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七七章調戲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現在摸,我每天都要摸,怎麼,不爽?」林峰很光棍的說道。 林寶兒狠狠的瞪了這一個混混色狼一眼道:「我還沒有說過要當你真正女友呢,現在只是小三……」 在林峰身邊女人這麼多,沒有一個女人敢說...

林峰和袁紫衣也不例外,幾個月沒見以後,愈加的深情,一晚上,帶著袁紫衣在學校附近,開車逛一逛,也就過去了。-

袁紫衣是那一種文靜的女孩子,不過,臉上那一抹從頭至尾,都很甜蜜的笑意,在無聲的告白著,現在,袁紫衣心中的滿足感。

北方的形勢,誠然複雜,可是此刻也漸漸平息。

而華夏國都城更是一潭深不見底的水,那裡作為華夏國的政治核心,歷來都是讓人怎麼也吃不透的地方。

那裡有挑釁,更大更詭計,全部的一切,都期待著林峰一步步的自身揭開。

而想到這裡,不只沒有讓林峰感受到多少恐驚,反而,血液都為之歡騰了。

所謂站在巔峰的強人,又有誰不是在挑釁中,一步步的成長起來,敵手的強大,永遠都是自身變強的理由。

對於過去的林峰來說,最大的抱負,就是經營好自己的天元集團。

沒必要為生活憂愁,就會得到最大的滿足,可是現在卻不同了,無論是為了天元會中人,還是他的女人,乃至於只是為了他自己,這是他要變強的理由。

林峰雖然不時常來學校,可是在班裡面,倒也算是挺知名的。

說白了,這一個社會有錢的高富帥富二代什麼的,再怎麼被鄙視和打擊,可是卻不可避免的會遭受到更多的關注。

附近竟然沒有男生,這倒是讓林峰有一點好奇。

按理來說,這一個丫頭臉蛋美,上面波濤澎湃的,不可能沒有人不打她的主意。

現在事實擺在面前,那也只是這樣了。

這妮子的威名,恐怕已經打出去了,饒是看著心痒痒,也沒有人敢冒著生命危險下手,而後再找虐。

對此,林峰也只能夠替那一些當初被這丫頭外表迷惑的男生們一陣默哀。

不是所有美眉,都能夠用來追的,不然很凄楚。

「哼,我才不想跟你在一塊去吃飯呢,我要跟學長吃。」

袁紫衣說完后,便跟那個學長走了,離開了林峰,她要給林峰一個小教訓。

林峰也沒在意,便回到了別墅,看到了林寶兒,他大大咧咧的一屁股,便坐在林寶兒身邊,眼中儘是笑意。

現在的小奶牛,還興緻勃勃的在鼓搗中,手中的手機,一邊聽著音樂,一邊在玩一些小遊玩,不可開交,根本就沒有發現,坐在她身邊的林峰。

今日,林寶兒穿的是一件黑色小短裙,一雙雪膩的大腿,在桌子底下彼此交纏著,隨著音樂的節拍,正抖啊抖的,好不誘人。

林峰嘿嘿一笑,把書放在桌上,一隻手已經從容的伸了下去,乾脆的在林寶兒一雙滑膩的大腿上抹了一把,手感相當不錯。

嫩嫩的滑滑的,並且彈性十足,假如有機會的話,林峰不介意把這丫頭,帶到角落裡面,摸上一會。

林寶兒身體一頓,剛才眼睛的餘光,就發現有一個男生坐在自己身邊。

當然,一邊聽著音樂,心中早就在策畫著,找機會一定要幫助一下這一個不長眼的傢伙。

林寶兒的身邊,他也敢坐,確實是太可愛了。

可是卻千萬沒有推斷下一刻,還沒有想好怎麼出手的時候,就感受到自己大腿竟然被人摸了一把,並且,還特地著捏了一下,登時,便大怒了,看來今日,是碰上了那一個不怕死的色狼了。

