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四七章師姐再次到來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 安心的同時,卻又有一些隱隱的失落,夢之所以如此美麗,就在於它的如虛似幻。 既然是夢,那又何必看得逼真?對他來說,看上一眼,已經是空虛一場了。 過了好一會兒,林峰靜靜一嘆,帶著三個女孩...

兩個同樣美麗的女人,就這麼堅持著,不得不承認。

雖然華玉兒也稱得上是絕色,但與楊詩詩比較,照樣要遜上一籌。

「怎麼樣?竟然找到我這小地方來了?我這裡地方小,可供不了你多麼的大佛,假如想找什麼事,怕是找錯地方了。」

雖然華玉兒任事,一向對得起自身的心,但即是她再束縛,那也不為世俗所容。

越是這樣,華玉兒越是覺得這一位大人物高貴莫測。

聽到華玉兒帶著火氣的話,楊詩詩不由婉爾一笑,她清楚那是她前一段時間,觸怒了這一位大姐大。

楊詩詩很清楚,從古到今,任何事情都是一樣。

雖然她倡導,但她對這一些人卻並不排擠,她很清楚,只對常人無效,而對平常人,則必須駁回,有一些事情,絕不是法律所能解決。

黑道也有它自身的規則,那一些規則,對於平常人來說,不可思議。

面前的女人,即是燕都城黑道三形權勢之一的龍頭大姐。

作為一個女人,能穩穩鐺鐺的坐在那一個萬人盯著的位置上,能將那麼重大的事情,束縛得分毫不差,絕非普通人所能及。

華家不是不沾黃賭毒,但這三樣的標準,都把握得恰如其分。

賣黃,卻絕不迫良為娼,開賭,卻絕不賣妻賣女,對毒品,抓得加倍嚴厲,除了搖頭丸等輕微毒品,其他毒品,統統清出她的地方。

正是由於這樣,在她的地皮歷來,沒出現過引起民憤的事情。

所以在歷屆的嚴打中,警方對他們皆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受到的損失,自然也是最校

她沒給警方帶來麻煩,警方自然也不會故意和她過不去。

假如她的地皮易主,什麼污七八糟的東西,全都滾進來,那必然給都城治安帶來一種壓力,所以局勢,在一定程度上,還支持著她。

這一點,對於楊詩詩很明確,華玉兒無疑更明確。

從看到楊詩詩真風采的那一刻,林峰的心就觸動起來,以致她和華玉兒說了些什麼,他半個字也沒聽出來。

真的是她,是自己?自己的女人。

這時的她,少了一分威武,多了一些柔和、溫婉,讓人如沐春風。

所謂道不同,不相為盟。

這兩個女人,雖然不能親如姐妹,過了幾招,楊詩詩便過去了。

她本計劃暗中看看而已,卻沒想到生出了這一些波折,最後竟然讓華玉兒認出來了。

直到楊詩詩那絕美的身影,消失在門口,燕都城裡的所有人,才回過神來,魔力當真與眾不同。

林峰並沒有追著她出去,多年的宿願,終於實現以後。

安心的同時,卻又有一些隱隱的失落,夢之所以如此美麗,就在於它的如虛似幻。

既然是夢,那又何必看得逼真?對他來說,看上一眼,已經是空虛一場了。

過了好一會兒,林峰靜靜一嘆,帶著三個女孩兒走了進來。

華玉兒凝視著那一道消失的背影,過了半響,才說道:「我需要他的資料。」

然而對那一個男人,她卻有一些不安,華玉兒讓華家直立不倒,就在於她信仰的準則。

一切盡在把握才好。

而燕都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出色的高手,她竟然一無所知,這讓她不得不重視起來。

她深知,眼下的燕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在某一些時刻,關鍵的人物,足以改變整個局面。

