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百一十六章監獄里的偷窺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片不是他人,恰是一身警服的施萱,照片只照了上半身,偏偏把整個胸脯照完。 施萱是刑警大隊的一支花,他也和很多同事一樣,喜歡著施萱,然而,誰都知道施萱脾氣不好,有好一些人對施萱發出追求,都被施萱叱...

林峰穿的衣服也不多,上衣就一件白色短袖。

施萱摸遍了林峰的身上,卻依舊沒有發現,她退後兩步,雙手持槍,對著林峰說道:「把衣服脫了1

林峰一怔,雙眼瞪得圓圓的說道:「你想幹嘛!剛才我也只是隨便說一說的,讓你搜本公子的身子,已經算是很給你面子了,你不要無理取鬧1

施萱臉色輕輕一沉,聽著林峰張口閉口,都一副老子最大的樣子,她就不爽的氣道:「你閉嘴1

說著,她走到一旁,持起桌上的一塊布,就塞進了林峰的嘴裡。

林峰發著一陣聲音道:「你這女警察動用私刑,我……」

施萱氣得咬牙切齒,又是一腳,重重的踢在了林峰的腳上說道:「快脫掉衣服。」

林峰嘴裡含著布,還真是有苦說不出呀。

要不是怕暴露了自身的力量,他早就將施萱給當場處死了,哪還輪到施萱對他進行反撲?

可是戲總歸是要做下來,因而,狠狠的瞪著了施萱一眼,伸手緩緩的解開第一顆扣子。

接著第二顆,第三顆……

最後一顆解開,露出了他結實的胸堂,強健的肌肉,身上那肌膚的棱條很美,施萱近距離的看見林峰的身體,不禁怔了一下,心跳也加快了。

林峰脫下衣服,施萱圍著林峰轉了一圈。

他身上白皙的肌膚,結實的肌肉倒是不錯。

撫摸完了林峰的上身以後,施萱的眼光移向了林峰的褲子,槍指著林峰的褲腰間,動了著手勢,示意林峰把褲子也脫了。

不是吧?連褲子也要脫?

林峰一怔,雙手趕快捂著了下面,剛才被施萱那細手摸了一遍,害羞的下面,有一些被觸動了神經,有一些變化。

不過還好,林峰修練了功法,自我控制力,也較之平常強了很多,所以他流動真氣,剋制住躍躍欲試的小弟弟。

施萱見林峰捂住那裡,臉色一變,雪亮的臉上變得十分陰沉,冰臉無情,紅紅細潤的嘴唇輕輕一合,一個字照舊從那細口中脫了出來。

「脫1

林峰如同對抗一隻綿羊般毫無返手之力,眼光閃動看著施萱道:「萱兒,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已經是不當了,你假如再這麼調戲本公子的話,萬一我撐不篆…」

然後,他又是緩了口氣,緩緩說道:「如今寒夜凄凄,你真的就沒有曾感受到寂寞,想找一個身體依靠?不過,若你真的飢不擇食的話,小弟看在你長得不錯的份上,就敷衍一下好了1

施萱聞言,臉色也是微變。

二十幾年了,這是第一次有男子靠這麼近跟她說話,從來都對男子不屑的她,這一次聽到林峰的話,她竟然似乎有一些感想。

這一些年,雖然她都未曾有這樣的感受,但林峰直白的話,宛若直接進了她的內心深處。

不過,施萱怎麼說也是一個刑警大隊的隊長,心理素質照舊很強的。

晃了一下神后,一雙冷眼,即是直直的瞪著林峰道:「今日你說什麼都沒用,快一點脫。」

刑警大隊的呂辰,正在上網瀏覽著一些材料,在他辦公檯的小角落裡,貼著一張小照片,這一張小照片不是他人,恰是一身警服的施萱,照片只照了上半身,偏偏把整個胸脯照完。

施萱是刑警大隊的一支花,他也和很多同事一樣,喜歡著施萱,然而,誰都知道施萱脾氣不好,有好一些人對施萱發出追求,都被施萱叱回。

呂辰不敢去挨罵,只好一個個暗暗的喜歡著施萱。

呂辰是警隊里的大學生,所以對電腦很精通,刑警大樓的監控室,他可是常客,他的目的不是去查刑警大隊的材料。

在施萱辦公的頭頂左角,有一個攝像頭,而今,呂辰從那左角上的攝像頭裡看著在屋中發生的這一切,攝像頭只能看見畫面,聽不見聲音。

林峰光著上半身體,被施萱用槍指著,如何不使人浮想聯翩。

呂辰驚嘆失措的看著這一幕,這時,旁邊的幾個同事通過呂辰,看得出了神,也忘了關窗口,通過的幾個同事,看著電腦上的這一幕,都不禁驚嘆的張大了嘴巴。

電腦上面,施萱正站在林峰對面,一手持槍指著林峰,另外一隻手,竟然在林峰的腰下。

因為攝像頭四十五度角攝像,施萱背對著攝像頭,正好擋去了她手的位置,從這一個角度看下來,施萱的左手,似乎有一些曖昧啊,竟在林峰的下身摸索著。

施萱要林峰解開褲子,林峰硬死不脫。

呂辰等警察都趕忙進入了監控室,把林峰救了出來,放林峰與李一寧走了,林寶兒跟蕭雅正在這一個時候,在警局門口等著二人,帶著二人離開了。

兩天以後。

下課後,林峰準備請莫旦,胖子等人吃飯。

離開了南一學院,進入了一家酒店,酒樓老闆受到了莫旦天元會的照顧,知道林峰是老大,送了林峰一條中華香煙,以及兩千塊現金,便遞到了林峰手裡,還打包了幾種酒店裡的特色菜,讓林峰帶了回去。

