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百一十九章靈欲交融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不信和期待等等,諸多繁雜心境。 趴伏在林峰胯下,且專註於做著升沉運動的她。 可以感應到林峰們熾熱目光影響,薄薄的眼皮微向上翻,暴露出了那一股隱含春情,且水霧縈繞的秋瞳。 發現...

秋水盈盈的美眸,更是搜羅著大海一般深情蜜意,深深的注視著林峰,向林峰有著她的歡樂,她的雀躍,她的滿足,她的溫柔,她的愛意,她的……

和蕭雅早已達到心之交融的林峰,在一霎那間,便體會到了蕭雅眼神中,所要抒發的深意,這一種無聲的深情蜜愛的雷同,更能使得百鍊精鋼,也成繞指柔。

立刻,讓林峰和蕭雅的心,都融化迷醉了。

那一種感覺,比起歡愛中**,所帶來的快感和**感,應更讓人感到心顫,滿足和快慰。

如同喝了一瓶塵封百年的絕世佳釀一般,是那麼的香,又是那麼的醇,並且留有餘韻。

因此,已心醉流失的兩人,便在人不知,鬼不覺中,不禁熱吻起來了。

吻是那麼的熾熱,那麼的香甜,和那麼的醉人!

這時,林峰的手,也已經緊緊攬住了蕭雅滑潤潔白的粉背,讓她肥沃豐滿的玉峰,更嚴密的壓在了林峰的前胸上。

蕭雅的一雙纖秀豐腴的玉臂,也緊緊在林峰的脖頸。

讓小嘴、鼻子和前額,嚴密的粘合在一起,中間沒有一絲的空閑,像是要和林峰做更進一步的交融般。

完全沉迷於熱吻中的林峰和顏容。

這時,都沒有發現到,原本還與林峰合為一體的任蝶,如今已經沉默地離開了林峰的身子。

林峰們只是通過口舌,而享受著其中的溫順和甘美。

周圍的一切,對林峰和蕭雅來說,都仿如不存在。

而今,林峰更是極度享受地吸食著蕭雅口內,那一些香甜滑潤的津液,和內里的那粉紅柔軟的三寸丁香小舌,並從中,感應到它的尤其滑膩、柔軟、香甜。

直到林峰們的小嘴,都相當怠倦時,林峰才特別不舍的,便離開了蕭雅那一處。

隨著意識的返來,林峰感應到下面,一陣異樣的酥麻快感,漸漸向林峰的大腦傳過來。

暖暖的、濕濕的,熾熱的下面,像是進入了一個真空一般,然而卻沒有那一種嚴密壓榨感。

因此,好奇的林峰,不由把目光移向下身處。

只見林峰那怒漲的金色獨龍,正出入在任蝶那妖艷性感的口內,讓她的小嘴,也十分鼓脹起來了。

而沾上唾液的身子,而今,正閃灼著尤其妖異淫媚的絢爛,與那一張潔白那謇雋橙藎以及她兩片鮮艷而豐潤唇瓣,組成一種強烈的反差和比較。

但這同時,卻更能挑動人類內心深處的,那一股原始的**。

第一次看到林峰和蕭雅,而今,都被面前這尤其狐媚現象,所深深吸引著,而得到了反應。

而蕭雅除了冷傲的同時,還帶有一絲的羞怯、茫然、迷亂、不信和期待等等,諸多繁雜心境。

趴伏在林峰胯下,且專註於做著升沉運動的她。

可以感應到林峰們熾熱目光影響,薄薄的眼皮微向上翻,暴露出了那一股隱含春情,且水霧縈繞的秋瞳。

發現自己的「羞態」被林峰們發覺后,晶瑩如玉的秀臉上,不由升起兩朵嬌艷花朵,顯得那麼的羞窘和迷人。

見到林峰一直沒有出聲,且面無臉色的模樣,原本興趣盎然,希望得到林峰獎勵的人兒,聲音也有一些發顫。

美妙的面龐,也變得蒼白起來了。

眼中全是擔心和膽怯,顯得那麼的誠惶誠恐和楚楚可憐。

當林峰和女人進行忘我的時候,一旁的任蝶,從林峰們熱情的眼神中,深深的感覺到了某一些,只存在於林峰和蕭雅之間,尤其可貴的東西,從而,也真正顯著到蕭雅在林峰,心目中無可替代的地位。

