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四二章神秘的聖教組織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 余翔下意識的想要讓開石頭,可是柳欣陡然出現,距離這麼近,他此時根本就躲不開。石頭砸在了他的腿上,疼的他冷汗直冒。 柳欣畢竟是一位殺手,動起手來,心狠手辣。 「臭婊子,這麼惡毒,出手...

連續審訊了五個小時之後,這一名偷襲者終於妥協了。

原來此人正是獵鷹組織派來的殺手。

林峰如今終於知道了獵鷹組織中的各大勢力,以及較為厲害的人物。

獵鷹組織擁有燕都數大家族勢力,其中包括余家,風家。

此刻,正有一位獵鷹組織大人物來到了這裡,他已經開了數槍,林峰與柳欣等人都聽到了槍聲。

「賤人,如此兇惡險詐,竟然投靠了天元會,都怪我獵鷹組織看錯了人。」

余翔開完數搶后,見沒有子彈了,而對方沒敢出來,應該是實力不強,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內心卻還在想著怎麼將柳欣殺了。

這一刻,柳欣從裡面,撿起了一塊石頭,對著余翔的一條腿砸去。

「你這一個壞東西,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嗎?你就是和風浩一夥的,還將我出賣了,知道我此次九死一生,也把我送到這裡來,我砸死你……」

余翔下意識的想要讓開石頭,可是柳欣陡然出現,距離這麼近,他此時根本就躲不開。石頭砸在了他的腿上,疼的他冷汗直冒。

柳欣畢竟是一位殺手,動起手來,心狠手辣。

「臭婊子,這麼惡毒,出手這麼狠,等老子你林峰是誰,你就會愈加欣喜了,哈哈……」

余翔的大笑,竟因為痛苦悲傷,變形的臉都糾結在一起了,看起來又惡毒又猙獰,他知道今日想逃離,已經很難了。

柳欣竟然將他余翔和風浩那一種垃圾混為一談,愚蠢的女人。

余翔奸笑著說道:「你這一個惡毒的賤人,出手這麼狠,老子余翔風光一世,竟然要死在一個女人手裡,早知道還不如死在林峰手裡,更爽快一些。」

柳欣再一次撿起一塊石頭,盯著余翔,她之所以還沒有殺了此人,就是想從他口中問一問,林峰怎麼了,他為什麼提起林峰來。

她見余翔罵的惡毒,手裡的石頭就揚了揚道:「你說林峰怎麼了?」

「哈哈……」

余翔一聲狂笑道:「你這一個賤貨,如此惡毒?惡毒,林峰視你為敵人,你知道林峰是誰嗎,他是十幾年前,父母被聖教迫害的人,聖教可是與我們有過合作的組織,你此時是不是很興奮啊,你跟他是仇敵,哈哈,老子就是死了,也解氣了,哈哈……」

余翔的話語,讓旁邊的林峰想起了十幾年前,那一群刻有鐮刀十字架的主人。

這麼多年的恩仇,竟然出現了一絲線索,林峰的雙眼血紅。

余翔的笑聲戛然而止,柳欣可憐的看著他,眼裡沒有任何他所預想的哀痛和頹喪,有的只是譏諷和不屑。

柳欣將余翔打成這樣,本來還有一些不忍心,此時聽了余翔的話,才知道自己出手是何等輕了。

「你不相信我?」

余翔見柳欣臉上的臉色,沒有絲毫的異狀,他乃至於都忘了自己的痛苦悲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傳來。

柳欣可憐的看了看余翔。

「你是想說我和林峰是仇敵,你興奮了嗎?可惜,讓你灰心了。我是一位有原則的殺手,那一次事情,沒有我任何事情,聖教的邪惡令我痛恨,我根本就沒有為他們做過一件事情,你這個人渣,我真想不通你父母是什麼樣的東西,竟然養出你這樣的變異種來,把我往死路上推。」

柳欣一句話罵向余翔的父母,余翔竟然氣的張口就是一口血噴出,下一句話還沒有說出來,柳欣的石頭就再一次砸在他的頭上。

余翔暈厥過去之前,聽見的一句話是。

「白痴,假如不是看在你讓我找到了意中人的份上,我就馬大將你打死。」

看著余翔被自己打暈了過去,柳欣舒了一口氣,這傢伙也太壞了。

風浩,余翔,獵鷹組織的兩位重要角色,獵鷹組織曾經與聖教合作過。

林峰念叨了一下這兩個名字,眼裡儘是殺意。

既然想暗算他林峰,又曾經與自己有過深仇大恨,就別怪他斬盡殺絕,假如說以前身為古武者中下層的林峰,還有所忌憚的話,此時他已經達到了古武者中上層了,根本就不必去忌憚什麼。

不過,余翔絕對沒有想到。

就算是他換一個更強大的人來,也暗算不到他林峰。

只要林峰小心一些,不光是柳欣,任何殺手,也逃不出林峰的銳眼,余翔也太輕視他林峰了。

什麼詭計,在實力面前,都是不堪一擊,林峰內心再一次想到自己的實力。

而就在這一刻,獵鷹組織許多高手竟然陡然出現,救走了余翔,柳欣與莫旦等人追了上去。

今日跑了余翔,林峰內心頗為不舒服,這余翔宛若一條毒蛇,讓他渾身痛苦。

林峰剛才出來幾步,他的電話就振動了起來,電話是柳欣打來的,林峰內心一驚,趕快接通了電話。

「峰哥,我抓到了余翔,在路口處不遠之處,我怎麼辦?」柳欣的聲音傳來。

什麼?

