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九十二章把內褲送到浴室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這樣的內衣沒有男人欣賞到,也怪可惜的。 「找到沒有?」任蝶又在浴室里問道。 「找到了,但是不曉得你要那一件?」林峰答覆道。 「隨便,你覺得哪一件漂亮,就給我拿哪一件來。」任蝶在...

林峰上前看了看李一寧的臉,又把手靜靜伸進被子邊際,扣在李一寧的手上,為她理一下脈向。

林峰在天元門修為尚可,把脈在十幾歲就學會了。

不過,那把脈過程中的變化無常,若是還前一段時間,還在犯頭痛病的林峰,是不敢去思索那其中的變化,一想就頭痛。

但此時,他頭不痛了,原因便是林峰已經在世俗界,心境又提高了一層,他把上了李一寧的脈,那其中的變化,便曉暢於胸了。

「李天伯父,問題不大。」林峰切了一會脈便說道。

「放心,我還能夠還你一個活蹦亂跳的女兒。」林峰笑道。

得到了林峰確切答覆,李天總算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那請小峰儘快動手為小女醫治,不曉得需要我做些什麼?要不要找一個助手。」

李天的意思是,怎麼也要找一個人看著林峰,免得這傢伙做一些過份的事。

李天可不知道,李一寧已經被林峰干過不知道多少次了。

雖然女兒正在病中,但確實是一個大美女埃

醫生猥瑣的事件在醫院裡可很多,林峰也是血氣方剛的男子,別人這樣對他的女兒,便有一些不能承受。

「這裡只有兩個人,便是我和病人,若是有第三個人,我就離開。」林峰正色地說道。

李天見他生氣了,哪敢還說叫人出去的話,便說了一句道:「那這裡就麻煩林峰小友了,我到外面等你的好消息。」

林峰在屋子裡,關上了房門,他要不開,外面就沒人打的開。

林峰迴到了床邊,靜靜地打開了她身上蓋著的棉被。

李一寧只穿有一件薄薄的衣服,美妙身體便展現了出來,掩不住她嬌好的身材,那一些小巧曲線妙曼迷人。

拉開衣服,便往雙方打開。

**,小腹,暗色的毛毛,雙腿間的小溪流,就在林峰的眼下。

只不過她的身體,卻不是潔白的了,而是有一些污黑,就如同血脈在身上固定了一般。

唉,這一個次差點想干她一炮的美女都不美了,不過,只有林峰把她身體的污血逼出來后,又會回復過來的。

只是這一次冰山美女的病,比前一次更危機了,只是用手,只怕見不了效果。

誠然此時她這樣子,已經提不起了男人的興趣,得將她身上的污血處理掉了再說。

這一刻,林峰又回味了一下警花施萱的火爆身材。

也不曉得今天是什麼日子,沒想到居然趕上了劫匪,除了認識了警花施萱,還有那一名叫任蝶的人妻,也是讓林峰眼前一亮,自身救了她,也不曉得什麼時候能見到她?

李一寧已經救好了,林峰也累得有一些不行。

晚上,李一寧清醒了。

這個時候,任蝶給林峰打電話致謝,他準備去找任蝶。

進入了一家酒店,看到了酒店門口的迎賓,竟然那麼漂亮,那種迷人的丰姿,這個迎賓能吸引他光天化日下來摸她小屁屁。

「嗨,小姐,新來的?」

林峰看著迎賓走在後背那左搖右擺的臀部,以及那高叉旗袍下,暴露出了一大截皎潔的大腿。

「是啊,我第一天上班。請多關照哦。」迎賓小姐扭腰過來對他笑道。

林峰點了點頭,便看到了前面的任蝶。

「林峰,我終於請到你了,等這一頓飯,等的好辛苦,多謝你的救命之恩。」任蝶見到林峰就說道。

林峰發現自己眼下一亮,這任蝶換上了一身衣服,照舊迷人埃

上身是弔帶衫,胸前高高地挺立,下身是一條格子短裙,那皎潔的大腿就露在外面,腳上是一雙水晶高跟鞋,整個人顯的性感高挑。

任蝶是一個絕對性感的女人。

三十歲左右,正是狼虎之年,也是極其的性感,弔帶衫,抹胸,齊逼小短裙,黑絲高跟,讓每一個看到她的男人城市生出非份之想。

吃過飯後,林峰便準備與任蝶一起去她家,任蝶想要跟林峰好好聊一聊。

過了一會兒,任蝶想要沐浴,居然只圍了一條浴巾在大廳中走著。

皎潔的頸脖,性感的雙肩,胸前一大片白嫩都露在外邊,浴巾被那豐滿的胸部高高地撐起,都有散落開的痕。

浴巾下擺剛剛蓋住大腿根,整條修長細滑的大腿,徹底出現在此時的林峰眼下。

可以設想浴巾裡面什麼也沒穿。

這樣高深莫測的感受,比隧道使身體更能激發男人的設想力,也更讓人心脈賁張。

看到任蝶的如此妝扮,林峰猛地有一些酡顏心跳,同時,身體的某一個地域,疾速起了反應起來了。

林峰哪裡經得住這樣的誘惑。

任蝶看著林峰,臉上微笑著,略略有一絲紅暈,眼裡媚眼如絲,不但對林峰這時候的到來沒有一絲慍怒,反而有一些期待之色。

任蝶伸出玉蔥般的縴手將林峰拉到了沙發上。

接著,任蝶躬著身體為林峰倒水。

由於她想要去沐浴,裡面連狹窄的丁字褲也沒有穿一條,只見她身體前傾,浴巾上移,她的圓潤挺翹的小屁屁和那兩股之間那女人神秘的風景,便讓林峰瞪大眼睛看了一個徹底。

天啊,這也太刺激吧!

