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百一十三章絕美少婦的香艷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開著,胸罩剛剛弄好,豐滿的**和薄薄的胸罩,看得林峰眼睛都直了。 林峰跟任蝶做完之後,自己便回到別墅了。 夏夜的風,輕輕拂過任蝶秀美的臉龐,一個人坐在台階上,眺望著遠處。 任蝶...

林寶兒坐在軟軟的沙發椅上,感覺到在自己身邊的林峰火辣辣的目光。

她今天穿了一件紅色帶小綠格子的小襯衫,領口的扣子解開到第二粒,恰好吐露一點乳溝卻沒有吐露乳罩的邊。

林寶兒的**很豐滿,並且位置在胸的上部,不像有的女人,吐露大半個胸脯,還看不見乳溝,林寶兒一般都喜歡帶那一種只能托住**下半部的半杯的胸罩,很薄的、沒有墊層的那一種。

下身穿了一件牛仔裙,恰好到膝蓋的,沒有穿絲襪,一雙白生生的腿露著,兩隻透明的水晶涼鞋,在白嫩的小腳上擺盪著。

林峰正趴在桌子上,一雙眼睛盯著林寶兒嬌俏的小腳,看著同樣白白嫩嫩的腳後跟,確實跟小孩子一樣,真是讓人受不了。

嬌媚豐滿的林寶兒身上,散發出了淡淡的香氣。

與林寶兒玩兒完了之後,林峰想起了任蝶。

他也喜歡任蝶這樣的熟女。

林峰這個時候,出了室,便與任蝶聊了起來,兩人一塊向花園走去。

一下抱起了任蝶,鑽進了旁邊一個繁茂的小樹林。

繁茂的灌木裡面,有著一片小小的空地。

進了這裡,林峰的手就已經在任蝶的胸脯上亂摸了,任蝶靜靜喘著氣:「別摸,髒了,別……」

林峰就解開她的襯衫扣子,把一對肉鼓鼓的**,從乳罩上邊掏了出來。

林峰的手很大,但恰好是握住,還握不住的感覺,黃豆粒一樣大的**粉嫩,正在變硬,秀美的眼睛靜靜閉著,長長的睫毛,在始終地發顫。

林峰的手在往上卷著任蝶的裙子,但是牛仔裙很緊,卷不上來。

任蝶推開了林峰,手伸到裙子背面,後面有一個拉鏈。

拉開了拉鏈,林峰把任蝶的裙子拉到了腳下,任蝶裡面是一條小內褲,除了三角區之外,都是鏤空的。

林峰的手撫摸著屁股,讓任蝶彎下腰,手扶著後頭的一個樹杈,他解開了褲子……

任蝶的頭髮,挽了一個簡單的髮髻,上面插了一個有紅色蝴蝶的髮夾,這時候,她靜靜的耷拉著頭,小襯衫敞著懷兒,粉紅的小**,時隱時現。

牛仔裙堆在腳下,一雙長長的腿,掛在這一條小內褲上,白白嫩嫩的屁股,呈現出了一個優美的弧線,向上翹著。

「嗯……」

幾聲長長的呻吟,和秀美長腿的靜靜發抖,伴隨著林峰的插入和拔出。

林峰感受著任蝶濕潤又有彈力的那一種緊緊感覺,和任蝶彷彿處女一樣的渾身,靜靜顫抖著。

兩人很快就都接近熱潮了,任蝶的腰已經彎成為了一個弧線,手已經快抓到地了。

呻吟已經變成為了上起不接下氣的喘氣,和不停的叫聲。

跟隨著林峰快速的幾下抽送,任蝶感覺到了那東西的熱度,一邊晃動著白晃晃的屁股。

這時候,任蝶的衣服已經解開了,裡面紅色的乳罩,也已經脫了半邊的肩膀,吐露出了裡面白嫩的半個**。

短短的裙子,也已經拽到了屁股上,裡面黑色的小內褲竟然是T字形的。

任蝶的上衣還敞開著,胸罩剛剛弄好,豐滿的**和薄薄的胸罩,看得林峰眼睛都直了。

林峰跟任蝶做完之後,自己便回到別墅了。

夏夜的風,輕輕拂過任蝶秀美的臉龐,一個人坐在台階上,眺望著遠處。

任蝶心裡亂紛繁的,看著夜空中的點點繁星。

帶著一種狼籍的豪情,任蝶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任蝶一個人洗了洗臉,脫了衣服,把乳罩除了,換上了一件紅色的弔帶小內衣睡了,她不喜歡睡覺的時候穿乳罩,那一種約束的感覺讓她很不舒服。

