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七二章惹火韓家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的女兒,真的想不開的話,那自己的目標就別想達到。 為了以後,自己的家族開展,他也只能委曲了。 「好!爸爸,我答應你!但你要遵守你的約定1 女孩咬了咬自己的鮮唇,眼淚婆娑的說...

半個小時后,林峰便把韓紹鈞打殘了。/../

另外的其他男生害怕了,叫了救護車。

東關省玉京城的一個豪華的病房裡面,一個全身包裹得像木乃伊一般的病人,頭腫得像豬哥一般,給人一種想笑的感覺。

在他眼下,還站立著一個不斷說話的婦人,而站在另外一邊的,則是一個滿臉怒氣的中年男人。

此時的他,就像暴走一般,時不時的還拍著桌子。

「爸爸,你可為我做主啊!你一定要把那林峰給弄死在醫院啊1

病床上被包裹得像木乃伊一般的人,便開口的說道。

「是啊,你看一看,少鈞都挨打成什麼樣子了,我們韓家還會給一個鄉巴佬欺負?這事情,要給其他人知道了,那咱們韓家豈不是丟盡了臉面?」

婦人在中年男人的眼下,喋喋不休的說道。

「你給我閉嘴!這一件事情,我自有主意!一個婦人家瞎摻和什麼?」

中年男人再也禁不住大聲的罵道。

「你,好你一個韓立強啊,你自己的兒子被人打了,你還無動於衷,還叫我閉嘴,嗚嗚,我不活了1

婦人開始耍起無賴來。

躺在病床上,像木乃伊一般的,即是韓紹鈞了,而像惡妻一般叫罵的,則是韓紹鈞的老娘了。發脾氣的便是韓立強。

韓紹鈞的老媽,見到自己的兒子,被人打得半死不活的,心疼得要死。

她自從嫁到韓家起,從來沒受到別人的一絲脾氣,更別說欺負到她的頭上了。

今天兒子挨打成這般摸樣,她能不心疼,能不受氣么?

並且,還是給一個小傢伙騎在頭上拉屎,她哪裡能忍得下這一口氣?說什麼,也要把打傷她兒子的人關起來,讓他不好過。

韓立強也是極為憤恨,自從他爬到這一個位子上,多少人都得景仰他。

現在受到了這樣的欺辱,他能夠放過林峰嗎?答案可是否定的。

「你少給我添亂了!不必你說,我把那一個小子給整死1

韓立強惡狠狠的說完,點燃了一根中華煙,猛吸?猛吸了幾口。

「爸爸,你一定要做了他啊!他實在是太囂張跋扈了。假如他不死,我的日子會更加痛苦了1

韓紹鈞還是怕自己的老爸,會給林峰跑掉,再一次提醒他道。

「你這一個沒用的東西,我們韓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那麼多人,還打不過一個窮小子,你說你還有什麼用?」

韓立強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爸,你不知道。」

韓紹鈞的話還沒說完,就引來了一陣斥責。

「夠了!你不必說了,你老子我用不著你們母子兩操心,那小子現在已經進了警局,一會兒,我會給你姐夫打一個手機,我就不信在這個地面上,還弄不死他。」

韓立強狠聲說道,把抽完的煙頭,便丟在了地面上,狠狠的踩了兩腳,便走出了病房,到外面打了一個手機。

「喂,媚兒,彭安在么?我想叫他快一點把窮小子,趕緊給我弄死,這樣才能夠解我的心頭之恨。」

韓立強恨聲說道。

「嗯,爸,你就一定要放心吧,現在他正在趕往你那,帶你們去看那一個窮小子怎麼死的,敢打我弟弟,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1女人歹毒的答覆道。

「哦?彭安他來了么?那好,我就在醫院等一下他,那就先這樣了。」

韓立強掛了手機,心情立刻便好了不少。

手機裡頭,這一個叫韓紹媚的人,就是韓立強的女兒,也就是韓紹鈞的親姐姐。

至於這一個彭安,他就是東關省的警局副局長,也即是韓紹媚的老公了。

不過多久,東關省的一家醫院門口,便停了一輛警車。

即刻,便下去了,一名略微有一點發胖的男子,韓立強看到來人,登時迎了上來,此人即是東關省的副局長彭安。

「我的好女婿,你可算來了,這一次,你一定要幫紹鈞出這一口氣啊!你在華夏國人脈廣,不僅各大勢力,還有許多古武者也認識。」

韓立強一上來,就訴苦的說道。

韓立強雖然是玉京城的市長,但他卻不如彭安人脈強大,彭安擁有跟天元門一個級別的後台。

「岳父大人,你就放心吧,我就是為了這一件事情而來的,我一定會把窮小子給弄死在警局裡,你就放一百個的心吧1

彭安打包票的說道。

開玩笑,堂堂一個東關省的副局長,弄死一個窮小子,還不簡單么?

