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六三章愛意深重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p> 任蝶冰消雪融后,又顯得特別嬌柔,其中有著柔情。 如此一來,任蝶自然是沒心思再睡了,人也完全清醒過來,感受到林峰那遏止不住的不滿,任蝶暗叫了一聲可愛。 突然,任蝶眼下一亮,那清楚...

漸漸的,兩人的身子都適應了。

林峰的那一雙大手,又向他最喜歡的山峰攀了上去,一邊摩擦著女孩兒的大腿,一邊揉著那一對堅貞的雙峰,一邊看著那蕾絲褻服,在自己手中改變著形狀。

這三重感受,讓林峰暗爽不已。

在林峰的嬌柔中,任蝶的身子也愈加的柔軟,兩人誰都沒有出聲。

在這角落裡,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只有男女微小的喘息聲。

在月光之下,兩人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涼意,渾身為快樂的躁熱所包容。

「小峰……」

情到深處,欲在濃時,任蝶不由得像說了一句,喊出了一聲小峰,身子發顫的同時,心也沉了下去。

聽到那一聲小峰,林峰的心像棉花糖一般,飄飄然的。

雖然沒有真正進入女人的身子,但他卻曉得,以任蝶的性質,能聽到她這樣,那說明她心裡,已將他化作了自己的男人。

林峰用力的揉動著懷中那一具柔若無骨的身子,像是要把她融進自己的身子一般。

只是現在,雖然手中依舊那麼美麗,但林峰心中卻沒一點慾念。

他就想這麼輕輕的撫摸著,這讓他愛到了極致的美女,感受著她的存在,感受著她的呼吸。

「小峰,你要對我好,要不然,要不然我就……」

任蝶的話,顯得安靜而飄然,像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

他們到了這一種程度,在女人心中,她已經下意識的認為自己已經將身子給了男人,因而說這一些,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那嬌柔的聲音,到後來,卻是話鋒一轉,惡狠狠的道:「要不然,我就閹了你。」

這可不是隨便說一說而已,假如有一天,林峰真敢拋棄她,假如被她他逮到了時機,也會將今日的話變成現實。

愛上林峰,雖然她有諸多挂念,便卻從來沒有想過退縮。

這一往直前的愛,凝集著了她今生對夢的編織,假如林峰真打碎了她的夢,她假如真恨起他來,也會讓人髮指。

有一句話,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深,可能便是如此,任蝶便是這一種人,敢愛也敢恨。

雖然任蝶最後的那一句話讓人發寒,可林峰卻只從中感到了歡悅。

那也從另一個方面講解,任蝶對他有多在乎,對如此美麗的女人,林峰感到自身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了,這樣抱著她,直到海誓山盟。

也不知過了多久,身下的異狀,讓任蝶從那絕妙的美景中清醒過來,她泄在了裡面,男人噴射在了外面,就這樣,那一條可憐的底褲,已經被他們弄得濕了一個透。

那粘粘的感受,讓一向將自身打理得干清的她分外不清楚。

她不由扭了扭身子,想避開那一片濕透了的地方,卻怎麼樣也躲不掉,那扭動中,反而讓那調皮的晚風,趁機鑽進了她的裙內。

那濕潤的地方,更讓她感到了一片清冷,她不由打了一個顫抖。

感受到懷中的女人發顫了一下,林峰也終於反應了過來,吻了吻飄散在他嘴角的那幾縷髮絲,低頭柔聲道:「冷嗎?」

看著女人那紅撲撲的臉龐,感受到女人的屁股,林峰終於清楚了一些什麼。

想了一會兒,突然一臉壞笑,在懷中女人的耳畔說道:「好東西,真難受,咱不穿它了。」

聽到男人這話,任蝶不由又羞又惱。

這混蛋到現在這樣說她,她的手便在男人的腿上,狠狠的擰了一把。

林峰接受著女人的發泄,似未所覺。

「任蝶,你衣著短裙,這樣脫下來也隨便,並且你看,沒有人留神到這裡,便是有人留神,也不會看見,反正咱們都要回去了,你也不用去其他場合,不會有人曉得你沒有穿底褲,誠然,你假如可以忍受,就這樣也行。」

想到就在這裡,將任蝶的底褲脫下來,雖然不可以將她辦了,可那一種絕對撫慰的感受,讓他的心裡熱了起來,怦怦直跳的心和手,都有一些蠢蠢欲動。

任蝶紅著臉龐,抿著嘴唇,想了好一會兒,像是在比較其中的厲害得失,終於輕輕的點了點頭。

見任蝶點頭,林峰心中不由一喜,右手便順著女人那苗條的大腿,往短裙內鑽了進去。

摸著女人那濕濕的純綿底褲,林峰不由得在其大腿間揉了兩把,這才提著底褲,一點點的往下拉。

而任蝶也任由男人肆意索齲

不一會兒,林峰就完成了這一項任務,將任蝶的那一件貼身事物,從雙腿取下,持在了手中。

見男人將她那一件事物持在手中,女孩不由得又羞又急,沒好氣的嗔道:「你還拿著幹什麼?」

林峰卻沒有管她,將它放進了兜里。

女孩子那白凈的臉頰,頓時,紅得似秋天的蘋果,明凈的牙齒,靜靜咬著下唇,惱道:「你究竟想做什麼?」

男人的這一番舉動,讓任蝶的臉上,終於也有一些掛不住了。

林峰雖然是故意收藏任蝶的這底褲,臉上卻理直氣壯的道:「你以後可要留神了,這東西可不能亂扔,假如落在某一些變態手中,那咱們可不虧大了?」

林峰也是頓然想到了他家中還有許多貼身衣物,現在再看到任蝶這激情至極的底褲。

他不由起來收藏的念頭,假如將它們陳列在一起,那該是怎麼樣的現象……

看林峰這惡棍的模樣,任蝶不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還有別人?我看你倒像一個變態了,你該不會就有收藏這一些的癖好吧?」

便是林峰自身,都有一些覺得自身有一點變態了。

雖然不是他決意為之,可再加之任蝶的這一件,他那一邊,可就有幾個女人貼身衣物了啊!

