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壹佰零五章逃脫不了色魔手掌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我就禁不住想服輸了1 林峰面色頗為新奇的看著他。 「原來不是我一個人有這一種感應啊1 唐江一愣,立即和林峰同時,便仰天大笑起來了,笑聲之高昂,讓人很難相信他們剛剛進行了一場極...

林峰眼中一亮。

「好,那就戰吧1

身為武痴的他,怎麼可能不同意,事實上,如果唐江不說,他也會提出來的。

接下來的奮戰,就不是比拼力量的時候了,林峰好好的給唐江上了一課,讓他曉得了什麼叫格鬥高手!

比起天元門訓練之時的那一些高強度訓練,林峰的格鬥技巧,要勝出不止一籌,因為他所用的並不是軍中格鬥術,而是天元門傳下來的拳法。

這是一種格鬥術,在民間沒人曉得,但在武林中,卻是赫赫有名。

即便是這樣,他身上也已經中了十幾記重拳,疼得他直咧嘴。

不用看也曉得,中拳的地域,必定已是淤碧一片了。

拳來腳往,**碰撞之聲不停於耳,隨著時間的流逝,唐江漸漸穩住了陣腳,憑藉著超凡的反映力,他逐步的摸清了林峰的拳路。

在防守之餘,也能偶爾反擊幾招了,如果照這樣下去,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就能和林峰打一個平分春色了!

但是,林峰之所以被稱為武痴,可非但僅是憑著一套拳法!他有著超強的戰鬥天稟和本能,用一句俗套的話來形容,他便是個為奮戰而生的男人!

在發現唐江已經漸漸適應了自己的攻打后,林峰嘴角表露一絲笑意。

林峰的拳路驀然一變,由疾變緩,有眼尖的觀戰者,已經徹底低呼起來。

「拳道1

不錯,這是獨一無二的拳道!

林峰的師父在太極拳,形意拳中,都是大行家,與流行於眾的那幾種健身操般的套路拳法不同,他傳給林峰的卻是融合了內家真氣的拳法,雖然看上來同樣綿軟無力,但如果挨上一下,卻遠比被所有拳法打中,還要疼上三分!

唐江雖然在門派中訓練不夠,但也曉得控制節奏的緊急性,一見林峰變招,他就曉得不妙。

但是面對連綿不時的攻打,他也拿不出什麼好辦法來,畢竟他沒有學過什麼正統拳法,僅僅會的一套格鬥術,還是殺手訓練時學來的,雖然本領同樣不弱,但是面對內家拳法,還要稍顯不夠,很快又從新落到了劣勢。

幸而他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演練,深造技能,如今已經是大大加強,再加上情緒較穩,雖然看上來手忙腳亂,狼狽不勝,但卻守得嚴絲合縫,並沒有給林峰幾許機會。

在不時的奮戰中,他開始釋放力量,試圖將林峰的力量化為己用。

當然,這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做到的,那必要一個長期的進程才行。

兩人打架了近百招當前,林峰的拳路再一次變化,這一回,卻是換成為了掌法,他腳踏八卦步法,繞著唐江不時轉動。

這一下子,也讓唐江鬱悶得想要吐血,因為他發現自己現在,已經完全跟不上林峰的節奏了,轉了沒幾圈,不但沒有防住,反而把自己的節奏給弄丟了。

因此,他只好選擇了以不亂應萬變,再也不去思索林峰的腳步,自顧按著訓練格鬥術的要領,來展開了攻打。

在觀戰者的眼中,唐江就像是一個人在給大家扮演套路一樣,完全無視在他附近不時進攻的林峰,怎麼看怎麼覺得好笑。

但是讓人詫異的是,他這一手,卻起到了意外的成效,林峰的攻打被他給克制住了!

一場拼盡了竭力的奮戰下來,唐江固然是累得要死,而與他對戰的林峰,也好不到哪兒去,表情白得像用洗衣粉漂過似的,渾僧,似乎剛從湯鍋里撈出來,濕漉漉熱騰騰的。

豪邁的男人之間,常常是打出來的交情,就在唐江扶著牆壁直喘息的時候,林峰晃悠的走了過來。

「你很強,是個很不錯的敵手1

林峰頗為認真的朝他伸出了右手道:「交一個朋友吧。」

唐江咧嘴笑了笑,把自己的右手搭了上來道:「你也很厲害,或是說是我遇到的人中最厲害的一個,剛剛差一點兒,我就禁不住想服輸了1

林峰面色頗為新奇的看著他。

「原來不是我一個人有這一種感應啊1

唐江一愣,立即和林峰同時,便仰天大笑起來了,笑聲之高昂,讓人很難相信他們剛剛進行了一場極耗體力的奮戰。

笑聲中透著一股子開朗和歡騰的象徵,很明顯,經過這一場奮戰,兩人都已經把對方視為了自己一類的朋友。

雖然他們相見才不到一個小時。

許珍站在不遠處,表情冗雜的看著正和林峰談笑的唐江。

許珍是被莫旦帶來的,莫旦知道,林峰現在每一次心情舒暢的時候,都會想玩一下自己的女人,而許珍自動找到了林峰,莫旦正好把她帶來了。

雖然許珍曉得林峰會一些武功,格鬥技能很強,各方面身體性質也都強大,但在她的眼中,林峰仍舊是南一學院的學生!

但是今日,就在她的眼前,卻親自見證了一個深造格鬥術的林峰,竟然與傳說中的殺手,打成了平手,甚至還更盛一籌!

