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六四章曖昧情調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不由得,便生出了一股暴烈的舒服感,而這一個聰明的女人,顯然很明白什麼事能讓他著緊。 因為只有一句話,就點中了他的死穴。 對華玉兒的臉色,林峰自然看在眼中,也有一些清楚了她的心思,只是他...

見林峰愣在那邊,任蝶不由不滿的笑了。-

她暗自說道:「我讓你不滿,等會看你怎麼哭。」

林峰與任蝶兩人纏綿了許久,便離開了,他去了天元集團,看到了華玉兒正在生氣。

那麼多人難免會亂七八糟,但對撞到她槍口上的人,自然不會多客氣了。

華玉兒脾氣很大,曾經就是軍區華家的女主,這個時候,她正在戲弄莫旦。

「怎麼樣冒犯的我?你會不曉得?」

華玉兒臉上浮現出了一絲似笑非笑的臉色,戲謔的看著眼下的人。

「莫旦,你說,這究竟是怎麼樣一回事?」林峰又偏頭看向了莫旦,冷冷的問道。

「大哥,這,這……」

事到如今,莫旦自然看出了什麼,也終於清楚,這女人便是傳說中的女主人,暗自後悔沒長眼睛,居然一不小心,就冒犯了閻王。

聽大哥問自己,自然不可以再說了,因此,半天也沒有說出什麼。

見莫旦躲躲閃閃,林峰哪能還不清楚,心中的預想,也終於得到了證實,心裡不由暗暗叫苦,這混蛋色膽包天,居然將手伸向了玉兒。

莫旦知道自己的女人眾多,但是,他卻不知道華玉兒也是自己的女人。

這一下子,林峰來了,自己憤怒之下,他不由一腳便踹向了莫旦。

這莫旦似乎真不知情,更重要的是,林峰的眼睛不停在自身和這一些人身上轉來轉去,看似如有所思。

華玉兒心裡不由得打起了鼓來,快速說道:「行了,帶著你的人給我走。」

莫旦如今放心了,無論怎麼樣,聽到華玉兒讓他來到,莫旦不由得暗自深深的呼出一口氣,那一顆懸在空中的心也放了下來,只是心中卻在奇幻,這傳說中吃人不吐骨頭的女主人,今天怎麼會這麼隨便的放過他了?

他哪裡曉得,今日的事情,華玉兒的挂念也有許多。

待那一些人走了出去,兩人重新坐定,林峰開玩笑的道:「玉兒,你這弄得,可要將人嚇倒了。」

林峰看似說是偶然,但落在華玉兒耳中,卻讓她的心一個疙瘩,猛地跳了一下,昂首?昂首看向林峰,見他臉色如常,似乎是在開玩笑,這才有些放下心來。

他耳畔又傳來了林峰的聲音道:「剛才那景象,十多個人西裝筆挺,卻恭恭敬敬的人,你看看眼下的人,你就曉得了。」

華玉兒扭頭一看,果真見四周的人都臉色奇幻的看著他們,甚至還有人在指教導,附耳輕語,見她望向他們,又即刻,復原了正常,畢竟剛才的景象走馬看花,都不想惹這一個女人埃

華玉兒回過頭,瞥了林峰一眼。

話一說完,卻又不由婉爾一笑,顯得嬌艷之極。

「看什麼看?」

見林峰望著她,華玉兒面上一紅,只是那嬌嗔的模樣,卻更讓人心動。

出了酒吧,在混暗的燈光下,兩人並肩而行,雖然一起走著,卻都想著各自的心思。

對剛才華玉兒的表現,林峰很容易就看出,她在確定隱藏什麼。

而事實上,華玉兒也看出了一些門道,只是她卻不追究,她感覺在林峰身旁的女人,似乎每一個的背景,都非同一般。

到現在,華玉兒都已經漸漸習慣了。

而華玉兒,她在想一些什麼,只有她自己才曉得。

感受著撲面而來的和風,也不知道怎麼樣的,林峰心裡,不由得生出了一種惴惴不安的感受。

對這一個他不可憎,但卻始終想念著的女人,他對她的激情之冗雜,遠遠跨越了任何其他人。

他曉得,他和她相處的時機不多,所以對這一段時間,他很是愛惜,整整一個晚上,他都極力的逢迎著她。

而現在,他們又會在一起,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

想到這裡,林峰心裡,不由得升起了一種強烈的不舍。

他偏頭看向了身旁的女人,卻見華玉兒那臉龐也有一些黯淡,心中不由得一痛,激動之下,啞然失笑的一個轉身,一把將她抱在了懷中。

陡然一驚,華玉兒下意識的掙扎了兩下,反應過來后,卻又安靜了下來,任憑男人摸著自己的身子。

「華玉兒……」

「我愛你……」

林峰曉得他不應對她說這三個字,也曉得他不配對她說這三個字,但他終於再也忍受不住,無論是由於什麼原因,他的內心深處早已經有她的地位,他也幾乎對她心存感情啊!

