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五一章殺機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這一種死亡鄰近的懼怕,因為直接殺了他,對於林峰來說,是太便宜了他。 「放了我,你想要說做什麼都可以,請你放了我……」 余翔身體蜷縮在車後座,因為剛才被林峰掐住脖子到,此刻,神彩依然青紫...

平常根本就沒有人敢在他當面提起,而如今,卻被林峰如此的諷刺,余翔只感覺怒氣衝天。

「是不是發火了,你又有什麼資格發火1

林峰一轉眼,剛才笑嘻嘻的神彩,立刻變成了滿臉的陰沉猙獰。

「你早就該死了,你還能活到此刻,便已經是賺了,有一些事情,既然敢做了,總是要還的,你猜的不錯,我今日便是要殺你1

一雙手緊緊的鎖住了男人的喉嚨,沒有捏斷,徐徐的緊縮,看著男人的臉孔,心中一陣愜心。

余翔掙扎,卻根本就沒有力氣,腰身下沒有絲毫直覺,他確實是廢人。

即便林峰坐在他身邊,卻根本沒有一絲還手的力氣,即便是他,如今掌握著偌大的實力,但是除卻身上那一些光環以外,他什麼都不是,乃至於連保命的妙技都沒有。

風浩通體,如今已經是遍體鱗傷,反觀秦濤,除了臉上的嘲笑以外,神情依然猙獰,神彩穩定依然攻防有序的,將就著這一位高手,力量上的差異,不問可知。

林峰眼神同樣落在了車外的身上,眼中精光暴發,這是他第一次瞥見他動手,卻沒想到居然如此能量。

即便還沒有打破那一層地步,但是,憑藉著如今的高手差異,也曉得他僅僅是一步之遙而已。

風浩眼中的惶恐變本加厲,面前的男人,所表現出來的能量,根本就不是他能應付的,眼神轉向余翔那一邊,更是惶恐莫名。

腳步急退,已經沖著那一邊,便沖了過去,果然不是一個人,恍惚之間,余翔已經被這一些人控制,這是他絕對不允許的。

「想走?沒那麼容易1

秦濤冷哼一聲,根本就不給風浩脫身的機會,緊緊的纏鬥。

&ltp

&gt如今,林峰身上有傷,他身邊兩個丫頭也是同樣,玩死一個余翔,但是假如讓風浩過去,情況就不一樣了。

暴喝一聲,秦濤切斷了風浩的退路,根本不讓他有絲毫脫身的機會,眼神中,一招一式之間,直取關鍵,雖然有一些可惜,但是這樣一位對余家赤膽忠心之人,留下來即是一種威脅。

林峰依然緊緊捏著余翔的脖子,看著這傢伙不時扭動掙扎,卻無力的樣子,心中直率十足,他以往就算是殺人,也必然直接果斷。

此刻不一般,這是余翔,他的一雙腿,永遠都不能站起來了,這一些永遠都是林峰心中永恆的痛。

而此刻,仇人就在手中,他有怎麼可能,他就這麼死去,就算死,他也要讓他嘗試一下最殘暴的本領。

余翔的意識已經開始出現了空缺,心中不再相信自己就這樣死去,恍惚之間,回到現實,逐漸朦朧的眼神當中,滿是那一個青年人猙獰的笑意。

他如墜冰窖,這一切都是真的,他真的要死了。

余翔想要開口告饒,即便這麼做,徹底消散了他自豪的尊嚴,但是如今,面對死亡的威脅,這一些都不再重要了,苟延殘喘的活了這麼久,他比任何人都曉得愛惜生命,他怕死,他更不想死。

呼吸越來越不順暢,仿若聽見死神的腳步鄰近,一步步的走近,乃至於感覺到在對自己微笑。

就當余翔消極的以為,自己真的要死了的時刻,卡在脖子間的手,卻突然的放鬆,再一次呼吸到了空氣啞然失笑的一種僥倖感覺,讓余翔再一次迷戀這一種活的機會,卻不忘面前林峰依然還在,抬起頭來,發現他正在用一種戲謔譏誚的眼神,便看著自己。

「放過我,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不要殺我……」

余翔已經徹底放下了一切的自豪和尊嚴,即便心中不甘憤怒又如何,現在這樣,逃過這萬這一劫就行了。

在死亡面前,卻終於發現,其實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了,能活下去,其實才是最好的。

「你能給我什麼,錢嗎?但是我不缺……」

林峰只是淡淡的搖頭,悠然的說道。

風浩睚眥欲裂,眼神瞟到那一邊一男二女,已經把余翔徹底的控制住了。

這三人正是林峰,楊詩詩,劉小柔。

心已經沉到了谷底,想要脫身,卻很無奈,已經被秦濤死死的纏住了,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一時間,心急如焚。