林峰的腦子一陣炫暈,下面的反應更加強烈了,瞬間,在兩腿間撐起了一頂帳篷。

趕上其他色狼,看到此等美景,有可能會立即衝上來,抱住任蝶,將她壓在身下猖狂地摧殘,將她那迷人的風景佔為己有。

雖然林峰也被他人叫成「色狼」,但是他在陌生少婦面前,哪有這一個色膽,對這一個還算善良的女人,更不能在她心中留下壞印象。

他不敢行動,並不代表內心不想做,相反,還會想的更尖銳。

從他見到任蝶那天起,內心就在想,這一個女人真美啊,若是能睡一晚,也不算白活了。

為了掩飾強烈反應的尷尬,林峰坐在了沙發上,自然地將一條腿壓在另外一條腿上,翹起了二郎腿,這樣就不會讓人發現他撐起的那一頂尷尬的帳篷。

任蝶把水放在桌上,身體前傾,浴巾內兩團皎潔肉團中間,一道深溝閃著誘惑的光輝,讓林峰不敢直視。

「林峰,你先坐一會,我先把澡洗完再招呼你。」

任蝶說完,對林峰笑了笑,留下一個讓人胡思亂想的背影,以及誘惑人犯罪的體香,便進到浴室去了。

林峰這才把二郎腿放下來,將手放在襠部,把帳篷內的「肉支架」,有一個安靜的位置,然後才喝著任蝶倒給他的水,為自身降溫。

雖然他想降溫,浴室里的美女,卻在持續為他加溫。

浴室一陣水響之後,任蝶又開始說話了。

「林峰,你可以幫我將我睡房的內衣拿來么?」

任蝶在浴室里有一些嬌羞地叫道。

「啊?」

林峰條件反射地一驚。

「任蝶,你沐浴之前,沒有找好么?。」

「你要不來,我在家都不用穿衣服的啦,嘻嘻。」任蝶在浴室內笑道。

任蝶說他要不來,沐浴后就不會穿衣服,林峰內心又是一震,腦子裡立即顯現出她不穿衣服的樣子。

那定然比方才她倒水時所看到的風景還要刺激多了,讓他一時間,便有一些恍惚了。

任蝶聽到外面沒有聲音,便又叫道:「林峰,你究竟幫不幫我找啊?你要不找,我就只有這樣不穿衣服出來了。」

「不穿衣服就出來,那當然好埃」

林峰內心狂喜,下面又加重了反應,但嘴上倒是不曉得說什麼,只是他沒有言語,正想等她不穿衣服出來。

見外面沒有反聲,任蝶也沒有真的光著身體跑出來,而是又在浴室里催促道:「喂,你是不是真希望我不穿衣服走出來啊,你這色狼。」

「任蝶,你別急埃我這就給你找。對了,你的衣服放在哪裡了啊?」

林峰放下二郎腿,從沙發上站起來問道。

雙手卻緊張地想把將雙腿間的帳篷平復下來,但是試了試,按下來又會彈回來,男人的反響太強烈了。

「在我睡房裡的衣櫥里。」任蝶說道。

林峰猶豫了一下,便從客廳里出來,走向了睡房,靜靜地推開任蝶的睡房門,一股似蘭似麝的暗香,便撲進了他的鼻孔,這是成熟女人的氣味,比處女的體香更能激發男人的荷爾蒙,讓他的鼻子不由得深吸了一口。

眼下是一張兩米寬的席夢思大床,林峰想到每晚上性感的任蝶,就光著身體睡在上面,他眼睛一閉,呼吸著房間內女人的香味,就宛若漂白的任蝶就躺在床上,搔首弄姿,擺出各種百般讓人噴血的姿態,等著他去疼愛。

林峰拍了拍胸脯,平息了一下心跳,才為任蝶找內衣。

翻開衣櫥,便見目不暇接的內衣出此時他的對面。

有粉紅的,有暗色的,有蕾絲的,有抹胸的……

總之各種的都有,看來這女人真是頗有韻味,只是她沒有男人在身旁,穿這樣的內衣沒有男人欣賞到,也怪可惜的。

「找到沒有?」任蝶又在浴室里問道。

「找到了,但是不曉得你要那一件?」林峰答覆道。

「隨便,你覺得哪一件漂亮,就給我拿哪一件來。」任蝶在浴室里說道。

啊?都說女人不能說隨便,你要敢隨便,我就比你更隨便。

林峰嘀咕了一句,選了一件粉白色蕾絲花邊的罩罩,以及一條後面有一個小豬圖案的小褲褲。

「任蝶,我把內衣給你放在門口埃」林峰站在浴室門口說道。

沒等他說完,任蝶便從裡面伸動手從他手上取走了內衣,林峰忙跳了一邊,以為美女會像方才拉他進家門一般把他拉到浴室去了。

不過頓時,他又覺得,若是真能與她一同洗個鴛鴦澡就好了。

此時林峰陷入了兩難境地,他已經徹底被任蝶勾起了最原始的**,下面頂的老高,產生了非找女人做一次的激動。

但他絕不會認為持續留下來,任蝶會被動獻身,與他做那一種事情,而他也做不出來把任蝶強上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