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八十五章帝王俱樂部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好之後,不禁笑著說了一句。 「開玩笑,二十萬的入會費,再加上一年五萬的會員費,辦事不好才怪1李一寧哼哼兩聲道。 林峰立刻笑道:「一寧,怎麼聽你的口氣,感受到有一些酸溜溜的?」 ...

這一些日子以來,林峰雖然風流快活,卻依舊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

不管李一寧出去有什麼場合,林峰都要跟隨著。

今日傍晚,是南一學院,李一寧的好友秦瑤生日。

秦瑤是南一學院的一隻花,名聲極大,家世顯赫。

莫旦,林峰,李一寧等人,都來到了秦瑤的生日宴會上。

在玉京城內,提起帝王俱樂部,幾乎很少有人沒有聽說過。

作為前幾批在玉京城創建的俱樂部,帝王俱樂部無論是在設施上,還是水準上,都是一流程度。

甚至於在其它地區,玉京城的帝王俱樂部,同樣也具有相當高的知名度,裡面的會員,大多也都是一些出名人士。

而想要進入帝王俱樂部,就必須要具有會員資格,才能夠進入。

如此出名的一傢俱樂部,其會費自然不菲,然而,作為一種身份的意味,哪怕是再高的費用,人們同樣趨之若鶩。

甚至不少人想要進入此中,都沒有資格。

因為帝王俱樂部,可不是有錢就能夠進入的,還要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

今日晚上,整個俱樂部的第四層,卻被秦家給包了下來,足以顯示出秦家強大的力量!

也足以看出秦家在玉京城的權勢與地位。

當林峰和莫旦,李一寧等人坐著一輛別克,到達這裡的時候,停車場已經有大批的車輛停在這裡,放眼望去,幾乎都是名車,像二人開的這中等別克車,就顯得過於寒酸了一些。

然而,無論是林峰還是莫旦,李一寧,都沒有半點不舒服的樣子,他們擁有好車,但今天來的時候,就想開這一輛別克。

與別的地方有所不同的是,哪怕林峰二人穿著平凡,開的車也是如此的寒酸,然而,那指揮車輛出入的車僮,臉上也絕對看不出半點歧視,或者輕視的神情,他們所有的制度都是優秀的,還有規定的笑容。

事實上,這一些車僮自然知道,能夠來帝王俱樂部的人,自然都不是一般的身份。

那一些不足資格的人,還沒有這一個膽量來帝王俱樂部冒充會員。

所以不論客人穿的再怎麼寒酸,也絕對不會讓帝王俱樂部職員露出異樣的神情。

那一些有惡趣味的有錢人,他們見的多了。

這車僮固然還沒有把林峰和莫旦歸為那一種具有惡趣味的有錢人的行列,然而,他的臉上是看不出任何異狀的。

「這裡的辦事還不錯1

只是從車僮身上,就足以看出這一傢俱樂部的水準,林峰將車停好之後,不禁笑著說了一句。

「開玩笑,二十萬的入會費,再加上一年五萬的會員費,辦事不好才怪1李一寧哼哼兩聲道。

林峰立刻笑道:「一寧,怎麼聽你的口氣,感受到有一些酸溜溜的?」

李一寧哼了一聲,語氣不善的說道:「這一些錢,足夠我買好多衣服了,不知道父親為什麼把錢投在這裡做會員1

「哦?」

林峰不禁有一些受驚,這俱樂部還真是牛的可以啊,居然玉京城的富人搶著入會員。

「莫非這一傢俱樂部的布景很硬?」林峰笑問道。

「那是自然,不光是背景硬,而且主要是這裡的會員,個個身份都不一般,所以一般都很少有人敢在這裡鬧事……」

李一寧撇撇嘴,哼了一聲道:「當年我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有個二愣子跟我橫,被我罵了幾句,結果我也被俱樂部給驅趕了出來。」

林峰一愣。

也難怪李一寧會被人驅趕出來,這俱樂部既然自身定位是異常高檔的會所,那麼,自然不會允許有人在這裡罵人,哪怕是身份再大的大小姐,也絕對不行。

在俱樂部大門口,有兩台刷卡器,到達這裡的會員,只須要把會員卡在上面一刷,總台就會曉得,究竟是誰來了。

如果是來了重要客人,他們便會立即報告給上面,做出相對應的布置,這也是人性化辦事中的一項。

莫旦與李一寧從口袋裡拿出了帖子,在職員面前晃了晃。

那迎賓小姐立刻靜靜一笑道:「請二位跟我來,宴會在四樓1

跟隨在迎賓小姐的身後,莫旦不禁笑道:「這迎賓小姐的旗袍,竟是如此令人賞心悅目了……開叉這麼高1

這迎賓小姐身穿花旗袍,髮髻高高的挽起,看起來顯得頗有古典氣質。

只是那旗袍兩邊的開叉,確實是比平常的旗袍要高一些,連裡面的貼身衣物,都是高深莫測的。

林峰不禁油然而生,莫旦觀測的,還真是夠仔細的。

後面那迎賓小姐一聽這話,嘴角不由得抽了幾下,卻沒有說出話來,心中卻是有一些輕視,這也不曉得是哪家的二世祖,言辭如此的浮滑,沒有家教!

