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二八章慘烈交鋒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些酥癢,正是骨頭復原的徵象。 人不知鬼不覺天就亮了。 打坐了一夜的林峰感覺到輕鬆多了,自己的肋骨內臟,修復的差不久不多了,只不過這幾天不能劇烈出手了。 取出手機給呂辰打去了,很...

周風為自己的輕敵,他被林峰一記鐵拳打中了胸口,火辣辣的痛!

「哼1

周風再也不說話了,專心斥責起林峰來了,林峰果然不是周風對手,二人的不同,不是佔了先機,就可以拉平的。

兩人疾速比試了十來個回合,林峰就被周風一腳踢中。

「啪1

一聲重重跌倒在地,周風的腿腳力道無比大,林峰半天都沒有站起來!

「不會的,我不會就這麼死去的,我有家人還要照顧,所有女人還在等著我呢1

林峰的神智,便開始有一些模糊了!

「噗1

吐出了胸口的瘀血,林峰好了很多,冉冉爬了起來,林峰曉得除非自己今晚能將修為突破,還有的一拼,不然自己今晚必死無疑!

「小子,不錯,竟然還能站起來!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1

周風見林峰站了起來,有一些驚疑,他曉得自己的那一腳有多重!

「嘿嘿,咳咳咳……誰生誰死,又有誰曉得呢1

林峰不甘示弱,他而今憑的就是一股氣焰,一股執念,他深信自己今晚定然會活下來!

周風再也不說話,再一次將林峰一腿抽飛,林峰站起,抽飛,站起;如此循環。

「呼哧…呼哧…」

周風喘著粗氣,胸口上下升沉,他沒想到林峰這麼有韌性,自己踢中他不下十來次,可這傢伙還能站起來,這傢伙的身體,豈非是鋼鐵造的嗎!

就是鋼鐵,也被自己打壞了,他有這一個信念。

「哈哈……」

站在破爛不堪的健身房裡,滿身傷痕的林峰,已經搖搖欲墜了,可他還是發出了痛快的笑聲!

功法終於突破了!

林峰瞬間,就感應到自己先前受的傷好了大半,先前要不是林峰的身體每次練功的時候,都受到能量的變化,生怕他早就死在了周風的重腿下!

「怎樣可能?你竟然突破了!該死的傢伙1

周風看著林峰身體的變化,有一些聲嘶力竭了。

他也不顧自己內勁尚未復原,就想趁林峰還未控制突增的力量變化之前,便幹掉他!

林峰有一些興奮,可他曉得而今不是自己興奮的時候,面前的大敵虎視眈眈,就算自己而今突破,也不過有資格抵制而已,畢竟對方比自己力量突破早了很多。

周風不給林峰喘息的時間,他腳下一突,就出現在而今林峰面前,右腿疾速向林峰面門抽來,空氣都發出爆鳴!

林峰不敢硬接,先前被周風踢中,重要還是他的速度比周風慢,不得不硬抗。

而今,自己突破,誠然短時間內,自己還不是太適應,可速度卻比先前快了很多,林峰頭一偏,讓過周風的鞭腿,鐵拳就向對方的胸腔打去。

兩人在結實的大理石地面,留下了一雙雙腳印,四周的建造裝璜也是一片散亂。

不曉得下次呂辰過來看到了,是不是認為自己家被推土機給推了!

林峰沒時間去想呂辰的想法,他只曉得周風實在是厲害,自己就算功法突破,也不過堪堪抑制住他,要不然早就力竭了。

面前的周風,也在劇烈喘息,他真的快不行了,一樣武者之間的比拼很快。

無意幾招,就分出了勝負。

可今天,他整整和林峰打了半個小時了,對方還像怪物一樣,力道充實,招招要命!

一不小心,便挨了一記,生怕今晚自己就交代在這裡了。

又是幾分鐘過去了,周風真的力竭了。

而今,他只想坐下來,好好休息一會,他的動作已經跟不上思想的變化了。

林峰就算有力量,也快撐不住了,身體都快潰散了,他決定再也不拖下去了!

硬挨了周風一拳,林峰發現對方的力道,比先前小了很多;沒受太大損傷的林峰,一拳擊破空氣,正中周風胸腔。

「嚓1

一聲之下,周風前胸都陷了下去,拋物線般的飛了出去,砸在牆面上,冉冉滑下。

「為什麼你沒有勁力枯竭?」

周風有一些惶恐的問道,他曉得自己不行了,可他想不明白,林峰不過剛剛修為提升,為什麼內勁比自己還要綿長。

林峰沒有回話,從周風力竭的那一刻,他就預料到了。

「師父,您說的對,我這畢生爭強好勝,遲早會栽跟頭的。死在武者手中,才是我最好的歸宿1

周風說話也不喘了,眼神有一些迷惘,不知是在想一些什麼。

林峰曉得這是周風迴光返照的氣象,不去打攪他的回憶,果然周風說完,就極速喘息,不一會就沒了生息。

武者就此死去,林峰有一些悲痛,有一些迷惘,這就是江湖嗎?自己還有轉頭的時機嗎?

自己已經沒有轉頭路了,今晚周風過來,不會沒人曉得的,周風的師父會不報仇嗎?

不會,而今,只有不時進步自己,迎接挑戰,不然下一次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當真是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啊!