但她卻沒有一樣小女人的嫉妒,因為她原本就是一個賢惠、仁慈、得體的女子。

在對蕭雅羨慕的同時,自己也感到幸運。

因為這一個如此重情重義,如此疼愛他所愛的女人的男子,也是自己的男人。

自己是一個可憐女子,竟能得到這麼柔美的男人,同樣的看重和疼愛,自己還有什麼可抱怨、好遺憾的呢?

就讓林峰把全部的愛,都給這林峰這一個男人吧。

想到保護,床上的溫柔和憐憫,和林峰先前雖仍舊沒滿足,而只是在忍耐那一份輕憐蜜愛、似水柔情時。

任蝶不由聯想,男人的十分滿足和歡樂。

因此,任蝶像下了很大定奪般,冉冉離開了林峰的身子,然後,便輕輕的趴伏在林峰的兩腿間。

兩隻青蔥般軟滑嬌嫩的玉手,略略發顫的握上了,開始揉捏起來了。

而她那性感蒼白的櫻桃小嘴,也當機立斷的,異樣的氣味,更像是催情劑般,深深撫慰起了任蝶,讓她一時間,萌生出了一些。

而今的她,只是沉迷於這一些羞人的舉止,所帶來的異樣感應,從而讓她更專心的吮吸、舔食著口中的異物。

從剛才異樣快感中,回復過來的林峰,看到劉小柔一副委曲,又誠惶誠恐的楚楚可憐、令人疼惜的哀怨模樣,感到傷了芳心的林峰,不由探身向前,一把將那豐腴滑膩的嬌軀,緊緊摟入了懷裡。

給了她深情一吻后,林峰才柔聲道:「怎麼會呢。」

說完,在她肥沃的香臀上,便打了一記。

「嗯1

因痛而發出的這一下膩聲的嬌吟,不禁讓林峰心中一盪,幾乎魂兒也都已經飛走了。

由此可見,林峰的寶貝嬌女的殺傷力,是多麼的強大啊!

而一旁的蕭雅,看到自己的同閨姐妹受罰,倒是一副幸災落禍,在身邊掩嘴偷笑的看戲模樣。

「那你剛才為什麼一言不發,面無神色的,嚇得人家認為你發火了呢?」

面容稍寬的劉小柔,像是受了委曲的小媳婦般,向林峰撒嬌道。

那小女孩般的嬌痴幽怨樣兒,也為之心碎。

再一次聽到林峰,如此深情的徹底表達和情話,感應到林峰是如此的在乎、尊重和疼惜她們。

蕭雅和任蝶,都不謀而合向林峰,獻上和風細雨般的熱吻,以抒發她們心中,熾熱的愛戀和濃濃的情義。

而林峰卻又不得再一次吻幹了她們臉上淚水。

不過,看到二女而今,因為略紅的美眸和臉上的淚痕,而顯得梨花帶雨、凄美嬌艷的動人風景,和讓林峰們的激情,升華到了一種更高的檔次后,以上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看到你歡樂,也自然而然感到了歡樂,看到你傷心苦悶,內心也會不受控制的抽痛起來了1