林峰自然不會傻傻地追問為何,只是伸動手去,將劉小柔的無瑕的小手握在掌中,原來,劉小柔安定的外表下,手掌早已經是一片酷寒。

此時此刻,毫無疑問,任何話語都不能讓劉小柔有絲毫開解。

因此,林峰只需靜靜地將她擁入懷中,給她一些溫暖。

不一會兒,楊詩詩就從裡面走了出來,**狀態與剛才比較,也了解好了一些,誰也不知道,她究竟說了些什麼。

「你們要去外面玩,還是想回家?」

楊詩詩很明白年輕人的生活方式,與她們那一個時候較勁,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嗯,照樣回家吧,媽,今天我要給你一個欣喜哦。」

劉小柔愁容乍現,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你能給我什麼欣喜……」

楊詩詩微微搖了點頭,靜靜笑道。

以她此時身份地位,沒有什麼決心追去的東西了,話雖如此,但見劉小柔這麼懂事,內心還非常歡快的。

因此,三人又從頭往回趕去。

路雖然不遠,但這一去一來,人不知鬼不覺間,就已花費了一個上午的工夫,等他們回到別墅附近,已是夜間時候。

「我們吃了飯,再回去吧。」

今天這樣的場合,楊詩詩雖然已經習慣,但怎麼樣也沒有自己做飯的心理,才如是提議道。

楊詩詩打開電視,就和林峰在客堂的沙發上坐下。

剛開始還好,他們有一句沒一句地談判著,可漸漸地,林峰發現楊詩詩對他的問題不睬不理,不由偏過頭去。

卻見楊詩詩倚靠在沙發上后墊上,怔怔地看著前方,眼睛並沒有焦點,林峰一看,就知道她在發愣了。

不管再剛強,再睿智的人,都有消瘦的一面。

林峰內心暗嘆,對自身的楊詩詩,也湧起了無盡的惻隱之情。

這麼一個美麗智慧的女人,卻要擔當如此包袱,上蒼是多麼的殘暴!

可能是房間里的溫度較低,假如其他什麼,楊詩詩的身體微微一顫,雙手也抱在胸前,好讓自己更加舒服一些。

林峰的視線,從電視上移開,發現楊詩詩,已經閉上了眼睛,而胸口的呼吸,也十分均勻,可能是睡著了,而她的姿勢,也很明白告訴林峰,她有一些冷。

林峰剛坐下沒多久,便覺得右邊的肩膀上有一些沉著。

林峰沒必要看就知道,楊詩詩斜靠在了他身上。

對楊詩詩的心理,林峰很明白。

這兩天,她多半沒有睡好覺,如今好不容易才睡著,林峰怎麼樣,也不忍心喊醒她。

雖然在外人看來,有一些丟臉,他也有一些苦楚,但也只得承受著。

這麼一來,林峰便只能保持這一種姿勢,動也不能動一下。

否則,便極有可能將楊詩詩驚醒,長期以往,饒是以林峰的定力,這兒不斷僵坐著,也有一些受不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林峰一狠心,正計劃將楊詩詩叫醒的時刻,耳畔卻響起一個噓聲。

「怎麼樣?」林峰以極低的聲音,苦笑著道。

楊詩詩卻是睡得舒服,可卻苦了他呀。

劉小柔告誡地看了林峰一眼,也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劉小柔是來幫助楊詩詩的,她們同為天元門人,自然都是互幫互助,如今楊詩詩來燕都城可能有危險,她便來了。

看著劉小柔的背影,林峰苦笑不已,這妮子就是這麼蠻不講理,但也正是由於如此,才有一種令人心癢的別樣神韻。

如今,林峰唯一能做的,祈禱楊詩詩可以早一些醒來。

那樣的話,他也算是解除束縛了。

然而,許多時刻,總是叫苦不迭,林峰越是如此想法主張,楊詩詩越是睡得安穩。

許久以後,林峰終於有一些扛不住了,身體略微向左邊歪斜一些,便斜靠在了沙發的扶手上。

然而,事到如此,林峰才發現,他這樣並沒有著急,反而更加痛楚,楊詩詩竟也這樣,隨之倒了下來!