看著周風的屍體,林峰沒有選擇收回,他曉得周風來找自己的音訊,必定有人曉得,如果周風的屍體不見了,自己便不好解釋了。

玉京城精英區門口的烈虎,不安地來回走動,周風進去將近一個小時了,尚沒有出來。

那小子有一點難纏,應當一下子就出來了,烈虎在心裡勸慰自己,可前一次,自己親眼望見周風不到幾分鐘,就解決了幾十號人啊!

不提外面正在懊惱周風的烈虎,房間里的林峰,有一點為難了。

如果是荒郊原野的,自己隨便找一個坑埋了,都沒有問題,可而今怎麼辦?

殺人但是犯法的,就算自己是自衛殺人也會下獄的!

林峰不曉得的是,武者之間的爭鬥在所不免,傷亡也很正常。所以只要不對平常人構成什麼影響,國家一樣是不管的。

林峰還是決定明天白天打手機,讓呂辰管這一件事,自己還是先處理一下傷吧。

和周風的比斗,林峰也受了不輕地傷,要不是修復著損傷的地域,林峰生怕早就倒下了。

而今,精力一放鬆,林峰就站不住了,盤膝坐下運起了功法。

林峰發現對傷勢的復原頗有效果,不一會,就感應到斷裂的骨頭,有一些酥癢,正是骨頭復原的徵象。

人不知鬼不覺天就亮了。

打坐了一夜的林峰感覺到輕鬆多了,自己的肋骨內臟,修復的差不久不多了,只不過這幾天不能劇烈出手了。

取出手機給呂辰打去了,很久,手機才被人接起。

「誰啊?大早晨的不想活了1迷糊的呂辰,持起床頭的手機就叫罵道。

「是我,林峰。」

「啊!師父是您老人家啊,剛剛我可不是說您,我那是……」

呂辰一聽是林峰的聲音急忙解釋道,如果往昔,就算他也不會對林峰這麼寒暄,可昨天見地了林峰的非人戰力,不禁崇拜了很多。

「不要廢話,來玉京城精英區一趟!昨晚有人來襲,被我殺了,你來處理一下。」說完林峰就掛了手機。

呂辰一聽林峰被人殺上門了,穿好衣服,就往玉京城精英區趕去了。

至於林峰說自衛殺人了,呂辰倒不是很在乎。

玉京城哪天不死幾個人,更何況還是自衛殺人!如果這一點小事都處理不好,他呂大少不是白混了。

途中,呂辰想了想這事還是告訴一下施萱,畢竟她爸但是市人大委員,這事也就一句話的問題。

施萱接到呂辰的手機,先是一驚,接著又懊惱起林峰了,也向玉京城精英區趕去。

林峰之所以不告訴施萱,就是怕她接受不了自己殺人的事實,畢竟女孩子總有一些感性的;但他忘了施萱還是刑警大隊的副隊長呢,死人見很多了!

施萱住的離玉京城精英區近點,二人同時進了屋。

林峰見施萱也來了,沒多說什麼,帶著他們就進了健身房。

一進去,施萱和呂辰就被面前目今的一幕驚呆了,這還是人乾的么!房間找不到一處完整的地方,就連牆壁都坑坑窪窪的,再深一點,都能望見光了。

呂辰張了張嘴巴,有些不確定地問道:「師父,昨晚是否是發生槍戰了,還帶了火箭筒?可我怎麼樣向上級說啊?」

其實呂辰只是說一說而已,他和施萱都刑警大隊的副隊長,如果真有大案,自己就不會這麼悠閑了。

施萱也傻了,每次見林峰,被他嚇得一跳,傻傻的問道:「林峰,你是人類?還是超人?」

林峰被二人弄得哭笑不得。

「什麼?你小說看多了吧!這不過是武者之間的比拼而已,哪有那麼超人1

「師父,你就是傳說中的古武者!往昔,聽我家老頭子說起我還認為假的呢。」

身為武林中人,呂辰的父親曉得一些武者的新聞不難,畢竟武者也必要躲閃,投奔一些達官貴人也很常見。

施萱也點了點頭,她家的老頭子不但是市人大委員,曉得也更多一些。

於是,施萱問道:「林峰,你是說死的這一個也是古武者嗎?」

林峰點了點頭,周風不但是武者,還是一個強悍的武者。

自從前一次施萱和呂辰離去后,果然沒什麼人來找林峰麻煩。

來了幾個人,將周風的遺體搬走後,呂辰就找人,從新裝修了,而今改為練功房的健身房,這一次呂辰用的儘是最結實的質料。

要不是條件不允許,他都想給地上,澆築一層特種鋼,實在是被林峰的破壞力驚到了。

林峰休養了半個來月,總算是養好了一些傷,這一些天,除了有空教教施萱和呂辰,其餘時間,林峰都在研究功法。

拳頭已經大成,沒有什麼提升的空間了,林峰就想著能不能和前次一樣,將功法也提升到大成,可惜現實是殘酷的,林峰只得一點點修鍊。

傷好的那天。

林峰就在想著,是否是再選一門功夫學一學了,前次和周風的比拼,林峰就發現自己的攻擊很簡單。

仔細思考了一下,林峰想還是等一些時間吧,他決定等力量更強大了,再學一門新招數,畢竟多學一門功法,就會花去更多的時間,得不償失。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