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六二章深度誘惑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到那髒兮兮的衣服,林峰飛快的向陽台跑去。 搞定這一切,林峰仰開頭,睜開雙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低頭的時候,額頭剛好碰到了一件衣裳。 咦?這一件衣裳怎麼這麼長?我彷彿沒這麼長的...

晚上,再次回到住處,關上房門后,林峰特地大聲打了一個招呼。/../

現在,她只衣著一件浴巾,假如由於他進去,而再出現什麼丟臉的情況,他真的可能去死了。

「麻煩你了。」

跟著略微有一些清冷的聲音響起,蕭雅麗俏生生的出現在門口,現在的她已復原了普通的模樣,看來他剛才的決意,照舊蠻英俊的。

「哪裡!客氣了,該當是我麻煩你了才對,我都還沒感謝你送我回來呢。」

面對艷光四射,只衣著一件浴巾的蕭雅麗,林峰有一些不敢看她,恐怕流露出有色的眼神,而觸怒了她,要曉得,他們後面的帳,還沒算明白呢。

眼睛雖然沒有看,但腦中,卻幻想著她浴巾下的俊麗身子,真不知那薄薄的浴巾下,究竟景物,現在他很傾慕那一件他穿著的浴巾。

到現在還在,蕭雅麗看來也不是什麼壞鳥,林峰暗暗罵了自己一句。

蕭雅麗淡淡的笑了一下,沒有說話,伸手來,接林峰提著的口袋,看她來拿,林峰也伸手把剛買來的衣服遞了過去。

「對不起。」

林峰一邊抱歉,一邊蹲下來的東西。

蕭雅麗與他同時蹲下,等他們看清楚是什麼,不由得,都獃獃的愣在那一邊。

那褻服看似胸罩,但卻有著明顯的不同,那一抹黑色的絲綢看上去,製作十分精巧,花樣也特別美,就這樣,看著都顯得分外有情調。

假如穿在女人身上,真是讓人聲嘶力竭。

而那底褲也好不了幾多,不單環著腰身的那一圈十分細,就連包裹下邊的那一道也特別窄。

天!

這一下子,林峰徹底無語了,他是說怎麼樣,剛才看著他的眼神那麼奇幻,他偶然中竟選中了這一款最性感的情趣褻服和丁字褲。

「不,我不是……」

林峰抬起頭來,卻見蕭雅麗正用殺人般的眼神看著他。

現在的蕭雅麗羞憤欲絕,沒想到這傢伙,竟讓她出了這麼多醜,雖然她曉得他一向老實,但她此刻,真有一種想要殺了他的激動。

這混蛋!

白白的看了一個精光不說,??說,竟還給我買這麼羞人的東西,看著那兩件很是惹火的貼身衣物,蕭雅麗美麗的臉龐,變得通紅。

蕭雅麗特別開朗,出於對女人愛美的天性,她不是沒有情趣褻服和丁字褲,她家中的衣櫥,最底下現在就有特別好的一套。

不過,那在沒人的時候,偶爾穿上,還從來沒讓別人看過,那是她內心最深處的秘密。

而現在,這混蛋竟對面給她這個,這如何不讓她羞惱?

「還愣在這裡做什麼?還不給我回去好好獃著1

蕭雅麗努力讓自己安靜下來,見男人還傻傻的呆在這裡,心中更是氣惱。

越是不想出事,越是要出情況,現在林峰的確欲哭無淚。

給美女手下送情趣褻服和丁字褲,不敢說全球,至少在他們公司,他絕對是第一人了。

蕭雅麗如今成了天元集團的員工,而林峰如今則是天元集團的董事長。

頓然,一聲驚叫從書房傳來。

聽到蕭雅麗惶恐的聲音,林峰想也沒想就跑了出去,她假如在他這裡,出了什麼意外。

關上房門,林峰不由呆了,由於蕭雅麗正赤身露體的站在寫字檯旁。

那高聳的雙峰,平整的小腹,秀美的長腿,再無一絲遮擋的,完全出現在他眼下,那令人觸動的誘惑,讓他完全忘了跑出來是為了什麼。

「啊1

假如她剛才的啼聲是惶恐,現在則是不折不扣的詫異了。

剛才只是一隻蟑螂,跳到了她身上,而現在卻是一頭餓狼,狠狠的盯著她,看著呆在門口的男人,已經將浴巾脫下,正持著褻服,往身上穿的蕭雅麗剎那,變成了雕像。

再一次響起的尖叫聲,讓林峰迴過神來,他眷戀的看了一眼她那擋不住的風姿,匆忙倒閉退了出去。

林峰迴到室,獃獃的坐在床沿,不一會兒,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開門的聲音,他沒去看,但卻曉得,那肯定是蕭雅麗進來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林峰終於從發獃中清醒過來。

這下全完了,林峰深深嘆了一口氣。

對了,衣服還扔在,想到那髒兮兮的衣服,林峰飛快的向陽台跑去。

搞定這一切,林峰仰開頭,睜開雙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低頭的時候,額頭剛好碰到了一件衣裳。