莫旦以前只是一個窮小子,按理論來講,不應該進入這一種高檔俱樂部,但他卻是秦瑤的朋友。

今天是秦瑤的生日,她的朋友以及隨從都可以進來。

三人言辭間,在迎賓小姐的帶領下,很快便到達了四樓。

這一層,有一個異常開闊的大廳,此時這裡已經有不少人正在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不停的言笑著。

莫旦如今極為崇拜林峰,一直都跟隨在林峰的身後,而李一寧則是在另一邊,跟幾位玉京城名媛說著話。

立即,林峰順著莫旦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一個身穿黑色晚禮服的女人,在燈光的照射下,就似乎眾星捧月般,被一群人圍在了中央。

這女人就彷彿是一顆珍珠一般,絢爛,動人。

她留著長發,和大廳中其它一些人挽著髮髻,顯得高雅的女人比,這一個女人則更顯得韌性十足,彷彿骨子裡,有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英氣。

有女人的嫵媚動人,又英姿颯爽的氣質,這兩種氣質,居然呈現在此時同一個人身上,真實是讓人側目。

最讓林峰留意的,是這一個女人的眼神。

雖然她的臉上神情平淡,然而,卻有一種淡淡的冷意,正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哪怕是圍著她的那一些人,也只是臉上帶著宛轉的含笑,而不敢有狂放,更不敢展示出半點粗魯,只是笑談著。

林峰不禁一笑,這一種氣質,可不是誰都有的,這是一名習武者擁有的風氣,看來秦瑤竟然是一名練家子。

下面一些人就只是一些玉京城紈小輩罷了,居然還想裝出一副彬彬有禮的模樣,真是讓人心中好笑。

不過,讓林峰注意的,照舊是莫旦的神情。

莫旦的神彩有一些陰沉,眼中寒芒閃動,似乎極為不悅。

林峰不禁在旁邊低聲問道:「莫旦,怎麼了?」

「她是秦瑤1莫旦深吸一口氣,才算是安靜下來,淡淡的說道。

林峰一愣,旋即,不禁暗暗點頭,莫旦的眼光確實不錯,身穿黑色晚禮服的女人,無論是模樣,還是氣質,都是上上之眩

想來以莫旦的眼光,如果不是這樣的女人,他還看不上眼吧?

不過,讓林峰怪異的是,莫旦的神彩為什麼這麼陰沉?莫非說,他並不喜歡秦瑤,而是兩人有仇怨?

林峰立即低聲問道:「莫旦,既然這女人是秦瑤,你怎麼還顯得這麼不愉快?不如過去打一個招呼?」

「沒錯,去打一個招呼1莫旦哼了一聲,語氣有一些不善的說著,大步走了過去。

「咦?」

林峰並沒有隨著去,他只是看著莫旦的背影,笑了笑,然而突然,他看到了一個人,立刻眉頭一皺。

在圍著秦瑤的那一群青年人中,彷彿有一個林峰極為熟悉的臉孔,然而一閃而過,林峰沒有看的太明白。

他心下斟酌了一下,立刻邁動腳步,疾速的走了過去。

林峰可以肯定,剛才他看到的人影,不是錯覺,一定是一個熟人,就算是自身不認識,之前也肯定已經見過面。

然而,林峰曉得自身在玉京城中,可沒有幾個熟人,而且,就算是那一些人,絕大多數是跟自身有過節的人。

此時這個人,既然呈現在此時的大廳里,莫旦又朝那一邊走了過去,林峰自然是有一些不放心,便快步跟了上去。

然而,還沒有等他走幾步,就突然聽到一陣轟笑。

林峰立即望去,就見莫旦正陰著臉,站在那一處,他的衣服上,似乎被人潑了酒。

林峰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果真出事了!

他立即快步走了過去,就聽一陣亂鬨哄的笑聲傳了過來,一個人笑道:「哎呀,真是報歉,莫旦,您走那麼快乾什麼,這一不小心踩到了我的腳,還害的莫旦您差點摔倒……真是報歉,莫旦,您下次走路可要警惕點1

林峰立刻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心中冷哼一聲。

莫旦是練過散打的,如果只是走快了一些,不小心踩到了別人的腳,根本不會如此狼狽,還差一點摔倒,但凡是練過工夫的人,反映的本領都要比別人矯捷得多!

很明顯,肯定是有人存心絆了莫旦一下,才使得他差一點摔倒,身上也被潑了酒!

林峰快速到達了莫旦的身邊,低聲問道:「莫旦,怎麼一回事1

「沒事1

莫旦擺了擺手,同時解開了外衣的扣子,將外衣脫了下來,上面胸前濕了一片,有著濃濃的酒味。

莫旦面無神彩,指著那一人,突然冷冷的一笑道:「小子,把我外衣上的酒舔乾淨,今日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1

所有人都是一怔,愣愣的看著眼中寒光閃動的莫旦,一時間,居然都被他那一句話語給震住了。

「呵……」

突然,一聲嗤笑響起來了,緊接著,一個人說道:「莫旦,你也太狂了一些吧?這裡可不是南一學院,是玉京城!是帝王俱樂部!自身走路不小心踩到了別人,不道歉也就罷了,此刻,居然猖狂的讓別人給你舔乾淨?真以為自身是南一學院的小霸王莫旦,就沒有人可以治你了嗎?1

剛聽到這一個聲響,林峰立刻眼睛一眯,眉頭皺了起來。

韓少鈞!

林峰立即認出了這一個聲音的主人,玉京城市長之子,韓家的少爺,韓少鈞!

然而,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林峰心念急轉,眉頭卻靜靜的皺了起來,他剛才看到的人影,果真即是韓少鈞。

看起來,莫旦被潑了酒的事情,也許跟韓少鈞脫不開關係!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