一把抓掉自己的耳塞,因為憤怒,小臉憋的通紅,就準備回身,這一個傢伙先來上一個耳光再說。

下一刻,當林寶兒瞥見自己身邊,坐著的那一位的時候,便已經是默不作聲了,想要說話,可是小嘴張的大大,卻不知道從何開口。

看著林峰似笑非笑的嘴臉眼中,儘是一股驚喜。

「竟然敢摸我,石頭哥哥,你想幹嘛1

林寶兒壓低聲音,把頭湊到林峰耳畔,便小聲的說道,語氣中充滿了威脅。

林峰嘴角挑起了一抹會心的笑意道:「怎麼了,敢這樣對我,小屁股癢了是吧?」

林峰沒有理會林寶兒的威脅,似笑非笑的,看著面前的小美女,同樣是一臉威脅道。

過去,還不敢拿著小妞怎麼辦,不過現在不同了,既然都已經收了林寶兒做自己的女人,那就要有作為男人的尊嚴,假如,再壓不住他,還不是白混了。

聽見林峰這樣的話,林寶兒神彩弱了下去,心中悲痛了一聲。

「誰讓你摸人家的……」

林寶兒說道,眼中儘是冤屈。

這傢伙一聲不響的到了這麼多天,現在又驀然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摸自己女人怎麼了,不但現在摸,我每天都要摸,怎麼,不爽?」林峰很光棍的說道。

林寶兒狠狠的瞪了這一個混混色狼一眼道:「我還沒有說過要當你真正女友呢,現在只是小三……」

在林峰身邊女人這麼多,沒有一個女人敢說自己是正主,都說自己是小三。

林寶兒說著,便揮舞了一下小拳頭,儘是不情願道。

林峰一撇嘴道:「隨你便。」

林峰說著,便哈哈一笑,表情玩味,彷彿想到了某一些事情,有一種的笑意無法掩飾。

「恩?」

林寶兒問道,看上去很純凈的樣子。

林寶兒的悟性仍是很強的,尤其在彪悍方面,不是一般女孩子能與之比較的,可是對於某一些方面,還算是很純凈。

再加上現在林峰可以忍受,瞬間,就感覺到了林峰話中的意思。

登時,面紅耳赤的呸了一聲,瞪著林峰說道:「你還不是老娘被你騙的,真悔怨當初沒有把你那玩意給咬掉。」

一陣寒意在林峰雙腿之間劃過,不自覺的扭動了一下屁股。

這小妞這話說的確實是有一點恐怖了,動不動就要咬掉,看來以後,還是警惕一點為好。

白了林寶兒一眼,林峰道:「反正吃都吃過了,寶兒,你可不好了,還有,以後給哥哥我淑女一點,不然不要你了。」

說著,脖子一扭,語氣中滿是威脅。

「嗚嗚……你欺負人家。」

不知道怎麼辦的林寶兒,只能用女孩子最致命的武器……

林峰不屑一笑道:「就是欺負你怎麼了,繼續哭吧,我聽著就行。」

靠在坐椅上,看著賣萌裝可憐的寶兒,眼中還有一些同病相憐的氣息在其中。

剛才仍是淚痕的林寶兒,聽見林峰這麼一說,登時,便止住了哭聲,剛才仍是一副可憐楚楚的樣子,現在已經是雨過天晴了,冤屈的樣子,也換成了一種悲憤的表情,便瞪著林峰道:「畜牲1

