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百一十四章事端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情,即刻說道。 「我會把這一件事辦妥的。」說著,緩緩退後出了屋子,莫旦才鬆了一口氣。 「好可怕!我還認為今日活不了了呢1出了屋子的莫旦長舒了一口氣,心中卻一片熾熱。 假如這件事...

幾波下來,任蝶的呻吟,已經成為了有一點肆無忌憚的呻吟,可又不敢高聲。

紅色的床單上,任蝶好像在游泳一樣,已經趴在了上面,雙手向兩面張開著,紅色的襯衫也卷了起來,吐露白嫩潤滑的後頭;黑色卷皺的裙子下,屁股高高的翹起。

林峰的雙手把著任蝶的胯部,用勁地流動著下面的濕潤。

任蝶雪嫩的身子,現在正仰躺著,頎長的兩腿叉開,在身體兩側屈起著,林峰靜靜發胖的身子,整個壓在任蝶的身上正在升沉著。

雙手叉在任蝶的頭兩側,任蝶的雙手,靜靜的托著林峰的腰兩側,彷彿是怕林峰太用勁,她會受不了。

林峰的屁股在任蝶叉開的雙腿,水漬的聲音始終地升沉。

透過林峰的身體,只能瞥見任蝶暗暗的長發在來回地扭捏,看不見任蝶溫柔的臉孔是怎麼的一種肉緊的模樣。

第二天一早,林峰就被叩門聲驚醒了。

迷糊地開了門,林峰就見到蕭雅左顧右盼地往屋裡看。

「丫頭,找什麼呢?怎麼一大早就回來了?」

林峰打了一個哈欠問道,昨晚他想的太久練過功后都三四點了,睡下還不到三小時呢。

蕭雅各個房間看了看,才放下心來。

「我看一看你有沒有趁我不在,帶一些女人回來,現在看來你依舊不錯的嘛1

林峰哭笑不得。

「我何時帶過女人回來了,你可別胡說,我就只有你們幾個女人1

蕭雅輕蔑地看了他一眼。

「誰知道呢!說不定某人在外面,還有幾個老巢呢。」

「我說,你一大早回來,不會即是為了這個吧?用的著嘛1

林峰穿上衣服,坐在沙發上打著盹。

「你是豬呀!還睡,待會就上學了1

「嗯,今日我請假了,不想去了1

林峰垂頭喪氣地回道,說完直接趴在沙發上開始睡著了。

蕭雅急忙跑從前摸了摸林峰額頭。

「沒發燒呀?你是不是病了?」

說完,有一些憂鬱地看著林峰。

「你說我這樣子能害病么,就是想休息一天。」林峰拉過蕭雅的小手,笑呵呵地說道。

「哦!那你就好好休息吧,你可別亂跑喔1蕭雅不安心地叮嚀著。

林峰拍了拍她翹翹的屁股。

蕭雅走後,林峰給莫旦打了一個電話。

這不,現在一接到林峰的電話,莫旦哪敢有絲毫猶豫,迅速就趕了過來。

林峰可不知道莫旦想一些什麼,雖然有一些驚嘆莫旦的謙恭態度。

「進來吧,今日是有一些事找你談談1

林峰說了一聲,就不去管莫旦了,自顧自地坐到了沙發上。

看著莫旦謹嚴的樣子,林峰有一些哭笑不得。

「坐吧!我又不吃人,不必那麼怕我。」

莫旦心裡暗道,你還不吃人,他可是親眼看見林峰打過人的。

「老大,有什麼事情就說,我就不坐了。」

莫旦看了看林峰對面的沙發,沒有坐下來,他可不敢看著林峰的眼神。

現在他感受林峰的氣場,比過去大了很多,和林峰站在一起,他都有一種跪倒在地的感受。

林峰喝了一口茶,說道:「你現在的力量怎麼樣?能控制玉京城所有的暗中地方嗎?」

莫旦雖然不明白林峰問的目的,可照舊答應道:「老大說笑了,現在玉京城暗中權勢,我可以佔到三分之一吧,不過,有一些人想對我出手了,以後的事情,我也說不準。」

莫旦擦了擦快滴下的汗水說道。

林峰想了一會,忽然站起流露一絲威壓,莫旦馬上駭的跪倒在地,心裡更是害怕的要命。對於死亡的膽怯,遠勝於其他人。

「你不要發火,假如有什麼需要,我都會幫您辦到的。」莫旦戰戰兢兢地說道,看向林峰的眼光,漫溢著一股膽怯。

林峰臉色威武,盯著莫旦很久,終於,徐徐說道:「我要你儘快收服玉京城的勢力1

莫旦嚇了一跳,林峰這是要做一些什麼?

