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三一章營救警花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師兄弟死了,你曉得嗎!死了!我會折磨她的,我要先殺了你,為我的兄弟報仇1 說完,范山就欲一腳,便踏向林峰的腦袋。 「砰1 范山不敢置信地冉冉倒地,死的怎麼會是他,臨死他都沒望見...

林峰急速沖向屋外,就見小區門口一輛車冉冉啟動,駛向遠方。

門口的幾個保安也挨打暈在地。

林峰曉得施萱必定在那一輛車裡面,耳力驚人的他,剛剛聽到了施萱嗚嗚聲傳來。

心急如焚的他,也顧不上驚世駭俗了,直接拔腿就追了上去。

黑夜,玉京城道路兩邊的景物,很快就要消失在了林峰的視線里。

林峰不顧一切地運轉起功法追了上來。

十幾分鐘后,車才在郊野的一處廢棄廠房外停了下來,而今的林峰,已經汗如雨下,體力透支的厲害。

他自己教的施萱力量,當然曉得她的力量有多強大,可從施萱離開,到林峰接到手機,也不過十來分鐘,也就是說,施萱沒有什麼抵制就挨打了!

對方絕對不是凡人,生怕也是武林中人,搞不好,是周風的師兄弟來了。

林峰深知,自己而今就算沖了進去,也是無事於補,只有等功力復原后,才能救出施萱。

聽他們說話的口氣,一時之間,應當不會損傷施萱的,顧不上疲乏,林峰就在草地中運起了功法。

半個多小時后,林峰終於復原了功力。

林峰步伐輕盈,幾步就竄上了這一處廢棄建築的屋頂。

他曉得對方有高手在,不敢發出一絲聲音,脫下鞋后,冉冉向中間的廠房移動,花了五六分鐘,林峰才到了廠房的屋頂。

凝神聽去,就聽到下面傳來了幾人的聲音。

「你說這一次,是不是太冒險了,這娘們的老子可是市人大代表,她爺爺過去還是軍部大頭子,如果曉得是我們乾的,就算跑到省外也沒用吧1王猛有一些鬱悶的說道。

「哼!王猛,怕個球!我們是周風的師兄,周風有事,我們躲不了。」他一臉兇相道。

「唉!范山,跟你這蠻子說這幹嗎。」

「說什麼,你不幹行嗎?這一次是誰殺了周風,你不曉得?」

范山有一些歇斯底里地低吼道,他們的師兄弟給人殺了,他不憋屈嗎!

一時間,兩人都落寞了,過了一會兒,才有聲音響起道:「這一個仇,我們遲早要報1

林峰感應很久,他已經聽到了施萱的呼吸聲,施萱離兩人,還有一段距離,聽呼吸聲,應當是昏倒了。

林峰提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怕夜長夢多,趁而今那兩人在遠處,先把施萱救下來再說。

林峰毫不遲疑的一拳,便擊破屋頂,一時間,渣石亂飛。

再也不去想其他,林峰發現施萱還沒醒來,也不喚醒她,背起施萱就要離開。

就在林峰離開的一刻,兩道人影遮住了門口的陽光!

范山與王猛來到了林峰面前了!

「桀桀,沒想到周風,也會有這麼一天1

兩名中年大漢的面孔,再也不滄桑,而是猙獰。

「多行不義必自斃!你們咎由自取1

林峰皺眉道,施萱還在,自己有一些放不開手腳。

「你認為你比我們崇高?你手上不是同樣沾滿鮮血!嘿嘿嘿,自古以來,成王敗寇么!」

「說那麼多幹嗎,來吧,讓我看一看,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論生死1

范山一臉殘忍的笑道,猙獰的面孔下,有著遮不住的悲痛,周風已經完了。

這一刻,林峰一拳先擊向了實力不算強大的王猛,竟然僅是一拳,便把王猛擊暈了,只剩下了范山。

林峰輕輕放下施萱,他遇到危機了,對方的武力!

二人都再也不說話,強人對決,無意間,一句話的時間,就會給了對手可趁之機。

上一次的周風,要不是蔑視了林峰,也不跟林峰廢話,結果死的只會是林峰!

范山不敢小視林峰,他也從不會小視任何人,對待每一個對手,他都極為細心!

這輩子,他就敗過一次,正是那一次,他的兄弟,端木飛的另一個徒弟死無全屍。

氣氛很緊張,汗水從林峰臉上滴下,汗水落地的一瞬時,兩人同時動了。

林峰肘部,狠狠向對方面門攻去,范山輕輕一掌拍開林峰的胳膊,另外一隻手,就往林峰天靈蓋拍下。

這一下如果被拍中,林峰絕對是腦漿迸裂的結果,范山的一雙手掌結實如鐵。

林峰意識到自己和對方的區別的確很大,自己一擊被對方輕易蓋住,反而震的自己快脫臼了。

林峰趕快偏過了腦袋,卻被范山一掌打中了肩膀!

單方比武,僅僅三招,林峰就被擊傷了!