趁著風浩再一次分神的機會,秦濤沒有錯過,身體突然暴發一掌,拍開對方的拳頭,單手再一次呈鷹爪狀。

只是瞬間,便捉住了機會,死死的鎖住了對方的喉嚨,眼中閃過一道手掌,疾速的緊縮。

「嚓1

一聲活躍的骨骼斷裂的聲音,便從風浩脖子處傳來,這一道聲音甚是悲慘,一縷暗紅色的血跡,風浩嘴角徐徐的溢出,眼珠子瞪的大大的,似乎要裂出來一般。

瞳仁卻逐漸的變化。

秦濤眼中終究有一抹不忍,畢竟這個人不是死敵,假如有可能,他不想殺他,但是終究是下了死手,這樣的人不能留,不然,終究是一大禍害。

放開手,風浩身體向後仰去,已經徹底失去了聲息,瞪大的眼睛,再也沒有合上,裡面充滿了一種不敢和憤怒。

強者放在任何地方,便叱吒一番,卻只是因為捍衛在余家這麼多年,最後還落得如此的結果。

這對於他來說,可能是遺憾,但是如今死了,一切都已經遲了。

余翔在車裡面的情況,卻是看的分明,心中最後一絲期冀,徹底的破滅了,現在的余翔更是曾經瀕臨崩潰的邊緣,即便方才從死亡的邊緣走出,現在卻依然被死亡威脅籠蓋。

林峰冷冷的看著面前,放下一切尊嚴,不時哀求的男人,嘴角的笑意,愈發的淡漠。

沒有任何的顧恤和惻隱,看著面前男人,現在巴不得跪下忍,只感覺到啞然失笑的直率之意。

這一些都是他想要的,讓這一個男人在無盡的懼怕當中,徐徐享受這一種死亡鄰近的懼怕,因為直接殺了他,對於林峰來說,是太便宜了他。

「放了我,你想要說做什麼都可以,請你放了我……」

余翔身體蜷縮在車後座,因為剛才被林峰掐住脖子到,此刻,神彩依然青紫,看起來非常狼狽。

林峰淡淡的點頭道:「你認為可以嗎?你余翔的德行,你自己最是了解,就算我放了你,你真的會安分守己嗎?」

「會的,一定會,你放了我……我不再出現在你的視線中了。」余翔忙不迭的點頭承諾。

林峰笑了,很輝煌,也很戲謔,為何面對死亡的時候,皆是如此卑微的姿態。

但是他們又怎麼曉得,越是如此卑賤的樣子,更是想讓人早點弄死。

「有一句話,叫做狗改不了吃屎,我想余兄應當聽過,在我眼裡,你乃至於連一條狗都不如,狗挨打疼了,尚且曉得怕,而你卻不曉得。」

林峰手依然放在余翔的肩膀上,彷佛順手,都有可能片刻間,捏斷他的脖子,這對於余翔來說,更是一種強大的壓抑力。

聽見林峰的話,余翔身體一震,臉上終於表露出了一抹無恥的神彩,卻不動聲色,放在身邊,另外的一隻手,卻不動聲色的緩慢移動。

所有人都在林峰眼中看著,並未有絲毫舉止,看來這一個傢伙,照樣不忘,他不介意陪著他玩一玩。

「你去死吧1

下一刻,余翔臉上終於一改剛才低三下四的姿態,徹底變成了無恥的猙獰,右手抬起,一把手槍,便對準了林峰的額頭,陰森森的槍口,散發著一股森冷的殺意。

「你想殺我?」

林峰根本沒有絲毫慌亂,嘴角依然掛著那一抹淺淺的笑意,直直的看著面前殘廢的男人問道。

「放我離開,饒你一命……」

余翔並沒有直接扣動扳機,眼神落站在車外面,帶殺氣看著自己的兩個女人,就算是真的一槍崩了這一個青年人,下一刻,他也必須死。

他還沒有到臨死前拉一個墊背的氣焰,所以他依然想要活著。

而此刻,用槍指著的這一個男人,就成了最佳的籌碼。

「你認為可以嗎?」

林峰反問道:「這樣只不過是讓你死的更快而已……」

「不要說那麼多了,你不想死,我也不想死,就當咱們做一筆交易吧,我曉得在你眼中,我的命或許並沒有你的命值錢。」

余翔自信滿滿,任何人都是這樣,又有誰會傻到那自己的命,去換他人的命,他曉得面前的男人,恨自己想要折磨他到死。

同樣慶幸,他剛才沒有殺掉自己,給他發現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他怕死不假。

「交易?」

林峰點頭:「我從來不會和死人交易……」

話音剛落,余翔乃至於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一抹冷光在眼中一閃而過,心底一沉一種不好的預感直接出現。

恍惚之間,他感覺自己完了,剛才那一抹是刀鋒之上的冷光,他極為明白,卻發現自己居然並沒死,沒有來得及慶幸。

當眼光再一次落在舉著槍的手的時候,一聲慘叫,便終於從口中暴發,撕心裂肺。

剛才照樣舉著槍,威脅林峰,放過自己,而現在被切斷,手槍連帶著一隻手掌,消失在地上,而他的右臂,成了一條**裸的,鮮血淋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