找准機會,就在許洋交手的期間,找准機會,便已經使出了自身的大殺招。

兩隻手把許洋環在胸口,身體緊繃的筆直,隆然而出,帶著一陣爆破聲。

柳欣眉頭微皺,那一種聲音,在普通人的耳朵中,確實是有一些刺耳了,聽著非常不舒服。

許洋神彩大變,身體想要掙脫,可是現在,卻感受到了對方的胳膊堅挺,如同鋼筋一般。

呼吸輕輕的急促,知道掙脫不開,也只能夠防守,眼神駭然。

雙手環在胸前,避免對方的直接撞擊,那麼大的力道,許洋可以感受到。

假如這一下,實在的承受住了,即使死不了,可是一定不會痛楚,重傷是不可避免的。

唐江的攻擊如期而至,即使有許洋的攔截,可是也不見絲毫的收手,強大的殺意,直接轟擊了過去,雙臂撞在了許洋的胸口。

「噗1

饒是已經全力的攔截,可是唐江又豈是不可以攔截,一擊之下,許洋的身體,便已經倒飛了出去,口中的鮮血噴涌而出,在空中構成了一片血霧。

唐江的神彩,同樣湧起了一陣紅潤,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原本用自己的身體,撞擊敵人的大殺招。

強大的反震力,對於唐江自身來說,也不是隨便就能夠承受的。

沒有繼續上去攻擊,唐江站在那裡喘氣了一番,這才讓氣息略微安穩一番。

許洋的神彩慘白,加上嘴角的血跡更是猙獰,再也沒有想到他今日會失敗,並且,對方竟然只是一個唐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