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二七章古武高手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匆匆完成了修鍊,林峰曉得,而今的自己,不能再練下去了,他想看一看什麼事,會讓他如此不安! 風聲在窗外,呼呼地吹過,林峰在期待著,他也不曉得自己在等什麼! 時間冉冉飛逝,終於,門外便響起...

林峰沉醉於喜悅之中,並沒有感覺到危險的來臨。

「風哥,我屬下已經找到那一個小子在哪了,你看?」烈虎剛剛接到小弟的手機,就向周風問道。

「不急,到了晚上再說,先讓你屬下看著他,看他在哪兒落腳1周風不慌不忙的說道。

烈虎想一想,剛剛自己的確心急了,也不急於那一下子,就和周風二人聊了起來。

「風哥,你能和我說一說,這一些年來,你究竟在干一些什麼嗎?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烈虎實在是好奇,究竟什麼樣的遭遇,才會讓當年還不如自己的周風,成了超人一樣的存在。

當年的周風與烈虎認識,沒想到如今他卻成了東關省黑道大佬手下的頭號打手,並且享譽整個華夏。

聽到烈虎的問話,周風陷入了沉思,兩眼有一些空洞。

當年他孤身一人逃離玉京城的時候,烈虎給的那一些錢,很快就用盡了。

走頭無路的他,不得不操起老本行,干起了搶劫的勾當!

在一處偏僻的小鎮上搶劫時,被附近的居民發現了,圍攻他,他被扔到了小鎮旁邊的山中。

就當周風在疼痛中醒過來的時候,他見到了這畢生都不會遺忘的情景,他看到了超人!

當然,他看到的不是外國電影里的超人,是華夏國自古就有的古武者,並且,還是勁力外放的武者。

那是兩位武者在爭鬥,不是切磋,是生死斗!

二人也沒有想到這麼晚,在山裡面還有人,並且將兩人的比試看在眼裡。

月光下周風,獃獃地看著二人的生死奮鬥,不敢發出一絲聲音,他的人生觀在這一刻被顛覆了,他想,如果自己也有這樣的能力,還會像狗一樣的逃離玉京城嗎?

不會!哪怕只有對方萬分之一的妙技,自己也不會被人像狗一樣扔下山了!

兩人都很厲害,周遭幾十米內的樹木都被摧毀,還好周風離得較遠,並且,被扔的地方還是一個山坳,才沒被兩人發現。

半個多小時候后,周風就見其中一人挨打飛出去,眼看不活了。另外一人也受了不輕的傷,看了一眼躺在地下的人,不發一言就轉身離去。

直到對方離開十多分鐘,周風才敢出面,輕輕地走到地上那人面前,周風想一想自己身無分文,對方既然這麼厲害,身上有一點值錢的東西,也很正常吧!

於是,他伸手去摸,沒想到對方竟然沒死,一把捉住周風的手,周風感應自己的手,都快斷了,這還是一個將死之人應有的能量嗎!

周風嚇得半死,一動不動,只見地上那人睜眼,望見周風也不出了一個地點,就再一次昏倒了。

富貴險中求,以後的半個多月,周風要飯磕頭,背著那一位武者一塊兒乞討,就朝他所說的地域趕去。

途中,對方清醒過好幾次,望見周風要飯給自己吃,也不禁升起了一股感激之情,武者最怕的就是欠人情面了。

歷經含辛茹苦磨難的周風,在第二十天,終於趕到了這個叫端木飛的武者,所說的那一個地域。

以後的幾天,周風只感覺到,自己就像做夢一樣,自己救的人竟然是一個大人物,明面上,端木飛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武館的館主而已。

可周風就親眼見到一省的黑老大,乖乖地站在門口等著會見,想一想也是,有那樣力量的人,能沒一點地位嗎?

感激周風的端木飛,見他不要工資,只想和自己學武,雖然有一些為難,可一想到周風背著自己一塊兒乞討磕頭地過來,就不忍回絕,於是,便收下了年過二十的周風當了閉門弟子。

後來周風才明白了,原來這一個天下,還有一個武者的天下,他們其實與平常人一樣,只不過平常不在人面前顯露而已。

可能一個尋常人眼裡的老總,掃大巷的老大爺,都有可能是一個高手。

像周風的師父,在外面上就是一家武館的館主,武館平常的時候,人不多,也沒多人曉得館主是一個古武者中的高手!

武學經過華夏幾代人的努力,終於構成了一個體系。

剛入武道的人要先練氣,等到練出氣感,生出內勁,將勁力外放便極為強大了,端木飛的這一個地步,已經達到了一種古武者中的頂尖者地步了。

回了回神,周風不再回憶這一些了。

十幾年過去了,自己果然像師父說的一樣,錯過了最佳的練武期間。

誠然師父告誡自己要沉著,可自己急啊,自己還有那麼多時間嗎?他都已經是快四十的人了。

沒有回答烈虎的問話,周風不想在尋常人面前說這一些。

他在想,自己究竟能不能在四十歲前突破。

至於林峰,他並未放在心上,在他眼裡,那不過是一個會幾手拳腳的莽夫罷了,不是一個天下的人,自己不過是為了照顧一下當年的老兄弟而已。

天很快就黑了下來,烈虎曉得林峰在玉京城精英區落腳后,有一些遲疑,那裡住的可都是一些有權有勢的大人物,不是自己一個小地痞可比的,等自己統一了玉京城的話,才差不多。

周風沒烈虎那麼多想法主意,在他眼裡,除了那些在官場上頂峰的人,其餘人都是螻蟻。要不是聽師父說,國家也有一批為國辦事的武者,那一些腦滿腸肥的官員,也不會放在他眼中。

周風在烈虎車上閉上眼休息,車冉冉駛向了玉京城精英區。

林峰不曉得,今晚他將迎來最危險的一戰,同樣,也是他明白武林存在的一個重要契機!

