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百二十一章替罪羔羊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虎會混子們,一個個緘口不言地避退不已。 別說不敢動手群毆他,縱然林峰稍稍一個靠近,他們就會立刻覺得心兒打顫,根本提不起半分靠近他的念頭。 這是一個很奇幻的景象,也便是俗話中所講的氣場,...

烈虎這做法,已經很明顯是要讓屬下做替罪羔羊,然後,自己拋清了那綁架李一寧的事實。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短短兩分鐘以後,烈虎的小弟們,就齊齊壓著四名烈虎會和一名穿著性感的女郎,以及一個腦袋被黑布袋給罩住的少女出來了。

單單看少女的穿著和身形,林峰一眼便認定了,那一個人便是李一寧無疑了。

同樣,蕭雅和林寶兒,胖子和四大惡少他們,在看到那一個被綁著雙手,和罩住腦袋的少女之時,也可以從身形和穿著方面,輕鬆認出了是李一寧。

因而,他們一個個激動,也憤怒不已。

瞧見這一番景象,那三百名天元會的弟子,自然明白事情究竟是如何了。

因而,他們愈加舞動著手裡的鋼製,或者是鐵制的器具,大有一種齊齊衝上去,救出李一寧的樣子了。

不過在這一瞬間,林峰卻陡然揮手禁止道:「別吵了!都給我安靜1

說完,他便在眾人那不能置信的目光之下,直接提著沾血的實心鋼棍,便一步步,朝著李一寧走來了,長而又修身的黑色風衣,便在他背後,開始飄搖不斷了。

而他因為內心極端憤怒,所展露出來的冷厲姿勢,則讓他看上去,彷彿是從地獄中走出的索命閻王一般。

所過的地方,那一些烈虎會混子們,一個個緘口不言地避退不已。

別說不敢動手群毆他,縱然林峰稍稍一個靠近,他們就會立刻覺得心兒打顫,根本提不起半分靠近他的念頭。

這是一個很奇幻的景象,也便是俗話中所講的氣場,或許是魄力。

諸如上位者,有上位者的魄力。

在莫旦和蕭雅等人,胖子和四大惡少等人的眼中,現在林峰走入那兩百多烈虎會混子們的團團包圍當中,簡直就彷彿,他進入了一個無人之境。

這一下子,他們齊齊大張著嘴巴不敢置信。

同時,又在紛紛暗想,假如把林峰換成自己的話,會沒有林峰這般的膽大和魄力吧?

雖然,這裡有著三百名的天元會成員,以及一大票的人在場,然而,對面的兩百多烈虎會混子們,卻也不是一塊塊的木頭。

他們群體手持兵器,所散發出來的弘大沉痛之氣,絕非每一個人都有這等毫不懼怕的姿勢前往,而縱然前往了,那也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形成這等威懾的壯觀場面。