那一剎那,他只感到自身,心中一切的羞愧和憐惜,都傾泄而出,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沒有邊際的大陸。

一聽到那三個字,華玉兒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蒼白的光耀,只是卻什麼都沒有說,林峰沒看到的是,她那雙大大的眼睛,突然變得有一些濕潤。

「林峰……別,別這樣……有人會……」

華玉兒終於回過神來了,嘴上雖是懇求著,可身子卻沒一點制止的跡象。

現在雖然已經是十一二點了,但街上的人卻是不少,華玉兒不說還好,一說之下,林峰不由愈加發達,反而將她緊緊的摟在了懷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峰將頭附在了華玉兒耳畔,低聲說著。

「玉兒,今晚別回去了。」

說罷,也不等華玉兒回應,便抱著她,徑直向不遠處的賓館走去。

這一覺,林峰睡得十分香甜,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懷中的女人,依舊躺在了他身側,摟著她那溫柔的身子,有如溫香暖玉,讓人愛不釋手,而從她身上傳來的那一股淡淡的幽香,也讓他分外沉湎。

望著睡得正香的女人,林峰嘴角不由浮現出一抹愁容,心裡被一股不知名的東西,填得滿滿的,讓他感受很是空虛,不由得將頭低了下來,輕輕的吻著女人那滑膩的額頭,那一縷縷秀髮拂著他的鼻孔,讓他一陣瘙癢。

也不知過了多久,華玉兒輕輕的哼了一聲,靜靜動了動,正處於似睡非睡的邊緣,腦中一片迷糊。

她輕輕的嘖了兩聲,身子向上縮了縮,將頭移到枕上,好讓自身睡得愈加舒服,正在她又要進入夢幻的時候,卻感受似乎有一點不同,自己的胸似乎被什麼東西托著。

華玉兒腦子打了轉,才漸漸有一些反應過來,自己似乎是和林峰睡在了一起,想到這兒,她不由暗暗打了一個顫抖,終於清醒過來了。

華玉兒雖然清醒過來,卻沒有睜開眼睛,她的心似乎也隨林峰那嬌柔變得平靜。

她現在什麼都不想去想,也什麼都不想去做,只是細細的體會著這全部。

華玉兒的臉頰,不由得有一些泛紅了,內心幾度澎湃,現在都還讓她回憶堪憂埃

華玉兒將頭偏了偏,靜靜向男人懷中靠了靠,讓她心裡,不由得升起了一股**辣的感受。

這一種感受讓她啞然失笑的,漸漸沉湎於其中,直想永遠都這樣下來,再也不要醒來。

對於華玉兒的反應,林峰都清楚,畢竟這一個女人,現在就在他懷中啊,見她這麼積極靠向自己,林峰心裡,不由得生出了一絲高興,將她的身子,便摟得更緊了。

無聲勝有聲,現在被體現得酣暢淋漓。

直到**辣的陽光照到床上,那扎眼的強光,終於讓兩人漸漸睜開了眼睛,彼此對視了一眼,那眼珠中的柔情,讓人靈魂一陣悸動。

林峰正想說一些什麼,卻聽華玉兒說道:「你今日都不用忙嗎?」

這一句話,如一盆冷水潑在林峰心頭。

頓時,將這浪漫氛圍打得煙消雲散,他誠然沒看時間,但卻曉得,這太陽都曬到了床頭!

看林峰一個激靈,華玉兒嘴角,不由得隱隱現出了一絲不滿的笑容,對於這一個將她欺凌了一個夠的男人,她很樂於看到他的忘形。

每到後來,她心裡都不由得,便生出了一股暴烈的舒服感,而這一個聰明的女人,顯然很明白什麼事能讓他著緊。

因為只有一句話,就點中了他的死穴。

對華玉兒的臉色,林峰自然看在眼中,也有一些清楚了她的心思,只是他卻無可奈何,在她的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這才起身穿上衣服。

「那我先走了,你再睡會兒。」林峰穿好衣服,拍了拍華玉兒的臉龐,柔聲說道。

華玉兒也不曉得在想什麼,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見男人轉身離去,看著他的背影,她的臉色有一些複雜,眼神也有一些迷離。

是愛是恨,連她自身都說不清楚,只是她心裡,卻不由得生出了一種不舍的感受。

林峰不曉得華玉兒在想一些什麼,只是他到達辦公室以後,心裡卻有些毛毛的感受。

由於現在的辦公室里,竟然沒一個人影,若在平常,現在可正是如火如荼的時候。

今兒都像他一般?集體早退?又到大辦公室看了一眼,卻依舊沒看到一個人。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林峰有一些七上八下。

頓然之間,他腦中靈光一閃,終於想到了一些什麼,整一層樓都不見人。

林峰想到這兒,猛地站起身,急忙向會議室里趕去,只是剛走出門,卻又停了下來,他正看到那一邊的人,從會議室走了過來,卻是散會了。

林峰輕輕嘆了一口氣,按照平常的慣例,今日沒有會議啊,沒想到他今日一早退,就中了大獎。

很顯然,是出了什麼大事,而這一些事情,絕不是一言兩句,所能明白的,也便是說他早退了多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