咦?這一件衣裳怎麼這麼長?我彷彿沒這麼長的衣服吧?仔細一看,哪裡是什麼衣服,明顯是一件女式長裙。

那花色和他剛才買給蕭雅麗的相同,這正是蕭雅麗剛才穿的那一件裙子。

林峰持起裙,在鼻子前嗅了嗅,發現上面竟真有她的氣味,香馥馥的,那一股迷人的氣味,讓他的心變得熾熱。

再一看,除了這一件裙子,竟還掛著黑色鏤空蕾絲胸衣,和同樣色彩質地的底褲,毫無疑問,這都是蕭雅麗留下的。

她裡面竟然是黑色的,想象著它們覆蓋在她身上的氣象,再想到她剛才那赤身露體的身子,林峰發顫的心,快樂的狂跳起來,下面也漸漸變大,頂著褲子,分外痛楚。

不管了,林峰一咬牙,伸手取下了那一件長裙,和那一件黑色的褻服褲,爾後,向室裡面走去。

躺在大床之上,輕輕的撫摸著那一件黑絲長裙,那淡淡的幽香,讓他意亂情迷,彷彿在他懷中的,真是美艷不可方物的蕭雅麗。

玩了一會兒,他感到全身像是要炸裂了一般,下面更是脹得痛楚。

終於,不由得持著蕭雅麗的蕾絲褻服,包裹著下面,開始輕輕的弄起來了。

他幻想著剛才她那赤身露體的身子,幻想著握住了那兩隻明凈的玉峰。

他只感受到彷彿真在和她做一般。

林峰偶然發出了一聲輕吟,左手取下覆蓋在身上的長裙,將它移到胯下,和底褲一起包裹著堅韌的下面,多層絲綢的包容,讓他感受到愈加堅忍。

也不知過了多久,林峰全身一陣痙攣,下面溢出的液體,將那長裙和褻服全都濕透。

解決完蕭雅麗之後,林峰又撲向了任蝶。

任蝶一感受到林峰的動作,就曉得他沒將自身的話聽出來,不由又羞又急,用力的一掙扎,才讓林峰重新坐了回去。

「今晚不行。」

任蝶也曉得男人此刻的情況,不單是他,就連自身都有欲罷不可。

因而,雙手環繞著男人的頸項,在他耳畔輕輕的吹了口吻,低聲道:「錯過了今晚,何時都等著你。」

任蝶的聲音很輕,語氣也不風騷,甚至尚有一些羞澀和靦腆,但這聽在林峰耳中,卻無疑是最動聽的情話,最強力的葯。

任蝶話都說到了這一種境地,自然不可再強逼於她。

也曉得,這丫頭已經完全向自己敞開了心扉,不然,她不會連這一種話,都說得出來。

那一顆心,也跟著這迷人的夜色沉湎起來,漸漸變得平靜。

而任蝶在重新坐回地面后,又換回了掃尾的姿態,背靠著男人,乖乖的躺在男人懷中。

在這清爽的晚風中,兩人雖沒有真正彙集在一起,但那兩顆年輕而熾熱的心,最已緊緊交纏,再也難分彼此。

兩人如許相依相偎著,就像走過了百年的雕塑。

也不知過了多久,林峰的下巴,磨了磨,任蝶躺在他懷中的腦殼,那在空氣中,飄蕩的髮絲,拂上他的嘴唇,才讓他漸漸的回過神來。

一看任蝶,去看到了驚魂未定一幕。

由於女人躺在他懷中,她的外套略微有一些提起,在胸前形成了?如此一來,那很貼身的衣服,頓時拱了起來。

所以,任蝶胸以上的衣裳大大敞開,那赤色蕾絲褻服,完全毫無遮擋的出現在了林峰眼下。

林峰雖然已經和她有了數度親密,但那都只是在外表,隔著衣服,連她那特別激情的蕾絲褻服都沒碰到過。

不過,這丫頭喜歡穿短裙,這才讓她佔到了便宜,偶然將手伸進她的裙內。

所以,對林峰而言,任蝶身上最神秘,也最吸引他的,便是她衣裳下的蕾絲褻服了。

現在,頓然將這讓他最動心的事物看得清楚,林峰不由咽下一股口水,那一雙抱著任蝶腰肢的大手,也攀了上來,一手握著一隻,輕輕的搓揉起來。

看著激情褻服下的那兩座直立的山峰,在自己手中不停的改變形狀,林峰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種異狀的稱心。

漸漸的,他終於感到自身手中,那兩團嫩肉緊縮起來,變得越來越堅貞壯闊。

「林峰……」

在男人的撫慰下,任蝶不由一聲輕吟,也正是這一個聲音,將林峰驚醒過來。

這時候,林峰才發現他那聳起之處,隔著褲子頂在了任蝶的屁股上。

由於任蝶坐在他的腿上,顯然的感受到了男人的堅貞,她誠然情義亂,卻避無可避,因而女人這才無可奈何的喊了他一聲。

這個姿態,他們這無疑是最隨便的動作,更讓他流鼻血的是,任蝶正是衣著短裙,他們現在這一種場景!

林峰在暗暗咽了一下口水后,也忍不住收腹用力,略微上挺,讓本來就已經嚴實的地方,頂得愈加深刻。

雖然隔著褲子,但卻可以明顯的感受到那一邊擠入了她屁股之中,那暖和的感受,讓他一陣舒爽。

任蝶不由得渾身一顫,人也漸漸清醒了過來,她不由有一些羞急,卻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撫慰。

雖然隔著褲子,但任蝶卻明顯的感到那東西擠進了自身的裡面。

任蝶頓時,覺得心跳加快了很多,又是羞澀,又是撫慰,想要制止,卻也有一些不舍,鎮靜中夾雜著的那一絲快樂,讓她的靈魂都顫抖起來了。

林峰也注意了自身現在的情況,只是那一種異狀的感受,讓他很是興奮,終於不由得開始輕輕的磨蹭起來。

任蝶由於職業的關係,一直運動,小腹沒有絲毫的贅肉,撫摸起來,除了少女絲滑的肌膚,更有一種一般女孩沒有的健美彈性,手感好得讓林峰暗贊不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