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六九章大掃蕩

作者:天界流氓  |  更新時間:2014-02-03 19:03  |  字數:3681字

金銘敗走了,他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重新聚集起勢力與林峰做對了。

獵鷹組織對抗不了現在的天元會了。

林峰安頓完天元會的人,然後,便回到了別墅,楊詩詩來了,林峰好久沒有跟她同床了。

楊詩詩很快就洗完了澡,她抱著換下的衣服,便回到了房中,當她看到躺在自己床上的林峰後,心中一喜。

靜靜的將房門打開並反鎖,楊詩詩將換下的衣服,搭在了衣架上,而後,沉默的上了床,輕車熟路的側身,躺在了林峰面前。

「真香。」

聞到楊詩詩身上迷人的馨香,林峰忍不住贊了一聲,接著才將胸膛,貼緊了楊詩詩的香背,還在楊詩詩的香肩上,狠狠親了一口,他的小弟弟,又不爭氣的挺直了起來。

雖然已經有一些習慣於自己後面有一個男人,也不介意臀瓣之間被那硬物頂著、蹭著,可楊詩詩每一次,都不免渾身發燙,一身肌膚遍布彤霞。

「今晚假如把你徹底治好,以後我再來這裡就寢,你是不是會趕我出去?」

林峰將楊詩詩抱住,輕聲問道。

「呃……」

楊詩詩頓了頓,心中飛速思量了一番道:「只要你願意,你什麼時候都可以來這裡就寢。」

不知道是不是懊惱了,林峰為她療傷時不出全力,他已經不在乎了,總之,楊詩詩沒有回絕林峰。

今晚和以往不一樣,不單僅是表面忽然,便颳起了一陣微風,還有大雨傾盆而落,並且這一次,林峰沒有在半個小時後就睡去,他的雙手,一直在楊詩詩胸肩靜靜揉捏著。

直到清晨兩點半,林峰才停下手來。

林峰停手後,也許是臀瓣,被林峰頂得有一些柔軟,楊詩詩將身子翻轉了過來,面對著林峰。

一道雷電的強光閃過,林峰的面孔,在這一瞬間,特別能體會到此時,楊詩詩的眼中,此刻的林峰,看著神彩有一些疲憊。

不過,她還在睜著的眸子,一如平常那般清亮。

「你很累,是嗎?」楊詩詩柔聲問道。

打心裡,楊??,楊詩詩見到林峰此刻的容貌,她有一點心疼。

林峰不管表現的如何弱小,可他看著畢竟屬於一個少年,臉上稚氣未脫。

此刻,他一臉慘白,就好像是大病未愈,又像是剛才經歷過了一場生死之戰。

「師父說過,男人在床上不可以喊累。」林峰含笑著道。

這一次,他可是足足戰鬥了近四個小時,他豈能不累?

「累了就睡吧。」

楊詩詩用毯子將林峰的身子蓋好,臉上的感激之情難以掩飾。

「嗯,我睡了,不過你要警惕,房頂上有一個客人,咱們一直沒來得及款待人家一聲呢。」

林峰說著,便就將眼睛閉上了。

本來楊詩詩也想睡的,可林峰剛剛的那一句話,頓時讓她睡意全無,她從床上爬了起來,而後,飛快地穿好了衣服,警惕地盯著附近。

此刻,外面是雷雨交集,在這一種狂風驟雨的夜晚,以楊詩詩的手段,根本無法感受到外面有什麼特別的情況,不過,她估計林峰毫不會對症下藥。

「房頂上?」

楊詩詩靜靜皺眉,又將內力在身子裡面,便運轉了一圈,感受著身子確實已經徹底回復,她才將窗戶打開。

狂風頓時裹著雨點湧進了房中,林峰卻依舊看著睡得很香,楊詩詩卻縱身飛出了窗戶,而後,便一躍而起,到了別墅的房頂。

房頂上果然有人。

那人是一名男子,他衣著一身黑衣,渾身衣衫已經濕透,讓他那高峻的身材顯露無餘。

「金銘?」

楊詩詩看到對方,並且一臉意外之色。

那男子本來是半蹲著身子,此刻,他已經站起,隔著七米遠,便凝視著楊詩詩。

金銘也是一個高手,不過從不顯露力量,他曾經也跟端木飛學過武功。

「楊詩詩,我抓了一個人,如果我說出這個人的名字,你還和林峰睡在一張床上,那麼開心嗎?」

金銘接著說道:「那我就不浪費口舌了。」

「假如你不抵禦,我還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保住你師妹的性命。」金銘淡淡說道。

「師妹劉小柔……」

楊詩詩本來還算平和的神彩,當即消沉了幾分。

「其實還給了你另一條路,不過,我估計你多數是不會選這一條路的。」

金銘沉吟了半晌後,說道:「他說,只要你殺了那一個年輕人,再陪他幾個晚上,我就會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呵呵。」

楊詩詩苦笑了一聲道:「你確實很明白我,知道這一條路……我不會選。」

「你如果敢動小柔,我們天元門不會放過你的!」楊詩詩說道。

「假如我殺了他,你真能保證小柔的生命嗎?呵呵,你當我是傻子,你這種人怎麼可能相信,我們會自己救出小柔的。」楊詩詩忽然說道。

「唉。」

金銘沉沉的嘆息了一聲,恍如對楊詩詩的選擇很灰心。

金銘此刻,便縱身飛走了。

楊詩詩在房頂上,愣了許久,她臉上的表情一直很複雜。

說真話,她根本不想殺林峰,她很明白,金銘取不了劉小柔的性命。

楊詩詩還想了一個辦法,殺掉林峰,等救了劉小柔,她再以死道歉!

又跳回到自己房中,楊詩詩發現林峰還在酣睡中,看來應當是真的睡得很沉。

想起了自己的選擇,她忍不住看了看一邊桌子上的刀,她的手掌竟然會顫動。

「你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