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五四章厲害的端木飛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可想而知,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 林峰一拳轟出,端木飛同樣出去,兩顆拳頭便轟在了一起,就是附近的空氣,都帶起一陣波動,對抗兩個人,各退幾步,眼神當中,全是一股驚駭之色。 端木飛怎麼樣也沒...

華玉兒摸著林峰的腦袋,眼中帶著反思的神色,雖然身體被這一個男人占著便宜,心中卻頗為的祥和安靜。

能感受到男人同樣對現在的迷戀,嘴角飄蕩起一抹淺淺的笑意。

「林峰,我得到消息,端木飛已經來到了燕都,他很危險。」女人慢慢開口道。

林峰微微點了點頭道:「這個我知道,不過我殺了人家徒弟,找我報仇是肯定的,假如有可能,你認為我會去招惹那一種變態的傢伙嗎。」

說到這裡,林峰低頭看著女人問道:「假如他現在要殺我,你會幫我嗎?」

女人沒有答覆這一個問題,她是華家的人,本不該當加入到這一種爭饈撬的想法,也是華家的立常

然而,假如真的望見他碰到危險,華玉兒如今,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辦了。

這一個男人對於她來講,很特殊,她深知,遲早他會是自己的男人,假如真的如他所說的這樣,她還真的有一些糾結。

預測了其中的結果,林峰淡淡一笑,帶著一些莫名的味道說道:「你希望我死嗎?」

華玉兒點頭道:「不管如何,你終將會成為我的男人。」

語氣很堅定,她雖然提過條件,心中卻明白,這一個男人想要超越她,不過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她終究屬於他,否則,也不能在這時候,任由男人如此為所欲為的輕薄舉動。

即便她有自己的想法,然而卻不會固執,又怎麼可能眼巴巴的看著他陷於危險而不顧。

「不要多想,你這樣的人,不會那麼簡單死的。」

華玉兒罕見的和男人開了一句玩笑,和他在一起,不自覺的就緊張了起來。

林峰把頭從女人胸口抬起,卻是搖了搖頭道:「這可不一定,有一些事情,終究會發生的,就是現在也說不定。」

猛然,目光一轉,朝著前面看了過去,眼神無形中,已經陰狠起來了。

華玉兒怎麼樣,察覺不到現在林峰身上氣勢的變化。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眉頭一凝,不遠處,正有一道身影,朝著這邊走來,一種磅的氣勢,便蔓延至此,他已經深刻感受到了。

「看來是等不及了。」

林峰搖頭苦笑,看著懷中女人淡淡道。

假如今天是他一個人的話,現在望見這一個人湧現出來,他會毫不猶豫的駕車逃離。

即便自信,也不能驕橫到一個人,面對這般存在,而現在卻沒有那麼多擔心,很巧合的是,他身邊還有這一個女人,心中稍安。

華玉兒看了男人一眼,難怪這傢伙方才陡然問她那樣的問題,看來他是早就察覺到這個人過來了,帶著淡淡的,滿意看著他。

自己貌似被他算計了,不過,即便沒有方才的話,面對這樣的情況,她也不能袖手旁觀,畢竟那個人太危險了。

端木飛一個人,身後面有著一柄長劍,頗有幾分遊俠的樣貌。

步伐沉穩,一步步朝著車子這邊逼近過來,眼神沉默如水,沒有一絲的波瀾。

林峰和華玉兒同時下車,站在一起,帶著神色,看著走過來的中年人,冷冷一笑。

林峰道:「端木飛,怎麼樣,想在這裡就殺我?」

上下審察著眼下的傢伙,誠然是第一次碰頭,他卻也知道對方是什麼身份。

端木飛沒有答覆林峰的話,而是把目光轉向他身邊的華玉兒終於開口道:「華家的人,不要忘了你們的工作,這些事情,你不該參與。」

對於端木飛來講,有一些意外如今的情況,沒想到這裡居然湧現出這一個女人,卻是和本來的意料有一些不同,同樣不禁帶著些許的顧慮,即便這個女人不是華家大佬,然而,華家只要是能夠出軍營的人,卻沒有一個簡單的角色。

華玉兒風輕雲淡的點頭,看了身邊林峰一眼:「他是我男人,你想殺他,就是我的事情,和華家無關。」

身體已經直,身體上一霎那,便散發出一陣冰冷澈骨的氣息。

通體的氣質和方才截然不同,凌厲而又殺伐,這一刻,酣暢淋漓的體現出來,那一種氣息很危險。

感受到身邊女人身體的異樣,林峰是再明白不過了,微微的拉過女人的手,自己贍力量,便順著手心,湧向了這一個女人的身體當中。

華玉兒眼波流轉之間,沒有絲毫拒絕,下一刻,身體的寒意消散而去了,對於這個結果,並不意外。

陰陽相剋的道理便在於此,當能量衝破那一層后,所帶來的感覺,卻並非不能化解,而如今,兩個人在一起,只是如此,便已然消除。

這樣對於彼此來講,都是明顯的,而這個世界上,能做到這些的只有他們彼此而已。

所以,註定兩個人會走到一起,這便是天意。

林峰嘴角暴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弧度,很明顯,這是華玉兒第一次承認她們之間的關係,在仇人面前。