「呵呵,峰哥,您的面子可真是夠大啊,酒店老闆請客吃飯不說,居然還能拿到酒樓老闆的見面禮,實在是太牛了。」

「對對對!咱們幾個在酒樓吃飯,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可這酒樓老闆,死都不肯給咱們打折優惠,更別說送禮了,峰哥就是厲害。」

聽了這一番話,林峰倒哈哈大笑了起來,心底感受頗為受用。

輕輕想了想后,他就把那一整條的中華香煙扔給了胖子。

「拿去吧!我不喜歡抽這一個牌子的煙1

「哇!一整條都給我們?」

「不喜歡啊?那就單給一包1

「額,峰哥別開玩笑了,就一條吧!好喜歡中華的滋味。」

就在林峰很無語的時候,莫旦幾個人,居然把整條中華香煙給霸道地撕開,弄得一包包的中華香煙散落滿地。

緊跟著,他們齊齊撲搶,看得都不由得手癢,果斷上去搶了兩包。

短短十秒不到,一整條的香煙,就被均勻分開了,一人持了兩包,紛紛笑得合不攏嘴。

林峰輕輕苦笑,很快把那現金揣入了兜里,而後提著打包的飯菜,回了教室。

林峰把菜給了李一寧。

「不會吧?五個菜1

李一寧看著那裝滿豐盛美食的餐盒,誘人小嘴兒輕輕驚呼道:「這一頓飯,我沒有拿錢給你吧?這幾個菜……看上去挺貴的。」

「是啊!有人請客,你怕什麼?又沒有讓你付賬。」

林峰嘿嘿一笑,忽然,晃了晃那兩千塊現金道:「你說,這日子是不是過得太舒爽了啊?有人請我吃飯不說,居然酒樓的老闆,還主動給我送煙送錢,真是太搞笑了。」

「哇,有這麼好的事情?」

李一寧加倍驚呼,感人美眸閃動著好奇之色。

「究竟是什麼狀況啊?我可真不相信,那酒樓老闆會平白無故,送你東西!除非腦袋生鏽了。」

「哈哈,峰哥的面子夠大唄!這都不懂?」

胖子不知何時竄了過來,嘴裡嘿嘿直笑道:「那老闆是在討好峰哥。」

「討好?」

李一寧指了指林峰,調皮可惡的面目之上,滿是戲謔。

「他哪裡好啊?我怎麼沒有發現?」

一聽這話,林峰很快嘴角一抽,懶得回應地,趴在了課桌小睡。

「這丫頭,絕對是存心的!

「呵呵,你也太會嚴刑拷打人了吧?」

胖子苦笑道:「確實,峰哥那麼好,確實是文武雙全啊1

「假如不是親眼看到的話,我還真不知他已經收了玉京城許多富二代做小弟,實在是太牛太拉風了。」

李一寧輕輕眨了眨感人美眸,顯得更加好奇。

「究竟怎麼回事啊?感覺你們出去吃飯,似乎打了一場勝仗一樣。」

「嗯,當然是勝仗了1

胖子連連點頭。

「哇!這麼好?」

李一寧張了張那誘人小嘴兒,同時又有些迷糊。

「額,他們是峰哥的小弟,當然要維護自己的老大呀1

「哦,我懂了。」

李一寧恍然所在點頭,轉而看著林峰那已經睡著的側臉,心底頗為偷笑地想著。

「既然你是本大小姐的警衛,時時辰刻都要維護本大小姐。如此一來,你不即是我的小弟么?哇……小弟的小弟,應當叫我什麼呢?」

跟李一寧調侃了幾句后,便又上課了。

放學以後,林峰因為還要補習英語,他讓李一寧獨自回家,然後才與姜冰敏去了上回的咖啡廳里補習。

姜冰敏整個人看上去,都顯得神采奕奕,那一張絕美的素顏俏臉之上,沒有迷人笑容。

同時,她幫林峰補習的時候,也是特別非常認真,只恨不得把她所有的英語知識,直接給林峰。

就在補習完以後,姜冰敏頗為臉紅著不好意思。

「之前我講的那一些,你究竟聽懂了沒有啊?我感覺今天話比較多,總有那麼多的知識點要跟你講。」

「額,估計一半是聽懂了。」

林峰修習功法,記憶力超強,心想,你即使講的再多,我也能徹底記祝

只不過,他不想那般的使人詫異,所以才說記住了一半。

「呵呵,沒事,你能聽懂一半就很不錯了。」

姜冰敏指了指咖啡廳的裡頭道。

「今日時候又不早了,要不我再請你吃一頓晚飯?」

「額,真的不必了,我還得忙一忙天元會的事情,下回吧。」

林峰雖然很想答應美女的邀請,也想玩一玩姜冰敏。

可無奈天元會方才起步,最起碼的激勵都沒有到位,所以他得回去策劃一下。

然則,姜冰敏倒是第一次被人拒絕吃飯邀請,因而臉色有一些羞紅,心底更是對林峰的拒絕而幽怨。

不過,她也僅僅只是幽怨了幾分而已,根本就沒有發火。

念頭閃了閃,姜冰敏不禁點點頭,卻也頗為嬌笑地和林峰辭行。

林峰前往了南一學院,在校門口,竟然看到了許多黑道中人。

林峰瞪了瞪眼,同樣顯得特別難以相信,愣是沒料到,自身竟被一個漢子抱住,感受要多耽憂就有何等的耽憂:「我勒個去啊!烈虎哥?」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