送走了呂辰和施萱,林峰就在健身房練起了功夫,呂辰的房子真的很大,都快比得上李一寧的那一幢別墅了,這裡可是玉京城,是玉京城精英區!

林峰不是一個懂得享受的人,他有了那麼多錢,卻從未想過為自己買一套衣服,身上穿的仍舊是前幾年買的幾件衣服。

可林峰曉得,自己必須要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

他想練武就要學會避開平常人,所以,林峰誠然不在乎,可還是很謝謝呂辰。

今晚的林峰,總有一些情緒不寧,他感應到了一股不安。

匆匆完成了修鍊,林峰曉得,而今的自己,不能再練下去了,他想看一看什麼事,會讓他如此不安!

風聲在窗外,呼呼地吹過,林峰在期待著,他也不曉得自己在等什麼!

時間冉冉飛逝,終於,門外便響起了腳步聲。

未知永遠是人類害怕的源泉,曉得是有人找自己麻煩,林峰反而寂靜了下來,他不害怕人,無論對方是誰,死不是最恐怖的,恐怖的是在害怕中死去!

「咚咚咚1

開門聲音響起。

「門沒鎖,進來吧1林峰淡淡道。

「小子,不錯嘛!你曉得我會來?」周風看著面色寂寥的林峰,有一些訝異。

「不曉得,但潛意識告訴我,今晚會有事情發生。」林峰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潛意識?看來你也是武林中人!今晚的事情,愈來愈有趣味了,怪不得烈虎他們不是你對手1周風有一些驚疑,他沒想到林峰也是古武者。

兩人像好友一樣交談,沒有人覺得他們會是仇人,下一刻見生死的仇人!

「你說的武林我不曉得,至於我,你可以看做武術的愛好者。」林峰也不曉得自己算不算武林中人。

「武術愛好者?不錯的稱呼!希望你會的不是一些花拳繡腿。」周風對林峰的話語,有一些氣餒,他要戰的是古武者,不是那一些在台上表演的愛好者!

「能說一說武林的事嗎?」

林峰誠然知道對方是自己的仇人,可林峰還是想問一下他。

林峰在天元門中一直修行,修行結束后,便來保護李一寧,很少去關心武林中的大事情。

「呵呵,看在你將要死去的份上,我就告訴你這一個菜鳥,什麼是武林吧1周風有一些戲謔地看著林峰,冉冉道來。

武林自古就有,隨著時代的進步,武林也在進步。

如今的武林,已經很少有什麼門派,道統之分。

武者大多都是祖傳,也許是師徒相傳。

但這其實不意味著武林就是一盤散沙,武林中也有一些家族式的武學世家,也有一些武林中人之間形成的小圈子。

更重要的是武林中的一些高手組織了一個門派。

像天元門這種存在,是很少的存在,也是最頂端的存在。

接著,周風又說了一些關於古武者的劃分。

周風本人誠然算不上什麼武學天才,並且練武的時間又晚,可端木飛卻不是凡人,他李家武學雖然不是千古傳承,可端木家三代人,都是震懾一方的人物。

所以周風在武林中,也算的上是高手了,不過,並不被端木飛看眼裡罷了。

林峰看了看自己武力,有一些鬱悶,可一瞬間,林峰就將之拋在腦後,他不會輕言放棄的,他辛苦練武,不就為了有朝一日,可以和這一些人比武嗎?自己怎麼能害怕,自己也不該如此害怕!

自學會武學的那一天起,他就猜測,會有那麼一天的,自己會碰到與自己同樣強大的對手,既然有內功這一種東西,就一定會有武者的存在,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

「明白了嗎?菜鳥,不要讓我白費口舌,好好戰一場吧1

周風說完,有一些期待地看著林峰。

「好,我們進去1

說著,林峰轉身就進了健身房,不是他不想出去打,可他曉得周風不會給他機會的。

周風也不怕林峰藏有槍支,他自信就算裡面有槍,自己也可以避過!

健身房不小,可以看出呂辰的確是一個愛武之人,一應設施都很完美,雖然在周風看來,一切都空架子罷了。

「小子,武者有武者的規矩,自報家門是武者之間的尊重,我叫周風,師從端木飛。」說到自己的師父,周風一臉的崇拜和驕傲。

林峰不曉得端木飛是何許人也,可他明白師父,那麼師父生怕更厲害吧!

「天元門林峰。」林峰說道。

「來吧,待會如果三兩拳就把你打死了,什麼傳承都沒用了1周風不在乎林峰的地步,也不在乎他口中的天元門。

因為周風屬於師徒傳承,他並沒有聽過天元門,天元門太神秘了,他只想一戰,他體內的內勁,剛剛竟然有了一股即將突破的波動!

「好,來吧1

林峰曉得自己不如周風,也不寒暄,運起功法,就向周風衝去了。

「1

「好小子,有兩把刷子,果然不是凡人,看樣子,今晚留你不得了1悴不迭防的周風,被林峰擊退兩步,有一些嫉妒,有一些驚疑的說道。

林峰不願和對方說話分神,就在周風說話間,連續便襲擊了五六拳!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