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五二章余家少爺的死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江的身影在身邊,想要對她們做一點事情,兩個女人曉得疼愛老大,堅定不讓他得逞,頂多被摸摸捏捏的,到最後,更是憋的痛楚。 此刻,華玉兒這妞,自己送上門來了,還如此瘋狂還真讓舒心的,內心深思著要不要...

身後唐江徐徐的把長刀收回,刀刃眼神,依然冰冷,沒有絲毫波動,敢持槍指著老大的人,在他眼中,如今已經是死人了,假如不是提前曉得老大的意思,他不介意直接切斷余翔的喉嚨。

余翔的慘叫,只是一陣就硬生生的憋住了,身體因為疼痛顫抖,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溢出可見,他現在承受著的是多大的苦楚。

想要撕心裂肺的繼續嚎叫,來發泄現在身體的苦楚,卻曉得現在,不是坐那事情的時候,生命受到威脅,再苦楚的叫聲,也沒有絲毫意思。

「你舒服了嗎?我已經對你沒有威脅了,放過我1

余翔咬著牙,做最後的爭鬥道,他依然照樣不想死。

林峰點頭道:「雖然我很想親手捏死你,不過,你這樣的人,死在我的手中嫌臟……」

不等余翔雀躍,林峰繼續道:「不過,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徐徐的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打火機,拍了拍背後座椅上的真皮沙發。

「這麼好的車燒了真可惜。」

手中的行動,卻沒有住手,在余翔惶恐的眼光當中,便徐徐點著。

余翔眼睛當中的火光,已經讓他徹底明白了林峰想要幹什麼,他想活活燒死自己!

林峰轉身下車,轉身看著身後車內,已經翻起的濃煙,咧開嘴,便笑呵呵的說道:「祝你好運……」

秦濤站在不遠處,一直看著林峰,所做的一切,神彩有一些古怪,這一個小子還真夠狠的,不過對待那一種人,必須要這麼做。

林峰走到面前的時候,笑哈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給你辦理。」

林峰點頭,轉身看了看已經出現濃煙的的賓利,便嘆息了一聲。

「怎麼了,這一種人殺了還要惋惜嗎?」秦濤眉頭一挑,便不解的問道。

「老大是疼愛車……」

唐江冷淡的面目上,顯現出了一抹悅耳笑意,替老大輕聲說道。

唐江朝著男人身上湊了湊,眼神對視之間,同樣是靜靜一笑,她雖然不可能不曉得老大這種逆天的辦法,??法,沒有說而已。

黑色轎車從容的駛離,身後丟下一亮濃煙,滔滔火光衝天的豪華賓利,還有一具已經冰冷的屍首,不一下子,身後便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爆炸聲,大火和爆炸當中,余翔連帶著他的座駕,全部都四分五裂死無全屍了。

余翔的死,已經肯定了苟延殘喘二十多年的余家徹底的消除,對於這樣的結果,有人惋惜,有人卻一直沒有惋惜。

余翔的座駕爆炸了,乃至於骸骨無存,從外面上看,這一件事情,根本找不到任何的頭緒,自作孽不可活。

二十多年了,終於再一次對余家表現出猙獰,一切的結果,並不讓人不測。

當然,沒有人敢在這一件事情上面做文章。

余翔一死,整個燕都城,徹底墮入了緊急狀況,余家留下來,唯一的一塊肥肉,所有人的眼光,都轉向這裡,想要分一杯羹。

所以,就在各方利潤面前,把眼睛盯著這一塊大肥肉,擦拳磨掌的時刻。

華玉兒這一個女人,已經借著家族的名義,徹底的把它掌握在手中,成了家族在燕都城的一部分。

而接下去的行動,更是有人欣喜有人憂。

別墅頂尖房間,華玉兒通體不著一縷騎在林峰身上,柔若無骨的腰肢瘋狂的扭動,口中喘息,嚎叫之聲不絕於耳。

軍中女人在這方面,確實是勇敢了太多,身體的感覺,像是怎麼叫,都非常性感,更是給男人別樣的撫慰。

林峰舒服的靠坐在舒服的沙發之上,享受著女人這時刻的瘋狂,雙手放在女人豐滿的胸口,恣意的揉捏著。

這樣的姿態,雖然總感覺有一點獨特,不久后,他也懶得動,任由這一個瘋狂的女人胡來,反正最終佔便宜的照樣他自己。

本來今日過來,只是想和這一個女人磋商一下關於天元會的一些事情,余家這麼大一塊肥肉,他自己看著,不可能不動心。

即便被華玉兒掌握起來,和握在自己手中,並沒有多大的差異,但是林峰照樣有自己一些其他的想法。

不經意間,剛出去的時候,就發現這一個女人在洗澡。

剛從浴室進來,見到林峰開門進來,二話不說,挑逗一番后,便直接撲上來推倒,然後就有了別的行動。

看著女人現在如痴如醉的神彩,林峰那一個滿意埃

反正此刻這樣的姿態,除了舒服,也不用嘆氣,當然不可能回絕。

女人的腰肢繼續扭動,節拍感十足,假如說女人身上什麼地方最性感,穿上衣服的時刻,無疑是胸脯和大腿。

但是在床上尤其是此刻姿態的時刻,林峰可以當機立斷,不假思索的說是腰肢,那一種節奏感暴烈的恣意扭動,就可以讓人有一種鼻血狂流的激動。

女人突然間,身體便停頓了一下,下一刻,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口中便發出了一聲聲如泣如訴的悲鳴。

