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四三章宴會的爭鋒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會兩敗俱傷。 而這一個時候,在這一條路盡頭的一個房車裡,一個中年人,正通過房車裡的電視,看著場中,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待得余翔這一些離去之後,林峰等人又隨後離去,這一名中年人的臉上,便...

且不說他自身被人打成重傷,受盡了折磨,這確實讓余翔嬉笑欲狂。

然而,余翔更知道風浩這一個人。

這個二世祖,絕對於不是可以共事的人!

況且,余翔要報復,也不須要假手於他人,他自身就已經充足了!

有了風浩帶來的獵鷹組織高手,余翔幾人可以安然的在林峰眼皮底下逃脫,就算林峰與柳欣等人再厲害,也不過是古武者,並非超人。

「多謝,再見了1

余翔絲毫不理睬風浩那丟臉的表情,直接離去,休息了這一陣,他已經復原了一些力量,讓旁邊的人架著,便離開了。

林峰看著余翔的背影,再看向附近的幾十名獵鷹組織高手,並沒有動手,他知道,如今兩方人物實力相當,萬一打起來,只會兩敗俱傷。

而這一個時候,在這一條路盡頭的一個房車裡,一個中年人,正通過房車裡的電視,看著場中,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待得余翔這一些離去之後,林峰等人又隨後離去,這一名中年人的臉上,便暴露出了一絲悠閑的笑容,微微搖晃動手裡的紅酒道:「不錯1

那中年人不禁有一些詫異的問道:「浩兒,你覺得林峰背後的天元門,真的如此厲害嗎?連聖教都不敢殺向他們天元門總部?」

風浩微微搖頭,笑道:「二叔,在我眼裡,如果是看待敵人,都要把對方看成最強大的存在,才是正確的。」

「那你看出什麼來了嗎?」

那中年人笑問道。

對於自身的這一個侄子,他照樣很喜歡的,因為這幾年來,自身這一個侄子的眼光,一直都很准,連家裡的老爺子,都對他極其的關注。

「林峰所在的天元門極為強大,他所創建的天元會實力也相當強,他身邊的秦濤,比從前多了,也內斂了許多,然而,對我還構不成太大的威脅1

風浩極其可觀的說道:「至於秦濤身邊的那一個年輕人林峰,他讓我頗有壓力1

「壓力?」中年人有一些不明白。

「是啊,有壓力?壓力1

風浩微微搖頭,說道:「不知道你留意了沒有,剛開始,在余翔說出聖教的時候,林峰顯得有一些不適應,然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就立即適應了下去,以致於開始壓住了自己的憤怒,隨後發生的事情,卻顯示出了此人的心狠手辣……天元會有一個沉穩大氣、頗具風采的秦濤,如今再多出一個如此厲害的林峰,我拿什麼來對抗?」

「沒有你說的這麼麻煩吧?」

中年人的表情,有一些變了,自身有多麼優越,他自然是很明白的,燕都三傑的名稱,可不是白來的。

秦濤雖然經常住在玉京城,但卻生於燕都城,而那秦濤,竟是燕都三傑之一。

燕都三傑,秦濤,余翔,風浩。

假如再加之一個,讓風浩都感到顧忌的林峰,可就真的很難跟天元會對抗了!

「現在還不知道,只是一種感應。」

雖然他對於林峰的實力極為認同,但其臉上,卻仍然掛著一絲邪惡的笑容。

「柳欣那一個女人很猖獗,燕都有多少人,都不願意惹她,然而,在林峰面前,她卻連一個照面都走不過,這足以說明了林峰的手段了……」

「聽說這一個林峰還有這極強的手段,連那一些端木飛的弟子,都敗在了他的手中,本來我還不相信……」

他微微搖頭道:「然而,方才他的那一腳,卻讓我不相信也不行啊1

「那……」

中年人問道:「咱們要不要通知端木飛來?」

「不需要1

他微微一笑道:「有一些人比我們更著急1

中年人想起余翔那怨毒的面貌,登時,會心的一笑。

「燕都三傑?」

別克車裡,林峰詫異的看著秦濤。

「那一個風浩是燕都三傑之一?」

「是啊,余翔,風浩,還有我,我們三個當年就被稱為燕都三傑,凡是極其超卓的人物,深受家族前輩的器重,也是各家第三代的代表人物。」

秦濤笑道:「只不過,我們家族在宦途發展,而風浩則是在商市上打拚,至於余翔嘛……」

「余翔怎麼了?」

林峰問道,他對於這一個燕都三傑倒是很感興趣,可能每一個名字,足以告訴這三人是多麼優越。

燕都的世家後輩,何其泛濫,然而,偏偏這三人有如此霸道,明顯是大家所公認的。

「余翔便是在軍中發展1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柳欣,突然開口道。

秦濤哼了一聲道:「現在知道我為何幫你一起保護施正龍了吧?風浩雖然優越,卻還不至於讓我怕,然而,余翔那傢伙可是一個十足的無賴,他們獵鷹組織控制了這兩大家族,以及商業與軍事,足以對付官場上的大人物1

林峰靠在背面,閉目養神,他的心裡,則在回憶著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

林峰隱隱有一種感應,這一個自身只見過一面的風家大少風浩,頗有可以會是自身的對手!

