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五九章古武者的爭端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空氣儼然被撕裂了一般,發出脆鳴聲,雨水更是霎時,便被蒸發得一乾二淨。 「轟1 刀影劇烈地劈砍在林峰周身,那稠密的真氣防禦上。 「噌1 真氣防禦不堪重擊,立即便被劈得星散...

就準備吃早餐的時候,門外卻改變,不約而同的,響起了端木飛的聲音。

「小友,曉得你就在裡面,趕快出來吧。」所有人表情一變。

林峰又何曾思量對方竟然這麼快,就找到了此地,昨天傍晚,端木飛便連夜追來,因為對他來說,林峰身上的功法,真是太吸引力了。

林峰站起甥的目標是我,我想法子,去把他引開,你跟秦瑤,秦濤一起去救你的父親。」

「林峰,我要跟你一起去。」施萱緊緊捉住林峰的手著急道。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你就乖乖呆在這裡吧。」

林峰拍拍施萱的手,便笑了笑。

「是啊,你進來又幫不上什麼忙,只會拖累,還是留在這裡吧。」秦瑤也跟著道。

林峰扭頭看向秦濤,說道:「給你們帶來麻煩,真的很抱歉。」

秦濤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事已至此,說這一些也沒意義了,林峰,你就放心去吧。」

這時,端木飛又威脅道:「小友,你假如再不出來的話,可就把這裡給剷平了。」

他自然察覺到這一些房子里,住著許多修行之人,雖然這一些人,修為都不是很高,但這麼多修行者聚集地。

沒準這其中就隱藏著高手,正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端木飛寧願多等片刻,也不敢貿然出手。

林峰向施萱看了一眼,而後決然轉身,便走出了房子。

看到林峰出來,端木飛眼裡,立馬露出了激動的表情。

「哈哈,小友別來無恙啊,看你氣色不錯,想必傷勢已經全愈了吧?」

林峰看到端木飛正站在房子十米外的樹林邊緣,他沒敢靠近房子的起因,多少也能猜出來。

此刻,

端木飛周身承起一片水霧,他用真氣遮擋住了雨水。

林峰還注意到,在端木飛背後,正背著一件用布裹住的東西,也不知是何物。

「老頭,你來得真夠急的,在山裡頭行走,就不怕被野獸給吃了嗎?」

林峰說道,端木飛來得這樣,還真叫他有一些措手不迭,眼下他也只能想法子將對方引開。

端木飛呵呵一笑,說道:「比起那一些凶禽猛獸,還是林小友你危險埃」

「既然曉得,那你還敢來找我?莫非就不怕我再使出同樣的能力,來對付你嗎?」

這是林峰目前最有效的攻擊,已吃過一次苦頭,自身再故技重施的話,也可以起效。

「也只是一時大意罷了,今日無論,你使出什麼能力,都逃不出手心。」端木飛信心十足。

「是嗎?那我倒要看一看,你的手掌心到底有多大了。」

說著,林峰從速閃身朝著遠處的林子疾奔而去。

如許,可以將端木飛擺脫,林子里樹木單一,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

端木飛儼然是猜到了林峰的意圖,一見林峰朝林子逃竄。

他便大掌一揮,拍出一股磅的掌勁,朝著林峰襲去。

這一股掌勁,激發雨水,形成了一個宏大的水掌,聲勢浩蕩地朝林峰背後拍去。

察覺到背後襲來的氣勁,林峰慌忙凝結真氣,向著身後打去了一拳。

「1

兩股力勁相碰撞,登時,水花四濺,並盪開一圈強勁的攻勢波,將附近的雨水一掃而光,形成一個宏大的真空圈。

沒等這一個真空圈消散,端木飛的身影,已經衝到跟前,很明顯,就在剛剛擊出那一掌的同時,他就發動了攻勢。

端木飛口中大喝,右掌激發千百道掌影,向著林峰胸前拍去。

昨天正是重傷在這一招之下,一見對方使出這一招。

林峰便快速撐開一道防禦,同時,右,右腳在地面一蹬,整個人向後方退開。

那千百道掌影,劈開雨水,儼然勢不可當一般,勢不可擋地,朝著林峰襲去。

林峰的退勢,再快也快不過這一些掌勁。

一陣「」碰擊聲下,一道道掌勁,終於拍打在了林峰的真氣防禦上,在掌勁,消散的同時,林峰身前,光幕的力量,也是急劇耗費著。

眼看即將解體,而對方的大掌又襲來,林峰手忙腳亂地聚集真氣,擊出一拳,迎向端木飛的手掌。

「噌1

碰擊聲下,林峰只覺整隻右手,一陣劇痛,旋即,整個人便被一股淳厚的力勁,震得向後連連跌退。

眾人都在窗戶里偷看,這樣能人對戰的場合,可謂是聲勢駭人,他們在驚異的同時,又不免替林峰擔心起來,因為從眼前的局面來看,林峰徹底落了優勢。

「僅僅只是一步之遙,沒想到竟然如此之大。」秦濤喃喃說道。

「哥,這樣下來,恐怕可不了多久了。」秦瑤擔心道。

「哎,他們強人對戰,又豈是咱們插得了手的。」秦濤無奈地嘆息道。

施萱自知幫不上什麼忙,也只能皺著眉頭干著急。

他們幾人擔心林峰,便讓天元門的人去解救施正龍了。

接連跌退了數步后,林峰勉強穩住了腳跟。

幸虧這一次出手,擋住了對方的真氣,要不然又像昨天一般,遭到對方進攻的話。

眼下右手有一些麻木,明顯受傷不輕,林峰抬起手,在右臂上,連點幾下,剋制住了傷情。

「莫非你還想頑抗嗎?」

端木飛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他只是希望林峰能早一點投降,也可以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事情。

