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百一十五章警局裡的審訊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惡,全都怪在了林峰的身上。 想到林峰如今,很可能就和李一寧在一個房間,並且,依著林峰那色迷迷的本性。 興許兩人都已經在房間裡面做那一種事情了,還虧自己和蕭雅兩人,像個傻瓜一樣在家裡等他...

林寶兒雖然嘴上儘是報怨,可卻沒有一句是說自己累了,要去休息的話,依然是沉著地守在家裡,這一些,蕭雅是看在眼裡,只是沒有說破罷了。

畢竟依著林寶兒的個性,是絕對不會承認對林峰是有感激和關心的。

所以,兩女又是陷入了一陣安靜,倚靠著那一扇門,望著燈光前的暗中發愣,好似那等待丈夫歸家的老婆。

又是一陣鈴聲響起。

兩女一驚,這不會是林峰打來的吧?

「寶兒妹妹,快接電話,看一看是不是林峰要回來了1

蕭雅一聽有電話響起,真是興奮死了,趕忙催著林寶兒去接電話。

林寶兒無語,這麼急,怎麼自己不去接?

不過電話已經響了,她也沒去較真,所以一步並成兩步,一會兒就到了桌子前,然後,便接起了電話。

只不過,還沒等她開口詢問是不是林峰打來的,對面已經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寶兒。」

是李一寧,林峰那死傢伙,果然還和一寧姐泡在一起,全然沒有顧忌自己跟蕭雅姐的感受!

心裡把所有的罪惡,全都怪在了林峰的身上。

想到林峰如今,很可能就和李一寧在一個房間,並且,依著林峰那色迷迷的本性。

興許兩人都已經在房間裡面做那一種事情了,還虧自己和蕭雅兩人,像個傻瓜一樣在家裡等他。

現在聽到李一寧打來,她的氣憤和委曲,真是一會兒就爆發開了,莫名其妙對著聽筒,即是一陣恥笑道:「你和林峰還好嗎?」

李一寧在警局聽得這一句話,也是不知所謂,想了想,這林寶兒平常都是溫和的,怎麼我打一個電話,就發這麼大脾氣了?

不過一下子,她就明白了,林寶兒一定是在家裡等林峰迴來。

李一寧道:「林峰和我現在都在警局裡……」

接著,李一寧就將事件的來龍去脈,都說了一個遍。

「事情就是這樣,所以,我才打電話告訴你一聲,也免得你跟蕭雅姐在家裡,會擔憂林峰出什麼意外,不過最好,你還是來這裡一趟吧1說完,即是掛了電話。

林寶兒是越聽,眼睛中的不可思議越強烈不安,直到李一寧掛了電話,她照舊沒有反應過來。

難道林峰這傢伙,沒趁機去偷香?

「寶兒妹妹,你怎麼了?」

蕭雅見林寶兒宛如聽到了什麼噩耗一樣,整個人獃獃的,也是有一點怕了,便搖了搖她。

「啊1

林寶兒被搖著,這才晃過神來,撇了撇嘴道。

「好了啦,你再搖的話,我的肩膀就要斷了!林峰那死傢伙,生命力比小強還要固執,怎麼可能出事?」

「沒事嗎?」

蕭雅聞言,心情立馬就減緩了。

可那一張麻花般的臉剛一舒開,就又皺了起來。

林寶兒就把林峰怎麼進了警局的事件,便說了一個遍。

「警局?那趕忙去呀,還愣著幹嘛1

蕭雅一聽到林峰沒事,那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朝著林寶兒打了一個響指,立馬就出了門。

看著那火急火燎的姐姐,林寶兒也只得苦笑。

這林峰種的情根,還真是重呀!

不過既然林峰沒有犯下什麼大錯,她這一次,也姑且幫一幫他。

畢竟怎麼說,林峰也是他們的人,更何況自從林峰跟她們在一塊,她就害怕他會闖下什麼大禍。

假如警局有一些不開眼的人,一不小心,便觸到了林峰,到時候廝打起來,那可真是會要了命的,所認,為了提防這一種事情的發生,還是趕忙去警局的好。

「年伯,林峰進警局了,咱們要即刻過去,車子就麻煩您開出來吧,我們在大門口等您1林寶兒打了一個電話給年伯,言簡意賅的,便說了一下,即是掛了電話,直接就去追蕭雅了。

年伯接到電話,也是眉頭一緊,這一個林峰好端端的,怎麼就進警局裡面了,難道是犯了什麼事?

心裡雖然疑惑,不過年伯做事,也講究乾淨利索,與其在這裡等著,還不如去警局一看究竟。

所以,他關了房中的電視,就拿著鑰匙,到了車庫裡面,取了車子出來。

林寶兒和蕭雅已經在門口等待了,一看見年伯那一輛賓利開來,就緊忙鑽上了車。

年伯也沒有多問一些什麼,直接是將車子提到了高速,朝著警局的方向,即是賓士而去了。

趁著一行人趕往警局的時候,施萱就已經將林峰關在了自己的辦公室里,對林峰進行了審訊。

「喂,你這一個女子好生無趣,把我叫到這一個破地方,來也就罷了,還在那裡一言不發,你是想憋死我呀,還是想憋死你自己呀?」

自從被施萱獨自帶進了這一間房子里,林峰就見這蕭雅,一直盯著自己看,宛如發現了什麼奇珍異寶一樣。

林峰自己也奇特,這女警察剛才在外面,不是對自身挺橫的嘛,怎麼現在一會兒,就安靜了下來。

不過被一個女子,並且,還是一個美麗的女子一直盯著看,就算是林峰臉皮厚,而今也不禁有一些不好意思起來了,所以,他輕拍了拍桌子,沒好氣的說道。

「啊?」

燈光之下,他膚色白皙,五官秀氣中帶著一抹俊俏,帥氣中又帶著一抹嬌柔。

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很繁雜,像是各種氣質的混合,但在那一些嬌柔與帥氣中,又有著他自身的空靈。

並且,施萱發現眼前這一個人的身上,似乎還會發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很耐人尋味的味道,那一種味道,就像是一種目標。

人不知鬼不覺間,就拉著施萱的視線,定在了林峰的身上。

不過而今,被林峰一叫喊,即是狠狠驚了一把。

自身怎麼這麼沒有定力,就有這一種程度的男色,就將自身給迷住了?

