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九十章兩女入懷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咱們都少喝一些吧。」林峰謙和道。 「呵呵,男人就應當喝點酒。」 聽見林峰的話,林寶兒笑著從酒櫃里摸出一瓶茅台,然後打開,也沒有在乎什麼禮節,直接給林峰滿上一杯。 「寶兒,你自己...

李一寧仍舊紅著小臉,看著林峰,眼神里透露出了一種幸運。

「那你還走嗎?」看著面前這一個自己深愛的男人,李一寧羞澀地問道。

「那你還趕我走嗎?」

林峰再一次緊緊地,摟住了李一寧的小蠻腰,輕聲地在她的耳畔問道。

「你好壞呀1

李一寧推開林峰嬌滴滴地說道。

李一寧還真不敢相信身邊這一個原本壞壞男人,現在居然也變得這麼正直了。

這個時候,林寶兒看著李一寧跟林峰親吻,也有一些動情了,林峰和林寶兒的感情也真的是戀情,林峰內心瀰漫了感觸,看著這一個令自己情迷意亂的女人。

「寶兒。」

林峰一邊叫著,一邊進入了林寶兒的房間。

「寶兒,開門。」

林峰微微地敲著室的房門。

林寶兒努力地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全力控制著自己剛剛看到自己石頭哥哥跟李一寧的熱吻時的苦楚,開門時,努力地從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

「石頭哥哥,你進回來了?」

門開了,林寶兒滿面笑容地問道。

「嗯。」

看著滿臉笑容的林寶兒,林峰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去,林寶兒沒有生氣。

「我幫你倒杯水吧。」

看著林峰,林寶兒走開了。

「寶兒,我自己來好了。」

林峰搶在了林寶兒的前面。

林寶兒讓開了,慢慢地坐到了沙發上,她似乎在刻意地迴避著石頭哥哥的臉,特別是石頭哥哥那一雙瀰漫著關切的眼睛。

「寶兒,你今天怎麼了?」

林峰坐到了林寶兒的身邊,似乎也發覺到了林寶兒。

「身體不舒服嗎?」這是林峰最留意的。

「沒有。」

林寶兒全力地壓抑著自己的痛苦。

「寶兒。」

林峰伸出手,緊緊地摟住了林寶兒的頭,讓她靠在了自己的懷裡。

「寶兒,要不要哥哥現在就娶了你吧,哥想讓你現在就做我的媳婦1終於林峰終於把自己的心裡話說了進去。

靠在林峰懷裡的林寶兒,渾身打顫了一下,這是自己期待了多久的一句話啊,這是自己等候了多少時間的宿願埃

「寶兒,你怎麼了?難道難道你不願意嫁給哥哥嗎?」

看著林寶兒一直沒有說話,只是不斷地流著淚水,林峰著急地問道。

「不!不是的,我願意嫁給哥哥1

可能這也是林寶兒發自內心的一句話,然而,她卻曉得自己不能這麼做,自己不能再連累石頭哥哥,畢竟現在石頭哥哥有許多女人。

林峰微微地捧起了林寶兒的臉,為她擦乾了眼角的淚水,他很想對待李一寧那樣,狠狠地吻上來,然而,他卻遲疑了,他做不到,他只能緊緊地把林寶兒摟在懷裡。

過了好久,林寶兒終於恢復了安靜,林峰的心,也慢慢地靜了下來。

「寶兒,要不你在家裡休息一下,我現在出去買一點回來,晚上,哥哥親自給你做一頓好吃的。」

林峰站了起來,笑哈哈地對著林寶兒說道。

「嗯1

林寶兒點著頭,當然眼角還帶著淚痕。

然而,臉上照舊堆滿了笑容,可能這也是她最幸運的時刻了。

「好好休息哦。」

看著林寶兒肯定地對自己點著頭,林峰微微地開門走了出去。

聽見開門聲,李一寧機靈地躲到了樓梯的角落裡面,她不想讓林峰瞥見自己,更不想讓他曉得自己跟蹤了他。

看著林峰下了樓李一寧,慢慢地走到了門前,她遲疑著。

她不曉得自己是否應該敲開面前這一扇門,她不敢想象屋內的全部,究竟是什麼樣子。

終於,李一寧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手。

門開了,面前是一張清秀而淳樸的臉,這是林寶兒給李一寧的第一印象。

李一寧慢慢地走了進去,認真地端詳著屋內的全部。

客堂很簡單,也很暖和,給人一種家的和暖,室的門緊緊地關著。

回來之後,林峰給李一寧和林寶兒都做了飯。

「一寧,寶兒,趕緊用飯了。」

林峰淡淡一笑,給兩個女人一個放心的眼神。

樓下餐桌上,陳列好了飯菜碗筷,林峰和兩女落座。

飯菜不算豐富,不過用餐的也不過三個人罷了,多了也是浪費,沒有想象中的大魚大肉山珍海味,幾道家常小炒,卻讓林峰感覺別樣的平和,許久都沒有能這麼用飯了,現在讓他有一種回到家裡的暖和感覺。

「石頭哥哥的手藝真好,看起來都很好吃的樣子。」林寶兒看著一盤盤散發著香味的飯菜,登時食指大動,忍不住誇讚道。

「咱們來喝兩杯?」李一寧問林峰道。

「能喝一點,不過酒量不是太好,咱們都少喝一些吧。」林峰謙和道。

「呵呵,男人就應當喝點酒。」

聽見林峰的話,林寶兒笑著從酒櫃里摸出一瓶茅台,然後打開,也沒有在乎什麼禮節,直接給林峰滿上一杯。

「寶兒,你自己愛喝就罷了,給林峰倒那麼多,萬一喝醉了怎麼辦,他晚上可會折騰咱們兩個的1李一寧看著林寶兒直接把林峰面前杯中滿上,至少也是三兩的量,登時有一點得意的說道。