「我靠!峰哥太厲害了,單槍匹馬的衝過去了,難道就不怕烈虎叫人群毆他嗎?」

四大惡少看得心底激動萬分,都不知道有多想跟隨林峰而去。

然而,當他們瞧見那一些魄力洶洶的兩百多名混子們后,卻又是提不起那一番氣勢來了。

「這一個小子,到底賣什麼關子?竟然可以讓人有一種心驚膽顫的樣子1

烈虎緊皺著眉頭,尖銳目光,便盯著林峰,心底裡面,堪稱湧起了滔天巨浪。

在他眼裡,雖然自己有膽量衝進許多人的碉堡當中,然而,要想形成林峰眼下的威懾效果,卻也著實不太可能。

短短几秒鐘的時間,一名混子,便礙於林峰,直奔李一寧的冷厲姿勢,因而,哆嗦地打開了李一寧的黑色頭罩,令她驀然,便恢復了雙眼視線,立刻,便瞧見了林峰的身影。

這一剎那,李一寧陡地「哇」聲大哭,猶如抓住了一根幫助稻草一般,筆直衝進了林峰的懷抱。

兩隻柔滑玉手,牢牢地環住他的腰際道:「嗚!林峰哥哥,我差一點就以為見不到你了。」

林峰手中的實心鋼棍,立刻,便滾落下來了,當下,也不顧什麼眾目睽睽之下的環境,著實想也不想地,便抱住了李一寧那玲瓏嬌軀。

「不要怕!沒事了1

「嗚……說得倒是輕鬆,可都快被嚇死了。」

李一寧哭得簡直跟一個淚人似的,只恨不得永遠呆在這一個令她感覺到溫煦和安祥的懷抱。

「別怕,全部都有我。」

林峰雖然不太會安慰人,可他卻依舊盡著自己最大的努力,輕輕地拍打著李一寧那哭得打顫的香肩,一雙眼眸,卻也愈加冰冷聳人了幾分。

就在這抱住李一寧的環境之下,林峰很快,右手拇指,凌厲目光,便逐個審視著那四名被架住的烈虎會,以及性感女郎。

不久時,他便透過奇思妙想,逐個聽出了他們的內心想法,而且,得悉了整件事件的始末。

說白了,這與烈虎所講的事情差不多,先是由那性感女郎以探望李一寧為由,把她叫出了教室,而且,在李一寧沒有防範的環境下,將她引到了洗手間的門口。

緊隨著,那四名當時藏好的烈虎會混子,便是直接套住李一寧的腦袋,輕輕鬆鬆把她綁出了南一學院,帶回了烈虎俱樂部。

只不過,烈虎拋清了關係而已。

他仗著李一寧從被綁架到現在,根本沒有看過他一眼的原因,所以一口咬定,就是那四個烈虎會和性感女郎做的,而他自己則反當了一回好人。

別的,那四個烈虎會和性感女郎,又是他烈虎的人,試問,他們又怎麼會反抗老大?

「真是一隻老狐狸啊1

林峰心底暗罵一聲,卻又根本沒有想過要放過烈虎。

眉頭靜靜一皺,林峰立刻便眯著眼,盯著烈虎說道:「你不用掩飾那麼好!究竟這一件事情,是不是你的主使,我們大家內心全部都有數了。」

「哎,峰哥,這便是你的錯了1

烈虎很不服氣的說道:「明明是這幾個烈虎會混混做的,你憑什麼誣害到我頭上?話說,這世道是法律和證據的!你沒有證據,可別胡亂的冤枉好人1

「不論怎麼說,先把他們帶回去1

莫旦趁機插了一句,凌厲目光,同樣含著不淺的憤怒。

「我今日倒是要看一看,是你烈虎的管教更好,還是我們天元門的本事更好。」

「行啊!帶著吧!這一群損害社會的犯罪分子,的確應該受到懲罰1

烈虎無所謂地招了招手,完全一副『跟我沒有關係』的姿勢。

「不必了1

林峰忽然訕笑了一聲,轉而看著莫旦道:「假如,我現在有法子,讓這五個到場綁架的人,主動交代全部事情呢?我給施大警官打一個電話,讓她帶人來鑒證。」

說完之後,林峰便給施萱打了一個電話。

十分鐘之後,施萱帶了三個警察過來了。

「這……峰哥,你不會使用暴力,而屈打成招了吧?」

莫旦稍稍打趣了一句,卻又是一本端莊道。

「這是我們警務人員的事情,林峰,把他們交給我吧。」施萱說道。

那一幫人紛紛嘴巴大張,非常疑惑地看著林峰那魁梧,卻又詭秘神韻充分的背影,眼中閃動著一種不敢置信。

在他們的眼中,警察做起事情來,素來都是親自動手的!

烈虎聽得兩眼一瞪,心底直接泛起了幾分不妙的感應。

因為,林峰這臉色和言語聲調,令他感應起來很是自信,彷彿有著百分之百的把拿一般。

「媽的!若是真被那四個傢伙供出來的話,我烈虎還混一個屁啊1

烈虎暗暗罵了一聲,卻又很快記得那四個人,和性感女郎,確實有著很多的憑證,落在了自己手上。

而且這一些憑證,隨便一條,都可以讓他們牢底坐穿!

