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五五章師傅出現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小子,沒事吧?」 看著自己師父的模樣,古哲一笑問道,心中卻是甚是滿足。 這一對年輕人,居然能把端木飛這樣能量的高手,脅迫到出劍,是絕對不簡單的。 林峰點頭道:「還死不了。」<...

林峰身體矮下,躲了過去,如泥鰍一般的身體,繞過端木飛身體,直接到達了位置。-

對於人的身體格局,林峰再明確不過,現在面對強大的對手,硬拼是不可能的,唯有多幾分勝算。

端木飛又豈是這麼簡單就可以,身體反轉之前,就彷彿察覺到了林峰的妄想。

不過直接單手抵抗,回身一掌拍出,行雲流水,無絲毫滯擔

林峰急退幾步,深吸一口氣后,神色變的更加凝重起來,這一個傢伙真是很難纏,甚至到現在,自己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出手機會,始終這麼糾纏下去。

對於他自己來講,根本沒有多少好處,可要知道端木飛擅長用劍。

到現在,端木飛身後的長劍都未出鞘,假如不是因為他有所忌憚,恐怕現在這樣的場合,對於自己來講,更加的不幸。

華玉兒接著,便沖了上來,如一陣清風,根本不帶絲毫聲音,湧現在端木飛身後,一隻手掌徑直的印在了端木飛背後。

端木飛察覺到身後的危險,卻力有不及,抵抗不迭,便吃了一掌。

幸而,他及時發現,卸去了大部分力道,並沒有受傷。

然而,在華玉兒的手中虧損了,神色鐵青當中,還帶著滿滿的羞怒,對於他來講,這就是威脅。

並沒有選擇纏鬥,華玉兒的身體翩然回退,眼神中不驚不喜,並沒有因為這一掌,而有絲毫驚喜。

因為她明白,這對於端木飛來講,根本起不到絲毫作用。

端木飛回身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停頓,主動沖了上來,胸口憋著一股怒火,正在熊熊的點燃。

猶豫了一下,終究沒有出劍,畢竟附近時不時的有車經過,不想讓這一件事情,影響擴張,那樣,對於場面很不好。

林峰猛喝一聲,高高躍起,一腳便踢向了端木飛腦袋。

現在他更是戰意昂揚,即便知道,並非這一個傢伙的對手,然而,也足夠他如此強大的仇人,對於他自己來講,就是一種挑釁,很危險,卻更加安慰。

眼神瞟到了華玉兒,從另外的一個方向,便攻了過來,端木飛不管不顧,首先選擇的照舊是林峰。

身體側轉,躲過了一腳后,便猛然之間,口中暴發出了一聲怒吼,趁著林峰身體,正在天空滯留的那一刻,已然便是一掌拍出來,直接命中了胸口。

林峰神色一變,卻躲避不及,眼巴巴看著端木飛一掌,便拍向了自己胸口。

全身緊繃回防,雙手不管不顧,直接朝著對方脖頸而去。

現在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太可能了,唯一的辦法,就是主動進攻,對方環節,讓其進攻碰釘子。

否則,端木飛的一掌,又豈是那樣容易抵抗。

果真,端木飛有所忌憚,單手格擋之間,卻依舊照舊一掌,轟在林峰胸口。

頓時,如一片落葉,身體凌空,跌落在地上,嘴角溢出了血跡。

華玉兒神色大變,趁著端木飛,專心的那一刻,急忙撤離,沒有選擇再一次進攻,幾步疾跑到林峰身邊。

看著再一次站起來的男人,眸子當中,不由得的懊惱道:「你沒事吧。」

猛然的變故,就是她也沒有想到,端木飛終究是老奸巨猾,趁著兩面夾擊的時候,居然不管不顧,她的招式直接針對林峰,看著男人狼狽的模樣,心中隱隱作痛。

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林峰閉目提氣,終於讓翻滾的胸腹平穩了下去,有一些后怕,卻更加感覺到對方深不可測。

方才那一掌包羅著端木飛深厚的內力,假如是強者承受下來,都一定非常難受,不過對於林峰來講,雖然看起來有一點慘淡,但卻並不會構成致命的損傷。

華玉兒不禁出了一口氣,望見男人的反應,也安心了,便說道:「小心一點,他很難纏。」

林峰點頭不屑一笑道:「我們也不簡單,不是嗎?」

一撇嘴,眼神再一次變的厲害起來了,牢牢盯著不遠處端木飛不放,神色頗為猙獰。

端木飛看著林峰,現在的反應,驚疑一閃而過,不禁說道:「果真不凡,你若不死,必成大患。」

沒有再一次猶豫,身後長劍隨著一聲輕鳴,便衝天而起。

手掌一招落下,手中劍尖,直指眼下兩個人,這是他最後的抉擇。

「我倒要看一看,你端木飛究竟有多大的底氣,想殺我徒弟,可否問過我了?」

一聲中氣實足的暴喝聲,猛然響起,隨之而來的兩道身影,已然似風一般的過來。

聽見聲音后,林峰欣喜無比,兩道身影全都到達身邊,林峰這才驚喜道:「師父,曹前輩,你們怎麼過來了。」

此人竟然是林峰在天元門中的師父古哲,以及他的師叔曹敏。

看著眼下兩個人,林峰心中的凝重終於一掃而空。

華玉兒同樣面露喜色,根本沒有想到自己師父古哲與曹敏前輩過來,而現在,他們湧現在這裡,方才端木飛出劍那一刻的擔心,也煙消雲散了,看來今天是有驚無險了。

端木飛神色猛然,豈能夠猜測在這一個時候,古哲居然出現了,並且,他身邊的女人,同樣不是簡單的角色。

手中的長劍微微打顫,眼中滿是不甘的憤怒,他知道今天這一次,肯定是無功而返,兩個年輕的後輩,都是難以掩飾的欣喜,更不要說現在這兩個人的湧現,他斷然不能再有絲毫取勝的可能。