身體不受控制的倒下,趴在了男人身上,正在劇烈的抽搐,看起來狼狽不堪,卻也美感十足。

林峰深吸了一口氣,眉頭擰了擰,最終照樣發出了一聲嗟嘆,這一些天來受傷,也都一直憋著,當然,兩天後就沒有什麼大礙了。

唐江的身影在身邊,想要對她們做一點事情,兩個女人曉得疼愛老大,堅定不讓他得逞,頂多被摸摸捏捏的,到最後,更是憋的痛楚。

此刻,華玉兒這妞,自己送上門來了,還如此瘋狂還真讓舒心的,內心深思著要不要找機會,好好表揚一番。

「呼……呼,都快把人家弄死了,好厲害呢。」

略微復原了一些力量,華玉兒捧著男人下巴,輕咬著對方嘴唇口中含糊不清道,臉上卻是一片滿意。

林峰手伸到女人身後,在一對白白嫩嫩的大屁股上,使勁的拍了幾巴掌道:「這是你自己弄的,不關我的事,誰讓你那麼瘋。」

撇了撇嘴,滿是調笑。

華玉兒滿意當前的身體,就分外飛快,現在兩個人依然緊密的結合在一起,被男人這麼撫慰性的幾巴掌,弄的身體,禁不住的劇烈抽搐,眼神卻加倍媚眼如絲。

「那林峰,你喜歡人家這樣嗎?」

華玉兒昂首,眨了眨眼珠,滿是利誘的象徵,腰肢再一次靜靜一扭。

林峰哈哈一笑,想再給女人一點懲罰,身邊衣服中的電話,卻響了起來。

眼神示意還趴在身上慵懶的女人,一邊看著林峰拿出手機,是莫旦打過來的,林峰眉頭一挑心中一動,趕緊接通了。

通話的時間不長,掛斷的時刻,林峰臉上露出了一縷驚喜的神彩,思索了一會,撥通了一個電話。

「峰哥,有事嗎?」華玉兒眨了眨眼珠,看著身下心情大好的男人,嫵媚的問道。

林峰點頭道:「有事。」

「急不急?」華玉兒繼續問道。

林峰點頭道:「暫時不急。」

他轉而神彩浮滑起來,看著女人道:「怎麼,還不夠?」

華玉兒咯咯一笑道:「你還沒有認輸呢,當然不夠嘍。」

話語間,女人的腰肢,再一次扭動了起來,能感覺到身體中,男人那玩意有了一些轉變,臉上慵懶的神情,一掃而空,再一次變的戰意昂揚。

「貪心的女人。」

林峰哈哈一笑,此次卻沒有再給女人主動權,身體一翻,直接把身上的華玉兒壓在身下,眼中滿是熊熊的火焰。

「那峰哥就狠狠的教訓人家吧。」

華玉兒聲音喘息,任由男人壓在身上,感受著他身體濃濃的侵略性眼光,雙目迷離。

林峰不羅嗦,行動絲毫不客氣的,繼續在女人嬌嫩的身體上努力的鞭撻。

這個女人就喜歡這樣子,他當然明白,現在更是不會有憐香惜玉的想法。

女人瘋狂起來很可怕,尤其是如華玉兒這樣,力量充足的女人,更是男人的剋星,再一次的巔峰之後,饒是林峰,也累的氣喘噓噓。

而華玉兒更是不勝,暴發后的緩慢,讓女人蜷縮在男人懷中,一動都不想動。

「這一下子,吃飽了吧。」

林峰喘息了一會,終於復原了一點力氣,捏著女人的鼻子,笑了起來,讓這女人如此狼狽,林峰照樣很舒服的。

華玉兒水藍色的大眼睛眨了眨,聲音無力道:「假如還想要的話,人家還可以呢。」

林峰苦笑,這一個女人,還真是夠貪心的,卻只是說笑罷了。

適可而止,等會還有事情要做呢。

「今日,峰哥過來找人家幹什麼呢,不會只是想人家了吧。」

華玉兒縮在林峰懷中,手指頭在胸口畫著圈圈,一副小女人姿態問道。

她當然明白這個男人過來,還有其他事情,這是女人的直覺。

林峰點頭道:「此刻,燕都城余家少主滅亡,獵鷹組織的余家快要被我吞併,你介不介意分一杯羹?」

這是林峰之前就想好的。

華玉兒嬌笑:「人家都是你的了,當然沒意見了。」

她頓了頓繼續道:「其實早就準備讓你安排一些人加入進去了,畢竟這裡是你的地皮,人家外來戶,可要巴結一下嘍。」

林峰沉吟一聲:「我會儘快安置人加入進來,軍部此刻雖然在你手中,但是余家經營了這麼多年,此中是關鍵的一大塊,難保沒有餘家的死忠,留下來,終究是一個威脅,徹底肅清一遍,不能用的踢掉,能用的位置打亂。」

「那我聽你的,其實人家也很成心的哦,我可不是笨女人。」華玉兒哼哼笑道。

林峰對這一句話表示贊同,能把軍部華家掌握在手中的女人,又怎麼會是簡單角色呢。

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林峰曉得是等的人來了,眼神示意了一下懷中的女人,華玉兒嫣然嫵媚一笑在男人唇邊吻了一口,然後就乖乖起身穿衣服。

林峰把衣服套上后,這才打開門,劉小柔安靜的站在門口,眼神當中,滿是反思之色。

不曉得這時候,他讓自己來這裡幹什麼,等了不短時間才開門,瞥見男人,這才淡淡一笑問道:「找我有事嗎?」

「出去再說。」

林峰示意劉小柔進門,然後順手把門打開,華玉兒已經整理好衣服,坐在沙發上,見來人居然是一個女人,不禁對林峰投去了一個曖昧的笑容。

劉小柔同樣發現了屋子裡的華玉兒,一愣之下,照樣點了點頭,便打了一個招呼,她不傻,這一個金髮碧眼的洋妞,現在臉上的紅暈,還沒有消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