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七三章關押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 「彭安副局長,你不能這樣,你這樣一旦激怒他,就有危險了,你這一個副局長是怎麼當的?」 施萱叫他為鮑安的人痛斥的說道。 看到外面,忽然闖進來了一批警察,鮑安一眼看出了帶頭的人,裡面的...

因為這一個女孩,從她呈現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映在了他的內心面,便揮之不去了。

在那皇宮一般的宮殿裡面,坐著一個嚴威的中年男子,他正是古哲,此刻,他正在閉目養神,彷彿外界的一切與他毫無關係似的,整個人都沉寂在忘我的地步當中。

不少年了,他都未列入世俗的一切,而至到最近,為了林峰,他才知道現在的世俗,變成為什麼樣子了。

對於他這一種修真的人來講,表面的變化,就跟他毫無瓜葛,除了修鍊,還是修鍊。

「咚咚咚1

腳步聲,已經徹底響了整個大殿,眼神凌厲的中年男子,他的耳朵剛一捕捉到聲音,登時,便動了起來。

這即是高手的心性,作為一名修真者,最重要的是小心。

假如連心性都不高,必死無疑。

修真者時時刻刻,都在避免仇敵的狙擊。

誰會那麼的把自己修鍊的修為,拱手讓人呢?那都是在扯淡。

「是不是回頭了?」

中年男子只聞其聲,就知道來人,想必來人是他熟識之人,要不然,他也不會說得那麼絕對。

「師父,你怎麼每一次看都不看,就知道是我啊?」

剛走進宮殿的女孩,便嘟起了小嘴,假扮氣勢洶洶的說道。

「呵呵,等你到了師父我這一個層次的時候,你也會有這一種手段的。」

中年男子滿是寵愛的,看著眼下這一個鬼靈精的丫頭。

說她調皮吧,就只知道在他眼下,對於其他人面前,則是另外一個面孔。

在別人看來,她即是一個仙女一般,根本讓人捉摸不透。

「哼!你就用勁的蠱惑我吧!等我到達你這一個層次的時候,我都成為了滿臉皺紋的老太婆了。」

女孩一副哼著鼻子的可惡摸樣。

「好好好!咱們家的柔兒,永遠都美麗呢!怎麼會變成老太婆了呢?對了,怎麼不在學校裡面呆了?那麼有空,回來看你師父我啊?是不是有什麼事來請求我啊?」

中年男子一直是和藹可親的道,面對她,他根本就生不起氣來,滿臉的微笑。

「嘻嘻,居然?居然什麼事,都瞞不過師父你啊!師父,你真是玉樹凌風,賢明神武啊!人家就只有一個小忙,想請你幫一下啦,也是你必須要幫助的。」

女孩說完,滿酡顏彤彤的。

「唉!罷了,是不是林峰又有事情了1

中年男子像看透了弟子的心思一般,假扮哀聲長吁道。

「林峰又遇到危險了,他這一次惹到的人,是靈域的人。」

「哦?真有此事?那事後怎麼樣了?」

古哲一副令人驚訝的樣子。

「靈域的一名弟子彭安,如今是東關省一位副局長,並且背後人脈廣闊,林峰被捉進警車裡之後,再也沒有出來。」

「林峰怎麼會被捉進了警車?」中年男子滿臉的疑惑道。

「至於他為何自願被捉,我也不知道,他打了韓紹鈞,韓紹鈞的父親找來了彭安,頗有勢力,他不想讓自己的女人受傷,所以自願過去了1劉小柔說道。

「師父,我說了那麼多,這一件事情,你到底幫不幫林峰師兄?」

女孩一副你不幫我,就有你好看的樣子道。

「呵呵,假如我說不幫,你非把我搞一個雞犬不寧不能,我哪敢不幫啊1

中年男子汗顏啊,他的意思,也即是默許了女孩子的要求。

「那師父什麼時候,派人去說呢?」

女孩見到師兄有救了,便嘻嘻的笑道。

「真拿你沒法子,師父保證明天,他就會安然無恙的被送出來,還不行么?這樣總可以了吧1

中年男子無奈搖了搖頭,便保證的說道。

「感謝師父了,嘻嘻。」

女孩說完,就抱著師父,在他的臉上,狠狠的親了幾口,才捨得鬆開。

隱埋在這深山中的,即是天元門了。

此時,東關省的公安局大門口,停下了一輛警車,下去了兩個人。

這兩個人分別是韓立強,和他的東關省副局長彭安。

兩個人剛下車后,之前審問林峰的肥頭大耳的胖子警察,就跑了上來,笑咪咪的迎了上來,手上還一直的遞著香煙。

他搖著尾巴像主人奉迎的樣,也因為只有這樣,他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在其餘人面前,還可以吹牛一番的。

「胖子,裡面的窮小子怎麼樣了?有沒有錄完筆供?」

彭安接過胖子遞上來的香煙,悠悠的幫韓立強點燃,然後才自己點燃,極其享用的吐出煙圈道。

胖子警察聽到彭安的問話,額頭的冷汗都冒了出來。

假如跟他說,現在的囚犯連手銬都被扯斷,正在和美女談天,那他的好日子也要到頭了。

「副……不對,局長,窮小子他太厲害了,現在他的手銬都被扯斷了,現在有一女警察在和他錄筆供呢1

胖子警察擦了下額頭上的冷汗,彭安是副局長的,在他的口中,成為了局長,看來這一個胖子拍馬屁,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什麼?我叫你趕快的錄完筆供,然後,就把他帶到監獄去的,你怎麼辦的事?」