他們竟然抓到了余翔,林峰即刻欣喜的叫了出來,趕快說道:「不要走,就在那裡等我,這余翔對我有大用處。」

柳欣聽林峰說余翔對他有用處,內心頓時宛若吃了蜜糖一般的舒服,自己總算是幫助林峰一點忙了。

林峰趕到的時候,余翔恰好醒來,他望見林峰過來,眼神一陣黯淡,知道自己徹底輸了。

「峰哥……」

柳欣始終注意的盯著余翔,她怕一不小心,就被這傢伙逃離了。

因為留神力都在余翔的身上,倒是臨時忘了膽怯。

林峰走過來,首先將余翔小腿上的一把迷你手槍收起來。

「啊,此人竟然還有一把槍,差一點被他騙過去了。」

柳欣望見林峰收了余翔的手槍,頓時驚訝的叫了出來,也從口袋持出了那一把沒有子彈的手槍遞給林峰。

「此人很奸詐,幸好你們沒有被他騙到。」

林峰說到這裡,望向了柳欣,宛若有一些黯淡,皺了皺眉頭說道:「他對你攻擊過?」

林峰轉過頭看著余翔的眼神,更是冰涼,此人宛若一條毒蛇一般,幸而今日總算是落在了他的手上,不然他真是寢食難安。

「林峰,只要你饒了我余翔一命,我余翔甘願為你做牛做馬。你也知道,我們獵鷹組織原本因為態度不同,我才會想辦法對付你,以後只要我跟在你的後頭,當然,什麼事情以你的話為準。」

余翔見林峰將他的迷你手槍收走,徹底的頹喪了下來。

林峰還沒有說話,柳欣卻急迫的說道:「峰哥,你不要相信這個人了,他壞透了。」

林峰眼神愈發冰涼,他不會真的殺了余翔,但他卻會讓余翔以後死得更慘,林峰要留著余翔,好引出聖教的人出現。

此人簡直有如毒蛇一般的可怕,林峰走了過去,抬腳就是將余翔的一隻手踩斷,這才對著余翔說道:「我會讓你慢慢死的,對於你這一種失去了人性的野狗,我沒有興趣。」

余翔眼神一狠,便說道:「林峰,有種就給我一個痛快,我知道的東西不少,假如你給我一個痛快,我會全部告訴你。」

林峰抬手在余翔的腦袋上面,就是一巴掌,同時一指他的眉心,冷冷的說道:「不必,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說話。」

余翔眼裡吐露出了一絲掙扎,不過,很快就變得宛若木偶一般。

林峰盯著余翔問道:「說吧,你為何要暗算我?獵鷹組織的基地,你知道幾個,都在什麼地方?這次你來還有什麼其他目的?」

余翔木然回應道:「我只知道獵鷹組織的燕都城基地,其他的,我還不知道。」

聽完余翔的話,林峰又把余翔的另一根腿也打折了,他要讓此人恨上自己。

「林峰,老子一定要殺了你1

一聲難受的呼聲,從一角傳了出來,痛苦的余翔,在幾分鐘后,終於恢復了能量,然而,心中的那一種暴烈之極的屈辱感,卻讓他通體都在顫抖。

自己被林峰一腳踢折了另一根腿?

這一刻,他附近那一些獵鷹組織的人,都在低低喃喃說著話,全都恐懼的看向了林峰。

他們就好像有幾千隻蒼蠅,在他耳畔嗡嗡的飛著似的,他覺得,附近所有人的眼神,都帶著濃濃的譏刺。

聽一聽他們在說什麼!

暴烈之極的怒火,要把余翔整個人都點燃起來了,他喘著粗氣,一雙眼睛被怒火充斥的通紅,表情猙獰,宛若都要擇人而噬!

「嘖嘖1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突然在余翔耳畔響起。

「這天元會的人,也太猖獗了一些,不單對我獵鷹組織的人大打出手,以致於在打過人之後,還要出言侮辱!一不小心,就把人踢折了腿,嘖嘖!假如換做是我,一定早就去找他們拚死去了,怎麼樣,也不會忍下這一口氣1

轟!

怒火剎時網羅了余翔的通體,他忽然抬起頭,死死的盯著身邊的此人,猙獰的說道:「風浩,你少在我當面唧唧歪歪的詆毀,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想要借著我的手去打林峰和秦濤,你想把我當槍使,抱歉,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不用你來瞎費心1

余翔和風浩雖然同為獵鷹組織中人,卻一向不和,而風浩所在的風家,與秦濤所在的秦家,素來不合,如今獵鷹組織與天元會不和,正好讓風浩有機會對付秦濤了。

「余翔1

風浩登時表情一沉,冷喝一聲道:「認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就以為你們余家在燕都城也是頂級家族了?我要想弄死你,只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1

「你……」

余翔登時大怒,然而,心中倒是忽然一凜。

余翔知道,風浩的話沒有錯,假如他想弄死自己,恐怕真的很簡單。

眼看余翔被自己震住了,風浩登時才一笑,低聲說道:「余翔,假如你想一雪今天的恥辱,我倒是可以幫你,只不過,就看你上不上道了1

「抱歉,我不需要誰的幫助,我的事情,我自身會處理1

沉默了片刻,余翔照樣拒絕了風浩的話語。

「莫非你不想雪恥嗎?」風浩問道。

「……」

余翔默默無語。

實際上,他又怎麼樣會不想雪恥?做夢都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