施萱心裡有一點悻悻,俯首看到林峰,他正坐在自己的對面,翹著只二郎腿,還用一副特別不爽,又帶著一點紈的眼光看著自己。

當下,剛才那撫玩的興緻,是全部都沒有了,柳眉一豎,小臉立馬就沉了下來

施萱見過不要臉的,可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這裡是警局,你當是自己家嗎?居然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施萱雙眼,瞪得圓圓的,又說道:「你今年幾歲了?」

幾歲了?接下來,不會又問自己的生辰八字吧?

林峰有一點無奈,便淡淡說道:「弱冠之年。」

「二十歲就二十歲,還什麼弱冠之年,你當我是白痴啊,什麼都不懂呀?」施萱撇了撇嘴,這傢伙也太討厭了吧,還存心賣弄文化,當下,也是白了他一眼。

「既然你已經跟我到了警局,那你就是承認那一些天元會的人,是你指使的啊?」施萱接著問道。

林峰眼帘一翻,看了施萱一眼,又把眼光轉到了別處……

不可否定,她很漂亮,尤極是穿上制服的樣子,足以讓林峰妙想天開。

不過,漂亮歸漂亮,但假設這是一個無理取鬧的女人。

那便是沒了一點撫玩的代價,所以微抬起頭,在施萱那嬌軀上輕掃了一下。

林峰淡淡說道:「本來我還覺得說胸大無腦,太過粗莽了,現在看來真是一點都不為過呀1

「你什麼意思?你給我說清楚了1

施萱被林峰的眼光,弄得渾身不自在道:「你說誰胸大無腦呢?」

「說誰,你知道的。」

林峰撇了撇嘴道:「有一點兒智商的人,都能夠看出來,我是一個守法的好市民,你倒好,把我抓起來了。」

施萱怎麼會不知道林峰說的狀況?

不過,無論怎麼說,她找林峰去接受審查,也沒有錯。

何況,施萱覺得林峰太氣人,這一次也想藉機嚇唬一下他,讓他知道做人不能太囂張了!

惹到她施萱的人,哪兒有這麼輕鬆就能夠走的?

「罷了,我也不想和你扯皮,你們天元會的人都很兇橫,你是怎麼收服他們的1施萱說道。

「這有什麼關係嗎?」林峰見她那滿臉疑惑的神情,輕笑道。

施萱沒有回答,而是問道:「你練過武?」

她是在套我的話?

林峰雖然對施萱沒有什麼反感,不過總是有問必答,可一旦波及到了會暴露出自己身份的一些問題,他就不得不警惕了。

林峰點了點頭道:「沒有啊1

「沒有?那你是怎麼控制他們的?」施萱先前也只是一問道。

畢竟一個平常的大學生,今日才二十幾歲,也能如此便將一個幫會收服,並且自身還變得越來越強大?簡直不可思議。

不過,林峰卻矢口否定,這就不得不讓她懷疑,林峰是在撒謊了。

看著施萱那通亮的眼神,林峰就知道,假如再不說一點什麼,可就瞞不過去了。

他不禁點頭笑道:「實話跟你說吧,我們在學校里上體育課,老師也會教點武術什麼的,我的體質有好一些,所以能收服他們1

「呵呵……」

施萱看著林峰猛然笑了起來道:「就你這小胳膊小腿的能收服?快說,你到底厲害在哪?」

林峰淡淡笑道:「你怎麼不相信人呢,我都說了我是無辜的,你敢打我嗎?你這就要嚴刑逼供了1

「你認為我不敢啊1

施萱一怔,猛然馬上拔槍,將槍對著林峰,將槍上膛大聲道:「站好,假如你敢亂動,我一槍斃了你。」

林峰見她似乎動真格了心裡邊,想逗一逗這女警察,所以,就聽話的乖乖站直了身體,雙手舉過頭頂,一邊還調戲道:「你千萬不要對我施暴埃」

不說還好,一說之下,施萱就氣得一腳踢在林峰的腳上,右手持槍指著林峰,左手開始在林峰上身亂摸,氣道:「你要再敢胡言亂語,我讓你知道本姑***厲害。」

「奶奶?酥胸?嗯……看你胸挺大的,當然有不少,美女……你輕點,你穿的是什麼鞋呀。」林峰又被施萱踢了一腳。

「你這可是調戲良家少男呀1

林峰的上身,被施萱摸著,不禁感到一陣發癢,嘻嘻笑道:「你別亂摸。」

「我這是在執行公務,對你進行身體檢查,你最好老實一點,否則,我告你防礙我履行公務。」

「真舒服,假如你的手力量再重一點的話,就好多了。」

林峰一臉享受的說道。

猛然,他一怔,哎喲一聲叫道:「疼,別掐了,疼……你這一個刁蠻小姑娘1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