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六九章大掃蕩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一下子,發現林峰和劉小柔身上不停流汗,並且,劉小柔照舊一臉苦痛之色,身子一直都在顫抖著,她不由得有一些好奇。 又看了一下子,她也不由暗嘆道:「這小妮子的發育真不錯,都跟我的差不多大了1 ...

金銘敗走了,他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重新聚集起勢力與林峰做對了。

獵鷹組織對抗不了現在的天元會了。

林峰安頓完天元會的人,然後,便回到了別墅,楊詩詩來了,林峰好久沒有跟她同床了。

楊詩詩很快就洗完了澡,她抱著換下的衣服,便回到了房中,當她看到躺在自己床上的林峰后,心中一喜。

靜靜的將房門打開並反鎖,楊詩詩將換下的衣服,搭在了衣架上,而後,沉默的上了床,輕車熟路的側身,躺在了林峰面前。

「真香。」

聞到楊詩詩身上迷人的馨香,林峰忍不住贊了一聲,接著才將胸膛,貼緊了楊詩詩的香背,還在楊詩詩的香肩上,狠狠親了一口,他的小弟弟,又不爭氣的挺直了起來。

雖然已經有一些習慣於自己後面有一個男人,也不介意臀瓣之間被那硬物頂著、蹭著,可楊詩詩每一次,都不免渾身發燙,一身肌膚遍布彤霞。

「今晚假如把你徹底治好,以後我再來這裡就寢,你是不是會趕我出去?」

林峰將楊詩詩抱住,輕聲問道。

「呃……」

楊詩詩頓了頓,心中飛速思量了一番道:「只要你願意,你什麼時候都可以來這裡就寢。」

不知道是不是懊惱了,林峰為她療傷時不出全力,他已經不在乎了,總之,楊詩詩沒有回絕林峰。

今晚和以往不一樣,不單僅是表面忽然,便颳起了一陣微風,還有大雨傾盆而落,並且這一次,林峰沒有在半個小時后就睡去,他的雙手,一直在楊詩詩胸肩靜靜揉捏著。

直到清晨兩點半,林峰才停下手來。

林峰停手后,也許是臀瓣,被林峰頂得有一些柔軟,楊詩詩將身子翻轉了過來,面對著林峰。

一道雷電的強光閃過,林峰的面孔,在這一瞬間,特別能體會到此時,楊詩詩的眼中,此刻的林峰,看著神彩有一些疲憊。

不過,她還在睜著的眸子,一如平常那般清亮。

「你很累,是嗎?」楊詩詩柔聲問道。

打心裡,楊??,楊詩詩見到林峰此刻的容貌,她有一點心疼。

林峰不管表現的如何弱小,可他看著畢竟屬於一個少年,臉上稚氣未脫。

此刻,他一臉慘白,就好像是大病未愈,又像是剛才經歷過了一場生死之戰。

「師父說過,男人在床上不可以喊累。」林峰含笑著道。

這一次,他可是足足戰鬥了近四個小時,他豈能不累?

「累了就睡吧。」

楊詩詩用毯子將林峰的身子蓋好,臉上的感激之情難以掩飾。

「嗯,我睡了,不過你要警惕,房頂上有一個客人,咱們一直沒來得及款待人家一聲呢。」

林峰說著,便就將眼睛閉上了。

本來楊詩詩也想睡的,可林峰剛剛的那一句話,頓時讓她睡意全無,她從床上爬了起來,而後,飛快地穿好了衣服,警惕地盯著附近。

此刻,外面是雷雨交集,在這一種狂風驟雨的夜晚,以楊詩詩的手段,根本無法感受到外面有什麼特別的情況,不過,她估計林峰毫不會對症下藥。

「房頂上?」

楊詩詩靜靜皺眉,又將內力在身子裡面,便運轉了一圈,感受著身子確實已經徹底回復,她才將窗戶打開。

狂風頓時裹著雨點湧進了房中,林峰卻依舊看著睡得很香,楊詩詩卻縱身飛出了窗戶,而後,便一躍而起,到了別墅的房頂。

房頂上果然有人。

那人是一名男子,他衣著一身黑衣,渾身衣衫已經濕透,讓他那高峻的身材顯露無餘。

「金銘?」

楊詩詩看到對方,並且一臉意外之色。

那男子本來是半蹲著身子,此刻,他已經站起,隔著七米遠,便凝視著楊詩詩。

金銘也是一個高手,不過從不顯露力量,他曾經也跟端木飛學過武功。

「楊詩詩,我抓了一個人,如果我說出這個人的名字,你還和林峰睡在一張床上,那麼開心嗎?」

金銘接著說道:「那我就不浪費口舌了。」

「假如你不抵禦,我還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保住你師妹的性命。」金銘淡淡說道。

「師妹劉小柔……」

楊詩詩本來還算平和的神彩,當即消沉了幾分。

「其實還給了你另一條路,不過,我估計你多數是不會選這一條路的。」

金銘沉吟了半晌后,說道:「他說,只要你殺了那一個年輕人,再陪他幾個晚上,我就會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呵呵。」

