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七八章靈域的控制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 彭安語氣堅定的說道,有一些人既然不聽話,那就要拿出一些非凡的手段,他彭安雖然怕死,可是卻只是怕自己死。 至於那一些敵人,找機會,一個個的處理掉就是了,肯定不會留情。 年輕人點了點...

女人蜷縮在彭安懷中,雖然胸口被捏的生疼,卻眉頭都不敢皺一下。

身邊這一個男人什麼身份,她自然知道,好不容易被彭安看上,當然要百般依從。

彭安面對這一個年輕的男人,二十幾歲的年紀,一身裝扮,懷中同樣摟著一個美女,乃至於姿色上,比彭安懷中的女人更勝一籌。

而這一個年輕男人則是愈加直接,把女人放在腿上,一隻手捏著胸脯,其它一隻手曾經伸進了女人短裙之中,不斷的揉動,手段獨到,女人已經嬌喘吁吁,眼神迷離了。

「許兄,天元會的力量不可小覷,唐江極為強大,還有那一個林峰,更是深不可測,我認識的高手聯手,都在那一個人手中吃虧,你還是警惕一點為好埃」

彭安手中的動作,並沒有平息,表情中仍是有一些惱怒,看著面前這一個男人道。

許洋平淡一笑道:「這一個我知道,你不要煩惱,現在天元會,不可能拿出全部力量來對付你,你必須要鎮守天元會,不可以的話便出手,至於一個唐江,我還是不會放在眼中的,你就放心吧,我說過,你只要為我靈域辦事,絕對於不會虧待你,當然,也要保你性命無憂。」

聽見面前男人這麼說,彭安略微放心。

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這一個男人,更多的是顧忌。

當初,他可是靈域中的強大古武者。

彭安在白道是有威望的人,在黑道上,號稱把命別在褲腰帶上,可是達到如今這樣的地位,當年的血性早就不在了,他享受現在這樣把大多數人踩在腳下的高度。

而一旦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他怕死,乃至於比任何人都怕死,只要能活的好好的,無所謂忠肝義膽。

「全部就託付給許洋兄了,這一次之後,我彭安還有獵鷹組織,任由靈域差遣,絕對於沒有二話。」彭安表情堅定道。

獵鷹組織的餘孽,現在找不到人投靠,便都投靠到了彭安這裡。

已經走上現在這一步,已經沒有回頭路了,饒是知道即使是歸順靈域,他依舊只是一條狗,卻根本沒的選擇。

可能在彭安的心中,當一條有肉吃,可以仗著主人威勢亂咬人的狗,遠比當一個落魄之極的人要好許多。

「這一個當然,我們能給你的東西很多,咱們的要求也只有一個,放心做好你的責任。」

年輕男人諷刺一聲,沒有接著說下去,話中的威脅之意,卻是透骨的冷意。

彭安趕緊搖頭,頭上滲出了一股細密的冷汗,和這一個年輕人在一起,他時刻都能感受到了一種壓力。

同樣,這一種壓力,也是他選擇相信這個男人有充足力量,來面對接下去天元會彈壓自身的依仗。

年輕男人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已經一頭冷汗的彭安,從女人的裙子中,便抽出了手指,直接塞進了懷中女人的嘴中。

女人哽咽了一聲,眼神迷離的乖乖舔舐。

她是順便安排侍奉這一個男人的,當然,到現在都沒有說出一句話,可是兩個男人之間的談話,也聽的很清楚。

雖然不明白這一個男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可是都必須要警惕男人,她又怎麼可以撩撥得起,而現在,她惟一能做的,就是乖乖的把這一個男人侍奉的舒服了。

作為女人,一個只能當成男人玩味的女人,誰不想有飛上枝頭變鳳凰的一天。

而現在,就是一個契機,就是這一個男人,做出再過火的要求,也只能夠乖乖的承受。

「據說現在的獵鷹組織,人心還不是很齊啊,有一些人貌似很不聽話……」

年輕男人語氣淡然道,眼中帶著一抹戲謔的,看著彭安悠然道。

彭安點頭,苦笑一聲,他也知道是什麼情況。

「許洋放心就是了,這一些事情,我會處理的……」

彭安語氣堅定的說道,有一些人既然不聽話,那就要拿出一些非凡的手段,他彭安雖然怕死,可是卻只是怕自己死。

至於那一些敵人,找機會,一個個的處理掉就是了,肯定不會留情。

年輕人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彭安,表情之中,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彭安是一條狗,也只能夠是靈域的一條狗而已。