端木飛眼神當中,帶著反思的神色搖了搖頭道:「我今天必殺這一個人,你身為華家之人,我本不想傷你,但是你也來到了這裡,並且幫助林峰,這是我不能容忍的,你若現在離開還好,否則,我不客氣了。」

即便現在已經註定有一天會和華家走上對抗一面,然而,端木飛也沒有想過這麼快就和那一些人牽連上關係。

而如今,華玉兒卻超乎意料的,站在林峰身邊,讓端木飛一時間有些為難,否則,也不能遲遲的不出手,說到底,對於華家那個人,他依舊懼怕,更何況,今天只是他一個人而已。

華玉兒紋絲不動,眼神安靜,已經決定的事情,怎麼可能因為一句威脅的話就停止,更何況,現在兩個人聯手,即便面對絕世高手,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今天我必殺他1

端木飛的氣息一沉道,如果不是各方面的顧慮,他早就已經出手了,今天這麼好的機會,他不可能錯過,即便他身邊,陡然之間,多出了一個華家之人又如何。

他不想錯過這一個機會,即便因此,得罪了那一個人也好,至少,眼下這一個年輕人面前,他的目的也就完成了。

「你真的要出手?」

林峰輕聲一笑問道,這裡是大馬路,即便晚上人並不多,然而,畢竟有人望見,一旦入手的結果,誰都可以想到,端木飛現在決定對他出手,還真不明智的。

端木飛沒有說話,身體卻已經逼近過來了,已經走出第一步,就不可能歸來,眼下不過是兩個年輕人而已,他自然不懼。

林峰和華玉兒對視一眼,眉宇間,都帶著一絲凝重的味道,下一刻,身體便已經動了起來,一左一右迎了上來。

端木飛長劍終歸沒有出鞘,林峰說的沒錯,這裡是大馬路上,一旦出劍,必將會惹起恐慌,到時候,一旦被其他力量加入,甚至顫動,某一些人終究不是壞事。

即便是想要消除影響都很艱難,不得不穩重一點。

這是林峰全愈后的第一次出手,贍感受,卻截然不同了,有女人在身邊,身體當中,並非如上一次被圍攻的那一種燥熱。

依舊是暖暖的感受,那一種氣息於往日來講,卻更加強烈數倍,這一種陡然之間,力量暴增的感覺,讓林峰極為驚喜,卻來不及多想。

他現在要面對的是強大存在,不得不小心應付。

華玉兒的體態超凡,和眼下的男人彼此照應,雖然沒有過聯手鬧傅悖而這第一次卻感受實足。

根本不需要言語上的交流,只是一個眼神,就須臾間,便明白了對方的妄想。

瞬息之間,三個人便已經戰鬥到一起了,端木飛氣息沉重,現在面對兩個後輩,帶著一種張狂在其中,而他明白只是林峰而已。

不到萬不得已,他依舊不想對華玉兒出手。

林峰腳步漂移不定,閃電般的離開了,端木飛身前拳頭,便帶著一股爆破聲轟然反擊。

端木飛不敢大意,這一個年輕人不簡單,現在從他身上的氣勢來看,更是驚駭,這是衝破那一層枷鎖的氣息,眼中閃過了一抹異色,轉而變成了陰狠。

如此一來,便有如此能量,假如任其發展,結果根本可想而知,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

林峰一拳轟出,端木飛同樣出去,兩顆拳頭便轟在了一起,就是附近的空氣,都帶起一陣波動,對抗兩個人,各退幾步,眼神當中,全是一股驚駭之色。

端木飛怎麼樣也沒有想到,這一個年輕人居然有如此力量,甚至更加可怕,饒是這一拳之下,他隱然佔領上風。

然而,這並不會讓他感受到絲毫驚喜,反而更是懊惱起來,真不敢想象,假如依照昔日那樣,他一個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震撼歸震撼,華玉兒只是一笑道:「端木飛不過如此,看來也不過是徒有虛名而已。」

端木飛沒有來得及生氣,華玉兒緊接著的進攻,也壓了過來,一前一後,極為完美,根本就不給對方絲毫喘息的機會。

女人單手呈掌刀,便在端木飛身體,還沒有完全站穩的那一刻,已經劈砍向了對方脖頸,殺氣實足。

現在這一處,還有那一種被林峰抱在懷中的軟弱,那一種殺伐的氣勢,就是端木飛都面臨著一股不小的壓力。

沒有選擇,再一次完全接下端木飛的一招后,心中驚怒交加,這兩個後輩的能量,出乎了他的意料,淡淡是數招而已。

他判斷出,今天假如不養精蓄銳挑釁,頗有可能討不就任何便宜。

這樣的結果,對於他來講,還真的有一些難以承受,甚至說是無恥,也並不為過。

「很好,你們二人堪稱無雙,今天我倒要見識一下,你們究竟有何等力量1

端木飛終究是因為為樣,就心生顧慮,再一次不退反進,躲開華玉兒的數招后,身體猛然偏轉,朝著林峰而去。

他今天的目的就是殺了這一個年輕人,至於女人,他一時不考慮。

「小心1

華玉兒見端木飛並不與自己交手,而是把轉向那一處,男人不禁生出一股執念,這一個人很強大,不是他們能夠應付的,更何況林峰照舊重傷初愈,不免有一些心中沒底。

「你男人不會這麼樣簡單便死掉吧。」

林峰言語之間,端木飛已經衝過來了,身體一躍,便一腳直衝胸口,速度快若閃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