「嘿嘿,小子,你也不怎麼樣嘛!英雄救美,不是那麼好玩的,希望你不要死的太快1范山見林峰被自己一擊而中,有一些氣餒。

其實兩人雖有不同,可也沒那麼大,重要還是林峰訓練不夠。

他自習武以來,一直處於天元門之中,只有前一次和周風的戰鬥,才算得上生死搏鬥。

可范山畢生都在與人斗,生死早就看淡了,比武道,遠勝於林峰。

像林峰這一種武者,他自己都不記得殺過幾多了。

林峰的表情愈加蒼白了,汗水不時滴下,本來他強背運功就傷了經脈,加之剛剛一番比拼,體內的內勁,快要不受控制了。

可他不能退,施萱還在自己身後。

自己逃離,范山會放過施萱嗎?帶著施萱的他,不可能甩下范山的。

堅決信念的林峰,再一次振作起來了,轉頭看了眼施萱,她仍舊睡得那麼太平,那麼誘人。

我不會讓人傷了你的,一定不會,除非我死了,林峰在心底裡面發誓。

林峰不去想著怎麼樣逃離了,他相信施萱的消失,必定瞞不了過久,很快就會有人來救她的,自己要的是時間。

范山被林峰的拚死打法打的,由此而措手不及。

但他很快就適應過來,完美的力量,弘揚的酣暢淋漓,林峰拚死,也不過擋住了一時罷了!

「1

林峰又一次挨打飛出去,這一次,他再也站不起來了,他受傷太重了!

只見林峰雙手白骨露出,鮮血染紅了手掌,先前挨打的肩膀,也淪陷了下去,胸口傷勢愈加恐怖,差一點,便被一掌擊穿了。

「我還行的,我不能死1

林峰掙扎著想站起來,但是他的腿剛剛被范山生生踏斷了,站不起來了。

地面被林峰的血,覆蓋了薄薄一層,鮮血紅的驚人,鮮血染紅了身後施萱的臉頰,淚水和鮮血混合,顯得格外悲慘!

施萱醒了,在林峰拚死的那一刻就醒了。

她努力睜大著自己的雙眼,看著林峰一次次受傷流血,她的心也在滴血!

讓人恨她不能動彈,她多想這一刻倒在地下的是自己,她不想林峰這樣了,他本來可以自己走的。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被抓的時候要打手機給他,我好後悔啊!

淚水不時地滴在地上,這一刻,她的心裡只有林峰,她愛上了他!

「咳咳咳,不錯,你竟然讓我受傷了,這麼重的傷你都不死,是捨不得你的大美人吧!可惜,你沒有時間了,待會,我會再享用你的女人。」

范山也受傷了,他沒想到林峰對自己那麼狠,他胸口的那一掌,就是自己用一條胳膊換來的。

林峰的神智已經開始模糊了,這一次,彷佛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范山冉冉走到了林峰跟前,臉上多了一條猙獰的血痕,顯得極端恐怖。

「嚓1

林峰的一隻胳膊,被范山一腳踏斷了,痛的麻木的林峰,意識有一些清醒了。

「放過她吧,咳咳,你曉得她,如果她出了事,你也跑不掉的1

「哼!你認為我會怕死嗎?周風死了,我的胳膊沒了!我們一起混跡東關省黑道,從沒有這麼慘過,這一個女警察,必須要死。」

范山一聽林峰說起施萱,表情愈加猙獰。

「我的師兄弟死了,你曉得嗎!死了!我會折磨她的,我要先殺了你,為我的兄弟報仇1

說完,范山就欲一腳,便踏向林峰的腦袋。

「砰1

范山不敢置信地冉冉倒地,死的怎麼會是他,臨死他都沒望見是誰殺了他!

施萱能動了,就在范山轉過頭和林峰說話的瞬間,她撿起了王猛等人仍在一邊的手槍開槍了。

范山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一把小手槍上,對於武者來說,一般的槍械根本不會打到他,就算挨打,也不會傷及人命!

要不是和林峰打鬥這麼長時間,他直覺輕了很多,施萱根本打不中他。

施萱槍法很好,一槍打爆了范山的腦袋,就算他是仙人轉世,也活不成了。

「嗚嗚,林峰,你醒一醒啊!醒醒,我帶你去醫院,好不好,不要丟下我一個人1施萱抱著快沒有氣息的林峰,淚水流下。

昏倒的林峰,沒有聽到腦中響起的聲音。

他望見了很多人,自己的所有女人都來看望他了……

「大夫,一定要救活他1

「施書記,您放心,我們一定盡全力。」一道聲音說道。

「林峰如果有什麼事,我也不活了!爸,我要送他去華夏國最好的醫院。」

「太不敢想象了,主任你看,病人的心臟開始跳動了1

林峰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好長的夢,沒有生死間的爭鬥,沒有遇見這一些女人,他彷佛記起了曾經的自己。

他不願意,他要回到在生死間徘徊的時光!

「我在哪?」

剛醒來的林峰還有一些不解。

他記得自己彷佛受了很重的傷,可剛剛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除了還有幾處骨骼沒有長好,其餘地方,都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林峰的動作,驚醒了一旁淺睡的施萱。

「林峰,你醒了!嗚嗚,你終於醒了1

施萱邊哭邊笑著,拉著林峰的手不放。

林峰將傷好的壓下,對著施萱道:「你沒事就好,我昏倒多久了?」

一聽到林峰問起,施萱眼淚差一點又流了下來。

「林峰,你可嚇死我了,你曉得嘛!你都昏倒半個多月了,要不是大夫說你正在復原,我都想死了1

「傻丫頭,我會那麼容易死嗎!以後不要異想天開了。」

林峰聽著施萱的話,有一些激動了,他相信施萱真會那麼做的。

「我而今還在玉京城嗎?」

他記得自己在朦朧中,彷佛聽見施萱說要把自己醫治。

「恩,還在玉京城,但是還沒脫離危險期,大夫說你不能亂動的,後來,你好的差不多,我就沒敢轉院了。」施萱在林峰身上摸索著,生怕他又不省人事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