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五八章打不死的對手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突破了,到時候,對付那端木飛老頭,就更有把握了。」林峰迴答道。 「好吧,那你也別累著了。」施萱關切道。 林峰答應了一聲,見林峰出來,古哲從速遁出身形。 「小子,這才幾天,你竟然...

柳欣都是點頭,隱約中知道了華玉兒的身份,碰頭望見這一個大美人,照舊不由得一陣的驚艷。

林峰卻是不在意這一些,而是興緻盎然的看著這裡的所有,本來是秦濤的地皮,現在那傢伙已經去見閻王爺了,想一想都覺得一陣爽。

華玉兒站起身,咯咯一笑道:「有沒有興緻過來坐一坐。」

讓開身下的椅子,站在眼下,她知道自己小主人現在的想法。

林峰不客氣的靠在椅子上,哈哈一笑,看著女人道:「你說,假如秦濤有機會知道他的位置,被我這麼坐著,會有什麼感受。」

華玉兒嫣然一笑道:「不過,他永遠不能知道嘍。」

眾人不明白這兩個人,話語之間的意思,卻能感受到林峰現在的情感。

再看看他和華玉兒的關係,眾人也一陣安神。

接下來的事情,是完全安置好的,莫旦更是華玉兒的親信名義上,自然成了天元會的掌舵人,柳欣作為林峰安置在天元會的親信位置,自然不低,直接出任總經理一職。

秦濤任財務總監,至於其他人,也都很快安置好,皆是林峰和華玉兒敲定,職位都是有增無減。

莫旦明白自家主人的意思,他是這裡的掌舵人,卻知道只是名義上的而已。

這裡真正的主人,照舊她桑他自然也就成了在天元會的代言人,這一些,他早就被示知,也不會批判,畢竟他明白這一個男人真正的身份。

此人正是古哲,林峰的師父,林峰與師父情同父子,有任何事情,林峰也需要師父的人脈。

獵鷹俱樂部內,這是燕都城最大的一家賭場,從屬於獵鷹組織。

在五樓一間奢華辦公室里,一個年過半?

?的中年男子,正躺靠在真皮椅上,他嘴裡叼著一個騰著煙斗,眼睛自然閉合著,像是在考慮問題的模樣。

這時,開門聲音響起。

「進來。」

中年男子嘴裡喊道,可眼睛仍舊閉著。

門被推開,一個身穿西服的大漢走進辦公室,關上門后,他漸漸走到中年男子跟前,神色焦灼地說道:「老闆,今天早上接收了所有消息,而今,燕京城有一半幫眾,大部分都歸順了天元會中。」

這個被稱為老闆的中年男子就是獵鷹組織老大金銘。

他悠悠睜開了眼睛,抬起手從嘴邊取下煙斗,問道:「對於林峰的一切事情,都調查明白了嗎?」

「手下只調查到他叫林峰,還有,他在天元門中是天才弟子,其他一無所知。」大漢如實上報道。

「哦?」

金銘摸著下巴,沉吟須臾后,差遣道:「去認真調查調查他和這兩人之間的關係。」

說著,便朝大漢擺了擺手。

「是1

大漢應允一聲,爾後就回身離開了辦公室。

門關上后,金銘又喃喃自語道:「天元會請來這麼一個身份不名卻又威力不凡的老者,想必是想和我們獵鷹組織叫板了,假定這老人背景夠硬的話,我們獵鷹組織恐怕危險了。」

說著,金銘又持起煙斗,深吸一口,吐出縷縷白煙。

燕都城酒店中,現在正值午飯時間,飯店裡生意營業特別紅火。

在一間四人包廂里,兩個青年當面而坐。

這兩人,一個是風浩,另外一個則是韓少鈞。

風浩和韓少鈞是高中同學,始終以來,兩人的關係都還算鐵。

「老風啊,你喊我過來,該不會就是為了叫我陪你飲酒吧。」

韓少鈞說著,又向風浩舉起了酒杯。

風浩端起酒杯,與韓少鈞碰了碰,一口喝盡,放下酒杯后,他一邊持起酒瓶,替韓少鈞倒上,一邊說道?道:「你現在是忙人,沒有事情,我怎麼樣好意思打攪你呢?」

「什麼屁話,咱們是什麼關係,有什麼事情直說。」

韓少鈞苦悶道,接著又說道:「你就甭繞彎子了,有什麼事,直接說吧。」

「呵呵,是這樣的,我通過組織,查到了你跟天元會的林峰不和,這小子威力不錯,為人也極度跋扈,所以……」

沒等風浩說下去,韓少鈞陡然打紉壞齲你剛剛說的林峰,我對付不了。」

「怎麼了?現在就害怕了?你有你的父親做後盾,你的爺爺還是東關省的大官,連他也對付不了?」風浩不解問道。

「哼!我爺爺說過,天元門太強大,林峰是裡面天才弟子,不好對付。」韓少鈞咬牙說著,爾後又忿忿的灌下了一杯酒,一提及著林峰,他就氣不打一出來。

「你跟他有這麼大的過節?你也能忍?」風浩好奇地問道。

韓少鈞握著酒杯在桌上猛的一拍,接著他又像是想起了什麼,眉頭一皺,急問道:「莫非你有好辦法?」

「是埃」風浩肯定道。

韓少鈞嘴裡喃喃自語著,臉上怒意漸漸低沉,他越想越不舒服,最後「啪」的一聲拍桌而起,嘴裡恨恨說道:「如果真能解決林峰,我的興緻也高了,今晚能辦兩個女人。」

「你今晚就好好享受吧,林峰那小子,就交給兄弟我去說。」風浩趁機說道。

韓少鈞嘴角揚起笑意問道:「你怎麼樣對付那小子呢?」

「那小子威力不錯,那一群飯桶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我找武林上一些兄弟求助。」風浩說道。