「謝謝……」

林峰一臉笑意的感動道,對付彪悍的女人,最好的辦法,不是比她還要厲害,就是徹底的無恥。

現在林峰選擇了後者,不只沒有因為林寶兒的一句暴走,反而當成是很贊一般道了一聲謝謝,讓林寶兒登時,便感受到,就像是一拳頭,打在棉花上一樣。

假如林峰選擇和她死磕的話,林寶兒還真找不到機會扳回一局。

可是林峰,現在這樣沒臉沒皮的,讓她徹底喪氣了,悲痛一聲,幽怨的看著一臉賤笑的傢伙。

林峰與林寶兒便開始在別墅裡面做起那種事情來,兩人巫山**之後,便休息了。

這個時候,柳欣卻來找林峰了。

柳欣一直暗中幫助天元集團打探消息。

這一個女人自從有了林峰的潤澤,再加上現在天元會的權勢擴充,也沒有當初那一種四面楚歌的壓力,愈加的容光煥發了。

瞥見林峰趕過來,柳欣壓下去,眼中的驚喜,聲音沉了沉,盡量平淡道:「彭安如今又活過來了……」

林峰眉頭一挑,聽見這一個動靜,有一些驚訝,卻也是一山之間而已道:「靈域幫助他的嗎?」

柳欣點頭,眼中閃過一抹煩惱,如今的天元會,雖然已經統治了大半東關省,不會煩惱,可是彭安的動作,已經在向她傳遞了一個消息,這麼長時間的靈域,終於再一次有行動了。

「不要緊,一條狗亂咬人的話,你說我該怎麼辦?」

林峰平淡一笑道,當初,之所以是饒了彭安一條命,是因為彭安還有點用處,林峰不想現在就跟靈域開戰。

彭安作為一個有權力的人,畢竟也是一個威脅。

「那當然是打狗了……」

背後一其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林峰迴來一看。

當初,把他唐江派去管理燕都城天元會事務,就是想要幫著天元會處理靈域的事情,現在燕都城已經安靜,可是卻也並沒有著急著離開。

畢竟如今玉京城竟然有靈域勢力過來,林峰與唐江便在這裡見面了。

林峰眼神在唐江的身上少許了一番,這才哈哈一笑道:「這麼長時間不見,你的力量見漲了埃」

唐江點頭一笑,同樣也上下審察了一番,林峰便點頭苦笑道:「兄弟,我現在可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

兩個男人相視一笑。

「這一次,彭安狗膽這麼大,看來是真的不想活了,柳欣小姐,我帶著兄弟去把他給端了,你看如何?」唐江轉頭,看向了柳欣,表情踴躍道。

對於唐江這麼有血性的男人來說,最看不得就是彭安這種小丑。

現在彭安這樣的行動,無異於已經觸碰到了唐江的底線。

柳欣看了林峰一眼,平常天元會的全部決定,都是她點頭,可是現在林峰在這裡,所以,他才是最高的決策者,這是作為一個女人的醒悟。

林峰點頭道:「唐大哥,且不可魯莽行事,你想一想彭安這傢伙,最怕的是什麼?」

「怕死1

唐江想都沒想便說道。

林峰點頭笑道:「既然大哥知道這一些,這麼怕死的人,願意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嗎?我感覺有靈域高手正在幫助他。」

唐江點頭,豁然開朗。

柳欣也在旁邊道:「你是說彭安這傢伙之所以敢這麼做,不單是有靈域的支持,頗有大約現在靈域的人就在玉京城有許多,就跟你說的,有人保護著他,所以他才敢這樣做?」

林峰點頭,嘿嘿一笑道:「這是肯定的。」

林峰話鋒一轉道:「靈域高手多,可是咱們的人也有許多,既然他找死,咱們就過去要了他的命就是了,剛好徹底查清楚這一些事情,把獵鷹組織的餘孽徹底合併1

林峰大手一揮,儘是霸氣道。

「咱們就這麼過去?」柳欣有一些不確信問道。

林峰點頭道:「難道你還想裝扮一下才過去?」

柳欣白了林峰一眼道:「那就這麼過去吧,警惕一點。」

既然自己男人有這麼強大的信念,她又怎麼會多說。

唐江聽著林峰的話,便哈哈一笑。

至於林峰這一個決定,林峰更是朝思暮想,他自身就是一個好戰分子,這一段時間呆在玉京城,還覺得無聊,現在有事情做了,更是無比主動。

獵鷹組織餘孽在玉京城的總部,彭安坐在開闊的沙發上,一隻手摟著一位長相妖媚風騷入骨的女人,環著女人的小蠻腰手掌,手蓋在女人暴露了的胸脯上,便用勁的捏著,另外一隻手端著一杯紅酒,眼神之中,儘是張狂之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