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五零章生死交戰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盯著車內的男人,殺意凜然,當初饒了他的一條狗命,如今不曉得愛惜,還敢亂咬人,差一點造成緊張的結果,這樣的人,留著已經沒有太大的意思了。 他也不介意自己動手,即便如今身份不同,但是這又有什麼關係...

樓下一輛賓利停在那兒,余翔坐在輪椅上被推了出來,眼睛微閉,神彩溫和,很好掩飾了眼中的煩惱。

並沒有多少保鏢隨從,有一個風浩,對於余翔來說,已經足夠了。

假如有人連風浩這樣的高手都打敗不了,即便是再多的保鏢也無用。

但是躋身於高手行列,眼看整個華夏,又有多少人是他的敵手,對於自己現在的狀況,余翔自信滿滿。

被小心的攙上座位的風浩,眼睛在周圍掃視了一圈,確定沒有危險后,這才上車,汽車帶動,朝著住處而去。

已經通過了,路上的車流並不算多,賓利車平穩的行駛在馬路上,沒有絲毫的異樣。

余家大院,這一座曾經在整個燕都城,都在他人眼中,高高在上,象徵著重大權利的院落,現在此刻,已經稍顯悄然。

余家本來就不是太發達,那一場風浪,余家老爺子不久鬱鬱而終,而如今整個余家能說的是上話的,也不過余翔一人而已,至於那一些如人心渙散的旁系,不提也罷。

車子隔斷大院,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刻,本來一起平穩現在突然停下,前方出現一道人影,靜靜的攔在車前,一動不動,彷佛是恭候多時。

尖銳的洞察力,讓風浩感覺到了一陣危險的氣息,後座的余翔,同樣瞥見了前方的人影眼中,一瞬間,便暴發出了一抹尖銳怨恨的光耀。

頭上一頂帽檐,壓的很低,身上罩著一件黑色的風衣,從余翔的角度看不清此人的臉孔。

但是余翔曉得他是誰,這一道身影,即便是死,他也不會忘記,那是其心中最刻骨銘心的恨。

拳頭攥得緊緊的,乃至於骨節都有一些發白,內心的憤怒當中,更多了一份懼意,那是從骨子裡,所暴發出來的,原本就控制不住,身體靜靜的顫抖。

昂首看了一眼,看著自己的風浩,聲音森然道:「風浩,小心……」

風浩靜靜點頭,眉宇之間透著一抹凝重,即便相隔這麼遠,依然從那一個人的身上,感覺到一陣危險的氣息,讓他明白此人絕對是難以應付的角色。

並且,目標清晰,即是自己身後的這一位。

推開車門,風浩走了下去,通體肌肉緊繃在一起,眼神暗淡,聲音活躍道:「離開這裡,饒你一命。」

口吻絕對的狂傲,作為強人,他有說出這一番話的能力。

對方的目標很簡單,余家此前的行動,如今遇上這樣的情況,並不算意外,這一個人,明顯是那一些人派過來報復的。

而風浩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動手,明顯是有牽挂,畢竟如今身後的車內,是早就取得行動高手的余翔。

假如對方能量略微弱小一點,可以纏住自己,周圍略微有躲藏,對於車內之人的情況不幸。

一直安靜站立的男人,終於懂了,徐徐摘掉頭上的帽子,露出了其真正的臉孔,臉上表露出了一抹冷峻的笑意道:「我假如不離開呢?」

風浩神彩一變,余翔能從氣息上,瞬間判斷他的身份,風浩卻不能,現在男人摘掉帽子當前他才真的明白這一個人的身份,深吸一口氣,把心中的心情,緩和了下去,冷聲道:「秦濤,不要忘了你此刻的身份,你可曉得你這麼做的結果是什麼1

語氣嚴厲,卻帶著諸多的記掛,這一位秦家太子的秦濤,不可能不清楚,二十多年前叱吒華夏國,憑藉著的不僅是深沉的背景,之所以能把無數大少踏在腳下,更有一身強悍的能量。

秦濤當初的能量,風浩隱約曉得一些,卻並不徹底清楚,而如今,更不曉得他如今到底抵達了什麼水平,心中已經徹底的警惕了起來,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如今已經身居高位的他,居然在這樣的時刻,決定親自動手。