不過,現在還有一點利用的代價,塵埃落定,他也不過是一顆舉足輕重的棋子而已。

靈域不會那樣,傻到只是把獵鷹組織當成一個幫派,這就是埋下禍根的做法。

一旦這一件事情結束,無論彭安,還是獵鷹組織,都將會不存在。

到時候,也只是靈域的一部分而已,至於彭安那時候,也是舉足輕重。

當然,這時候,他不會告訴彭安這一些,一條狗的利用價值,就會幫著主人咬人。

「恐怕你們已經沒有什麼機會,處理了吧……」

就在二人說話間,一個悠然的聲音傳了出來,登時,讓兩個人身體一頓。

特別是彭安,當聽見這一個聲音的時候,神彩大變。

這一個聲音太熟了,就是凌晨做夢的時候,都不會忘掉,在他的心中,這一個聲音的主人,就是一個惡魔,一個年數輕輕,可是手段卻狠辣極為的惡魔。

當初,金銘就是栽在他的手上。

門不知道何時,已經被推開了,看著走出來的人,還有門外傳來廝殺的聲音,最不想瞥見的情況,現在仍是出現了。

林峰走後,柳欣和唐江一左一右的,便站在了他身邊。

林峰眼神中,儘是戲謔的看著神彩陰晴不定的彭安,聲音之中,卻不帶著多少心情的色彩。

從沙發上站起來,剛才還在身邊女人身上鼓搗的手,這時候,也放在了身前,恐怕這男人對自己出手,他有自知之明,他在這一個男人的眼中,根本就不夠看。

「好久不見,人各有志,算是我彭安對不起你了。」

彭安低聲說道,緊張的感覺,如今已經再也不見了,既然選擇了這一條路,便再也沒有回頭的餘地。

現在都已經變成了一個敵人,更何況,現在是在許洋的面前,那就要做好充足的準備,不然的話,最終只能夠兩面不是人。

林峰冷冷一笑道:「的確是好久不見,一條狗假如太冷靜的話,說不定何時,就會變的瘋了。」

彭安沒有答覆,能聽得出林峰話中的恥笑和諷刺,現在他的希望,全都託付在身邊的許洋身上,假如他一個人面對這一些人的話,也只能夠是死路一條。

「你就是林峰?」

年輕男人眼神在柳欣的身上,便停頓了一下,眼中慾念一閃而過,而後,便淡淡的看著林峰,不屑問道。

林峰輕輕點頭,在場的,也只有彭安和這一個年輕人,倒是有一些出乎意料。

許洋的強大,讓彭安無後顧之憂。

他不是傻子,彭安也更不可能是傻子。

更何況,假如彭安沒有充足的靠山支撐,根本就不敢冒著生命風險。

那也就是說面前這一個看上去和林峰自己差不多的年輕人,倒是有一點身手,一時間,便有一些好奇了。

唐江見林峰不解的樣子,便湊到林峰耳畔小聲道,還不忘的瞟了一眼旁邊的柳欣,表情有一些奇怪。

林峰一愣,轉而嘴角的笑意,就愈加玩味了起來。

如今,唐江的眼神,應該知道一些其中的內幕。

林峰的心中已經看到,嘴巴張了張,驚訝不已。

而驚訝於這一個年輕人時,假如設想成立的話,這其中成分,倒是真的有一些複雜了。

柳欣的神彩,有一些很難看,看著他的眼中,冰冷的已經沒有多少感情。

察覺到林峰的眼神,便已經徹底的告訴了她的態度,他對待敵人,也從來不會留手。

柳欣除了血脈中那一些不可改變的成分之外,剩下的除了憤怒,再也沒有什麼,不是柳欣冷酷絕情,而是已經把該做的事情做絕了。

即使存在著那一些事情,也根本禁止不了這一個女人殺了他。

林峰輕輕點頭,明白了柳欣的意思,嘴角便閃過了一抹嗜血的諷刺,雖然有一些頹喪,可是這小子的身份倒不壞,今日也沒算是白過來了。

既然這傢伙來了,還是帶著目的過來的,那就留下他好了。

反正只要他有,林峰也不介意多殺幾個玩一玩。

此刻,現在不必要過多的言辭,既然已經成為了敵人,那就勢必不死不休。

在林峰看來,今日對方必死無疑,而這一件事情的罪魁首惡,同樣也要為他做的事情,付出沉重代價。

林峰腳步前移一步,雙拳自然的垂下,卻是一副真正戰鬥的準備。

從這一個年輕人的身上氣息,林峰依舊可以判斷出他的力量。

對於過去來說,想要解決,肯定會有一些困難,可是如今,已經沒有絲毫威脅,更沒必要說身邊還有一個唐江。

這一個人的力量,說實話,倒是讓林峰略微驚訝了一番。

如此年紀,就能夠擁有如此的力量,除了他自己,林峰也才是第一次瞥見。

「林兄弟,讓我來……」

見林峰出手,唐江身上戰鬥勃發道,拳頭便緊握在了一起,眼中閃爍著歡欣的光輝。

唐江的好戰,婦孺皆知。

如此年紀,能有如今這樣的力量,也稱得上是驚才艷艷。

現在好不容易趕上一個比自己愈加年輕,可是同樣強大的年輕人,又怎麼可以淡定。

當然,唐江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今日也是第一次見面。

林峰輕輕點頭,腳步撤退,剛好趁著這一個機會,也能看一下這兩個人的力量。

許洋的眼中,一陣怒意閃過,兩個男人現在的舉動,就彷彿是把他當成一件商品一樣,你不想打,就讓給他,這辱沒的感受,豈是如他這般驕傲心性的人,所能夠承受的。

歷來,他選擇敵人,今日,臉上出現了一抹猖獗閃過,不屑的看了一眼面前兩個男人淡淡道:「既然這樣,你們就一起上吧。」

「我一個人足夠殺你1

言語間,唐江壯碩的身軀,便已經開始動了,速度強大,乃至於,假如沒有反應過來,也只是瞥見一道殘影罷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