隨著念頭閃過腦海,烈虎立即哈哈大笑,滿嘴冷笑道:「不錯不錯!你這想法很好!哥哥,我就等著看你的表現吧1

說完,他立即在那紅色的車頂坐好。

而後,一名混子便會給他送去了一張椅子,上面擺著水果和瓜子,讓他們徹底無視在場眾多警察,而悠哉地嗑了瓜子。

緊跟著,那混子又走去他的暗中,替他舒舒服服地推拿著雙肩。

「真想斃了你這一個王八蛋!確實是目空一切1

四大惡少以及眾多成員紛紛暗罵,心道,這傢伙也太囂張了吧?竟然敢在咱們峰哥的面前,擺出一副看好戲的姿勢!

同樣,那眾多人看著烈虎的姿勢很是怨恨。

畢竟,他們都是自然容不得烈虎這般猖獗。

在場除了烈虎的眾多小弟之外,所有人都牢牢盯著林峰,不知不覺地,便把希望拜託在了他身上,期盼他真可以讓那四名混子,和性感女郎指證著烈虎。

那樣的話,他們便可以衝上來逮捕烈虎!

「要不……還是罷了吧?」

李一寧瞧見這陣仗,竟是心底,忽然為林峰擔憂起來了。

這可是那四個混子和性感女郎的口風太緊,最後無法出來的話,豈不是他和隊長的面子一起丟了?

「呵呵,你就是太仁慈了1

林峰搖了搖頭地苦笑道:「這一群人綁架了你,讓你這麼畏懼,可是有我在,你怕什麼,莫非不應當把他們一掃而光嗎?」

「可是……我真不想呆在這裡了。」

「沒事,我會保護你的!只要有我在,沒有人敢動你一根汗毛1

林峰冷哼一聲,快速擦去她那絕美俏臉之上的殘存淚痕。

稍稍一頓,他就在烈虎和那一些混子們的傾慕和妒忌目光之下,快速牽著李一寧的柔滑玉手,一步步走去那四名混子和性感女郎的面前。

緊跟著,林峰逐一掃視了他們一眼。

「今天的綁架事情,究竟是不是烈虎教你們做的?」

「沒!沒有1

「不是1

「你瞎說1

聽得這一番回答,烈虎笑得愈加大聲和猖獗,就彷彿已經看到了林峰失落的狀態一般。

而胖子和四大惡少他們,蕭雅和林寶兒,以及莫旦和眾多人,卻又是愈加怨恨烈虎了。

不過,林峰卻也全然沒有在乎那烈虎的狂笑,只是牽著李一寧到那性感女郎的面前,森冷目光牢牢盯著她道:「你叫徐若蓮,你現在二十二歲?」

林峰此刻,動用了天元門中的窺心功法,可以窺視人的內心,只不過,用完功法之後,必須要好幾日修養,才能恢復元氣。

「對。」

徐若蓮奇怪點了點頭,心想這酷酷的傢伙怎麼曉得我名字和歲數的?

彷彿我……沒有陳述過他吧?

「呵呵,你不用奇怪!因為你的一切機密在我而言,徹底是透明的1

林峰可謂是語不驚人死不休,脫口就將徐若蓮關係的私密事情,當眾講了出來。

「你和男友上床,之後上當,在酒吧裡面當三陪小姐,事後與客人的一次賬目爭奪中,你將那一名客人刺成重傷逃逸,而且進入烈虎的俱樂部里,成為了他的戀人1

「在這之後,你就助紂為虐,不知為烈虎做過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此刻,綁架我同學,只不過是其中的一件而已!對還是不對?」

「你……胡說1

徐若蓮聽得兩眼大瞪,只覺渾身毛骨悚然。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