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五三章謀划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些事情,都不是他樂觀想要看到的,當初進入燕都城的目的也很簡單,給金銘一點顏色看看。 終歸,沒有想到,竟墮入了這一場博弈當中,然後把它推進到深淵。 帶著劉小柔進了俱樂部,女人深吸了一口新...

更重要的是空氣中,舒展出了一股淡淡的滋味,她怎麼可能不曉得剛才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著出去后,女人臉上,便不禁顯現出了一絲紅暈,林峰嘿嘿一笑,對於華玉兒,眨了眨眼睛,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坐在沙發上華玉兒,很膩人的直接就偎依到男人懷中,笑眯眯的看著劉小柔道:「你好,我是華玉兒,以後大家都是姐妹呢。」

立場很直接,從女人看林峰的眼神,就曉得她和男人的關係和自己一般,也不敢怠慢。

劉小柔一愣之下,照樣伸出手來,和華玉兒握了握,聲音有一些顫抖道:「我是劉小柔。」

看著劉小柔有一些矜持的樣子,林峰暗笑,一把摟過女人的肩膀笑道:「準備一下,待會帶你見一個人。」

劉小柔昂首看著神詭秘秘的男人,眼珠中帶著些許疑問的神彩。

林峰只是淡笑道:「先保密,待一會兒,你就曉得了。」

不再多言,轉而對華玉兒道:「我先走了,你自己呆在這吧。」

華玉兒紅潤迷人的小嘴一扁道:「吃干抹凈就走,一點都不疼愛人家。」

「啪1

洪亮的一巴掌,拍在女人豐滿的屁股上,引的華玉兒一聲嬌呼,滿是委曲的看著男人。

「有正事要做,給我老實一點。」

林峰很英武的說道,握了握手心,依然殘留著那一種好看的手感。

劉小柔在旁邊,看著兩個人的動傾作,抿嘴一笑,剛才照樣有一些矜持,此刻卻是放鬆了不少。

林峰每一步行動,都極為震動。

如今圈子中,也沒有人不清楚這位一牛人的。

從當初帶入圈子,在他人眼中,不過是外來戶而已,如今,誰也不敢這麼認為了,這是一號真正的狠人。

乃至於在有一些人中,他的地位,如今已經開始隱約撼動金銘這一位在燕都城經營多年的獵鷹組織老大的地位。

而先後算來,也不過是一個多月的時間而已,這無疑是一個奇,雖然更多的卻是歸功於林峰自己的本領。

林峰絲毫漫不經心,這一些事情,都不是他樂觀想要看到的,當初進入燕都城的目的也很簡單,給金銘一點顏色看看。

終歸,沒有想到,竟墮入了這一場博弈當中,然後把它推進到深淵。

帶著劉小柔進了俱樂部,女人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臉上顯現出了一抹悅耳的紅暈,現在的女人,對比於當初的擔憂,心結如今已經徹底解開了,楚楚動人的樣子,更加美貌。

「你還要和獵鷹組織斗嗎?」

劉小柔猶豫了一下問道,曉得這一些事情,她不該問,可如今心已經人不知鬼不覺得依附在這一個男人的身上,想到一旦失敗的結果,她依然照樣有了一些擔憂。

林峰含糊其詞的點頭:「當然,不死不休。」

這一個答案,劉小柔早就曉得,此刻,從他口中確定也只能點頭,輕聲道:「那你小心點,我不希望你有事。」

「你這是在擔憂你的男人嗎?」嘴角靜靜上揚,林峰便說道。

劉小柔面龐一紅,楚楚悅耳的點頭道:「當然,你是我男人。」

獵鷹組織,自從前次一戰以後,金銘身受重傷逃離,即便通過了這一些天來,卻依然並沒有多少好轉,這一些天來,更是神彩陰鬱,想到那一天到最後,被林峰一個兇狠的眼神嚇的逃離,他就不覺的心血上涌,那是一種深深的恥辱感覺。

