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三二章病房中的春色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主任,林峰的病情怎麼樣了?」 李一寧看見進來的大夫,趕緊走上來問道,這是林峰的主治大夫。 看見李一寧過來,這一位大夫道:「不用擔心,他沒事,治療他,是我們大夫的職責。」 而林...

拍開施萱亂摸的手,林峰看著面前憔悴的女孩,又看向了旁邊的李一寧,林寶兒等眾女。

「你們是不是一直都沒有休息,你看你們現在的樣子,出去都能嚇死人了。」

施萱,李一寧,所有女孩都轉悲為喜,霸道地看著林峰道:「我才不管別人怎麼看呢,只要你不嫌棄就行了,這一生,你都別想丟下我了1

「怎麼會呢,作為一個男人,我會照顧你的。」

「哈哈,還是小峰說的好!萱兒,爸就你這麼一個女兒,能不關心你嘛,小峰,好一些了嗎?」林峰說完就見一個雄偉威武的男人推門進了來。

他是施萱的父親施正龍,正在旁邊看著林峰,他很有可能在未來,能夠成為東關省的省長。

「小峰啊,這一次要不是有你,我都不曉得怎樣跟萱兒他爺爺交代了,我們施家第三代,可就這麼一個好閨女了,真是太謝謝你了1

不等施萱介紹,施正龍就有一些衝動地拉住林峰的手道。

施正龍能在五十不到,就做到東關省大官,自然不會這麼失神,實在是關懷則亂,他也不會想到有人竟然敢把主意,打到自己女兒身上。

「爸,小心點!林峰剛醒呢,拉傷了怎麼辦1施萱見施正龍拉著林峰的手,不由得怒道。

施正龍獃滯了一下,哈哈大笑道:「果然是女生外向啊,這還沒嫁人呢,就把老子給忘了。」

林峰一句話還沒說,就被施正龍雷到了,趕忙對一旁的施萱道:「萱兒,這是伯父吧,你還不介紹一下。」

施萱嘟著嘴,不情願地說道:「林峰,這是我的父親施正龍,一個大官迷,如果以後你想當官了,就去找他1

林峰和施正龍都被施萱的介紹,弄的哭笑不得。

施正龍不搭理女兒的調侃,對著林峰說道:「你叫林峰吧,我曉得,這次的事,我也不多說了,你對我們施家的恩情,我會放在心上的,以後如果有麻煩,你可以來找我。」

林峰有一些受寵若驚,沒想到施正龍這個省級幹部,對自己這麼客氣。

林峰趕快說道:「伯父,這是應當的,不要放在心上。」

其實林峰身為武林中人,就算施正龍是省長也用不著搭理,但對方還是施萱的父親,自己能不膽顫心驚嗎!