楊詩詩苦笑了一聲道:「你確實很明白我,知道這一條路……我不會眩」

「你如果敢動小柔,我們天元門不會放過你的1楊詩詩說道。

「假如我殺了他,你真能保證小柔的生命嗎?呵呵,你當我是傻子,你這種人怎麼可能相信,我們會自己救出小柔的。」楊詩詩忽然說道。

「唉。」

金銘沉沉的嘆息了一聲,恍如對楊詩詩的選擇很灰心。

金銘此刻,便縱身飛走了。

楊詩詩在房頂上,愣了許久,她臉上的表情一直很複雜。

說真話,她根本不想殺林峰,她很明白,金銘取不了劉小柔的性命。

楊詩詩還想了一個辦法,殺掉林峰,等救了劉小柔,她再以死道歉!

又跳回到自己房中,楊詩詩發現林峰還在酣睡中,看來應當是真的睡得很沉。

想起了自己的選擇,她忍不住看了看一邊桌子上的刀,她的手掌竟然會顫動。

「你幹什麼,師姐。」林峰忽然驚醒,問道。

楊詩詩哭著說出了所有的事情,林峰聽完,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便打電話給了古哲,讓他師父處理這一件事情。

三天之後,劉小柔竟然被救出來了。

林峰召集了大家來到別墅,看到大家臉上的樣子,以及他們看向自己時,難以掩飾的高興之意,林峰也是發自內心的興奮。

這一些人,都和林峰有關係,這讓林峰隱隱中,多了一份使命感。

林峰骨子裡,照舊是很善良的。

晚上,林峰去了楊詩詩的屋子裡,竟然發現了劉小柔在裡面。

「你怎麼來了?」

林峰笑著對劉小柔說道:「該不會是又想我了吧?」

說話之際,他的眼睛又瞄向了劉小柔那發育良好的胸峰。

「我是來練功的呀。」

劉小柔忍不住報怨道。

「誰敢輕視你,你就揍他唄,以你此時的力量,揍別人,照舊是可以的。」林峰不以為然地說道。

林峰在說話時,已經跳到了床上,盤膝坐好,笑吟吟的盯著劉小柔。

剛才洗過澡的楊詩詩,此刻已經到了門口。

當她將房門打開,卻看到了讓她非常訝異的一幕,劉小柔竟然在她的房間里,快速的脫光了上衣,而後不可待的上了床。

這個……

楊詩詩有一點蒙了,當下,就將房門又打開了,那小妮子也太膽大了吧?

林峰那傢伙也太無恥了吧?

她們竟然這麼公然在一起,當我不存在呀?

楊詩詩漸漸得,胸脯起伏,明顯是有一點發怒的,這一種被林峰無視的感受,讓她很不爽。

「可這是我的房間呀1

「我總不可能一直在等著吧?」

「不行,憑什麼我等著,這是我的房間1

楊詩詩在心中,一番飛速的思量過後,再一次,將沒有反鎖的房門打開。

讓楊詩詩更出現意外的是情,她設想中的林峰,正和劉小柔的情況並未出現。

此刻,只管劉小柔已經脫光了上衣,不過,林峰只是在劉小柔身後,只是用雙掌貼在劉小柔的背。

楊詩詩自然可以看到雙掌,泛著淡淡的金光!

「詩詩姐,你站門口乾什麼呢?」正準備饒李一寧,站在衛生間門口問道。

「沒,沒什麼。」

楊詩詩不想她看到房中的氣象,當下就進了房間里,並將房門打開。

她先是察看了一下子,發現林峰和劉小柔身上不停流汗,並且,劉小柔照舊一臉苦痛之色,身子一直都在顫抖著,她不由得有一些好奇。

又看了一下子,她也不由暗嘆道:「這小妮子的發育真不錯,都跟我的差不多大了1

這麼看著也無聊,漸漸的,楊詩詩感受有一點怠倦了,她也就躺在床上睡下了。

而這個時候,天元會也有大動作了,天元會準備清洗整個東關省的地下各小勢力。

莫旦跟著秦濤一道來到了天元會。

在某一處,數十個手持鋼管砍刀鐵棍的小青年會聚在一起,當莫旦和秦濤到來,他們一同尊重地喊道:「濤哥1

「兄弟們,都準備好了吧?」秦濤問道。

「準備好了1

大家齊聲答道。

「今天晚上,橫掃整個東關省黑道,大家可不要心慈手軟才好。」秦濤接著出言煽動士氣。

「搞死,搞殘,搞解散1

「不單要奪回本來就屬於咱們的地盤,還要擴大咱們的地盤,你們要記住,咱們的老大是一個非常非常牛逼的人物,他此時還看不上咱們這一點小生意,為了讓老大看得上咱們,咱們必需要擴大咱們的生意,咱們要打下一片大江山1

秦濤又手臂一揮,高聲喊道:「今晚的行動開始1

這一晚是一個振奮人心的晚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