不曉得何時,睡夢中的任蝶,迷迷糊糊的被什麼聲音驚醒了。

在乎識清醒的一瞬間,她聽到了面前床上傳出來的親吻聲。

和那一種男女交合時,特有的水漬聲,那一種節拍的**摩擦聲音。

任蝶心一下子,開始快速跳了起來,她還是頭一次碰到有人在自己身邊**,一瞬間,任蝶感覺到了自己的臉,熱得好像火燒一樣。

她從容的轉過臉,在黯淡的微光下,看著面前床上正在苦戰的男女。

任蝶的雙腿很直,現在更是能瞥見她的雙腿有多直。

雙腿正筆直的向上豎起著,林峰的大屁股,正在她雙腿間,始終地大力升沉,那一種刺激的聲音,正從那一邊不斷地傳出來。

任蝶的耳朵里,開始鑽進了任蝶那一種久長,又彷彿有一點韻律的呻吟。

「啊!哦1

跟隨著叫聲,任蝶透過靜靜張開的眼帘,瞥見了林峰與蕭雅。

蕭雅的雙腿,彷彿舞蹈一樣地先後擺盪。

任蝶靜靜地感覺了一下那一種擺盪的感覺,一下明白了,不禁得心又是一頓亂跳,下身不禁得都已經濕了。

「嗯……」

還在睡夢中的任蝶,感覺到了一種十分安祥、快樂的刺激,不禁得靜靜的叫出了聲。

驀地,感覺到那一種安祥的感覺,是自己**,正被一雙熱呼乎的林峰的大手揉搓。

任蝶一下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張還算很俊朗的臉孔。

原來林峰剛剛與蕭雅做完,被任蝶發現了,如今林峰又來到了任蝶的身邊。

天都已經亮了,或者聽到走廊里有人走路的聲音,任蝶不敢高聲叫,只能是喘著粗氣和林峰掙扎著。

任蝶也已經醒了,卻沒有說什麼,任蝶能感覺到任蝶在看,她一邊掙扎著,一邊對著任蝶低聲說:「幫一幫我……」

林峰每一次插入,都讓任蝶渾身哆嗦,任蝶的雙手推著林峰的雙手,頭歪在一側,暗暗的秀髮散在枕頭上彷彿烏雲一樣。

「礙…礙…」

林峰的雙手已經握住了她一對顫顛顛的**,任蝶的雙手,與其說是推拒著林峰,不如說是摟著林峰的腰。

雙腿也已經屈了起來,和林峰的雙腿糾纏在一起,下身流出的水,已經把身子下的床單都弄濕了。

「受不了了吧?呵,瞧把你浪的1

「啊!嘶1

任蝶始終地抽著涼氣,頭已經支在了床上,脖子用勁地向後挺著……

伴隨著任蝶渾身的顫抖,林峰雙手扶在任蝶的頭側,下身緊緊地頂在任蝶的屁股上。

任蝶渾身軟軟的靠在林峰的懷裡,任由林峰的手撫弄著她豐挺的**。

任蝶一上午,渾身都軟軟的,看人的眼睛水汪汪的,透著一股迷人的媚態,連走路的時分彷彿都有著一種迷人的韻律。

今天,她穿了一件紅色的緊身襯衫,胸前飽滿的乳峰,把襯衫後頭兩個扣子之間頂起一條破綻,透過破綻,瞥見若隱若現的乳溝和紅色乳罩的蕾絲花邊,黑色的緊身窄裙。

這是那一種有絲光的面料,肉色的褲襪,襯托著頎長的雙腿,紅色的涼鞋,簡單的束縛著白嫩肉感的小腳。