彭安一聽到林峰還沒錄完筆供,並且,還扯斷了手銬,便大聲的對胖子警察痛斥道。

他並不擔心林峰能從警局裡面逃跑出去。

那麼多的警察在這裡,各個都拿著傢伙,任意一兩槍,都能讓他的頭開幾個窟窿。

他會畏怯么?他肯定不信那麼多的槍和警察,就制服不了一個毛還沒長齊的傢伙。

「真的,他真的很厲害啊,我都在他手上吃了兩次的虧了。」胖子警察懦懦的說道。

「你這一個飯桶!叫你做一點事情,都做不好,真是氣死我了,你還傻站在這幹什麼?還不召集人手,和我一同衝進去,然後捉拿他?真是一頭豬,晦氣1

彭安口裡大大咧咧的怒罵著,火氣全都撒在胖子警察的身上。

唉,這年頭做一條狗不易啊,想做條好狗更難啊!

現在的社會,你有錢就是大爺!

你有權勢,就是紀律!你什麼都沒有的話,就什麼都不是!到最後,苦的仍舊是咱們老百姓!

「是的,局長,我這就去召集人手。」

胖子警察的臉,就像苦瓜一般,有理,就是沒有地方去說,只能夾著尾巴去做事去了。

在警局的審判室裡面,兩個人的對話,還在繼續著,偶然會發出一兩聲憤恨的話語聲。

林峰面對著施萱,把自己為何被捉進來的事情,便告訴她。

「林峰,你放心!我會幫助你的,我不會讓那一些人,逃出法網的。」

施萱臉上沒有畏怯,取而代之的是立常

她的舉動,讓林峰深深的感應了一翻,他現在又相信了這一個世界,還是有好人的。

「裡面的人,趕緊的雙手抱在頭上!如膽敢抵制,我就命令把你當場正法1

彭安帶著他的屬下和他岳父大人,一同呈現在審判室的門口,對著裡面大聲的喊道。

「彭安副局長,你不能這樣,你這樣一旦激怒他,就有危險了,你這一個副局長是怎麼當的?」

施萱叫他為鮑安的人痛斥的說道。

看到外面,忽然闖進來了一批警察,鮑安一眼看出了帶頭的人,裡面的審判是殘破的,但這忽然的事情,讓鮑安擔憂了起來。

假如施萱出了什麼事,他怎麼向施正龍交待啊?

這麼多年來,施正龍對他就像親人一般的看待他,並且任務上也是相信他!

鮑安雖然是市裡的一個公安局長,但彭安卻是省裡面的副局長,官比鮑安要大。

不堪想象,鮑安此時的心情是多麼緊迫了。

這可是東關省大官的女兒啊,假如出了什麼事情,他也會以死來負疚的吧!

不論施正龍怪不怪他,他都沒有活在這一個世界上的勇氣,這是鮑安最特別的想法。

「你是誰?敢阻止我做事?還敢直呼我的名字?你他丫的找死啊?」

彭安聽到有人直呼他的名字,忽然,就覺得很不高興,便向胖子警察詢問道。

「局長,這一個老頭在審判室裡面的女人,是剛調來不久的,誰知道他是怎麼知道你的名字的1

胖子警察搖頭彎腰的,向彭安說道。

「靠,你一個死老頭。老子做事,還用得著你在這一方面指手畫腳的?

「來人,給我把他銬起來,一會把他和窮小子一同關到監獄裡面1「

彭安聽到胖子警察一說是剛來不久的,內心立刻大火,一個新來的都在他頭上拉屎了,那以後,還有誰聽他的命令?

不來一個殺雞儆猴,什麼人都敢來加害他的權威了。

「你!你,彭安,你可知道我是誰不?我可是施正龍的部下,在裡面的女孩,是他剛結業不久的女兒,假如她出了什麼事,你擔得起么?」

鮑安見彭安不把自己當一回事,心急之下,趕緊抬出了東關省施正龍,再不說出身份的話,怕裡面的施萱一旦遇事,那就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嘎嘎,你還知道施正龍啊?他但是出了名的包青天啊!我告訴你,誰不知道他啊?在整個東關省那是出了名的。三歲小孩都知道,我是他的副手,咋滴?今天我就要非把那窮小子給捉去不能,你也不破例!來人,把這一個混充國家人員的騙子給捉起來。」

彭安強調的大笑的命令屬下道。

聽到彭安的話,幾個衣著清一色,手裡還拿著衝鋒槍的武警上來,就把鮑安給扣上了。

鮑安給武警押送出來時,嘴裡一直怒罵著彭安!

但是彭安根本就不理睬他的叫罵聲,帶著他的屬下,便踢開了審判室的門,沖了進去。

「你是誰?為何把鮑安帶走了?你快把他放了,不然我告訴我爸,你就等著收拾吧1

施萱看到一隊人馬闖了進來,立刻斥責帶頭的來人。

「呦呵,剛那老頭說你即是施局長的女兒吧?嘎嘎,還真長得美觀!我咋滴就沒聽說過施正龍的女兒在公安局工作啊?哈哈,你敢忽悠我?」

彭安就像沒聽到施萱的話,一口咬定,兩人即是混充的貨。

「你,不管你不知道你這樣犯罪的么?」

施萱氣得,連話都差點說不出來了。

「犯罪?我就是法!哈哈,你趕緊的和這一個窮小子投降,今晚好好的陪我一下,說不定我還會把你和老頭放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