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六三章愛意深重

作者:天界流氓  |  更新時間:2014-01-18 18:03  |  字數:4094字

漸漸的,兩人的身子都適應了。

林峰的那一雙大手,又向他最喜歡的山峰攀了上去,一邊摩擦著女孩兒的大腿,一邊揉著那一對堅貞的雙峰,一邊看著那蕾絲褻服,在自己手中改變著形狀。

這三重感受,讓林峰暗爽不已。

在林峰的嬌柔中,任蝶的身子也愈加的柔軟,兩人誰都沒有出聲。

在這角落裡,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只有男女微小的喘息聲。

在月光之下,兩人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涼意,渾身為快樂的躁熱所包容。

「小峰……」

情到深處,欲在濃時,任蝶不由得像說了一句,喊出了一聲小峰,身子發顫的同時,心也沉了下去。

聽到那一聲小峰,林峰的心像8書網一般,飄飄然的。

雖然沒有真正進入女人的身子,但他卻曉得,以任蝶的性質,能聽到她這樣,那說明她心裡,已將他化作了自己的男人。

林峰用力的揉動著懷中那一具柔若無骨的身子,像是要把她融進自己的身子一般。

只是現在,雖然手中依舊那麼美麗,但林峰心中卻沒一點慾念。

他就想這麼輕輕的撫摸著,這讓他愛到了極致的美女,感受著她的存在,感受著她的呼吸。

「小峰,你要對我好,要不然,要不然我就……」

任蝶的話,顯得安靜而飄然,像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

他們到了這一種程度,在女人心中,她已經下意識的認為自己已經將身子給了男人,因而說這一些,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那嬌柔的聲音,到後來,卻是話鋒一轉,惡狠狠的道:「要不然,我就閹了你。」

這可不是隨便說一說而已,假如有一天,林峰真敢拋棄她,假如被她他逮到了時機,也會將今日的話變成現實。

愛上林峰,雖然她有諸多挂念,便卻從來沒有想過退縮。

這一往直前的愛,凝集著了她今生對夢的編織,假如林峰真打碎了她的夢,她假如真恨起他來,也會讓人髮指。

有一句話,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深,可能便是如此,任蝶便是這一種人,敢愛也敢恨。

雖然任蝶最後的那一句話讓人發寒,可林峰卻只從中感到了歡悅。

那也從另一個方面講解,任蝶對他有多在乎,對如此美麗的女人,林峰感到自身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了,這樣抱著她,直到海誓山盟。

也不知過了多久,身下的異狀,讓任蝶從那絕妙的美景中清醒過來,她泄在了裡面,男人噴射在了外面,就這樣,那一條可憐的底褲,已經被他們弄得濕了一個透。

那粘粘的感受,讓一向將自身打理得干清的她分外不清楚。

她不由扭了扭身子,想避開那一片濕透了的地方,卻怎麼樣也躲不掉,那扭動中,反而讓那調皮的晚風,趁機鑽進了她的裙內。

那濕潤的地方,更讓她感到了一片清冷,她不由打了一個顫抖。

感受到懷中的女人發顫了一下,林峰也終於反應了過來,吻了吻飄散在他嘴角的那幾縷髮絲,低頭柔聲道:「冷嗎?」

看著女人那紅撲撲的臉龐,感受到女人的屁股,林峰終於清楚了一些什麼。

想了一會兒,突然一臉壞笑,在懷中女人的耳畔說道:「好東西,真難受,咱不穿它了。」

聽到男人這話,任蝶不由又羞又惱。

這混蛋到現在這樣說她,她的手便在男人的腿上,狠狠的擰了一把。

林峰接受著女人的發泄,似未所覺。

「任蝶,你衣著短裙,這樣脫下來也隨便,並且你看,沒有人留神到這裡,便是有人留神,也不會看見,反正咱們都要回去了,你也不用去其他場合,不會有人曉得你沒有穿底褲,誠然,你假如可以忍受,就這樣也行。」

想到就在這裡,將任蝶的底褲脫下來,雖然不可以將她辦了,可那一種絕對撫慰的感受,讓他的心裡熱了起來,怦怦直跳的心和手,都有一些蠢蠢欲動。

任蝶紅著臉龐,抿著嘴唇,想了好一會兒,像是在比較其中的厲害得失,終於輕輕的點了點頭。

見任蝶點頭,林峰心中不由一喜,右手便順著女人那苗條的大腿,往短裙內鑽了進去。

摸著女人那濕濕的純綿底褲,林峰不由得在其大腿間揉了兩把,這才提著底褲,一點點的往下拉。

而任蝶也任由男人肆意索取。

不一會兒,林峰就完成了這一項任務,將任蝶的那一件貼身事物,從雙腿取下,持在了手中。

見男人將她那一件事物持在手中,女孩不由得又羞又急,沒好氣的嗔道:「你還拿著幹什麼?」

林峰卻沒有管她,將它放進了兜里。

女孩子那白凈的臉頰,頓時,紅得似秋天的蘋果,明凈的牙齒,靜靜咬著下唇,惱道:「你究竟想做什麼?」

男人的這一番舉動,讓任蝶的臉上,終於也有一些掛不住了。

林峰雖然是故意收藏任蝶的這底褲,臉上卻理直氣壯的道:「你以後可要留神了,這東西可不能亂扔,假如落在某一些變態手中,那咱們可不虧大了?」

林峰也是頓然想到了他家中還有許多貼身衣物,現在再看到任蝶這激情至極的底褲。

他不由起來收藏的念頭,假如將它們陳列在一起,那該是怎麼樣的現象……

看林峰這惡棍的模樣,任蝶不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還有別人?我看你倒像一個變態了,你該不會就有收藏這一些的癖好吧?」

便是林峰自身,都有一些覺得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