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百二十二章反咬一口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實的打臉。 「啊!你……你們!你們誣害1 烈虎聽得冷氣倒抽,立即,公開不顧地揚聲惡罵。 事到如今,就算他烈虎再傻,也能夠明白,本身這策動而綁架李一寧的罪行,已經在四名混子和徐若...

眼下的黑色風衣男子,確實就彷彿在她心間的一個幽靈一般。

竟然,自己所經歷的一切事情,都被他和盤托出了。

其他的就不多說,單單拿她因為賬目爭奪,而刺傷客人的事情而言,這就除了她和那客人之外,就沒有第三個人曉得,不然,也不可以讓她逃逸那麼。

可是今天,這一件事情,卻彷彿世界皆知了一般,竟然這麼輕輕鬆鬆,就從這黑色風衣男子的嘴裡說出來了。

「胡說嗎?你可不要在我面前帶有一絲的好運1

林峰冷然一笑,依舊森冷地盯著她的雙眼,趁熱打鐵道:「此刻,我問你,是不是在想著我……就彷彿一個躲在你內心的幽靈一般?是否是在想,那天你刺傷客人的時辰,根本沒有第三人曉得?是不是在想,這一切都很是詭異……」

「你……你……」

徐若蓮顫聲對他一指,感應到這一種內心所想,徹底被人看透的環境,就彷彿碰到鬼了一般,是那樣的難以相信和畏懼萬分。

微頓一秒之後,徐若蓮便「氨地一聲大呼,直接轉身就跑道:「鬼啊!你不是人!絕對不是人1

見此景象,林峰淡淡一笑,根本沒有攔住她,免得被人說是動用暴力。

不過,莫旦和林寶兒兩人,卻是齊齊存動手喝道:「站住!要不然就開槍了1

徐若蓮聽得渾身劇顫,就地不敢動彈絲毫。

畢竟,她不比那一群混子人多,不怕死,此刻的她,本就處在一種頂罪的局勢,因而不用想都曉得,沒有人可以保護她,同時,更沒有人會替她擋子彈。

所以,徐若蓮只能夠乖乖站祝

時隔三秒,莫旦很快帶了兩名警察過去將她銬住了,轉而問道:「你此刻如實招了!我擔保對於你的以往,既往不咎!不然,那就罪加一等1

「我……我招1

徐若蓮看了看那悠哉的烈虎一眼,快速指著他道:「今天的綁架事情,確實是他調撥我們做的1

「咳……咳咳……」

烈虎立即被嗆了一個七暈八素,方才吃在嘴裡的水果,全數噴了出來,嚇得那連忙拍他後面。

與此同時,胖子和四大惡少他們,蕭雅和林寶兒,以及莫旦和眾多警察們,卻是齊齊盯著林峰,而張大了嘴巴,瞪大了雙眼,顯得非常難以相信。

「我勒個去啊!方才還生死存亡,不願承認,而在峰哥的一通言語之後,這女的竟然直接就招了1

「牛叉啊!峰哥怎麼曉得那麼明白?太獨特了1

「他會算命嗎?彷彿什麼事情都曉得1

就在所有人驚呼的環境之下,別的四名混子,卻也沒有感受到徐若蓮的那一種畏懼。

因而,一個個齊聲駁斥道:「你究竟是在胡說八道什麼啊?明明是你沒錢花了,要綁架人,竟然敢扭曲我們烈虎哥!找死了啊?」

林峰微一轉首,森冷目光宛如實質般地掃視著他們,嘴角勾起幾分壞笑道:「不用著急!待會兒,你們會自己打臉的1

四名混子對視了一眼,忽然,齊齊有了一種背脊微涼的感應。

不知怎的,他們覺得眼下這一個黑色風衣男子,彷彿真有那一種讓他們自己打臉的身手。

試想之前的徐若蓮,和他們姿勢一般。

可如今,卻在這黑色風衣男子的一通話語之下,直接大呼了見鬼,而後,便如實招出了烈虎。

「這一個傢伙,怎麼看著很危險呢?」

四名混子的心中暗暗嘀咕,同時,又紛紛覺得,只要他們四人對峙一般的姿勢,那麼,即使徐若蓮指證了烈虎,也不能拿烈虎怎麼樣。

畢竟,他們是五個人一起施行的綁架,而多一個人交代,卻也沒有充足的說服力。

因而,在這一個念頭的催使之下,其中一名矮個子混子。

立即,撇嘴罵道:「你就少嚇唬人了!咱們自己做的,即是自己做的,絕對不會委曲烈虎哥1

「嗯!不錯1

烈虎被這言語,給逗得哈哈大笑。

「你們四個聽著,今天烈虎哥念在你們尚有幾分補充的環境下,往後未必不會讓你們在牢里虧損1

「感激烈虎哥1

四名混子樂得連忙致謝,看在莫旦和林寶兒,以及施萱等警察們的眼中,要多惱火,就有多惱火。

莫非,他們這不是公而忘私的隱瞞真相嗎?

