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八十九章尷尬熱吻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是你睡覺說夢話,而且好大聲的,所以……」 小姐,您應該問一問你自己在幹什麼吧,叫得那麼大聲,還讓不讓人睡覺啊!林峰心中想道。 「你真是氣死我了1秦瑤尷尬地叫道,然後,便狠狠地推出了房間...

難道是因為剛才自己的叫聲嗎?難道是自己還不夠主動嗎?難道這傢伙還在忌憚什麼嗎?那繼續努力吧。

「哦!啊1

秦瑤繼續嬌滴滴地叫了起來,不過,一旁沙發上的林峰似乎並沒有反應,而且已經發出了酣睡的呼吸聲。

「啪1

房間的燈亮了起來!

「你欺人太甚了1

終於秦瑤暴跳如雷地,便沖了過去狠狠地搖著林峰的身體。

「啊!什麼事?」

林峰似乎剛從美夢中驚醒一般,獃獃地看著面前這一個滿臉通紅,暴跳如雷的女人,然後居然伸出雙手,從耳朵里取出了兩個棉花球。

「你在幹什麼呀?」

原來這傢伙居然把自己的耳朵塞起來了,哼!我的聲音有那麼刺耳嗎,我的聲音在這傢伙耳朵里就成為了噪音嗎?秦瑤不服得想著。

「沒什麼,只是你睡覺說夢話,而且好大聲的,所以……」

小姐,您應該問一問你自己在幹什麼吧,叫得那麼大聲,還讓不讓人睡覺啊!林峰心中想道。

「你真是氣死我了1秦瑤尷尬地叫道,然後,便狠狠地推出了房間。

「別推,我自己走還不行嗎,呵呵1林峰笑道。

「林峰1

看著眼下俊朗的臉孔,秦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緊緊地摟住了對方的脖子。

一陣馥郁撲面而來,一陣沁人心肺的氣息,便包圍了自己。

一種無發依從的蠱惑,便湧向了自己的腦袋,林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動,這叫什麼,酒後亂性嗎?亂就亂一次吧!

沒有等林峰反應過來,秦瑤的嘴唇,便已經狠狠地壓在了他的嘴巴上,沒有給林峰任何抵擋的餘地,秦瑤的小舌頭,便已經鑽進了他的嘴巴,狠狠地吻著他。

林峰的雙手把秦瑤摟的更緊了,更加有力了,內心有一種一種想要完全霸佔對方的激動。

林峰激烈地回應著秦瑤的激吻,猖狂地啃著對方的嘴唇,狠狠地摩擦著對方的香舌,如饑似渴地允吸著對方的醇液。

終於,林峰氣喘吁吁的嘴巴進入了秦瑤的嘴唇,徐徐地移到了她的耳朵,脖子,乃至於胸脯上,而後,便狠狠地啃著對方。

他的雙手慢慢地抓緊了秦瑤的腰,徐徐地向下面滑去,最後一把抱起了早已軟弱無力的秦瑤朝床上走去

林峰把秦瑤靜靜地放到了床上,一邊狠狠地啃著對方的嘴唇,一邊伸手解開了她的外衣。

襯衫上潔白的紐扣一顆一顆地被解開,雪白的肌膚一寸一寸地漏了出來,最後只是剩下虛弱得只能擋住秦瑤那內衣。

天吶,這傢伙想幹嘛?莫非自己就這樣把身子交給他嗎?

秦瑤緊緊地閉上了眼睛,心裡膽怯著,可是猶如又充滿了期待,等著這傢伙朝自己撲過來。

「要不,要不先把燈關上吧?」

看著對方已經脫掉了自己的外衣,秦瑤紅著臉羞澀地說道。

林峰遲疑了一下后,站起了身子,伸手關掉了睡房內的燈。

秦瑤心裡更加膽怯了,她很明白接下去將會發生什麼,自己完全做好了心裡準備。

讓狂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可惜,林峰並沒有朝床上的女人撲上來,而是靜靜地拉起了被子,蓋在了秦瑤的身上,而後轉身走出了睡房。

怎麼了,為什麼會這樣?

躺在床上的秦瑤,不敢相信這傢伙在這種時候,居然還能控制住自己,莫非他真的不正常嗎?

可是自己方才明明已經真切地感應到了對方的激動,對方的結實。

回到自己的房間,林峰脫掉衣褲后,便跳上了床,倒頭呼呼地大睡起來了,他能睡得著嗎,肯定很難。

明日,林峰和秦瑤也終於各奔東西了。

「喂,林峰,你記住,我是不會放過你的。遲早你都是屬於我的,誰也別想來搶去1

秦瑤說道,這也真夠恐怖的,搞得跟像在搶男人似的。

林峰對於心思古靈精怪的秦瑤,實在沒有辦法了,便前往了別墅。

玉京城李一寧別墅。

「啊!林峰你回來了?」林峰剛進門,李一寧便笑哈哈地走到了林峰的身邊。

「我回來了。」林峰點了點頭。

「哦,你回來是不是想拿東西,跟秦瑤一塊住啊?」

李一寧冷冷地問道。

畢竟假如昨夜林峰跟秦瑤在一個房間里,這一件事情屬實的話,那即是秦瑤搶了自己的男人,李一寧心裡並非那麼高興。

完了,是那一個女人秦瑤,不曉得她又會在李一寧面前說一些什麼壞話呢!

「有什麼事情,你現在說吧。」

很明顯,李一寧心裡很不高興,不用問,當然是林峰和秦瑤的事情了,有什麼好說的,不就是那個了嗎!

