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五零章生死交戰

作者:天界流氓  |  更新時間:2014-01-18 18:03  |  字數:4204字

樓下一輛賓利停在那兒,余翔坐在輪椅上被推了出來,眼睛微閉,神彩溫和,很好掩飾了眼中的煩惱。

並沒有多少保鏢隨從,有一個風浩,對於余翔來說,已經足夠了。

假如有人連風浩這樣的高手都打敗不了,即便是再多的保鏢也無用。

但是躋身於高手行列,眼看整個華夏,又有多少人是他的敵手,對於自己現在的狀況,余翔自信滿滿。

被小心的攙上座位的風浩,眼睛在周圍掃視了一圈,確定沒有危險後,這才上車,汽車帶動,朝著住處而去。

已經通過了,路上的車流並不算多,賓利車平穩的行駛在馬路上,沒有絲毫的異樣。

余家大院,這一座曾經在整個燕都城,都在他人眼中,高高在上,象徵著重大權利的院落,現在此刻,已經稍顯悄然。

余家本來就不是太發達,那一場風浪,余家老爺子不久鬱鬱而終,而如今整個余家能說的是上話的,也不過余翔一人而已,至於那一些如人心渙散的旁系,不提也罷。

車子隔斷大院,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刻,本來一起平穩現在突然停下,前方出現一道人影,靜靜的攔在車前,一動不動,彷佛是恭候多時。

尖銳的洞察力,讓風浩感覺到了一陣危險的氣息,后座的余翔,同樣瞥見了前方的人影眼中,一瞬間,便暴發出了一抹尖銳怨恨的光耀。

頭上一頂帽檐,壓的很低,身上罩著一件黑色的風衣,從余翔的角度看不清此人的臉孔。

但是余翔曉得他是誰,這一道身影,即便是死,他也不會忘記,那是其心中最刻骨銘心的恨。

拳頭攥得緊緊的,乃至於骨節都有一些發白,內心的憤怒當中,更多了一份懼意,那是從骨子裡,所暴發出來的,原本就控制不住,身體靜靜的顫抖。

昂首看了一眼,看著自己的風浩,聲音森然道:「風浩,小心……」

風浩靜靜點頭,眉宇之間透著一抹凝重,即便相隔這麼遠,依然從那一個人的身上,感覺到一陣危險的氣息,讓他明白此人絕對是難以應付的角色。

並且,目標清晰,即是自己身後的這一位。

推開車門,風浩走了下去,通體肌肉緊繃在一起,眼神暗淡,聲音活躍道:「離開這裡,饒你一命。」

口吻絕對的狂傲,作為強人,他有說出這一番話的能力。

對方的目標很簡單,余家此前的行動,如今遇上這樣的情況,並不算意外,這一個人,明顯是那一些人派過來報復的。

而風浩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動手,明顯是有牽掛,畢竟如今身後的車內,是早就取得行動高手的余翔。

假如對方能量略微弱小一點,可以纏住自己,周圍略微有躲藏,對於車內之人的情況不幸。

一直安靜站立的男人,終於懂了,徐徐摘掉頭上的帽子,露出了其真正的臉孔,臉上表露出了一抹冷峻的笑意道:「我假如不離開呢?」

風浩神彩一變,余翔能從氣息上,瞬間判斷他的身份,風浩卻不能,現在男人摘掉帽子當前他才真的明白這一個人的身份,深吸一口氣,把心中的心情,緩和了下去,冷聲道:「秦濤,不要忘了你此刻的身份,你可曉得你這麼做的結果是什麼!」

語氣嚴厲,卻帶著諸多的記掛,這一位秦家太子的秦濤,不可能不清楚,二十多年前叱吒華夏國,憑藉著的不僅是深沉的背景,之所以能把無數大少踏在腳下,更有一身強悍的能量。

秦濤當初的能量,風浩隱約曉得一些,卻並不徹底清楚,而如今,更不曉得他如今到底抵達了什麼水平,心中已經徹底的警惕了起來,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如今已經身居高位的他,居然在這樣的時刻,決定親自動手。

「結果,我當然曉得,不過余翔也該曉得他的結果,今日,我給他送來了……」

語氣固然重要,神情當中,卻滿是冷冽,死死的透過車窗,盯著車內的男人,殺意凜然,當初饒了他的一條狗命,如今不曉得愛惜,還敢亂咬人,差一點造成緊張的結果,這樣的人,留著已經沒有太大的意思了。

他也不介意自己動手,即便如今身份不同,但是這又有什麼關係,該殺之人,他不會手軟,因為他是秦濤。

風浩沒有再多說一些什麼,曉得秦濤今日是鐵了心的,要對付他身後之人,而他自己的職責,即是守衛余翔的安全,低吼一聲,雙手成拳,便已經沖了上來。

秦濤同樣是低喝一聲,臉上滿是森然的嘲笑之意。

「風浩,假如你此刻離開,還能保住一命,這是我和余家的仇怨和你無關。」

秦濤照樣提醒道,此人本非善人,不過是想要謝恩而已,身為高手,現在隕落未免可惜。

風浩的身體如今,已經衝到了秦濤身邊,一雙拳頭,如同石頭一般穩固,帶著破空聲,直奔面前男人的腦袋,他是獵鷹組織的一位成員,即便付出生命,也必須要捍衛獵鷹組織,這是作為一個強人最後的尊嚴。

風浩的行動已經給了秦濤答案,無需多言,秦濤也得到了最後的安全,沒有隱匿,一掌迎著風浩的拳頭,拳掌交接的一瞬間,單手呈鷹爪,便緊緊的捏住了,隨之,腳步退後,重重一發,動作如同行雲流水。

風浩神彩一變,只是一招,就已經曉得面前這一位當初的秦家少主,能量之恐怖,他自己號稱鐵拳,一身工夫,全都在拳頭之上。

縱橫一生,不曉得多少強人在他的手中隕落。

而現在,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