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百一十八章幾女同屋歡樂多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壓下了心中慾火的林峰,只是給任蝶奉上了一個溫柔的吻。 和林峰幾乎達到心有靈犀的女人,當然特別明白林峰現在的環境,軟若無骨的粉嫩玉手,輕輕撫摸摩擦著林峰的臉頰,雙眼迷離地柔聲道:「姐姐不行了,...

而李一寧雖沒說話,但那幽怨的眼神也說明了一切。

林峰拉過林寶兒和任蝶二女,分別在她們香臀上賞了一記道。

任蝶摸著自己的小屁股,有一些委曲。

林峰各親了她們一下,並用手幫她們揉搓著軟滑的臀部。

雖然曉得她們不會真的嫉妒兩位女人,只是想藉機在林峰面前撒撒嬌而已,但林峰仍是盡量的滿足她們道,因為誰叫自己是如此寵著她們呢?

一邊說,大手已隔著衣服在楊詩詩的挺翹酥胸上,輕撫捏弄起來,那一種女人所特有的滑潤和彈性,真讓林峰有一種愛不惜手,沉迷其中的感應。

在幾女面前,自己的女人禁,被林峰如此玩弄,讓楊詩詩霞燒玉頰,羞答答的把頭躲進了林峰的懷裡。

然而,她卻沒有禁止林峰大手的侵略,而今的她,已完全沒有了剛才的疑慮和擔心,內心只需害臊和甜美。

而林寶兒和蕭雅她們也是默然笑看著。

在林寶兒帶走楊詩詩后,林峰也帶著蕭雅和二女回到寢室。

蕭雅不但端莊賢淑,涵蓄內斂,並且儀態萬千,丰姿卓卓,很是惹人愛憐。

而任蝶雍容華貴的同時,卻又嫵媚鮮艷,溫玉生香,最讓男人消魂盪魄。

而恰好這兩個塵間絕色麗人,竟同時成為林峰的女人,而今她們正躺在林峰的懷裡,表現著她們那如神一般,令神也為之迷醉狂戀的動人艷熟**。

摟著她們,感應著從她們那羊脂白玉的迷人身體上,傳過來的絲絲溫熱,和一陣陣醉人的媚熟清香。

想到她們為了林峰,竟毫不吝嗇的把自己最可貴、最大的愛,都完完全全的進獻給林峰,林峰的心,便不由得悸動起來了,心中填滿了溫順、關懷和歡樂莫名的心境。

但同時,又想到了自己的多情而四處原諒,從而使得對她們的愛和關懷都攤開時,內心又充斥了歉意和自責。

雖然她們都說很歡樂,多幾個姐妹,但又有誰,會真正願意主動把愛人,對自己的愛分給外人呢?

雖然她們都很是賢惠得體,都表現得很是熱情和歡樂。

但當她們看到自己男人在另外女人懷裡,而自己卻在一邊孤單等候時,難道她們就不會感到些許的冷靜和哀傷嗎?

「你怎麼樣了?」

發現林峰的臉色有一些差池,全心的蕭雅,不由關心的問道。

而躺在林峰右手臂彎里的劉小柔,雖然口裡沒問,但也發覺到林峰今晚的反常,美好的眼睛里也全是關懷之色。

林峰分別在她們如雪般潔白光滑的粉額上,吻了一下后,才道:「沒什麼,只是覺得林峰能同時擁有你們這麼多,如仙般美好而又賢惠的好嬌妻,讓我似乎身在夢中一樣,有一些顯得不實在,怕不曉得哪一天,蕭雅和劉小柔你們兩個,都不要我了。」

雖然覺得可能性為零,但而今的林峰全是情義的眼中,仍是露出了濃濃的憂愁。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關心則亂,當局者迷。

是所有當局者,都在心中的悲痛吧,就恍如蕭雅她們一樣,雖然很明白林峰對她們的情義,但無聊的時候,也是會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有一種患得患失之感。

「嘻嘻,真是傻,你是這世上最好的男人,蕭雅又怎麼捨得離開你呢?」

蕭雅雙手緊緊的箍著林峰的頸,一副小女人般微笑著說道,而胸前雙峰更是擠壓著林峰。

「是呀,我會永遠陪伴在你身邊,直到老得被你討厭為止。」

任蝶也全是深情蜜愛的親林峰一口,同時,也如左側的蕭雅般,把林峰另外一邊的胸膛也佔去了,四個堅貞的**,就這麼和林峰的肌肉擠壓著,摩擦著。

林峰聽到她們的深深情話,也感受到兩手,緊圈著她們如天鵝般潔白精巧的脖子。

讓她們的滑嫩面龐,儘可能的貼著林峰,從而感應到她們身上的每一分熱和愛。

「放心吧,你們都是我最愛的女人,即使你們老了,死去了,我也絕對不會離開你們,就算是下地獄,我也要永遠陪著你們,好嗎?」

林峰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身邊耳邊響起。

但又恍如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一般,讓身上的二女聽得就如身在夢中,讓她們如痴如醉,情迷不已。