如今沉寂下去,仔細把前因後果確定了一番后,他百分之百可以確定當時的林峰已經是強弩之末。

乃至於當時他假如能下定決心,只是一劍,即可以永遠辦理這一個心腹大患。

而機會錯過了即是錯過了,饒是此刻懊悔萬分,也於事無補,那一種機會只要一次,即便他難以承受,但是那一場行動,已經因他金銘的失敗而終結了。

「師父,咱們何時再一次動手,時間不多了。」

書房內,金銘神彩消瘦的慘白看著端木飛輕聲問道。

他的行動失敗,不代表獵鷹組織徹底敗北,師父至今沒有動手,而這也是他手中最強大的一張底牌,饒是林峰再強,但是金銘置信,在自己師父面前,也不過是浮雲。

端木飛看了自己徒弟一眼點頭,眼神當中帶著一抹反思之色。

他何嘗不想快一點殺掉那一個人,但是一旦他出手,卻依然是記掛頗多,不得不嚴謹思索。

「一切小心為好,沒有主宰的時候,最好不要做,哪怕只有一成,可能也需要嚴謹思索,如今,咱們輸不起。」

端木飛淡淡說道,那一個人必須殺,但是需要找得當的時機。

金銘終究也只能輕嘆一聲,本來必勝的場面,如今對於他來說,更增添了太多的不確定性。

「那一個人必須死,既然我已經下山,就不可能赤手而歸,並且這一天很快就會到來。」

端木飛看著面露不甘的徒弟沉聲道,他們一脈本來就生性霸道,如今更是如此,這一個仇,他必需要報。

金銘還想說什麼,門外便傳來一陣倉皇的射門聲,神彩靜靜一變,剛才已經派遣過不要讓人打擾,如今發生了這樣的情況,理有一些不安。

「什麼事1慘白的臉上,帶著一些怒意,金銘問道。

「少爺,有人闖進來,要見你。」外面響起惶恐的聲音。

這是獵鷹組織大院的總部,也只有如此的能量,獵鷹組織才能把這裡的安全交給他們負責,而如今,聽他的語氣,明顯即是有人硬闖進來,並且他根本攔不祝

金銘心底一沉,和端木飛對視了一眼,第一時間,想到的即是那一些人找上門來了,神彩片刻之間,變的丟臉起來,依然照樣確認的問道:「什麼人?」

「不清楚,屬下無能……根本攔不祝」

外面的聲音有一些忐忑,不僅是他自己,負責捍衛獵鷹組織安全的這一些人,哪個不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卻依然攔不住對方的鋒芒,不然也不可能不顧少爺的調派,此刻過來打擾。

居然不清楚,金銘和端木飛鬆了一口吻,最多不是設想中的情況。

沒有猶豫,二人打開門沖了進來,無論對方是誰如今硬闖進獵鷹組織,自己即是挑戰,此刻必須去會一會。

射門的守衛頭目在後面帶路,神彩鐵綠,獵鷹組織負責守衛這裡的安靜,如今讓人突入自己即是瀆職,而對方的行動,更是對他還有屬下那一些人竟然侮辱我,但是饒是如此,也只能認了,對方是在太強了,乃至於他自己居然在那人的手中,接不過一招。

饒是對方沒有取他性命,如今身上依然有傷,這樣的結果,對於高手的他來說,不可承受。

客廳正中央的椅子上,大馬金刀的坐著一年青人,臉孔粗狂,現在卻是笑眯眯的看著已經把周圍,圍繞得水泄不通的守衛。

無數陰森森的槍口,對準了他的腦袋,更如絲毫沒有發覺到一般,看著一個個又怒有怯的守衛,不屑一笑道:「老子今日不是過來殺人的,把端木飛叫出來,我有事找他商量。」

周圍人紋風不動,不可能因為這個人的一句話就聽命,他此刻闖進來愈甚,即是重大的威脅。

只要略微有異動,這一些人保證第一時間,開槍射擊,照樣第一次碰見有人敢如此突入。

現在對於這一些守衛來說,無疑是極為關鍵。

「眼下假如有事找人,自可傳遞,如今這麼突入,未免不把我獵鷹組織放在眼裡,還請你出去,不然,不要怪咱們不客氣。」

圍困著這一個年輕人的守衛當中,前方一人手中端著槍,直直對準對方的腦袋聲音冷冽道。

這個人的能量不錯,但是如今這麼大的勢力,也消退了本來的那一些怯意,最多這個人再厲害,也不可能躲得過這麼多子彈,卻也沒有馬上動手,這裡是獵鷹組織正廳,有一些事情在這裡辦理並不符合。

「我就是這一個脾氣,讓端木飛自己過來找我談,你們還不夠格。」

年青人的語言,放縱不羈,絲毫不把面前這一群虎視眈眈的獵鷹組織守衛放在眼裡。

「風浩,真沒想到,你居然還活著。」

沉穩的聲音傳來,周圍的守衛頓時全都鬆了一口氣,面對這麼一個身份特殊的人,所有人都能感覺到一陣無形的壓力。

而如今,聽著聲音,也曉得是他過來了,大家也就放心了。

即便這個人再厲害,但是,在他們心中,絕對是神一般的存在,有他在,相信這個人即便是再厲害,也沒有絲毫威脅。

風浩聽見這一個聲音,眉毛一陣跳,突然站起身,朝著聲音源頭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一位負劍的人,徐徐從側廳走出來,哈哈大笑一聲:「端木飛前輩,如今可好。」

說著,其抱了抱拳頭。

端木飛同樣抱拳一敬,眼中卻禁不住暴發出了一陣異彩,假如不是瞥見這個人,他再也沒想到,他居然還活著。

而這個男人如今就站在面前,端木飛饒是心思沉寂,現在也不禁出現了驚天動地,而他此刻來獵鷹組織找自己,不曉得到底有什麼目的。

「想必風浩如今曉得我在獵鷹組織中,有一些事情不可能不曉得,何必多說,不過你此刻來這個又有什麼目的,難道不怕被發現?你是不是為了林峰而來?」端木飛沉聲道。

金銘很好奇,風浩到底是什麼目的。

饒是什麼都不曉得,但是現在聽著他和師父端木飛說話的口氣,便讓別人離開了,片刻間,這裡復原了安靜,在場也就三個人而已。

風浩哈哈大笑,聽見端木飛提起林峰,眼中一道殺氣閃過,最終歸於平淡。

「既然我此刻敢出現在這裡,自然不懼,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有一些帳,一定要做一個明白。」

端木飛不動聲色道:「哦?難道風浩,你如今居然底氣如此十足,想要殺個人不容易埃」

聽見風浩的話,想一想都覺得有些瘋狂,有一些人必然是站在金字塔頂端,單憑一個,即便曉得風浩的能量再大,他力量的突飛大進,也不禁有一些詫異。

風浩如今來找端木飛,是想讓他出手,解救獵鷹組織於危難。

余翔死了,燕都城軍部華家跟了林峰,獵鷹組織如今人心渙散,林峰的勢力卻是越來越大,隱約間,有了可以與獵鷹組織一拼的實力。

而如今,若是獵鷹組織再不團結,很有可能被吞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