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七二章惹火韓家

作者:天界流氓  |  更新時間:2014-02-03 19:03  |  字數:4076字

半個小時後,林峰便把韓紹鈞打殘了。/../

另外的其他男生害怕了,叫了救護車。

東關省玉京城的一個豪華的病房裡面,一個全身包裹得像木乃伊一般的病人,頭腫得像豬哥一般,給人一種想笑的感覺。

在他眼下,還站立著一個不斷說話的婦人,而站在另外一邊的,則是一個滿臉怒氣的中年男人。

此時的他,就像暴走一般,時不時的還拍著桌子。

「爸爸,你可為我做主啊!你一定要把那林峰給弄死在醫院啊!」

病床上被包裹得像木乃伊一般的人,便開口的說道。

「是啊,你看一看,少鈞都挨打成什麼樣子了,我們韓家還會給一個鄉巴佬欺負?這事情,要給其他人知道了,那咱們韓家豈不是丟盡了臉面?」

婦人在中年男人的眼下,喋喋不休的說道。

「你給我閉嘴!這一件事情,我自有主意!一個婦人家瞎摻和什麼?」

中年男人再也禁不住大聲的罵道。

「你,好你一個韓立強啊,你自己的兒子被人打了,你還無動於衷,還叫我閉嘴,嗚嗚,我不活了!」

婦人開始耍起無賴來。

躺在病床上,像木乃伊一般的,即是韓紹鈞了,而像惡妻一般叫罵的,則是韓紹鈞的老娘了。發脾氣的便是韓立強。

韓紹鈞的老媽,見到自己的兒子,被人打得半死不活的,心疼得要死。

她自從嫁到韓家起,從來沒受到別人的一絲脾氣,更別說欺負到她的頭上了。

今天兒子挨打成這般摸樣,她能不心疼,能不受氣么?

並且,還是給一個小傢伙騎在頭上拉屎,她哪裡能忍得下這一口氣?說什麼,也要把打傷她兒子的人關起來,讓他不好過。

韓立強也是極為憤恨,自從他爬到這一個位子上,多少人都得景仰他。

現在受到了這樣的欺辱,他能夠放過林峰嗎?答案可是否定的。

「你少給我添亂了!不必你說,我把那一個小子給整死!」

韓立強惡狠狠的說完,點燃了一根中華煙,猛吸?猛吸了幾口。

「爸爸,你一定要做了他啊!他實在是太囂張跋扈了。假如他不死,我的日子會更加痛苦了!」

韓紹鈞還是怕自己的老爸,會給林峰跑掉,再一次提醒他道。

「你這一個沒用的東西,我們韓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那麼多人,還打不過一個窮小子,你說你還有什麼用?」

韓立強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爸,你不知道。」

韓紹鈞的話還沒說完,就引來了一陣斥責。

「夠了!你不必說了,你老子我用不著你們母子兩操心,那小子現在已經進了警局,一會兒,我會給你姐夫打一個手機,我就不信在這個地面上,還弄不死他。」

韓立強狠聲說道,把抽完的煙頭,便丟在了地面上,狠狠的踩了兩腳,便走出了病房,到外面打了一個手機。

「喂,媚兒,彭安在么?我想叫他快一點把窮小子,趕緊給我弄死,這樣才能夠解我的心頭之恨。」

韓立強恨聲說道。

「嗯,爸,你就一定要放心吧,現在他正在趕往你那,帶你們去看那一個窮小子怎麼死的,敢打我弟弟,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女人歹毒的答覆道。

「哦?彭安他來了么?那好,我就在醫院等一下他,那就先這樣了。」

韓立強掛了手機,心情立刻便好了不少。

手機裡頭,這一個叫韓紹媚的人,就是韓立強的女兒,也就是韓紹鈞的親姐姐。

至於這一個彭安,他就是東關省的警局副局長,也即是韓紹媚的老公了。

不過多久,東關省的一家醫院門口,便停了一輛警車。

即刻,便下去了,一名略微有一點發胖的男子,韓立強看到來人,登時迎了上來,此人即是東關省的副局長彭安。

「我的好女婿,你可算來了,這一次,你一定要幫紹鈞出這一口氣啊!你在華夏國人脈廣,不僅各大勢力,還有許多古武者也認識。」

韓立強一上來,就訴苦的說道。

韓立強雖然是玉京城的市長,但他卻不如彭安人脈強大,彭安擁有跟天元門一個級別的後台。

「岳父大人,你就放心吧,我就是為了這一件事情而來的,我一定會把窮小子給弄死在警局裡,你就放一百個的心吧!」

彭安打包票的說道。

開玩笑,堂堂一個東關省的副局長,弄死一個窮小子,還不簡單么?

那這一件簡單的事情,他都弄不了,那他這一個副局長,在他的岳父大人,韓立強的眼裡面,也太窩囊了一點,說什麼也得好好的表現一下自己啊。

林峰雖然是天元會的老大,天元集團的董事長,但是他卻沒有政治界的背景,對於韓立強跟彭安的眼裡,就是一個窮小子。

「嗯,我看好你,我們現在就走吧,我有一點等得不耐煩了,我現在就想看一看他,居然連我的人都敢動,我看他是活膩了。」

韓立強相當霸道的說道。

再到東關省玉京城的一個警所的審判室裡面,林峰和施萱的筆錄,還在繼續著。

施萱在筆錄的歷程中,得知林峰為了寶兒,才下手打人。

並且,也是對方先下手的,那一些先下手的人沒有被捉回來,反而把林峰捉了回來,對此,施萱很生氣,她一定要幫助林峰。

在東關省的一間豪華房間的大客廳裡面,坐著一個中年的男子,而在中年男子的面前,正坐著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孩,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