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四六章軍區華家的實力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心情不堪設想,幸好沒有答應他們的請求,否則,這一顆老鼠屎,真得會壞了她一鍋粥。 活該的齷齪君,竟然敢在自己的場子裡面惹事,即便是那一個男人放過他,即便是風家放過他,自己也不會輕饒了他。 ...

想到剛才那丟人的表現,幾人羞惱交加。

「兄弟們,別放她們就這麼走了。」

話一說完,幾個人就從頭將四個女人圍了起來。

這一些人宛如顧慮著什麼,再也沒有動手動腳,假如在他們自己的地皮,早就將這幾個美女拖上來享受了,哪裡會像此時這麼不容易解渴。

「讓不讓?」

女人轉過頭,冷冷的問了一句。

那無形中的威儀,竟讓外面幾人退了好幾步。

為首之人,將心一橫,只要不鬧大,諒這幾個人女人,也不能怎麼樣自己,因此一臉淫笑道:「哥哥不讓你又怎麼樣?豈非還想從我們身上爬過去不成?假如那樣,兄弟們都躺下讓你們爬個夠。」

言語間,其他幾人也都擁護著淫笑不止。

「都去死1

女人還沒來得及語言,一個冷淡的聲音,從她背後傳了出來。

見此人竟然在他們兄弟對面大放厥詞,想管閑事,也不看一看自身的實力,一個人就敢跑出來,對他們大呼小叫。

幾人正想捉弄下他,耍一耍威風,卻陡然感應到一陣劇痛。

林峰冷冷的看著,這幾個不知死活的潑皮,嘴角浮現出一絲詭異的愁容。

緊握成拳頭的右手,猛地一擺,就這樣,那十來人,竟然全都被打飛出去,跌倒地面,再也爬不起來了。

而那男子,卻傲立正中,靜靜的拍了鼓掌,宛若做了一件最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倒飛出去的人,散落在舞池的各個地方,引起一聲聲驚叫。

這一下子,整個舞池終於亂了。

「峰哥……」

秦瑤欣喜的叫了起來,只是她在湊近林峰的同時,內心卻有一些害怕,自身沒有告訴林峰,便?

??這兒來,還出了這樣的事,他肯定發火了。

見秦瑤她們沒事,林峰也終於放下了心,不過對幾個女孩兒卻沒好神色,這一些小丫頭才進大學沒多久,竟然就跑到這裡來了,要再不好好的教育一下她們,再過兩年,那還不翻上了天?

不過林峰也知道,以秦瑤的素質,她肯定不想來這一些地方的,他用腳趾頭都想得到,這是因為林寶兒那丫頭提議,李一寧心動,拉著秦瑤一同來的。

秦濤在旁邊惱火了,狠狠的瞪了秦瑤一眼,冷聲道:「等會兒再找你算帳。」

秦瑤一臉委曲,嘴巴翹得老高,卻沒多說什麼,自己哥哥是什麼樣的人,她是最明白不過了。

而此時,林寶兒、李一寧那兩個丫頭,都還愣在那一邊發愣,腦中全是林峰剛才那無比瀟洒的一拳,真是帥呆了埃

「這一位小兄弟,好俊的功夫。」

隨著這一道優美的聲音響起,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便從樓梯上,緩緩的走了下來。

她至少不過三十,稠密的烏髮,盤在頭上,瓜子臉略施脂粉,秀挺鼻樑上的那一雙眼睛,直透人心底。

一種知性的美,一種大度的柔,讓人不敢直視。

她的身後,還隨著幾人,有男有女,形態不一。

「這一些都是你的人?」

林峰環顧了一圈倒在地面的那一些潑皮無賴一眼,而後將眼光放到她的身上。

她那淺淺的笑容,竟讓人有一種想要點頭的衝動,林峰明顯可以感應到,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女人。

她身後一人,身體略微向前一傾,但那一個女人下垂的手,卻微微一抬,制止了他的行徑,美目向上一揚。

眸子里,洋溢著笑意,饒有興味的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假如其他人,在她的凝視下,很難保持常態,然而,林峰卻宛如未有覺察,淡淡的道:「是,你懲罰i罰;還是,我懲罰他們?」

林峰答覆得很容易,但卻很堅定,不管是誰動手,一定要有所接觸,任何人都聽得出此中隱藏著的一股狂傲。

此言一出,不僅是方才就準備動手的男子,眼冒金光,即是其他人,也都眼神一凝。

歷來沒有人,以這一種語氣,向他們言語,即是省裡面的那一些,也是老實的,這小子倒好,真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只要那女人面色如常,對林峰的話漫不經心,反而輕聲說道:「那你想怎麼樣?假如你想他們死,沒必要你動手,我即刻,就開始讓人辦理。」

林峰心中不由一震,她的聲音很淡,也很輕。

但那一種語氣,卻讓他沒有嫌疑,她那樣做的可能,靜靜一笑,搖了搖頭,卻沒有說話。

「齷齪君。」

華玉兒的聲音很輕,也還像先前那麼典雅,但聽在齷齪君的耳中,那卻是催命符。

「玉姐,饒命啊!我求求您,放我一馬,我包管,以後不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隱藏在他們幾人身後,早已癱倒在地的齷齪君,一聽玉姐喊他的名字,即刻撐起身。

