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百零四章與殺手唐江的對決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 「爺爺的!這小子究竟什麼意思?」 唐江心裡暗暗嘀咕著。 下意識的,唐江打了一個發顫,先前一直沉凝如山嶽的氣焰,登時,便呈現出了一絲破綻。 林峰眼中爆起一團亮光,霎那間,便如同...

林峰這時,卻恢復了沉默,點了一根煙便抽了起來,將寸絲不掛的小娟涼在一邊,說不碰她,就不碰她,這使得小娟越發**高漲。品書網

她幾次張開櫻桃小嘴,便想說一些什麼,但是照樣沒有說出口。

林峰知道,而今只有林峰問她,可林峰就不問她。

歇了一會,林峰再一次邊狂吻著小娟的櫻口香舌,邊揉搓著俏小娟嬌嫩的**,右手中指,更是牢牢纏繞,一種說不出舒爽美感,令林峰越發歡騰。

小娟狂叫,粉臀玉臂不停的上下浮動,投合著林峰的**……

離開了小娟的櫻唇,順著雪白的玉頸一路吻下來,映入眼中的是高聳的酥胸。

只見原本若隱若現的淡粉蓓蕾,如今早己經充血。

林峰忍不住伸開大口,一口含住小娟的左乳,有如嬰兒吸乳般吸吮,時而伸出舌頭對著粉白色的蓓蕾快速舔舐。

由胸前蓓蕾,傳來了一陣酥麻快感,更令小娟忍不住的哼嗯直叫。

強忍著心中慾火,林峰慢慢順著平整的小腹一路吻下,他不急著對小娟的下面再一次衝擊,林峰使出了滑嫩的舌頭,在那渾圓筆直的大腿內側,便輕輕舔舐,舔得小娟通體急抖。

口中叫聲,一陣緊似一陣,真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安逸,看模樣,小娟已經完徹底墮入了**的深淵。

小娟那豐滿滑膩的玉體,如今正在瘋狂扭動著,牢牢的貼著林峰的身體。

而今,小娟腦海中只有一股慾念,久蘊的媚態被激起來了,她這時候,**被揉得要破,媚眼如絲般橫飄,嬌聲歡叫,呼吸急喘。

林峰伸出顫動的雙手,在小娟那渾圓挺翹的粉臀,以及堅實嬌嫩的大腿,正在不住的遊走,兩眼直視著小娟慢慢扭動的雪白**。

林峰終於忍不住捧起了小娟的圓臀,吸吮得小娟如遭雷擊。

兩人纏綿了一個小時,不斷的**,最終互相分開了。

小娟得到了滿足。

林峰走出了房間,他回到了別墅。

休息三日,如今到了林峰與唐江交戰的時候了。

一處玉京城地下擂台中。

接下來,林峰遇見很多人,他們無一例外的對林峰指指點點。

這麼多年,勇於直接挑戰唐江這一位頂級殺手的,林峰是第一個。

林峰在古怪他們怎麼樣會認識林峰時,看到一個屋頂上,那高高掛起的面旗上,畫著一個人的頭像,林峰終於獲取了答案。

媽的,誰這麼缺德,把林峰的頭像掛在上面,讓所有的人都曉得。

難道他們不曉得林峰一向是一個非常低調的人嗎?看來,他們都不曉得。

作為殺手的唐江,如今不露面不行了,那樣會失去掉殺手的威信。

有人打賭,他們賭林峰肯定會輸。

登時,壓力對面而來,林峰不單增加了自己的壓力,還要應付外人的打賭。

若是林峰讓那一些打賭的人輸了太多,即便林峰能贏得比賽,也沒命出去了。

林峰停下身體,推敲著怎樣跟唐江解釋自身的來意。

還沒想好,背後一股殺握傳來,林峰迴身看見唐江,正笑眯眯盯著林峰。

「高手走路是不是都沒有聲音啊?」林峰問道。

「呵呵,不是我們走路沒有聲音,而是你聽不見而已。」唐江的臉上,配上誘人的笑容,能迷倒不知道多少女人。

「哎,唐江,還別說,你長的真帥,外面的男人和你比起來,真的差遠了,你為什麼不去當明星啊?」林峰好奇道。

「我為什麼要去當明星?」

唐江搖頭笑道:「這裡我很喜歡,再說,你不要說我,你此刻是大名人了,你就是他們的偶像。」

「偶像?」

林峰苦笑道:「他們哪裡曉得局勢艱險,略不留意,我小命難保。」

「是嗎?」

兩人一路行走,唐江帶林峰來到一個房屋裡。

周圍在燈光下,閃爍著黑黝黝的璀璨,像一隻野獸的眼睛,發出了一陣擇人而嗜的光輝。

中央一個大型的場地,像是電影裡面的拳擊場地,不過,有一點不同就是,旁邊沒有阻擋的東西,而是一片空曠。

林峰尚未來得及應許,唐江身體以狂風掃落葉之勢沖了過來。

靜靜的站在那處,唐江覺得自己的身體,微微有一些驚動,當然,這不是恐驚,而是有一些陶醉。

清靜的臉孔下,是奮戰渴望,唐江從來都不曉得,自己本來也是一個戰鬥狂人!

過去的年華,讓他的本能被深深的暗藏了起來,而現在隨著力量的不時提高,他的心再也不能被釋放!