「來疼愛我們吧1

或許是受到林峰情話所感動,二女都驀然,情動的嬌吟道。

身子也霎時,變得春情勃發,激情如火,欺霜賽雪的嬌嫩皮膚上,更冉冉升起了一層觸目驚心的嬌艷胭脂。

兩具惹火豐滿的動人**,而今更緊緊糾纏著林峰,不時的扭動著、廝磨著,那一種成熟肉香和十分**的感應,馬上讓林峰忘掉了一切。

而她們那兩對嫵媚迷離,而又秋波飄舞的美眸,所搜羅的濃濃春情,更是看得林峰**大發,深深陷入其中。

因此,全是愛和欲的林峰,便立刻翻身而上。

在蕭雅和任蝶成熟嫵艷的迷人**上,大肆韃伐著,以自己最狂猛的行動,抒發和發泄自己心中對二女那無際的愛。

她們也以火般的熱情靠近林峰,毫無一絲泛泛的羞怯和羈絆,完全就是兩個恥辱的艷熟蕩婦。

一點也看不出泛泛是那麼的文雅得體,可能,真愛可以讓人變得瘋狂吧。

同時,男女歡愛的雀躍,也布滿整個寢室,是那麼的動聽和**。

原本就無法接受林峰恩寵的兩人,在林峰如此熱情消沉的鞭韃下,就更顯得不堪。

兩個小時內,蕭雅和任蝶已經分別達到五次**,巨大的快感攻勢,和相應的力量耗損,讓兩人伴同著升仙般**感應的同時,也雀躍的昏迷過去。

看到接受過和風細雨,蹂躪的兩具還閃灼著妖艷媚光的動人成熟**。

林峰原本消沉的激情,不由淡薄下去了,隨之的是,對二女的無窮憐憫和歉疚。

暗暗斥責自己竟因一時的心境,而忘了自己忘情攻勢,對她們身子所組成的破壞力。

想到這,林峰不由使勁緊了緊還和林峰合成一體的金蝶,和一旁嬌懶無力的蕭雅,並用手溫柔的,愛撫她們柔細滑膩的肌膚。

從手上傳過來的那一種凝脂玉膚般的柔軟滑膩,和富含彈性的肉致質感,仍是讓林峰得到相當的滿足和享受。

雖然已經是深夜了,然而,林峰卻一點兒睡意也沒有,因為還漲漲的下面,讓林峰很不舒服。

「嗯!還沒睡呀?」

林峰這時,被懷中那嬌淫細膩的嗓音所打斷。

不知何時,身上的任蝶已醒轉過來,靚麗的眸子而今,正全是深情的看著林峰,並散出著尤其媚艷迷人的靈韻,說明它的主人,而今是如何的滿足和雀躍。

有一些離散的眼神,又顯出了主人而今的委頓。

但本來的那一股春情蜜意,卻還沒完全深深吸引住林峰,讓還停頓在她體內的巨刺,更變得熾熱起來,使得懷中佳麗,忍不住一陣無病嘆息。

雖然很想翻身上來,狠狠發泄一番,但僅存的一絲清明告訴林峰,面前這一朵嬌艷的玫瑰已不堪韃伐。

所以,壓下了心中慾火的林峰,只是給任蝶奉上了一個溫柔的吻。

和林峰幾乎達到心有靈犀的女人,當然特別明白林峰現在的環境,軟若無骨的粉嫩玉手,輕輕撫摸摩擦著林峰的臉頰,雙眼迷離地柔聲道:「姐姐不行了,不如你去她們那裡吧,你這麼憋著很辛苦的。」

聲音中含著體會的歉意和無奈,同時,也搜羅了一絲絲的關心、體貼和對林峰溫柔以待的感動。

這時,也已醒來,雙頰紅霞未散,而更顯得美艷不能方物的,也是神態有愧的注視著林峰,顯然對她特別擁護。

「嘻嘻……。」

林峰捏了捏兩人那如初生嬰兒般潔白嫩滑的面龐兒笑謔道。

「我說過今晚整晚,陪著你們的,所以,你們無需在乎我,我沒什麼的。」林峰深情的說道。

「並且,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把她們弄醒,她們明天還用上課嗎?」

看到二女仍是一臉忸捏的樣兒,林峰因此又表白道:「更況且……嘿嘿……」

說到這,林峰滿含淫褻絢爛的雙眼,一邊冉冉掠過二女如山水升沉般的迷人嬌軀和隱含春意的玉面,一邊才邪笑著接道,

「她們三個加起來,也沒有你們這兩個寶貝一半的淫蕩風騷和嫵媚迷人,讓你們林峰井然有序,願意做一個風騷鬼呀,哈哈……」

說完,林峰不由大笑起來了。

「嗯!你壞死啦,竟說人家是蕩婦。」

「是呀,你不說自己是天下第一大淫賊,卻說我們淫蕩,該打。」

聽到林峰這樣調笑打趣她們,和任蝶把剛才對林峰的事情也忘了,而原本還微紅的嬌面。也變得更加的鮮艷欲滴,彷彿兩顆熟透的櫻桃。

同時,她們還不由輕抬她們的潔白藕臂,在林峰胸膛上擂起鼓來,以此來掩飾心中的嬌羞。

不過,從她們的神態興許看出,林峰對她們這一種變相形式的稱讚和迷戀,帶給她們的只需一點點的害臊。

而更多的是雀躍和滿足,她們捶打林峰的「殘酷」模樣,與其說是羞怒,不如說是興奮欲絕。

雖然身上吃痛,但看到她們而今輕嗔薄怒、似喜還羞如花季少女般嬌憨可惡的模樣兒,不由讓林峰一陣的心蕩憧憬、顛倒迷醉,渾然不知自己所在何方。

而今的林峰,就似乎一頭獃頭鵝,只是雙目呆板的,看著眼前的兩個天仙美女,希望把這尤其動人的一刻,深深牢記在大腦深處,直到到永恆……

看到林峰因她們美色,而深深入神的蕭雅。

都不由「嗤」一聲,嬌笑起來,那樣兒,百花盛放,也不及其萬一。

已是第二次,看到林峰這呆相的顏容,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林峰們第一次見面時,那一種浪漫而又旖旎的現象。

林峰驀地見到天仙般,美妙的蕭雅時,就是現在這一個傻憨模樣。

想到這,蕭雅的青蔥縴手,不由自主的撫上了林峰的俊臉,清麗絕俗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種溫柔的笑意。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