他伸手想去抱華玉兒的腿救饒,卻被她身邊的男子一腳踹開。

齷齪君不是華玉兒的人,他是在燕都城幾大地下權勢夾縫中,所生活的一個小幫派的頭目。

他一向循規蹈矩,不得罪任何一方,但照樣好對付,不小心,得罪了風家,以他的實力,得罪了風家,就等於自尋絕路,萬般無奈之下,他才決定來投靠玉姐。

雖然自己幾次警告這一些混蛋,到了玉姐的地方,要警惕收斂,不要像在自己的地皮,那麼囂張跋扈。

但狗始終改不了吃屎的習慣,給他惹來滅頂之災。

「這一些皆是你的屬下?」

華玉兒的語氣,依然照樣是那麼平淡,就像她問話一樣,但她說出的每一個字,都讓齷齪君心中一顫。

他聽說過玉姐的習慣,她說話越是平淡,那並不平靜,反而越是危險。

「就你們也配?」

華玉兒看也沒看跪在身前的齷齪君,她的地皮,一向很安定,也很乾凈,這一個齷齪君一來,就給她惹來了麻煩。

她的心情不堪設想,幸好沒有答應他們的請求,否則,這一顆老鼠屎,真得會壞了她一鍋粥。

活該的齷齪君,竟然敢在自己的場子裡面惹事,即便是那一個男人放過他,即便是風家放過他,自己也不會輕饒了他。

華玉兒再一次將眼光轉到林峰身上。

「雖然不是我的人,但他們進了這一個門檻,就由我管,我向你們抱歉,同時,也向在場的諸位表示歉意,今晚,大家的消費都免單,算是給各位壓驚了。」

華玉兒說著,從托盤上,端起了已經準備好的酒杯,向附近環了一圈,一飲而荊

「好……」

「不愧是玉姐……」

「華家果然是軍區強大世家……」

到燕都城的圈子內,比較了解的人,當然都很明白華家和華玉兒,在圈內的地位。

此刻,都不由得感觸華家,不愧是並肩於余家,風家,秦家的三大勢力之中,最講道理、最講情面的一個。

「你們有什麼要求,當然都要提出來,我一定滿足你們的願望。」

搞定舞池的人,華玉兒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林峰的身上。

林峰看了看秦瑤和其他兩個小丫頭,再看向像死狗一樣,趴在華玉兒對面的那一人,淡淡的說道:「既然是他們的爪子惹的禍,自然得在爪子上留點東西,我這一個人很好說話,一人一根食指就夠了。」

聽到這一句話,圍觀的其他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寒氣。

食指可以說是五指中最嚴重的一根,可以想象得到,一個人假如沒有食指,那還能做什麼?

華玉兒一蹶不振,右手悠閑的竄改著酒杯,輕聲道:「齷齪君,你沒聽到?還是想我動手不成?」

齷齪君怨毒的看了場中那人一眼,一咬牙關,手起刀落,一根血淋淋的手指,就掉在了地面。

「你們呢?」

被華玉兒一看,還在地面的那一些人心中一顫,都知道這華玉兒是什麼角色,倘若不乖乖聽話,就不僅僅是得到一根手指那麼容易了,早已通體冷汗的他們,紛紛忍痛斬斷了食指。

「你們可以走了。」

一切事了,華玉兒縴手一抬。

「不,不要,玉姐救我。」

聽到華玉兒讓他走,齷齪君像是被判了極刑一樣嘶聲儘力,他清楚只要他走出這一個門檻,要不了多久,就會被風家的大爺們,剁成肉醬。

然而,華玉兒身後的男子,卻絲毫沒理會他的喧囂,提著他像死狗一樣扔了出去。

然後,還癱在地面的那一些人,也被一掃而光,沒一個逃過被扔出去的命運。

看著面前這一個女人,林峰雙目一凝,這一個女人好有魄力!

清理完戰場,華玉兒這才抬起頭,看向面前的那一個戴著墨鏡的女人,臉上浮現起一抹光輝的笑容,無比優雅的說出了所有人都極度明白的三個字。

「楊詩詩。」

從頭至尾,楊詩詩都在寂靜的觀察著這一切,直到華玉兒喊出她的名字,這才得體的摘掉架在鼻樑上墨鏡,靜靜一笑。

「華玉兒。」

對這一個無數商家燕都城的幕後老闆,對這燕都城鼎鼎出名的地下幾大巨頭之一,雖然並沒見過,但對她卻並不陌生,對這一個洋溢傳奇顏色的女人,她早就想見上一見。

楊詩詩是林峰的女人,她也是一位女高手,早就有了自己的一番勢力,只不過從來不露出來罷了。

今晚的暗訪,楊詩詩對華玉兒的評估,照樣很高的,與外界傳聞的基本一致,這華家不愧是黑道中的白道。

在她摘掉墨鏡的一剎,所有人的眼光,都匯聚在了她的身上。

這個如仙子偶謫凡塵,美得令人不敢逼視的女人,向上微挑的細長濃眉下,那雙如深潭般清澈的鳳眼,顯得沉默悄然。

精雕玉琢的挺直鼻樑,鼻下那嫩紅的小嘴,粉黛未施的美滿瓜子臉,宛如在告訴人們美的極限。

稠密的秀髮,披在肩膀雙側,陰鬱中透著淡淡的淺紅。

穿著一件旗袍似的黑色真絲短裙,外面罩著一件同樣質地的無袖短褂,足下是一雙白色的細高跟涼鞋,在美人的風情中,又透出了傳統的古典美態。

一身打扮如她的人一樣浮誇,那氣質,任何人都模仿不來。

酥胸前堅韌滑膩的真絲被高高撐起,微微向里凹的腰身曼妙多姿,短裙下細長,十指根根如玉,皎潔蔥蘢,真是一幅絕妙佳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