「古哲,你來的是時候了1

端木飛譏嘲盯著古哲道,心中已經生出了退意,他依舊是有自知之明的。

這四個人聯手,不要說殺人了,他自保都很艱難。

古哲同樣譏嘲道:「你想對我弟子出手,我怎麼可能不來?堂堂高手,居然如此大動干戈的對一個晚輩,你端木飛還真有臉了。」

語氣中透著濃濃的怒火,心中一陣后怕,假如今天他不出現在這裡,自己的徒弟生怕凶多吉少了。

「他殺我徒弟,此仇不報,我顏面何存,今天他運氣好,下次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端木飛丟下一句話后,根本不等對方出手,便回身急退,已經逃脫了。

這四個人,假如構成圍攻之勢,就算他是端木飛,也不可能全身而退,所以很明智的逃離了,即便心有不甘,也毫不勉強。

看著端木飛逃脫的背影,古哲只是譏嘲,並沒有糾纏,終究他是端木飛,雖然這些人想要殺他,然而,他現在逃離,想要攔住也很艱難,更不要說,現在並不適合大動干戈。

「小子,沒事吧?」

看著自己師父的模樣,古哲一笑問道,心中卻是甚是滿足。

這一對年輕人,居然能把端木飛這樣能量的高手,脅迫到出劍,是絕對不簡單的。

林峰點頭道:「還死不了。」

轉而,眼神身上看了須臾,臉上暴露出了一抹笑意。

「怎麼會在這裡。」

假如不是他們趕到的話,今天的事情,還真難辦了。

憑著他和華玉兒兩個人,想要面對出劍的端木飛,不至於落敗,然而,情況也見不得有多好。

古哲笑而不語,曹敏卻是輕啐一口,狠狠的瞪了林峰一眼,被一個後輩如此,並且自己師傅也在眼下,終究有一些不好意思。

看著兩位前輩高人,現在的林峰心中甚喜,兩人終於走到一起了,看著自己師父紅光滿面的模樣,他也打心底里為他們歡喜,淡淡一笑道:「師母,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我師父雖然年紀大了,可俗話說,人老心不老,你們在一起,做晚輩的也甚為高興。」

華玉兒聽著身邊男人的話,不禁莞爾。

「好了,端木飛逃離了,也沒我們的事情了,你小子這一段時間小心點。」

丟下一句話,兩個人再一次離開,徑自留下了林峰身後,林峰笑意愈發的厲害。

華玉兒不禁白了林峰一眼,對於這一個傢伙的脾氣更為明確,說白了,就是壞透了。

「好了,事情打點完了,看來端木飛,那一個老傢伙,是嚇得不輕埃」

林峰說道,陡然之間。

幸好自己不是一個人,並且最後也過來了,這才一片緊張。

「他的力量很強,現在你和他之間還有區別,這一次沒事,不代表以後都能安穩。」

華玉兒說道,話語中有一些擔心,他的仇人很強大,也很危險。

林峰哈哈一笑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再說我現在可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不是嗎?」

看了女人一眼,愈發的滿足。

雖然說不參與這一些事情,今天這一個女人,卻是堅定的站在自己這一邊。

否則,方才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對抗那老傢伙,說不定還撐不過來。

華玉兒只是搖了搖頭,輕聲道:「我只幫你一次而已,下不為例。」

「你方才說了,我是你男人,想要逃避可不行哦。」

順杆子往上爬的事情,林峰最是得心應手,方才這一個女人自己承認的,不管是為了給她自己找一個理由,有這一句話,對林峰來講,就足夠了。

華玉兒沒有說話,眼神沉默如水,不帶任何的波動,只是靜靜的看著男人。

林峰再一次,一把攔住女人的腰肢道:「既然你都承認了,那就別想逃了。」

不容拒絕的把女人直接塞進車裡面,便駕車而去了。

對於這一些,華玉兒沒有招架,也沒有想離開,端木飛雖然走,卻不代表他就死心,說不定會死灰復然,這一些也需要小心。

林峰把車停下,這麼多年沒有回去,再加上中間已經化解了許多,終歸是要回去看一看。

而今,也是出入相隨的,掩護著他們的安全。

畢竟是非常時期,林峰需要小心,假如再遇上暗殺的那一些事情,就追悔莫及了。

雖然晚,則不表示就煙消雲散,誰也說不定,會不會有在暗中的勢力,想要恢復,不可能,然而也不代表可能性很小,卻不得不防,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所以,現在家裡面根本就沒人,回到家中開燈,華玉兒安靜的坐在沙發上,在附近看著,這不是她第一次過來,不過上一次,也只是在門口而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