站在面前的林峰心裡,也是翻騰不已,自己過去幾年功法練出了一股內家真氣以來,大多數時候,和自己對戰的人,都沒有強大的力量,自己在打鬥進程中,受到自己氣焰的影響,從而未表露破綻。

倒不是說唐江的防禦很慎密,事實上,他只是雙手自然的垂在身體兩側,任何防禦的動作都沒有,渾身是破綻。

但是林峰卻能明顯的感應到,一旦自己發動攻打,對方會在第一時間內,作出最契合的答案,從而使自己的攻打,無法取得應有的成績!

兩人的目光退步三舍,誰也不曾移動半分。

一時間,讓場邊觀戰的眾人,也產生了一種錯覺,好像唐江和林峰,只是兩尊沒有生命的雕塑,在面前擺在一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唐江和林峰的額頭,都隱隱有細密的汗珠溢出,在大家看不到的地域上,也滿是汗水。

這一種最是磨練人的心性修為,如果養氣功夫不到家,怕是五分鐘都撐不過去,何處能像他們這樣一站,便是將近幾分鐘?

幸而觀戰的人,雖然程度各不同,但卻皆是懂行之人,曉得這一個時候,是很關鍵的,沒人出聲打擾,一個個都情不自禁的屏息凝思,守候著他們之間的驚天一擊。

「爺爺的!這小子究竟什麼意思?」

唐江心裡暗暗嘀咕著。

下意識的,唐江打了一個發顫,先前一直沉凝如山嶽的氣焰,登時,便呈現出了一絲破綻。

林峰眼中爆起一團亮光,霎那間,便如同太陽般,令人不敢逼視!

等了這麼長時間,他可不會放過這一絲小小的破綻,

因為他曉得,如果錯過機會的話,再想有敵手呈現破綻,就不曉得是什麼時候了。

機不能失,失再也不來。

「呵1

一聲如雷的暴喝,林峰的身體動了!

左腳掌猛力,朝地面上一蹬,右腳大步朝前跨出,旁人只覺得眼前一花,五米的距離,便已經被他生生的超越了。

一記又平又直的大力轟出,林峰身上的每一處肌肉,都已達到了最平和的形式,每一分力量,都順著肌肉不時傳遞,湧向了他朝前轟出的右拳上!

一拳擊出,天地變色……

那是不可能的!

林峰這一拳,凝聚了他的全部心力,或者是說,這是他有生以來打出來的最完美的一拳!如果唐江接不下這一拳,那麼筋斷骨折,就將是他的後果。

但反之,如果唐江能接下這一拳,可以說,他能接下這一拳而不重傷,那麼接下來,林峰就只能任由他左右了。

面對著不停在眼中縮小的拳頭,唐江的瞳孔一縮再縮。

霎時,已經縮至堪比針尖大小,滿身的骨髓和肌肉,好像接到了號令,同時開始運轉起來,霎時,已將自己的形式達到了最強的程度。

他沒有後退躲閃的意思,因為他有一種直覺,這一拳只能硬碰硬的接下來,否則,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條!

「嘿1

吐氣開聲,唐江沒有抉擇防禦,而是同樣,重重的轟出一記拳頭,來了一個以攻對攻!

大巧若拙,毫無花巧的拳頭,可能會被人活活笑死,但此刻被對戰中的兩人用出,觀戰者們,卻油然湧起了一種無可招架的動機!

他們暗自盤算著,這樣剛猛無儔的一拳,如果換成自己,接下來的可能性有多大?

讓他們感到驚疑的是,經過心中閃電般的推演,他們發現,不管是林峰還是唐江的拳頭,他們都接不下來!

就在他們為自己的驚訝的時候,場中的兩人,已經是拳頭交擊,發出了『砰』的一聲巨響,觀戰者們,只覺得自己的耳畔,好像響起了一聲轟隆雷鳴!

「呼1

一股狂猛的氣勁,自拳頭交擊之處,暢然外迸,吹得唐江和林峰的頭髮衣袂,便向後翻飛不止。

拳頭與拳頭的相遇,讓兩人同時覺得,像是轟在了一塊密度最大的合金鋼板上!

林峰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駭然之色,一股大力,便順著拳頭,湧入了他的體內,讓他的前沖之勢為之一頓,立即,便情不自禁的朝後退了七步,才能夠站穩身形!

而唐江也是身體一震,向後退了七步!

表面上看,兩人是不分輸贏,但雙方心裡都比較著,這一擊,林峰輸了!

因為他是借著前沖之勢轟出的拳頭,而唐江則是站在原地出拳,所以,孰強孰弱已是一目了然。

瞬息,兩人的嘴角同時滲出殷紅的鮮血,在陽光的映照下,非常明顯。

林峰咧嘴笑了,毫不在乎的用手背抹去血跡,朝唐江豎起了大拇指。

「你果然沒讓我失望1

唐江同樣抹去嘴角的鮮血。

「僥倖而已。」

這倒不是他謙善,如果林峰一上來,不用這一種硬碰硬的打法,而是弘揚格鬥技巧的話,說不定現在處於劣勢的便是唐江了,畢竟在技巧方面,他還差了許多。

雖然自古便有一力降十會的說法,但是如果兩人的氣力相差不大,那麼技巧更高明的人,顯然勝面更大一些。

「若是你還有力量的話,攤開了一戰吧1

提出奮戰的,卻是唐江。

剛剛那一拳雖然讓他受了點內傷,但卻徹底激活了他的戰意,胸中氣血激蕩之餘,讓他巴不得仰天長嘯一聲才爽!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