「哼!你就死了這一條心吧,我林峰即是賠了這一條命,也不會將功法告訴給你的。」林峰表情剛毅地說道。

「林小友,你可別傻了,就算將功法告訴,你也沒什麼損失,可假如小命沒了,那一切可都玩完了。」端木飛耐煩的說道。

林峰冷冷一笑說道:「就算我將功法強大,你也不見得會放過我,那我還不如將這絕世功法帶進棺材。」

端木飛表情一沉道:「哼!還愁沒法子,叫你開口嗎?」

這一個時候,林峰何處還有餘地,除了故技重施,行動攻擊以外,他已經別無他法。

不及多想,林峰連絲毫防禦,就直接盤膝而坐,對林峰來說,死活與根本,再說對方是想要活捉自身,自然不敢在自身,沒貿然襲擊。

事實也正如林峰所料,見林峰毫無防禦的盤膝坐下,端木飛一掌,收了回去。

「這小子到底在耍什麼事情?莫非他曉得我不會殺他,有心用此招來引我過去?」

端木飛沒敢接近林峰,他站在五米遠外,將林峰端詳了一番,而後又擊出了一掌。

掌勁碰擊在林峰身上,林峰的身子,被擊翻在地,一動不動,就儼然死了一般。

端木飛眉頭一皺,暗道:「難不成這小子是在裝死?但這詭計?」

一番思索后,端木飛決定從前一探到底,他撐開了一道防止光罩,而後,小心翼翼地向林峰靠近。

走到林峰跟前後,他在林峰身上踢了踢,見沒有反映,又伸手在對方鼻子前探了探,明顯還有氣息。

「難不成是昏過去了?」

端木飛猜疑道,既然得此良機,他也再也不糾結,抬手便要用真氣,將林峰穴位封祝

可就在他出手的時候,林峰驀然睜開眼睛,同時,向著端木飛胸口打出一拳,這一擊聚集了良多真氣,直將端木飛給擊得倒飛進來。

不過,因為修為上的差距,這一拳仍舊未能擊潰端木飛的防禦。

站穩身勢后,端木飛冷笑道:「林小友,你的詭計還真是良多,不過要對付老漢,你還嫩著呢。」

林峰沒有搭理端木飛,他盤腿坐起,將體內真氣全數扣留到體內展開防禦。

接連幾次后,濃厚的真氣,在他附近匯成雲霧,方圓兩米之間,竟無雨水侵入。

「你該不會又想運用上次的能力吧?」

曉得林峰的計策后,端木飛竟然沒有絲毫鬱悶。

對方能如此幽靜,這讓林峰心中挂念,可眼下弓在弦上,不得不發,他也再也不旁觀,趕忙結起印訣。

就在林峰掐指結印之時,端木飛舉起右手,自背後取下那一件由灰布包裹之物。

注入真氣后,霎時,被真氣絞得破碎摧毀,此物也便表露出了真面貌。

林峰心頭一顫。

所謂武器,乃是以天地靈寶為材料煉製而成的兵器。

依照所用天地靈寶的性質不同,功能都有所不同,比方有的天地靈寶適合煉製成為防具,有的則是適合煉製成為刀槍劍錘之類的兵器。

因為一般天地靈寶材質穩固,縱是在極高的溫度下,也很難消融,鍛造起來很是艱巨。

所以,就算力量再差的武器,也都價格不菲,一般用金錢是很難買到。

對林峰來說,並不陌生,師父古哲那一處就有好幾件,不過,都被他給當古玩收起來了。

眼下,端木飛手裡這一件,乃是一把刀狀寶器,刀長一米有餘,渾身赤紅色,刀鋒粗鈍。

因為天地靈寶過於穩定,想要開鋒很是艱巨,一般開鋒的寶器都很是高深,本事自然也是更加強勁。

「讓你見識一下這柄刀的本事。」說話之間,端木飛已向刀中注入真氣。

排匯真氣后,刀身上登時迸射出狂暴的氣勁,這一股氣勁熾熱,頃刻間,便將附近的雨水蒸發殆盡,甚至連附近一米內的空氣,也因為低溫而發生了污穢。

很明顯,這一股熱量乃是這件寶器自身的力量,運用者只有向武器中注入真氣,便可將自身的力量激發。

蓄力后,端木飛右腳向前踩出一步,手中刀,趁勢向著前方劈砍而去了。

「呼1

一股赤紅色的刀氣,自刀身上激發而出,眨眼之間,舒展數米,形成了一道宏大的刀影,向著林峰當頭劈去。

刀影所過之處,空氣儼然被撕裂了一般,發出脆鳴聲,雨水更是霎時,便被蒸發得一乾二淨。

「轟1

刀影劇烈地劈砍在林峰周身,那稠密的真氣防禦上。

「噌1

真氣防禦不堪重擊,立即便被劈得星散,磅的真氣夾雜著熾熱的刀氣,向四周殘虐激蕩,就連數米開外的樹林子,也劇烈的搖晃起來,發出聲音。

木屋裡的秦濤等人,都看得呆若木雞,如此防禦,竟然這般被擊潰了。

「這就是武器的本事嗎?」秦濤一臉吃驚地喃喃說道。

林峰雙手結印,再掙紮下來,也沒有絲毫意義了。

「林小友,你沒有絲毫勝算了,老漢勸你乖乖投降吧,別再做無謂的掙扎了。」

端木飛放下長刀,漠然勸道。

此刻,林峰也已經江郎才盡,可他不甘心就這麼落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