那這一件簡單的事情,他都弄不了,那他這一個副局長,在他的岳父大人,韓立強的眼裡面,也太窩囊了一點,說什麼也得好好的表現一下自己埃

林峰雖然是天元會的老大,天元集團的董事長,但是他卻沒有政治界的背景,對於韓立強跟彭安的眼裡,就是一個窮小子。

「嗯,我看好你,我們現在就走吧,我有一點等得不耐煩了,我現在就想看一看他,居然連我的人都敢動,我看他是活膩了。」

韓立強相當霸道的說道。

再到東關省玉京城的一個警所的審判室裡面,林峰和施萱的筆錄,還在繼續著。

施萱在筆錄的歷程中,得知林峰為了寶兒,才下手打人。

並且,也是對方先下手的,那一些先下手的人沒有被捉回來,反而把林峰捉了回來,對此,施萱很生氣,她一定要幫助林峰。

在東關省的一間豪華房間的大客廳裡面,坐著一個中年的男子,而在中年男子的面前,正坐著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孩,兩個人就像在不斷說著什麼。

「爸爸,假如你不把林峰救出來,我就不當警察了1女孩堅定的說道。

「哼!你長那麼大,都不懂事么?就去為了林峰,值得你這麼去做么?不過,林峰是一個人才,這一棵大樹,我是肯定要抱住的。不論怎麼樣,你還是要聽我的話,我會救他的1

中年男子一副威嚴的神情說道。

「呵呵,爸爸,你認為我會受你的束縛么?假如你不叫人把林峰叫出來,我是不會答應你的,假如林峰出了什麼事情,你將會看到的是你女兒的屍體。」

女孩滿臉淚水的堅定道。

「你真要氣死我嗎?好!我就可以把他從那裡救出來,不過,你以後就不得跟他見面,不再要和他有任何的糾纏,你假如違背的話,我不介意把他從這一個天下消失,你是知道你爸我是什麼人物,只有我想弄一個人的話,那是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情,林峰擁有太多女人了,他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中年男子看到自己的女兒已死相逼,只能夠依從她的意思了。

假如自己的女兒,真的想不開的話,那自己的目標就別想達到。

為了以後,自己的家族開展,他也只能委曲了。

「好!爸爸,我答應你!但你要遵守你的約定1

女孩咬了咬自己的鮮唇,眼淚婆娑的說道。

「我說了的話,我會做到的,我施正龍在華夏國,也是有話語權的。」

中年人露出了一身的霸王之氣,一眼望滄桑的王者一般,不容得任何人的加害,只有人加害自己,他會把對方踏平!

中年男子即是施正龍,而傾國傾城的女孩,即是警花施萱。

這個時候,在東關省的一個深山裡面,一個美麗得如同仙女一般的女孩,踏著飛劍在深山裡面穿越。

白天居然在亂飛,假如給平常人看到的話,還認為是仙女下凡了呢。

女孩在深山裡飛了幾下,忽然就消失不見了。

這實在不是什麼難以清楚的問題,只因為在這一個地域,有高人在這裡設了一個障眼法罷了。

女孩飛到了一座山峰裡面,在裡面有一座像家族一般的宮殿,矗立在其中。

那宮殿兩旁,放有兩個石獅子,而這兩石獅子,也都栩栩如生。

在遠處看的話,就像兩尊看守宮殿的神獸一般,煞是逼真!

再看到那百來丈的宮殿,就像今世的皇宮一般,讓人琳琅滿目,兩扇大閘門,緊緊的封鎖著。

門前還有不少侵蝕的參天大樹,讓整座宮殿,顯得更加的徇麗多彩,整個宮殿就像仙境一般,讓人不能不驚嘆!

明麗如仙的女孩,飛落在宮殿的大門之下,接著,她便向門口打了幾個看不清的法術。

奇特的變化,越發明顯,居然這一個大門,像是認得主人一般,徐徐的啟開了來。

女孩邁起那步調,進了大門,向宮殿里走去。

「小柔師妹,你回來了?師父,他老人家可想你了,你那麼久都不回來,我很擔心你1

忽然,一個小白臉的男孩,在宮殿迎了進去,含情脈脈的說道。

「師哥,你不要那麼的肉麻好不好?你知道我一貫是很文靜的女孩,我不適合你的,你還是找過別的的女孩吧,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自己喜歡的人。」

女孩說完,徹底低下了頭,她正是劉小柔。

不知道是直接回絕了對方,怕看到對方的樣子,還是覺得這一些話,從她口中說進去,覺得不好意思。

「師妹,我對你的情意,你都不知道么?為何老是要回絕我?這一次應當是你對我的第十次回絕了吧?不過,我不會放棄的,我弄不明白,你怎麼連看我一眼都不看呢?」

小白臉依舊不斷的說道。

「郝晨師哥,你不要再這樣了,好不好,你在這樣,我會愈來愈討厭你1

說完女孩的表情,也變得冰寒了起來,看得出來,她是真的生氣了。

「師妹,好吧!我也不逼迫你了,有一天我將會用我的赤心來感染你的,師父他在客廳裡面,去看一下他老人家吧。」

小白臉見自討沒趣,也只能夠換一個話題。

「哦?師父在客廳?嘻嘻,我要趕快的去找他才行!我有事就先走了。」

女孩一副喜悅的樣,便向客廳裡面走了進去。

小白臉看著女孩的轉過身的背影,也不答覆她的話,只是眼光充滿仇恨的神采,當從很小的時候,就被師父好心的從街上帶到這深山裡修鍊,成為天元門的一份子。

沒想到在這深山裡面,還有個小師妹隨同他一同成長。

直道有一天小師妹去了那繁華的玉京市,去找林峰,他們見面的機會也漸漸的少了,再也沒有了小時候的密切了。

他的心忽然,就像被狠狠的錘了一下,多少個晝夜,都是他自己走過來的。

看著前面徐徐消失在他眼下的女孩,他越想要依從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