「風浩,你放心好了,只要不將那小子搞死,我保證你可以全身而退。」韓少鈞向風浩打起了包票。

這也正是風浩找韓少鈞的起因,韓少鈞的父親與爺爺,都在東關省有關係,只要不鬧出性命,就算把對方打癱打殘,頂多也就關上兩天。

「有你這一句話,來干一杯,預祝我倆大敵解決。」風浩舉起了酒杯。

「好!干1

韓少鈞舉起酒杯與風浩一碰,兩人一飲而荊

這個時候,林峰和施萱跟著秦瑤走進了一間木屋。

施萱來到了燕都城,惟一的原因便是施正龍竟然被人綁架了。

見兩人渾身濕的,秦瑤便道:「我看你們衣裳都濕透了,要不我去拿一些乾的衣裳給你們換上吧。」

「我將衣服烘乾,就麻煩你幫她找些衣服換一換。」林峰說道。

「好吧。」

秦瑤接著對施萱說道:「跟我進來吧。」

而後,就轉身朝著一扇木門走去了。

兩人走進房間后,林峰找了一張椅子坐下,運起真氣,將衣裳洪干。

片刻后,秦瑤走出房間,打開門。

接著,三人在房子里隨便聊了起來,過了沒多久。

一個人走進屋來,向林峰招呼道:「小兄弟,過來吧。」

林峰起身,走出房子,施萱和秦瑤也起身跟了上去。

再一次回到屋裡,此刻,房子里正坐著十來個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這一些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修為。

看到林峰進來,眾人都好奇地投來了目光。

秦濤站起身,說道:「林峰兄弟,這一些是我們天元會之中,願意來幫助你的人,剛剛我們大夥商量了一下,天元會所成立的天元集團才剛剛開始,我們的路還很長,要是用得到門中之人,盡量說話。」

「那就謝過各位了。」林峰感動道。

「好了,不早了,趕忙準備晚餐吧。」

吃過晚餐后,秦濤又為兩人布置了一個房間,因為怠倦了一天,兩人早早便回房了。

外面雨一直,雷聲隆隆響。

房間里,施萱依偎在林峰懷裡,一臉憂色的問道:「林峰,接下來該怎麼辦呢?怎麼救我的父親。」

「放心好了。」

林峰撫著施萱的長發,柔聲安撫道。

如果真實沒法子的話,大不了請師父走一趟。當然,林峰倒尚未不濟到,為了對付一個對手,就請他老人家出手的地步。

「嗯1施萱點了點頭。

「今日累了一天了,快休息吧,明天可能還得去找你的父親。」林峰勸道。

「那你呢?跟我一起睡嗎?」

見林峰從床上坐了起來,施萱不解地問道。

「我得抓緊時間修鍊,假如不出意外的話,用不了幾天,便突破了,到時候,對付那端木飛老頭,就更有把握了。」林峰迴答道。

「好吧,那你也別累著了。」施萱關切道。

林峰答應了一聲,見林峰出來,古哲從速遁出身形。

「小子,這才幾天,你竟然又想對付端木飛,照這樣下來,過個一年半載,你身上經脈豈不得全壞死了,端木飛的實力強大,不好對付。」古哲一臉報怨道。

「你急一個什麼勁呢?就算全壞死了,也跟你沒關心吧?」林峰說道。

「怎麼就跟我沒關心了,你假如成了廢物,這如果傳了出來,本尊的臉面往哪裡擱。」古哲辯論道。

林峰聽得一陣汗顏。

「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好了,我不會有事情的。」

古哲撇撇嘴,說道:「這還好。」

「我看你還是注意自己的修為吧?」林峰沒好氣的說道。

「你別不要命的胡來,不行的話,就讓我出手。」古哲叮嚀道。

林峰挑了挑眉頭,說道:「你假設不想我死,那就多教我一些尖銳的功法,只要我變厲害了,那就不會死了。」

這次和端木飛的接觸,林峰也認識到了自身的缺點。

還要耗損太多時間,其次,攻擊過於單調,便會徹底處於弱勢。

「小子,別以為本尊,不曉得你心裡的小算盤,不過呢,你這一番話,說的倒是有理,改天本尊教你幾套厲害的功法,保證你修鍊之後,可以稱霸天下。」古哲打著說道。

「這樣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林峰開始道。

接著,林峰與古哲一起修鍊起來。

修鍊了一個晚上,修為精進。

第二天清晨時候,林峰一早便斷絕了修鍊,並把施萱叫了起來。

秦瑤預備好了早餐,是稀飯和一些鹹菜,而秦濤也已經起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