不過,不管烈虎和那四名混子如何『暗送秋波』,林峰卻也只是冷笑視之。

「你們四個,從小到大都穿長大!對還是不對?」

「這不是空話嗎?」

矮個子混子,便再一次撇嘴道:「你看哥幾個的衣服也都曉得,這都是配套的1

「嗯,那你們四人之間,原先不曉得的私密事情了?」

「那是1

矮個子混子點頭,卻是忽然眉頭一皺。

「你這一個傢伙,究竟想問一些什麼就問吧,幹嘛非要東拉西扯的?」

「你可不要後悔1

林峰再一次冷笑道。

「你們四個,原來還有一個水靈靈的鄰家小妹!不過,卻因為你們的傷天害理而死了。」

「十七歲那年,你們一起把那個小妹幹了之後,活生生將她埋在了荒山內,而且這一件事,除了你們四個之外,便沒有人第五個人曉得!你們說,我講的對還是不對?你們要我更詳細的描摹一下天色和地點?」

四名混子齊齊怒視,一個個面色忽地慘白如紙。

因為,林峰講的即是事實,他們昔年確實做過這一件事情,而且很是絕密。

可是,正是因為這等絕密事情被他曉得,所以,四名混子才會在霎時,就變了臉色。

一個個冷氣倒抽,很快,便步入了那徐若蓮的後塵,真實地明白到了,什麼叫做畏懼,什麼叫做見鬼的滋味。

「他真的不是人1

四名混子恐慌大呼,確實齊齊腳軟地,向後撤退了。

「確實!因為我是神1

林峰沒好氣地哼了哼,手指靜靜向外面挪開。

「你們一起做過的禽獸事,彷彿還不止一件!要不然這樣吧,今天趁著好幾百名的觀眾在場,不如咱們一件一件的慢慢講吧?」

「不……不要1

「啊!鬼!不要過來1

四名混子可謂是心驚膽顫,即使林峰向前慢慢踩出一步,都會讓他們感應難以呼吸。

「不要講啊?」

林峰靜靜一笑,卻又陡地話鋒一轉,音量陡增的大喝道:「那我此刻就問你們,今天這一件綁架我同學的事情,究竟是誰挑撥1

「是……」

「究竟是誰?給我如實招來1

林峰怒視大吼一聲,嚇得四名混子齊齊一個哆嗦。

同時,也嚇得那烈虎陡然打了一個寒顫,整人都變得萬分緊張起來了。

瞧見這一番環境,胖子和四大惡少他們,莫旦和林寶兒,以及蕭雅和那一些警察們,確實一個個再次張大了嘴巴。

他們不敢相信林峰有這般手段的同時,又很期待那四名混子的答案。

同樣,烈虎的兩百多名混子小弟們,也一般很想曉得,究竟那四個混子會不會倒戈烈虎。

一時間,悉數烈虎俱樂部內,所群集的六百多人,都齊齊將嘴巴緊閉,生怕一個不小心,而錯過了四名混子的答案。

一秒!

兩秒!

三秒!

就在四名混子遲疑了整三秒之後,他們就不謀而合地伸手對著烈虎一指。

「是他!烈虎1

這話一出,世人心底紛紛大笑,暗道,這果然是一名副其實的打臉。

「啊!你……你們!你們誣害1

烈虎聽得冷氣倒抽,立即,公開不顧地揚聲惡罵。

事到如今,就算他烈虎再傻,也能夠明白,本身這策動而綁架李一寧的罪行,已經在四名混子和徐若蓮的指證之下成立。

兩眼瞪了瞪,烈虎確實下意識地推開椅子,轉而跳下紅色法拉利,什麼也不顧地,撒腿疾走。

可是,因為過於緊張的緣故,他竟然「砰」地一聲,便碰在了一輛車上,而後,便急忙爬起之後再跑,宛如沒有感應到疼痛一般。

「站住1

「捉住他1

施萱和呂辰等警察,確實都齊齊大呼著衝去了。

不過,就在這一霎時,一道黑色影子,卻快速跳上了車頂,一輛接著一輛車地,狂跳追了出去。

隨著飛躍和騰躍,他暗地裡,那長長而又修身的黑色風衣,讓他看上去多了幾分俊逸和冷淡韻味,令人不敢忽視。

短短十秒鐘的時間而已,林峰便追上烈虎,繼而再從車頂,跳在了他的後方,抬腳即是狠狠一踹道:「你還想跑啊?」

砰!

狠辣而又飽含重重力道的一腳,就地便把烈虎踹得倒跌出去。

「轟隆1

一聲砸在一輛白色轎車的車門,以至於「嘩啦」一聲,車窗反響而碎。

緊跟著,林峰極速沖了上去,單手揪著烈虎的衣襟之後,便是大拳宛如雨點般的落在他面頰和胸膛,直把他打得「氨一聲慘叫不已。

兩百多混子,就如此,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的烈虎哥挨打,卻是沒有人敢上去幫忙。

因為他們齊齊曉得,如今的烈虎,已經被揪住了綁架罪證而本身難保,若是他們輕易衝上返回,則會闖禍上身,變成綁架的從犯。

對比那一些混子而言,悉數成員,則顯得很是歡悅和激動。

因為,他們之前瞧見烈虎的時候,已經明白,這烈虎至少也是跟林峰的大哥級人物。

以至於,因為烈虎開了一家偌大烈虎俱樂部的關連,他還比林峰愈加囂張和有錢有勢。

以是,天元會的成員就以為,烈虎這大哥級人物原先不好對付。

並且,聽說烈虎跟東關省內的黑道勢力關係比較好。

玉京城在東關省內,是東關省的省府所在。

可是此刻,當他們看見林峰把烈虎打得毫無還手餘地。

而且,烈虎眾小弟,哪怕親眼瞧見,都不敢上前幫助的環境之後,卻是立即覺得,原來他們的峰哥才是最兇猛的一個。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