好在施正龍不曉得林峰有把自家女男睦恚不然而今,就能撕了他,哪還會這麼客氣。

施正龍看到旁邊這麼多女生,以為是施萱的朋友呢。

兩人說了一會話,施萱就不耐煩了,林峰剛醒,自己還沒和他說幾句話呢,幾句話就把施正龍趕走了。

「林峰,還有哪不舒服嗎?我再讓大夫來檢查一遍1

說著,他也不管林峰同不同意,就跑出去叫人了。

林峰看著施萱的樣子,就有一些無奈,自己的身體,自己還不清楚嘛,恐怕要不了半個月,又能龍騰虎躍起來了。

施萱與李一寧等人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男人,帶著些許激動。

她們明白,這一個男人是真的對她好,他不缺女人,但他卻關心每一個女人。

醫院,是人們永遠都不希望到來的地方,縱然如今醫學這麼發財,可是一旦有病在身,對於一個人來說,也是最難受的折磨。

林峰腿骨折,對於人的折磨是很大的。

一位穿著白大褂,看起來有六十多歲的大夫剛走到病房內,幾女便圍了上去。

「主任,林峰的病情怎麼樣了?」

李一寧看見進來的大夫,趕緊走上來問道,這是林峰的主治大夫。

看見李一寧過來,這一位大夫道:「不用擔心,他沒事,治療他,是我們大夫的職責。」

而林峰卻毫不在意,他已經用自己體內的勁力,打通了自己腿上的穴道,可以說,他現在已經完全好了,勁力流轉數個周天,雙腿便已經可以活動自如了。

這是一間豪華病房,只有林峰與幾女在一塊,而大夫和護士一般不會打擾林峰的,而只要林峰他們按一下按鈕,護士便會在一分鐘之內趕到病房。

這個時候,林峰又開始不老實了。

病房內,兩具潤滑粉嫩的**上下交疊,伏在大床上,女子的體香洋溢著整個房間。

壓在下面的女子是施萱,長發披灑在床頭,俏臉上滿是紅暈,美目卻緊閉著,小嘴裡不時發出了一兩聲的低哼。

施萱果然是矜持得很,外面聽到的聲響,大半都是從施萱身上發出來的。

略顯微黑的女體,與小雪潔白膩如玉的精神相映襯,更是別有一番情味,而今,她的表演是特別賣力的。

林峰也報以激烈的擁抱。

林峰的姿勢,不斷的**了起來,施萱也動情起來,扭腰擺臀地配合著林峰的攻勢。

「哎呀……哼……乾死我了,美死了……太爽了……」

施萱的身體一陣亂顫,流到了床上。

林峰仍舊**著,只覺得下面被那一股灼熱,感到極為舒服,便酸癢起來了。

林峰狂插猛抽,又幹了十幾下,配合她的**。

林峰撫摸著施萱胸前的蓓蕾,柔聲問著從**中回過神的施萱。

施萱嫵媚地吻了林峰一下道:「興奮死了,讓她們陪你吧。」

「嗯。」

林峰答應了一聲,便從施萱的身上爬起來,便從施萱的下面抽出的時候,發出了一聲。

施萱嫵媚地瞅了林峰一眼,發出了一聲細微的嘆氣。

林峰將施萱放到沙發上躺好,已經精疲力竭的她,需要好好的休息。

看到林峰的赤身,林寶兒幾人都羞紅著小臉不敢看林峰,林峰笑著道:「別怕嘛,你們誰先來?」

林寶兒羞紅著臉走了過來,將身上的衣服褪下,一具**便泛起林峰眼前。

她的**小巧玲瓏,粉藕色的乳暈矗立在**上,隨著她脫衣的動作,不住顫動,彷佛要向林峰點頭呼喊似的。

林寶兒的腰肢細小而柔軟,渾身的肌膚白如凝脂,彷佛白雪一樣,令她淺粉紅色的光滑的下面,更加突出,就彷佛塗了胭脂一樣。

看到林峰的下面,林寶兒不由得驚叫了一聲,林峰笑著說道:「不要懼怕,我會很輕柔的,讓你自己來。」

林寶兒撲到了林峰懷裡,摟住林峰的前面,深深地吻在林峰的唇上,她的香舌便已滑進林峰的口裡。

她的**好像兩個小山峰似的,擱在了林峰的胸膛上,磨得林峰心裡直痒痒的。

林峰把林寶兒的**推高起來,那春情勃發的**,已經高高地翹起了,就好像鮮紅的葉子似的等人採摘。

林峰俯下頭去,用牙齒細細咀嚼那嫩紅**。

林寶兒亦俯下頭去,讓林峰含啜著另外一顆腫脹的**。

林峰互相交替,咬著,只把那二顆**,逗得更加脹大,就好像二粒熟得將近掉下來的果子似的。

玩了一會兒,林峰平躺到地面,讓林寶兒跨騎到林峰的身上。

林寶兒羞紅著小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慢慢沉下來,等待著林峰的深入。

「嗯……哦……」

林寶兒皺著眉頭,看來還有一些痛苦。

林寶兒又酥麻又快美,林峰配合著林寶兒的動作,當她沉下來的時候,林峰迎上來;當她抽離的時候,林峰亦沉臀拉開。

如此自然讓林寶兒感覺更加刺激,帶給她從未經歷過的、難以言語的快感。

「林峰哥……礙…真舒服……礙…」

不久以後,林寶兒基本上已經完全適應了,她的動作越來越快,漸漸帶起一片水聲。

林寶兒呼喚著、舞動著,隨著她的動作,她的雙峰不斷顫抖,林峰張口接過拋過來的蓓蕾,狠命地吸吮。

林寶兒的身體再向後仰,兩顆**聳立刻在她的酥胸上,隨著她的動作左搖左晃,她不知已經來了多少個**,一浪接一浪。

而此刻,一個更大的**正在降臨,不停地膨脹。

最後,林寶兒癱軟了,無力地伏在林峰身上,呼呼著喘息,她臀部的動作靜了下來,渾身都給汗水濕透,一動也不動。

林峰一反身,把林寶兒反按在地面,一下子跨上來,由慢而快,由淺而深,一股股麻酥酥的感覺又再一起升起來了,並且,此先前更加暴烈。

林寶兒無力地把身體左搖右擺,而林峰此刻,就如同一個瘋狂的人,只把林寶兒插得死去活來。

林寶兒只覺得一陣陣酥酥的感覺,眼裡浮起了一陣陣光暈,彷佛缺口的山洪,流泄不止。

林寶兒渾身毛孔都擴充了,她嘗試到了有生以來第一次最大的**,纖巧的鼻子一動一動著,口唇釋放開了,人都癱軟了下來。

一動也不動,林峰也只覺得脊樑一麻,林峰跟她們一起達到了**,一次無與倫比的**。

五天之後,林峰出院了。

林峰與幾女都來到了林峰所在的精英區房子里。

任蝶,琪姐,姜冰敏幾女一塊做了一頓豐盛的飯菜。

蕭雅聞著飯菜香味,口水差一點流了下來。

先前,幾個人擔心林峰安危,心有所憂,都沒有什麼胃口。

現在看到林峰安定無恙,完好無缺地站在她們面前,她們自然心情豁然開朗,聞著飯菜的香味,就覺得肚子咕咕叫一個不停。

林寶兒這時,一路小跑到餐廳,拿起餐桌上的飯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吃完飯之後,所有人都去床上聊天了。

不一下子,蕭雅竟換好了一身衣服,走了出來,幾個人都覺得眼睛一亮,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蕭雅。

蕭雅今天穿的是一身緊身的衣服,把她那魔鬼身材,很巧妙地展現出來了。

她穿著暗色短裙,加之暗色絲襪,高跟鞋,整個人散發出了無邊的魅力來。

長長的頭髮,用一個精良的髮夾,給夾了起來,表情化了淡妝,看起來清新脫俗,美的令人無法直視。

林峰看的眼睛都突出來了,嘴巴張的很大。

蕭雅看到大家驚奇的眼神,不解地說道:「你們在看什麼呢?是不是我穿的很難看?那我再進去換套出來。」

「不,漂亮。」

林峰急忙喊道:「蕭雅,你別再換了,假如再換,就要出事了。」

「嗯?」

旁邊幾個女人的眼神,不悅地盯著林峰。

那銳利的眼神,彷彿在告訴他,你假如再敢亂說話,小心揍死你。

「還不錯。」

林峰一看到幾個人眼神不善,急忙改口說道。

蕭雅聽到林峰的誇獎,興奮的笑了起來,當著這麼多女人的面,林峰能誇獎自己,看來自己在他心中的印象不錯,蕭雅心中想著。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