「結果,我當然曉得,不過余翔也該曉得他的結果,今日,我給他送來了……」

語氣固然重要,神情當中,卻滿是冷冽,死死的透過車窗,盯著車內的男人,殺意凜然,當初饒了他的一條狗命,如今不曉得愛惜,還敢亂咬人,差一點造成緊張的結果,這樣的人,留著已經沒有太大的意思了。

他也不介意自己動手,即便如今身份不同,但是這又有什麼關係,該殺之人,他不會手軟,因為他是秦濤。

風浩沒有再多說一些什麼,曉得秦濤今日是鐵了心的,要對付他身後之人,而他自己的職責,即是守衛余翔的安全,低吼一聲,雙手成拳,便已經沖了上來。

秦濤同樣是低喝一聲,臉上滿是森然的嘲笑之意。

「風浩,假如你此刻離開,還能保住一命,這是我和余家的仇怨和你無關。」

秦濤照樣提醒道,此人本非善人,不過是想要謝恩而已,身為高手,現在隕落未免可惜。

風浩的身體如今,已經衝到了秦濤身邊,一雙拳頭,如同石頭一般穩固,帶著破空聲,直奔面前男人的腦袋,他是獵鷹組織的一位成員,即便付出生命,也必須要捍衛獵鷹組織,這是作為一個強人最後的尊嚴。

風浩的行動已經給了秦濤答案,無需多言,秦濤也得到了最後的安全,沒有隱匿,一掌迎著風浩的拳頭,拳掌交接的一瞬間,單手呈鷹爪,便緊緊的捏住了,隨之,腳步退後,重重一發,動作如同行雲流水。

風浩神彩一變,只是一招,就已經曉得面前這一位當初的秦家少主,能量之恐怖,他自己號稱鐵拳,一身工夫,全都在拳頭之上。

縱橫一生,不曉得多少強人在他的手中隕落。

而現在,公然的一拳,居然被對方如此接住了,乃至於,在被捉住的那一刻,手掌緊縮之間,居然感覺到拳頭之上的骨骼,竟然在咯吱作響,這需要多大的力道埃

沒有絲毫猶豫,一拳接著轟出,秦濤終於停止了,退後幾步,便嘲笑過去,風浩神彩漲紅,右拳發出了渺小的戰慄,看著秦濤眼神當中,更是史無前例的凝重。

「秦家少爺,果然不簡單。」

風浩發自內心道,他是燕都城排名靠前的高手,一招之間,居然在對方手中走過,這是多麼強大的能量,風浩心中有一些沒底了。

「此刻懊悔還來得及,我今日只想殺一人,並非你。」

秦濤風平浪靜道,現在身上的氣息,已經徹底轉變了,不是哪一個沉穩的天元門人秦濤,現在的他,只是一頭被徹底激憤的雄獅。

當最重要的親人差一點遭逢不測,這已經激起了他隱藏在心中二十多年的猙獰一面。

風浩依然點頭道:「你雖強,但是我亦有自己的尊嚴和僵持,道不同而已,你若想殺他,必須先殺我1

語氣鏗鏘。

這是博弈,無所謂對錯與利害,既然站在不同的地點,那就必然二者只能存其一。

「既然如此,那就死吧……」

秦濤消散了最後的腳步,重重的踏在地上,身體飛馳了出去。

單掌呈刀,便劈砍到了風浩的脖頸,行動凌厲殺伐,錚錚的殺氣中,帶起一陣仿若戰場之上的悲涼之氣。

風浩不敢怠慢,秦濤的能量強大,心中已有記掛,乃至於這一掌落下,他不敢正面承接,因為他曉得勝利的一定是他自己。

余翔呆在車內,面前的情況看的縱情宣露,頭上冷汗不祝

二者之間交手,孰優孰劣,他也能看出來,心徹底的沉了下去,第一次感覺到了情況不妙,在他眼中,堪稱無敵的風浩,對上秦濤,居然瞬間落了劣勢,這一個男人到底強大到了什麼水平,他不敢設想。