林峰這個時候,一臉正氣的說道:「怎麼可能呢?就是要收藏,我也只要好東西。」

雖然不曉得真假,可林峰這一句話,讓任蝶的情感緩了下來。

那怎麼也不會厭倦,任蝶只是輕輕的哼了一聲,就隨便的放過了男人。

兩人整理了一下衣服,這才站起身,看著地面的那一片狼藉,任蝶的臉上,不由得紅了一下,

看了男人一眼,就在此刻,她頓然感覺到身子一輕,便被男人抱了起來,跟著她身子的轉動,帶起的風,趁勢從她裙內鑽了出來。

由於她的短裙下,已經是真空了,那涼颼颼的感受,讓她不由一個哆嗦。

該死的,任蝶暗罵了一句,林峰也不是不曉得自身的情況,將她抱起,那不是肯定讓她走光嗎?

任蝶焦急的喊了起來道:「混蛋,快放我下來。」

林峰將女人橫抱在胸前,壞壞的笑道:「任蝶,你可要把裙子遮嚴實了,今晚你也該累了,我抱你回去。」

看到男人那調皮的模樣,任蝶心裡不由升起一股強烈的無力感,這混蛋今晚,真將她捉弄了一個夠啊!

心裡雖然想著怎麼樣,可那一雙大腿,夾得緊緊的,恐怕不小心,泄漏了春光。

一路行去,兩顆年輕的心越貼越緊,再也分不開來了。

這一夜,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淡然無奇,但對林峰而言,卻是人生最艱難的時刻。

林峰從不認為自身有當英雄的潛質,也不想當那四處發光的英雄,所以這溫柔鄉,他享受得問心無愧。

抱著懷中的女人,林峰不由得想起來了,躺在了自身懷中。

正在這時,林峰感到任蝶那一隻在自己背上的小手,便動了起來,輕輕的摸挲著他的肌膚。

他低頭一看,卻見任蝶已經醒來了,只是她並沒有睜開眼睛,反而動了身子,讓自己躺得愈加溫和。

林峰不由笑了笑,心中湧起了萬分憐惜,摟著她身子的手略微緊了緊。

心裡暗暗立誓,自己一定要把她寵得好好的,不讓她受到一絲傷害。

這樣的一個女人,就在身下任自身伐韃,那一種異狀的感受,讓他愈加舒爽,所以昨晚,他足足要了任蝶好幾次。

其實男人都是這樣,喜歡一個女人,特別是漂亮的女人。

那一種感覺是無法言喻的,所以林峰和任蝶,那一種特異的感受,也就沒什麼好奇幻了。

「別顧著睡了,咱們說一會話好嗎?」林峰在她耳畔輕聲說道。

「嗯……」

任蝶懶洋洋的嗯了一聲,動了動縮在男人懷中的身子,模模糊糊的道:「說一些什麼呢。」

見她這庸懶的模樣,林峰曉得她還沒完全清醒,她就沒想過他的話。

那從天而降的疼痛,讓任蝶驚叫起來。

將後面的聲音吞了回去,將頭伸出被窩,靠在枕上,企盼著男人,殺氣騰騰的道:「你做什麼?」

要曉得,任蝶最喜歡睡懶覺了,都要喊她好幾次才會起來。

現在正是她睡得最舒服的時候,因而,林峰強行將她弄醒,她自然分外不爽了。

看著任蝶帶著殺氣的眼神,林峰心中有一些發虛,陪笑道:「我不就想你陪我說一說話嘛。」

任蝶瞪了林峰一眼,心中余怒未消,沒好氣的說道:「說吧,我聽著呢。」

昨晚,林峰把她弄得身心疲乏,她正彌補著能量,卻又被他給弄醒,對這精力空虛的男人,她現在真是又愛又恨。

兩人大眼瞪小眼,相顧無言,好一會兒,都終於不由得婉爾一笑。

任蝶冰消雪融后,又顯得特別嬌柔,其中有著柔情。

如此一來,任蝶自然是沒心思再睡了,人也完全清醒過來,感受到林峰那遏止不住的不滿,任蝶暗叫了一聲可愛。

突然,任蝶眼下一亮,那清楚的眼珠滑頭的一轉,清麗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重新將身子挪入被窩,將頭藏在林峰懷中,低聲道:「你不是想我陪你說話嗎?那我就問你一個問題吧。」

林峰沒發現絲毫不當,此刻,便是任蝶讓他向東,他就絕不會向西,因而,點頭道:「那你問吧,可別太難為我哦。」

「安心吧。」

任蝶的聲音,依舊那麼嬌柔,手指在林峰的背上划著圈,接著道:「你曉得昨天我媽為什麼沒追問你對於我們的事情嗎?」

林峰想也沒想就道:「那自然是我魅力無限。」

見林峰這麼大言不慚,任蝶不由氣結,在他背上的母指和食指合在一起,狠狠的擰了一把,說道:「你這混蛋,說話給我警惕點……」

林峰趕緊將任蝶的身子抱緊,不讓她繼續胡來,可不是一點兩點的痛。

任蝶卻是白了他一眼道:「你少臭美了。」

林峰一聽這話,想想也是,再不近人情,也不至於都不問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