這只是一種極其玄妙的感應,然而,這一個念頭一呈現,就再也揮之不去,風浩那出言不遜的樣貌背後,宛如有一雙冰冷的眼睛,在一直盯著自身!

只不過,這一次他卻不是想要與秦濤出手,如果說讓秦濤失敗了,那麼秦家就有危險了。

林峰也不想讓柳欣去對付風浩,對於柳欣的性格,林峰很明白,她嫵媚動人中,又有著一絲英氣,既有女人特有的輕柔似水,又有著玫瑰的刺,無時無刻,不在吸引著附近的男人。

然而,柳欣卻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那便是可以為心愛的人死。

林峰不想讓柳欣死,便只有自己親自出馬,來對付風浩。

更何況,風浩一直喜歡這一個女殺手柳欣,柳欣跟了林峰之後,風浩一直關注著兩人,如今林峰與柳欣的行為越來越親密,這一個結果,讓風浩登時,便感到了一陣怒火中燒。

燕都城高端會所之中,此刻,正風雲會聚,施正龍身為東關省官場上的高官,自己的女兒施萱今天生日,他請來了各界名流,不管是商界,還是軍部的人,他都請來了,竟然連風浩也在此。

秦濤與風浩碰面了,秦濤竟然無視風浩。

假如說是秦濤的大哥林峰來了,他假如是這樣一副態度,直接無視自身的存在,風浩至多只會有一些不爽,但也絕對於不會惱怒。

畢竟他很明白,林峰無論是手段,還是身份,都是與他差不多的。

然而,這一個秦濤,竟然也敢無視自己?他秦濤雖然也被稱為燕都三傑,卻早已經很久以前,就不在燕都城混了,如今名望大降!

風浩的表情,登時難看了起來,他冷冷的望著秦濤,不陰不陽的說道:「秦兄,怎麼樣,幾年不見,你連從前的脾氣,都被消磨乾淨了?看起來,玉京城還真是一個養老的地方啊1

「玉京城是不是養老的地方,其實不重要。」

秦濤微微一笑,看著風浩那有一些難堪的表情。

「重要的是你這麼做,是在給你們風家惹麻煩事1

「你……」

風浩登時大怒,這小子以為他是誰?竟然敢用這麼一副前輩的口氣,來和自己說話!

「風浩,你也不用發怒1

秦濤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按照道理來說,此次宴會,你也算是一位上層人物,我是應當給你一點面子。然而,你的所作所為……呵呵,簡單說吧,今天我之所以會來,是因為施正龍書記請了我,假如你們不歡迎的話,也沒有辦法。」

風浩一怔,旋即,表情便愈加難堪了。

一時間,風浩愣在了原地,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秦濤淡淡一笑,眼中閃過一道,絲毫不加掩飾的不屑臉色,微微搖了搖頭。

林峰也是微笑著搖頭,他也看出來了,這宴會確實是沒有什麼意思,不外乎一些紈後輩想要裝成大人物,而那一些有些嫵媚的女人,則要奮力的裝成世家的千金小姐,相互勾搭,確實是讓林峰提不起半點興趣。

要說真正讓林峰留意的,也就只有風家大少風浩。

那個人,確實是不簡單,他的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質,舉手投足間,盡顯上位者風範,讓人禁不住心中崇拜。

他的這一類氣質,與秦濤的沉穩、深藏不露對照,明顯是不同的風格,然而,同樣的尖銳!

林峰的腦海中,不禁顯現出了秦濤和風浩對面的場景,兩個超卓的男兒,碰到一塊兒,想來定然會極其的精彩吧?

除了風大少之外,林峰便再也不會把任何人看在眼裡,這一些人確實是不夠以讓他記祝

不過,那一個余翔,倒是讓林峰心中不解不已。

余翔的呈現,讓林峰心裡有一些不舒服。

軍部的人,可是華夏國的強大勢力,林峰就算是擁有天元門為後台,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與國家勢力為敵。

就在這一刻,余翔竟然派了一名軍官,在酒會上向自己下了戰書,邀自己前往燕都軍區打一架。

當然,林峰的對手肯定是一些軍中高手,林峰應戰了。

會所距離兵營的演練區,其實不是太遠,林峰用了二十多分鐘,到達了燕都軍部演練區。

剛進入演練區大門,林峰就聽到了一陣陣喝聲傳來,顯得中氣十足。

遠遠的,林峰可以看到一幢演練房,那喝聲,便是從裡面傳來的。

「你們這一些特種兵,平時就在這裡演練?」

林峰不禁詫異了,從前看電視的時候,那上面的場景,可就火爆多了,看著還有一些自卑的林峰,都禁不住憤憤不平。

然而,現在看到的場景,倒是讓他不禁極其失望。

林峰的臉上暴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他不禁苦笑,自身這一些年,被那一些狗屁電視節目,給忽悠的不輕埃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林峰,然而,當這一些士兵看到林峰的長相,眼中登時暴露了失望的臉色。

這一個在余翔口中,所謂的高手,也年輕了一些,這便是高手?

「我知道你們當中有人不信,也有人不平……」

所有人眼中就都冒光了,這運氣真是可遇不可求的。

軍部下達了命令,誰能打敗林峰,便可以獲得功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