平靜下去的蕭雅,這時,也軟語嬌聲的訴說道。

「是呀,我也有這一種感應,剛才看到模樣時,林峰的心,就很不安分了。」

任蝶不免有一些害臊的,立刻改口道,面龐上也同時,升起了兩抹嬌艷的紅霞。

說到這,居然雙手掩臉,一副欲泣的楚楚可憐樣兒。

只得緊緊摟抱著軟滑豐滿的**,一邊溫聲細語的道歉,一邊打眼色,向一言不發的蕭雅求救。

作為旁觀者的蕭雅,當然特別明白她的同閨姐妹,而今像是在演戲撒嬌。

對此感到古怪,雖然可惡,但那一副慵懶、清麗脫俗的模樣兒,成熟嫵媚的性感**,倒是看得林峰口水橫流,目光獃滯的。

真想立刻撲過去,把她就地正法,以處理她而今對林峰的漠視。

為了任蝶的注意力,林峰的魔手,一邊輕捏嘲謔著她酥胸上那兩粒猩紅,如同紅寶石一般的**。

一邊輕咬著她的圓潤耳珠、軟語溫聲的,接著寬慰道。

「姐姐,就原諒你的寶貝弟弟一次吧,只要姐姐原諒我,弟弟什麼也答應姐姐。」

聽到林峰的吮諾,姐姐頓時放開手,有一些興奮的立刻道。

看到姐姐美好的面龐兒,仍是如此的潔白亮澤,一點都沒有哭泣過的淚痕時,林峰便曉得自己受愚了。

不過,而今的林峰,卻很是好奇,到底什麼事,讓林寶兒她們的慣用伎倆。

按常理,不管是任何事,只如果她們要林峰做的,林峰很興奮的呀?

然而,事實上,戀人間,卻很是喜歡把事情的傾訴,通過這一種撒嬌的行動。

因此,全是好奇心的林峰,也忘了掩飾劉小柔的謊話,直接問道:

「姐姐,有什麼事情要我做的?」

看到林峰和蕭雅都露出了好奇的目光,任蝶把暖暖的手掌撫上林峰的臉頰,並親了林峰一下子,才微笑道:「也沒有什麼事,只是姐姐也要和蕭雅那樣到學校去,整天在家又看不到你,讓人悶得有點慌吧。」

說著,曲線精巧的眼角處,不由淡出一絲孤單。

三天後的早晨。

李一寧失蹤了,這對於林峰來說,可是一件大事情,他感覺到了一種危險來臨,他覺得李一寧的失蹤,跟烈虎有著脫不開的關係。

就在胖子以及四大惡少等人集合以後,就立刻問了一句道:「你們都在校外找過李一寧了?」

「嗯!附近地帶所有找一個遍,根來就沒有發現她。」

胖子點了點頭,卻又忽然加了一句道:「不過,我們問過校外的那一些小飯館老闆,此中有一個老闆說,他看見李一寧,被幾個烈虎會抓上了一輛乳白色的麵包車,然後往北面離去了。」

「原來真是烈虎1

林峰的眼中寒光一閃,當下大手一揮道:「給我招呼所有天元會的兄弟,直接前往烈虎俱樂部1

「好!峰哥出馬,這回一定要讓那烈虎難看1

胖子和四大惡少,以及那一些天元會的弟子紛紛大呼。

不過,就在看到林峰和胖子他們,準備打車離去的時刻,鮑山便趕忙壯了壯膽量上去:「峰哥!不如我載你們去吧!這奧迪坐著比計程車舒服多了,而且速度也快。」

「行1

林峰點了點頭,很快,胖子和四大惡少擠上奧迪,然後,卻從兜里取出了兩千塊說道。

「呵呵,哪能要峰哥的錢啊,叫車很簡單的1

鮑山笑了笑地,沒有接那兩千塊,轉而,直接撥通了一個電話,低聲說了幾句。

緊隨著,很快便有大概七輛車,猶如待命般,從別的地方,開來停在了路邊。

而那一些車,則探頭出來笑道:「快點招呼你的同學上車吧!若是耽誤太久,便不好了哦。」

「嗯,謝謝。」

張東點了點頭,繼而大手一揮,那一些天元會的弟子,就蜂擁登上了車,一輛接著一輛。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