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七四章收拾敵人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副局長的地位了。 就在這個時候,施正龍親自過來了。 「彭安,你出去,這裡由我來處理。」施正龍說道。 不光是施萱讓施正龍過來救林峰,就連古哲也找上了他,古哲還找了靈域的人麻煩...

彭安都不理他的岳父大人在不在這了,當場提及的話,這一個副局長真的是當得太窩囊了。/../

「你最好把你的嘴巴放乾淨點,不然我會對你不客氣的,不信你大可嘗一嘗1

林峰看不慣彭安這樣的嘴臉,便出聲說道。

「哼!你打傷我兒子的事吧?今天即是你的死期!敢害我韓家人,你就準備好死的結局吧1

韓立強見林峰出聲,內心的火,一下子就涌了出來,便怒罵道。

「呵呵,原來你就是他老爸啊?小的打不贏,就叫老的來,我還真敬佩他了。」林峰譏嘲的道。

「你.……把這一個囂張跋扈的傢伙捉進監獄,真是氣死我了。」韓立強手按著胸口,急聲的喘氣道。

彭安的話還沒說完,接著,整個人倒飛了出來,嘴裡發出了一陣陣嗷嗷的叫嚷聲。

在場的這一些人,都沒看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彭安就挨打飛了出去,還和地板來了一些親昵的交戰。

「你們還傻在這幹什麼,都拿起槍,給我對準他們,他在有什麼舉動,立馬給我格殺勿論1

彭安在地面哇哇的打叫著,就怕巴不得立馬就把林峰當場正法!

當彭安挨打飛出去的時候,韓立強嚇得滿臉的蒼白之色,他不再敢小看眼下的這一個瘦小的窮小子了,終於知道兒子為何會挨打成那樣了。

真的是太可怕了,就這樣的速度,假如方才打的不是彭安,而是自己的話,看來這一份老骨頭,就有得挨了。

「呵呵,不是捉我么?至於對一個女孩動槍么?你們把她放了,我就跟你們走,並且不會抵制怎樣?」

林峰的臉沒有一點的喜怒哀樂道,他現在就像一個冰冷的窟窿,讓人都畏怯得不敢和他對視。

「好!你現在就把你的手舉起來,我派人過去把你烤上了,我就把你放了。」

彭安眼睛咕嚕咕嚕的轉個一直。

只要把他拷上的話,女的還想跑?

照彭安的為人,有可能會把施萱放掉么?

那不是痴人么,一個貪色的人,會這麼的讓一個漂亮的女孩從自己的身邊跑掉?那??那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呵呵,你當我是傻子啊?你先把這一個女孩子放了,我說過,只要她離開這裡,我會跟你們走,你最好不要再挑戰我的耐心,我想方才你也知道,我想殺你仍是有掌握的1林峰威脅的說道。

彭安回首方才自己挨打飛的那一擊,內心立刻,便畏怯了起來,居然能夠在那麼多人的眼皮底下把自己打飛,那他的速度不堪想象,究竟是多麼的快了。

更何況,把施萱放了,還可以把她捉回來不是?

彭安有那麼好的籌碼不做,而去冒險,他是不會去干滴,要不然,他也不會混上這一個副局長的地位了。

就在這個時候,施正龍親自過來了。

「彭安,你出去,這裡由我來處理。」施正龍說道。

不光是施萱讓施正龍過來救林峰,就連古哲也找上了他,古哲還找了靈域的人麻煩。

靈域與天元門同樣都是隱世的門派,極為強大。

林峰與施萱安全的回到了別墅,鮑安也順利的跟著施正龍走了。

別墅內。

林峰與施萱在別墅內聊天。

林峰晃了晃腦殼說道:「萱兒,現在誰敢找我麻煩。」

「哼!希望如此,沒人敢找我麻煩。」施萱訴說一聲道。

「不說這個了,如今,老公我的力量,在整個華夏國武林中,就算不是舉世無敵,也能排上前五,誰能損傷的了我。」林峰自大地說了一句。

看著林峰意氣風發的樣子,施萱笑著搖搖頭,嬌笑道:「你可別太傲慢了,反正你小心點就是了。」

林峰點了點頭:「對了,吃過午飯我送你回去,很久沒有見到施局長了。」

施萱白了他一眼,見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禁不住一嗔。

施萱呻吟了一聲,無奈道:「壞傢伙,我算是被你吃死了,就更笨了,被你賣了恐怕都不知道。」

「萱姐!石頭哥哥才不會賣我們呢1一旁正在蹂躪著小狗的林寶兒,一聽就不滿了,氣呼呼地扔下可憐的小狗,就坐到了林峰的懷裡。

林峰哈哈大笑,抱住她,狠狠親了一口,戲謔道:「不賣你,再說賣了你,也沒人要埃」

「討厭!你才沒人要呢,不過,這輩子我只有你一個人。」

林寶兒嬌滴滴地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的林峰身體都軟了。

施萱全身抖動了一下,急忙打斷道:「好了,死丫頭真肉麻,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說著,還抖了抖胳膊,惹得林寶兒一陣氣惱。