「這事以我的力量,辦不到呀1莫旦哭喪著臉,刁難地說道。

林峰既然讓莫旦為他出力,當然不會放任,輕笑一聲,徐徐說道:「假如有人刁難你,你辦不了的,都可以來找我1

莫旦警惕翼翼地問道,心裡卻在想著這一件事,對自身帶來的好處。

林峰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你去做,我會替你擺平1

莫旦還想在說一些什麼,可一見到林峰不耐的神情,即刻說道。

「我會把這一件事辦妥的。」說著,緩緩退後出了屋子,莫旦才鬆了一口氣。

「好可怕!我還認為今日活不了了呢1出了屋子的莫旦長舒了一口氣,心中卻一片熾熱。

假如這件事辦成了,自己以後,可就是一手遮天的大人物了,當然要聽從於林峰了。

看著莫旦出門,林峰才緩緩安詳下來,這不過是他的第一步罷了。

「權勢,力量1

林峰喃喃自語道。

第三天的中午。

不遠處,猛然傳來了一陣警鳴聲。

施萱聽到了聲音,也是鬆了一口氣,看你這一次,還敢再囂張。

不一會兒,從警車裡下來十幾個身材高大的男警,直刷刷的就到了施萱的身旁。

「隊長,你沒事吧?」

說話的人,先前他和一群共事正在警局裡,猛然,便接到了施萱打來的電話,說是這裡發生一起恐怖事件,聽說是天元會的人正在與其他黑勢力打鬥。

這一個人名叫呂辰,他本就對施萱有那方面的意思,一聽施萱遇上黑勢力打架,那真是心都吊起來。

因而,立即抽調了警署里的,十來名男警前來幫助辦案。

「我?我能有什麼事呀?」

施萱淡淡道,然後,看了身後,那十來名警察,猛然,皺起了眉頭道:「來這麼多人幹嘛?」

「這不是怕你有危險嘛,所以,才叫弟兄們都來了。」呂辰道。

施萱因為現在處理一聲玉京城黑勢力火拚案件,其中牽扯了林峰,林峰又拒捕,心情已經不好了,如今聽到呂辰這麼說,臉上的不悅,更是明顯。

他這是在質疑我的辦案手段?

不過施萱也不是個亂髮脾氣的人,呂辰是什麼意思,她照舊是懂的,所以也是努了努嘴,便偏過頭去了。

「兩位還是先請和我回警局一趟吧,誰對誰錯,我一定會追查的,所以請吧1

林峰如今是天元門的老大,最近他讓莫旦把天元會搞大,莫旦真的做出了不少事情。

而林峰也被揪了出來,李一寧此時,正跟林峰出來逛街,便有許多警察趕過來抓林峰。

李一寧站在林峰身旁,雖然身為一名富商之女,可今日這一種事情,她也是第一次碰著,所以見這麼多警察過來,也是有一些緊張。

不過一陣詫異過後,她也即是鬆了一口氣,畢竟她覺得林峰應該是無辜的,大不了去趟警局,把事情說明白,也就了事了。

林峰自然也看出了這十來個即是施萱的同伴,人家無論怎麼樣,那也是按照規定辦事。

「我們和你走。」林峰淡淡道,然後帶著向著警車走去了。

林峰不想讓施萱為難,施萱畢竟也是他的女人,只不過施萱在這麼多警察面前,沒有表現出與林峰的關係,故意裝作不認識林峰。

看著林峰向自身點頭,施萱心裡,莫名升起了一抹快感。

一行人上了警車,警車一起呼嘯,便駛進了玉京城市警局,施萱是親自押著林峰下了警車,而李一寧則是牢牢跟在林峰的身後。

不知為何,她總感受這一個漂亮的女警擦,對林峰不是很仇恨。

不過,既然到了警局,只要等下錄個口供,相信事件便能告終了。

不過李一寧想了想,照舊覺得先告訴一下林寶兒比較好,這麼長時間,都這麼晚了,林峰都沒回家,林寶兒指不定急成什麼樣了呢。

「打擾一下這一位警官,我可以打一個電話,告訴下我的家人,報一個平安嗎?」李一寧進了警局,攔住了一名隨行的警察問道。

「可以,不過打完了,就到了咱們隊長的辦公室去接受審查,明白了嗎?」

那一位警察也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施萱雖說是一朵警花,不過那都是帶刺的玫瑰,如今李一寧問起他,那輕輕輕柔的聲音,再加之這幅堪稱絕美的容貌,一會兒就有些愣了。

「謝謝1

李一寧自然沒去留神這一些,道了一聲謝,即是撥打了家裡的電話。

別墅內。

客廳之中,蕭雅和林寶兒正坐在沙發上,一個一臉的發急之色,一個一臉的氣憤之色,兩人皆是無言。

猛然,蕭雅毫無現象的從沙發上猛地站了起來。

「不行,我要出去找林峰與一寧,這麼晚了都沒回來,一定是出什麼不測了1

「他能出什麼不測呀,常人還能傷得到他?」

林寶兒坐在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略帶氣忿道。

「寶兒妹妹,他們假如真的一晚上不回來了,怎麼辦呀?咱們要不要報警呀?」蕭雅打開門,站在門前,望著那漆黑的夜色,眼裡儘是懊惱。

林峰與李一寧這一去,即是五個小時,如今居然連一通電話,都沒打回過。

「蕭雅姐,都這麼遲了,要不你先去睡吧,我在這裡等他們。」

林寶兒取下自身的外衣,走到蕭雅身旁輕輕披在了她的身上小聲道:「為了林峰,真的有必要這樣嗎?他可是有很多女人的,也許他正跟別的女人鬼混,也許跟一寧姐在外面開房了。」

蕭雅一愣,她不知道林寶兒怎麼猛然就用這一種口氣,並且還說這一種話。

所以,她也是皺了皺眉頭,一雙大眼睛看著蕭雅,不解道:「可你不也在等嗎?」

林寶兒見她居然反問自己,神情立即就閃動了一下,笑了笑道:「那不是怕你一個人在這裡無聊嘛,開玩笑,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會去管他的事情?他就算被人賣了,我都不會眨一下眼1

「呵呵……」

蕭雅被她那忿忿的臉色,給逗笑了,接著又是打了一個哈欠,旋即,又是莫名的笑了笑道:「是嗎?」

「當然了1

林寶兒被笑的有一些心虛,不過照舊挺了挺胸脯,很義正言辭的說道。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