原來,楊詩詩只是將頭靠在林峰肩上,並沒有太多的身體交戰,但這樣一變換姿勢,她的上半身,幾乎都躺在了林峰身上。

這樣的變故,林峰有一些回不過神來。

須知,這樣一來,楊詩詩幾乎即是半躺在他的懷中。

以至於,他照樣躺在沙發上,此情此景,怎麼樣看,都有一股難以言喻的象徵。

先前,林峰想到楊詩詩醒來,而此時,他真希望她就這樣躺著,否則,她一旦睜開眼睛,看到這一類現象,天知道會發生什麼。

因此,林峰動也不敢動一下,倘若由於他不留心而將楊詩詩驚醒,讓她誤以為他在對她做一些什麼,那他的麻煩就大了。

楊詩詩雖然躺在林峰身上,但因位置並不規則,除了頭枕著林峰外,兩人的上半身並沒有重疊在一同,中間依然有著一絲間隙。

而此時,林峰的手恰恰將那間隙填滿。

更要命的是,他手接觸到的位置,便是楊詩詩的胸部啊!

說真話,在林峰的女人中,楊詩詩是最具成熟魅力的一個,而她也保養得相當到位,看上來不過三十來歲,正是綻放最具神韻的年齡。

特別是那典雅下,偶然散發出來的嬌慵散懶,真的很容易撩撥起男人的心弦,正如林峰第一次見她時那樣,那迷人至極的容貌,讓他都不禁熱血磅。

雖然林峰也很清楚,楊詩詩對於他非常不錯,表現得溫婉可親。

楊詩詩那熟透的身體,讓任何男人都無法拒絕。

而此時,他的手竟摸著她那邊,雖然只是手背的觸感,並不能像手把握著那麼感應得逼真,但已足以讓他體會到那邊的絕對美滿。

林峰沉浸在楊詩詩那最柔柔的地方,殊不知楊詩詩的睫毛微微發顫了兩下。

以至於,那美得無法形貌的臉頰,也浮現出了兩抹淡淡的紅暈。

原來,她順著林峰躺下的時刻,就已處於半睡半醒的邊緣,她本沒有在意,正在要入睡時,才猛然感應到,宛若有什麼東西,貼上了她的胸脯。

對此,楊詩詩相當警覺,因此霎時就清醒過來,待她搞清情況,發現是林峰的手偶爾中交戰,她不由一呆,過後,林峰左右為難地停放在那兒,她更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林峰進退不是,然則楊詩詩心跳的速度,卻比他有過而無不迭。

再想到他們此刻的姿勢,楊詩詩內心不由發出一絲無力的嘆氣。

在林峰對面,楊詩詩也卸下了一切的偽裝,恢復了她最根本的風采,將真實的她完全呈現出來,這麼一來,楊詩詩魅力倍增,林峰也看到了她那鮮為人知的一面。

可是,此時發生的事情,遠遠高出了她的設想,她的腦子有一些迷離,胸口微微升沉著,卻不敢移動分毫,生怕被林峰發現她已經醒來,倘若那樣,讓她情何以堪?

因此,兩個人都靜靜地保持原樣,感應著各自的危險,卻都不知道對方的狀態。

隨著楊詩詩的呼吸,林峰顯然能感應到她胸前的升沉。

他只感覺到,他的心也隨著一起發顫。

要知道,楊詩詩今天穿的是一件修身的旗袍,那恰如其分的裁剪,不僅將她絕美的身材勾勒無遺,更東方女性的莊重和知性,體現得酣暢淋漓,那淡雅恬靜的神韻,更讓人份外墮落。

而楊詩詩穿的衣服,質地自然無可挑剔,那料子雖然不如劉小柔的絲質長裙那麼輕狂,但卻足以讓林峰逼真地感應到她的一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