「你曉得嗎,你欺人太甚了,晚上,你跟秦瑤共處一室……」

李一寧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你還能向我說明白什麼?」

李一寧激動得,都快掉下了眼淚。

「我沒做什麼。」

看著李一寧,林峰輕聲地說道,打死也都不會承認自己做過什麼了。

「你們都做出那樣的事情了,你還想是哪一樣?」

她都已經告訴自己了,這一個傢伙,居然還不肯供認,也是一個敢做不敢當的臭男人,自己最高興的,即是這樣的男人!

「我們什麼也沒做呀?」

我能做什麼了,那女人對她說了一些什麼?說我們接吻了嗎!林峰想著。

「林峰,你就別狡辯了,秦瑤什麼都對我說了,只是我沒想到你居然也是一個敢做不敢當的男人,我恨死你了1

李一寧說完,狠狠地回過了頭,她不再想見到面前這一個男人了,這一個讓自己動過心的男人。

「我什麼也沒有做1林峰堅定地說道。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你走吧,我不再想看到你1

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李一寧終於不由得,便流出了淚水。

什麼?你叫我走?就為了這一點小事,你就讓我走?

林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被離開了。

「好,我走!不過我只想說一句,我真的什麼也沒做,我在這裡給您做貼身保鏢,只是想……」

只是想留在你身邊,能看看你,能保護你一生一世,林峰心中想著。

「你走啊1

李一寧大呼道:「說來講去,你從沒有替我想過1

林峰沒有再說話,只是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可是誰也沒瞥見當林峰離開后,那一種煩燥的神色。

「嘟1

林峰離開后,李一寧身邊的手機再一次響了起來。

「喂,是秦瑤呀。」

「一寧姐,你怎麼了?聽聲音好像不妙呀?」手機里的秦瑤焦心地問道。

「沒什麼?」

李一寧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全力控制著自己的心情。

「一寧姐,你都不曉得,那傢伙其實是一塊木頭,不,比木頭還硬,其實也是一塊鐵,不,比鐵還硬!他根本就硬不起來!他不正常1秦瑤衝動地說著。

「你什麼意思呀?」

李一寧還真被這丫頭的話給搞懵了。

「我躺在床上,叫也叫了,動也動了,可是那傢伙,就是不跟我上床,你說是不是欺人太甚了?」秦瑤尷尬著,不過照舊是把事實說了出來。

「你是說,你和他沒有沒有發現關係?」

李一寧似乎又看到了一絲希望,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笑容。

「發現關係?他就是一塊木頭,你叫我還怎麼和他產生關係呀?再說,我是那麼隨便的人嗎?」

秦瑤有一點尷尬,有一點羞澀,當然還有一點臭美!

「那你們……」

當然,聽見秦瑤這樣說了,李一寧心裡照舊放不下心來,畢竟昨天晚上,那可是自己親耳看見林峰與秦瑤離開的。

「哦,你說接吻呀……」

李一寧沒有等對方把話說完,便漸漸地跑了出去

林峰慢慢地走出了別墅,可能他覺得自己在走之前,理應給林寶兒打個招呼,畢竟人家對自己照舊蠻關照的。

「我要走了。」

林峰心裡很明顯,林寶兒對自己的感情,他是知道的。

「林峰,你怎麼出去了?你要走了?什麼意思啊?」

林寶兒笑哈哈地看著林峰,似乎有一點搞不懂對方在說一些什麼。

李一寧沒有說話,而是衝上來,狠狠地抱住了林峰,抱住了這一個讓她心中惟一的男人。

「我恨死你了1

終於,李一寧再一次痛哭了起來,一邊狠狠地拍打著林峰的後面,一邊在林峰的耳畔狠狠地罵著。

終於,林峰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什麼,此次他沒有再遲疑。

而是伸出了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李一寧的腰。

林峰摟的很緊,似乎有一種有形的力量,正在控制著他的雙手,再不想讓面前這個女人逃出自己的手掌。

二人就這樣在別墅里緊緊地摟著對方,似乎都沒有要放開對方的意思。

過了好久,林峰加緊了自己的雙手,然後,微微地捧起了李一寧的小臉,為她小心翼翼地擦拭著臉上的淚水。

「其實我真的什麼也沒做。」

林峰輕聲地說道,他只想告訴身邊這一個女人,自己是絕對於清白的,不用跳進黃河,自己也是清清白白的。

「你別說了,我都曉得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1

說著李一寧再一次,便流下了滾燙的淚水。

「我……」

看著對方紅艷艷的小臉,看著對方遊離的淚光,林峰終於不由得,把嘴唇靠了過去,深深地吻在了李一寧的額頭上,深深地感受著對方的氣息。

李一寧沒有感到驚奇,也沒有回絕。

她非常明白這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她也相信這一個男人,也是深愛著自己的。

她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死死地抱住了林峰的腦殼,然後,把自己那火辣辣的嘴唇,狠狠地壓在了林峰的嘴唇上。

林峰很想回絕,很想推開身邊這一個火辣辣的身體,然而,他沒有那麼做,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激情,更無法控制自己內心對戀情的寄望。

對面這一個女人的期望,終於,作為一個男人,他狠狠地撬開李一寧的嘴唇,狠狠地撬開了李一寧的牙關,把自己的舌頭伸了過去。

然後,便狠狠地啃著對方的香唇,狠狠地允吸著對方醇液,狠狠地摩擦著對方的香舌。

李一寧沒有回絕,而是強烈地答覆著。

她死死地抱著林峰的腦殼,猖狂地吻著他,沒有留給他一絲能離開自己嘴唇的空間。

過了好久,二人終於停了下去。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