秦濤給余翔留下的回憶過於深刻,乃至於二十多年過去,心中一閉上眼睛,腦海當中就不受牽制的顯現出了這一個男人在他的慘叫和哀求當中,絲毫不顧一切,殘暴的捏斷了他雙腿。

一寸寸的捏斷,那一種自身骨骼裂開的洪亮聲音,乃至於似乎迴旋在耳畔。

伴隨著男人猙獰張狂的笑意,這一種感覺,讓他這一些年來,不時的被折磨被蹂躪,可能他真的怕了,也懊悔了,也是這樣的熱情,讓他的內心逐漸產生了一種變態的報復。

乃至於余家如今,已經犯錯到了原本不可能的地步。

而如今,他確實是心動了,然後失敗,再然後,接待著的又是一輪這樣的報復,這一刻,余翔幡然懊悔了,但是已經遲了。

他只希望面前的戰局,現在能產生逆轉,然後,他也可以溫和的逃過這一劫,其心中立誓,以後一定不會再那樣了,他真的懼怕了。

現實永遠比設想中的來得更殘暴的多,當親眼瞥見在其心中鴻鵠之志的人,在秦濤的手中,竟是節節敗退。

乃至到最後,原本沒有絲毫還手力氣的時刻,他的眼神中一片空洞。

他不曉得接下去,比及秦濤徹底辦理風浩以後,他是什麼結果,唯一曉得的,只是他此次完了,乃至於比當初更加可怕,那一次他失去了雙腿,那此次呢?

一輛黑色轎車,徐徐的從前方駛過來了。

驚異當中的余翔,根本就沒有發現,車子安穩的停在身邊的車門,打開的時候,他才內心警悟,一種不好的預感,襲遍全身,眼神死死的盯著旁邊的黑色轎車,身體禁不住的顫抖,冷汗浸濕了通體。

沒有讓余翔消極,車門打開了,一個青年的身影,出現在此刻他的眼中,臉上輝煌的笑意,正在他的眼中,現在卻比妖怪更加恐怖了。

林峰下車的腳步有一些輕飄,後座打開,唐江跟上來,卻被林峰迴絕了。

一個人腳步晃動,不急不緩的人走到賓利後座門前,拉開車門,直接做了上來坐在余翔的身邊,淡淡的看著身邊睚眥欲裂的中年男人諷刺戲謔。

「怎麼,瞥見我沒死,是不是有很驚喜的感覺。」

林峰笑聲很開暢,不是面對生死仇人,反而如老朋友碰頭一般感覺。

余翔神色陰霾,看著身邊坐著的青年人,額頭上已經溢出了精密的汗珠,這一些人的報復,在他的猜測當中,但是終究沒有想到在他們的報復。

當面自己顯得是如此的無力,他牙齒緊咬道:「你想殺了我?」

林峰沒有表態,依然神彩淡然道:「你認為呢?」

巴掌在余翔的臉上拍了拍,這一個傢伙除卻身上的光環以外,如今坐在這裡在林峰的眼中,也不過是一個廢人而已。

「你可要想好結果,余家不是任人捏圓捏扁的。」

饒是余翔現在,心中惶恐的變本加厲,但多年來歷練的心態,卻依然在他的臉上,看不到多少慌亂的神彩,話語中的威脅不問可知。

「結果?」

林峰眉頭一挑,便嘲笑道:「那你余家在動手的時刻,可曾想到過結果?既然你可以這麼做,我為何就不能,可能是你一直認為你余翔很特殊,和咱們不一般。」

轉而,卻是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眼睛在男人一雙腿上瞟了一眼,便瞭然道:「確實很特殊,廢人嘛,總該享有一些特權的。」

余翔神彩一陣鐵青,他的腿是其心中最大的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