坐在任蝶的身邊,林峰確實受不了那始終傳過來的迷人的肉香。

眼睛不竭地瞄向胸前那一條若隱若現的破綻和雙腿,恨不得要把手伸出來,撫摸著那一條潤滑肉感的長腿。

任蝶一進屋,林峰就已經一把,便摟住了任蝶軟乎乎的身子,嘴在任蝶的臉上,脖子上始終地親吻。

雙手在任蝶身後,一邊磨娑著任蝶圓鼓鼓的屁股,一邊把任蝶的裙子,向上拽著。

任蝶閉著眼睛,軟連綿地在林峰的懷裡,承受著林峰的撫摸和親吻,嬌嫩軟滑的小舌頭,也任由林峰親吻吮吸。

任蝶的裙子卷到了腰上,薄薄的肉色絲襪,下面是一條紅色的絲織內褲,裹著任蝶豐潤的屁股。

任蝶的腳跟,向上蹺起,使得屁股,也用勁地向後翹起著。

林峰的手,撫摸著滑溜溜的絲襪和肉乎乎的屁股。

胸前感受著任蝶乳胸的牢固和豐滿,下身已經漲得好像鐵棒一樣。

任蝶已經感覺到了林峰的下面,頂在本身小腹上的硬度,手不禁得伸到了林峰的腿間。

隔著褲子,便摸到了那根硬硬的長龍,靜靜的揉搓著。

林峰連摟帶抱地把任蝶弄到了床邊,任蝶伸手去解衣服的扣子,林峰抓著了任蝶的手。

「好東西,看你穿這一件衣服,我就受不了,接著玩吧1

一邊手已經從任蝶解開一粒扣子的襯衫衣襟伸了出來,直接就握住了任蝶的**,任蝶呻吟了一聲,軟在了林峰的懷裡。

林峰摸了一會兒,解開了任蝶襯衫上邊的扣子,只剩下下邊的兩個扣子。

任蝶的乳罩便是半杯的,這時候一對豐滿的**,已經全都跳在了乳罩的上面,雪嫩的**上,一對嫩嫩的肉色,又透著微紅的小**,現在已經硬硬的凸起。

林峰的手插到了任蝶的雙腿間,在任蝶最牢固、溫潤的陰部揉搓著,任蝶的雙腿靜靜地用勁夾著林峰的手,同時在靜靜的顫抖著。

林峰的手指已經感覺到了任蝶下身的濕潤和熱力,手從任蝶的裙子裡面,伸進了褲襪的邊,摸到了任蝶的下面,已經感覺到那一邊,已經是又濕又滑了。

林峰的手摸到任蝶的肉唇,任蝶渾身就像過電了一樣,越發軟癱在林峰的懷裡。

林峰把任蝶臉朝下放到床上,將她的褲襪拉到屁股下面,白白嫩嫩的屁股就翹翹的挺在了林峰的面前。

林峰脫下褲子,雙手扶著任蝶的屁股向上拉。

任蝶跟著他挺起了腰,雙手扶著床站了起來,白嫩的屁股,用勁地向上翹起。

林峰身子往前傾,這一刻,任蝶雙腿的軟顫,插進了任蝶的身體里。

任蝶頭髮已經散亂了,幾根長發飄到嘴邊,任蝶的嘴唇咬住幾綹飄忽的長發,眼睛閉著,豐滿的**在胸前擺盪。

任蝶的褲襪都緊裹在腿彎上,雙腿緊緊的夾著,令原本就肉緊的下面,顯得越髮結合。

伴隨著林峰的**,任蝶身體受到的刺激,已經不是呻吟能發泄了。

林峰抽送一會兒,就感覺有一點禁不住,又不甘心起來了,就停了一會兒,手伸到任蝶身前撫摸任蝶的**。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