第二天一早,林峰懶洋洋地爬了起來,推了推身邊的施萱、

「死丫頭,趕快回自己的屋。」

林峰迷糊著翻了個身,誘人的嬌軀半遮半掩,讓人禁不住想一探究竟,小臉上滿是疲憊道:「討厭,還不都是你。」

林峰無奈地笑了笑,抱起這丫頭,就送她回自己的房間,而自己卻是進了後花園,開始練拳了。

當今,他的拳法簡直達到了出神入化,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有什麼可能,不過,只有繼續下去,林峰相信肯定會有提高的。

這樣的力量,也算不錯了。

一想到這一些,林峰就是一陣頭疼。

打完一遍拳,林峰神清氣爽,吼叫一聲,便將女人都給吵醒了,才笑了笑。

東關省委,施正龍陡然召開市委常委會,一切人都有些愣神,這不是昨天才召開的么。

就在大家小聲議論著什麼的時候,施正龍神彩陰沉地走了進來。

眾人皆是正了正身子,終於開始議論起來,所有人一臉疑惑地看向施正龍,他們這一位書記最近感情不絕不錯啊,據說華夏國委員會下了命令,他很有可能升職的。

「今日召集大家來就一個議題,最近上面下達了阻止公款吃喝,濫用職權的情景,可有一些人還是頂風作案1

說到這裡,施正龍神彩即速陰沉了下來,冷聲道:「並且,還不是一般的大膽,十三萬!一個人一頓飯吃了十三萬!還隨意去抓人。」

眾人皆是一驚,誰這麼傻,在這一個時刻干這類事,並且還被上面給知道了。

施正龍冷冷地笑著,看向不遠處的彭安,輕笑道:「彭安,你跟我說一說看,怎麼樣有本領,一個人吃了十三萬?」

幾位常委皆是看向了彭安,不會便是這一個傢伙吧,做官做到這一步,還有這麼傻的人?

彭安神彩漲紅,低聲道:「局長,我不太清楚,不過要是真的,我看還是要告誡一番。」

「告誡?」

施正龍笑了,戲謔道:「說的也是,一個掛職在我們局名下吃空餉的傢伙,居然能報銷十三萬的食宿費。」

彭安頭上的冷汗更多了,心中暗罵,這才發生了幾個小時的事情,到底是誰告發的?

心中更是狠狠地罵著韓紹鈞,十幾萬的事自己掏便是了,為了這麼點錢,這一下惹大了。

「局長,居然有這一種事情?我一定徹查一番,絕對不會讓這一種人繼續留下,公款我一定會追返來,決不讓國家喪失一分錢1

彭安一臉堅定地說道,似乎真不知道這一件事情一般。

施正龍笑了笑,隨口道:「行了,這是你的事,我就不參預了,不過這一類害群之馬,一定不能留在政府,我們絕對不能放過一個大盜,鮑安,這一件事情就由你來查了。」

大盜這兩個字,施正龍說的極為重,幾位常委都是神彩一變,沒人敢說話。

話一出,彭安就知道要糟糕。

鮑安只是一個市裡面的小局長,這一件事情,施正龍居然讓他負責,這不是要自己命嘛!

鮑安神彩一動,頓時正言道:「書記放心,我絕對會徹查,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的1

彭安知道自己要倒霉了,也不敢裝無辜了,趕快說道:「我配合。」

施正龍戲謔地看了他一眼,這傢伙真是好大的膽量,這不是找死嘛。

那一邊的一名委員,也抿了一口茶緩緩道:「我猜測這事沒有這麼簡單,沒有後援,誰敢這麼橫行霸道,鮑安,你可要好好查。」

彭安的神彩即速大變,又有一名分量級高手,並且火都燒到自己頭上了,這到底是怎麼了。

目瞪口呆的市長,見彭安不停地看向自身,心中暗罵一聲,這幾天他本便是焦頭爛額的,這傢伙居然又給自己找痛苦。

「這一件事情,我看就這麼定了,休會。」

施正龍說完,就笑呵呵地轉身離去了。

說完居然又有幾人跟著離開。

等鮑安幾人離去后,韓立強狠狠地將桌上的茶杯打翻,咆哮道:「目空一切!他施正龍還有沒有一點華夏國法紀,我要去華夏國告他1

彭安一臉的蒼白,眼神披露死灰色,顫聲道:「市長,岳父,我該怎麼樣辦?你要救我啊1

韓立強一聽,怒火更甚,狠聲道:「你還幹了什麼事?今日這一件事情,我為什麼一點動靜都沒獲得1

彭安慘笑一聲,緩緩站起道:「岳父,這回是韓紹鈞吃飯,花的這一些錢,這一次施正龍肯定是要下狠手了,我完了,你也不好乾,我先走了。」

說完,他蹣跚一下差點跌倒,悉數人剎時恍如蒼老了十多歲,哪還有剛才進來的表情飛騰。

韓立強低吼一聲,狠聲道:「我不會這麼完了的!彭安,我要去找靈域的人,你去不去!你是那裡的弟子,我這一些年當玉京城的市長,混了很多錢,可以給你,打通關係。」

彭安慘淡地笑了笑,有氣無力道:「靈域?靈域能參與東關省的事?省長是不會容許的,除非你有能力去說通他們。」

說完,彭安搖了搖頭,轉身離去,對於自己的岳父,他並不抱有很大希望,有一些事情還要靠自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