林峰與唐江聊了一會後,便離開了,他看到了許珍,他帶著許珍去了一家酒店裡,開了一間房。

許珍的**,跟著她的身體靜靜發顫,此刻呈現在了林峰當面。

「你是那麼美,你曉得嗎,你總在回憶中讓我看見,時間長了,我就會產生幻覺,變化成各樣模樣,再也無法記清原本的容貌。」

許珍神采蒼白的說道。

她許久沒有見到林峰了,她想林峰了,林峰擁有太多的女人,會不時的忘記她。

「沒有人逼你,我曉得我會有時候忘掉你的身影,但你不要怪我,因為我已經中了女人的毒了,除非讓我死,我才能夠記住所有的女人,我不會把你們去除掉自己的腦海,我會不時的找你們,下輩子,我們再聚在一起,好嗎?」林峰說道。

許珍問道:「我死了,是不是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林峰說:「不,要所有人都死了,可以你先,我和小娟,還有一寧,還有所有的女人,都會去追你。」

許珍掙扎著,林峰抱緊了不讓她離開,嘴唇親過她的腰腹,含住她的**。

許珍的手不停拍打林峰的背面,**一次次從林峰口裡逃脫,再被林峰一次次捉回來。

林峰們從椅子上倒在地面,在地板上,猖獗地翻滾。

林峰揉著許珍的身體,肆虐著她每一寸肌膚,喘著氣對她說:「你比過去瘦了。」

許珍淚如泉湧,根本沒聽見林峰說什麼。

林峰從後邊摟起許珍的腰,雙手托住她的**,捏著她硬硬的**,對她說道:「過來跟我痛快的愛一聲吧。」

許珍一剎那間,便趴倒在地面上,渾身再沒有一絲力量了。

林峰去解開她腰間的皮帶,一手仍抓住她的**,自私地褻玩著。

褲子扒下來掛到膝彎,許珍雪白豐滿的臀部,撫慰得林峰口水直流,林峰俯下臉親吻,自私地去呼吸那兩腿間,淡淡的女人香氣。

舌頭舔過許珍的下面,許珍驚叫了一聲,拚死亂扭,用屁股一下,一下撞擊林峰的面部,敏感摩擦過了林峰的臉,不時被林峰的舌尖穿透,滑膩一片。

很快,許珍不再激烈掙扎,繃緊了身體,使勁把臀部夾起來,不再讓林峰的舌尖可以碰著她。

「你到底想怎麼樣?」

林峰抓住許珍的一雙手,從背後壓住她,不讓她有心逃脫,騰出一隻手,去自己的褲子。

許珍夾緊雙腿搖晃臀部,不讓林峰插進她的身體:「你以後別忘了我。」

林峰抓緊了許珍的手。

林峰使勁頂了兩下,感覺許珍臀肉的膨脹頗有味道,不禁再多頂兩下,慢慢磨著,品嘗著許珍帶來的快感。

林峰貼近許珍的耳邊:「你彷佛流了許多水,是不是也有一些想我了?」

「不想。」許珍惡狠狠地說。

她驀地又使勁向後撞林峰,臀肉撞在林峰小腹上,頗有肉感。

林峰抓著許珍的手,靜靜一擰,許珍驚叫了一聲,身體有半晌癱軟,林峰順勢分開了她的腿,把身體頂了進去。

很順暢,沒有絲毫阻力,像過去無數次進入了。

林峰鬆開了許珍的手。

「我抱你去床上好嗎?地板太硬,也太涼。」

一下一下從身後,許珍趴在地板上無聲地抽咽,無論林峰怎麼奮力撞擊,都不願回答一聲呻吟。

林峰加快動作,一隻手從底下伸過去,抓住許珍的**,慢慢揉弄道:「你的**這麼飽滿,讓我吃一口好不好?」

許珍使勁拱了一下身體,林峰也差一點被掀翻在地。

可惜林峰早有戒備了。

趁著許珍雙臂支撐起來,試圖從林峰身下逃脫的一剎時,林峰抱起許珍的腰,忽然一發力,一會兒把她摔到了床上。

五十公斤的小女人,用一點力,林峰都能摔她一個兩三米遠。

林峰跟著撲上去,許珍鎮靜地抬起腳踢林峰,林峰抓著她的腳腕,三下兩下就把她的褲子脫了下來。

「早點聽話就對了,床上舒服多了嘛,是不是?」

林峰提起許珍的腳,讓她的身體有些懸空,不那麼有力量亂動。

許珍無力的扭動,乳波臀浪在刻下亂晃,閃得林峰有一點目亂神迷。

林峰跪在床長,把許珍的腿搭在肩頭,低下頭去親吻許珍的花瓣。

許珍一邊驚叫,使勁合緊雙腿,拚死挺動腰身。

林峰沒有一秒平息,更加細心地親吻,屏住了呼吸去感受許珍的每一絲髮顫。

鬆開許珍的腿,林峰的手捧住了許珍的腰。

那麼細軟,那麼輕柔。

許珍猶在哭泣,但啜泣著的身體,已經無限柔順,任林峰浮滑。

林峰從許珍股間鑽進去,爬上她的身體,吻住她的**,插進她的身體,感受她的包容。身體緩緩抽動,林峰伏在許珍耳邊低語:「你想死我了。」

然後,林峰去吻她的嘴。

許珍牙齒在發顫,林峰曉得她在猶豫,要不要狠狠咬下。

林峰含住她聳立的**,猛地仰開始,**滑出嘴唇,發出啵的一聲音動。

許珍呢喃了一聲,一手抱過林峰的頭,壓在她的乳上,林峰再去含她,舌尖頂得**,正不停滾動,越發浮滑。

許珍雙膝輕輕豎起,股下已經是一片汪洋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