「哎,你看,姐姐現在就開始向著石頭哥哥了,我又沒有佔便宜,我自己可也是滿上的,就怕石頭哥哥喝醉了,也不知道關心一下我?」林寶兒語氣吃味的說道。

一句話,登時讓李一寧極為羞怯。

這一瓶茅台上面寫著特供二字,和市面上那一些普通的茅台,雖然在包裝上差距不是太大,可是這微小的不同,已經讓它有了不凡的地方,茅台身為國酒,每年酒廠有一批特定的產量,從來都不會對外賣。

除非是那一些特權階層,其餘人一般是不可能看到這一些東西的,所以能有這麼一瓶酒,不單是在質量上的享受,更代表的是一種背景。

現在的李一寧的父親李天雖然頗有權勢,是那一種說一句話,都能讓玉京城抖上三抖的人物,可是卻並不是在那一些特供的階層之內,現在居然能有這麼的特供茅台,這酒不得不讓人玩味了。

「呵呵,前一次我父親收到一份禮物,聽說是上面一個大人物送過來的,他都不捨得喝的,他說留給你喝,今天咱們三個一塊吃飯,就拿出來喝了。」

李一寧與林寶兒被林峰盯著看的有一點不自然,趕緊說道。

林峰沒有言語,不過臉上的笑意更盛了。

吃過飯後,三個人便鬧了起來,林峰摸了林寶兒屁股一下。

「呀,幹什麼呢你。」

臀部受到進攻,林寶兒滿臉紅霞瞪了一臉壞笑的林峰一眼,粉拳在林峰身上輕捶了一下,被林峰這麼佔便宜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早就習慣了。

李一寧嫵媚的白了林峰一眼,從自己表妹的輕呼中,就知道這小子已經開始對林寶兒使壞了。

別墅的空間異常大,樓上林寶兒和李一寧的房間是相連的兩間,林寶兒房間安放的很暖和,雖然看上來不是那樣的豪華,可是給人一種平和的感覺。

剛剛和姐妹兩進了房間,林峰直接把門從裡面掀開,閃電般的在林寶兒雪膩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比較於林寶兒的羞怯,李一寧倒是放開了不少,早在認定林峰那一刻,她心中就做好了準備,臉上依舊是那樣柔和溫婉的微笑,看著林峰和自己表妹之間的親熱。

「姐姐,你看他多壞,就知道欺負人家。」林寶兒無奈,只有向自己姐姐抱怨。

李一寧慵懶的坐在床上,看著寶兒臉上嬌媚的紅暈,心中也湧現了一絲波瀾,林峰的性情,她是最明白了,這時候,如果規矩起來,那還真不是他的性格。

「嘿嘿,我不單要欺負你,一寧今天也逃不了。」林峰坐在床上,把林寶兒放在自己腿上,然後一把拉起李一寧,放在自己另一條腿上。

這麼一來,一左一右,一邊是清純可人的小美女,一邊是溫婉知性的俏御姐,一對姐妹花,就這麼被林峰摟在了懷中,心中登時滿滿的成就感。

自知掙扎也是枉費,二女也就乖乖的坐在林峰的腿上,只是一開始有一點放不開,慢慢的適應了以後,姐妹之間原本那一絲絲的難堪也沒有了,完全放開了心扉。

林峰一隻手已經伸到了李一寧身後,在覬覦已久挺翹的豐臀上,狠捏了一把,手感一流棒。

「嗯1

李一寧口中一聲輕吟,不知是痛苦還是舒服,身體已經被林峰開發了出來,對於愛人這樣的動作,發出一聲輕吟。

忽然想到身旁還有林寶兒的存在,登時羞不可耐,自己剛剛的樣子,讓別人瞥見了,那該多丟人埃

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是也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見林寶兒看自己離奇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同病相憐的林峰,心中暗恨……

李一寧現在羞怯的模樣,更是有一類別樣的風情,林峰看在眼中,登時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感覺。

他現在有一大一下兩個美女坐在自己懷中,說沒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不許欺負姐姐。」林寶兒別了林峰一眼說道。

「不欺負她,難道讓我欺侮你?」林峰壞壞的問道。

「好了,這傢伙什麼德行,寶兒,你也不是不知道,誰讓咱們姐妹命苦呢,碰著他這個煞星,也只能認命了。」李一寧嘆了一口氣,看著林峰幽怨的說道。

林峰嘿嘿一陣的壞笑道:「知道就好,我就是吃定你們了,既然上了我的賊船,那一生就乖乖的呆在上面,想走都走不了嘍。」

說完,他手臂一使勁,便把二女再次牢牢的摟在懷中,那身體讓林峰真的想要舒服的呻吟一聲。

李一寧眼神迷離的看著林峰,心中滿是甜蜜,雖然有一點強橫,可是這樣的男人,才能給女人安全感!

林峰見李一寧在自身身邊,一陣壞笑,順手就摟住了她強固的腰肢,微微一用力,女人便跌坐在自身懷裡,順勢抱著李一寧的腰肢,親密無間。

李一寧試探性的掙扎一下,不過卻沒有成功,林峰對她這麼霸道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心中也不在意,反而有一種親密的感覺。

林峰環著李一寧的腰肢,雙手放在小腹的地位,平整的小腹,有一種溫軟的感覺,摸上去也挺舒服的。

「手不要亂摸……」

李一寧原本也是任由林峰輕佻,不過這傢伙倒是貪婪,原本手放在腰和小腹的地位,漸漸的見自身沒反應,竟然一路向上,直接捉住了自身胸前的驕傲雙峰,戲弄了起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