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六十六章嫵媚美女爭風吃醋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跟林峰在一起做那種事情了,以及她們的一種種如狼似虎的不滿,林峰臉色不禁一變,連退三步,恰恰退到李一寧身旁。 李一寧拍了一下林峰的肩膀,向姜冰敏遞過一絲成功的眼神。 「姜老師,一寧,...

林峰一邊輕輕的按捏著她的下身,那裡已經是紅腫不堪的兩片肥沃嫩滑花瓣。

林峰一邊對師姐輕柔地笑道:「難道師姐,你還能夠再接受一次弟弟的恩寵嗎?」

「嗯1

輕吟了一聲,想到自己的痴狂和不自量力,楊詩詩立即清醒過來了,羞窘的她,以手掩面,便進入了林峰的懷內,而不敢再去看林峰。

「你曉得嗎?師姐。」

林峰輕輕地撫摸她的裸露粉背便說道:「師弟從來沒有冷視過師姐的想法,往常也是慫恿她們在床上要放開一點,不要忌憚許多,她們越縱容,林峰就越是喜歡,因為這說明她們很愛林峰,甘心和林峰共享她們羞人的一面,和林峰一塊兒,來分擔她們的悲與喜、苦與樂,讓她們的心和身子,徹底地向林峰開放著。」

不知道什麼時候,師姐已經抬起頭來了,痴痴地聽著林峰的訴說。

「這就應當讓自己最原始、最深心處的願望和感受,徹底釋放出來,拉近彼此間,那一顆火熱的心與距離,從而抵達心靈融合,靈欲合一的最高境地,到了後來,即便咱們分離千里,但咱們的心,照舊是緊緊地粘在一塊兒,永遠不會分隔開的。」

聽到林峰從另外一個角度,對男女歡愛作出深層次的描摹,楊詩詩內心很是激動,一下子,又撲到了林峰的胸膛上,兩條粉臂,緊緊地箍著林峰的脖頸道:「師弟,師姐終於明白了。」

過於激動的她,因為喉嚨的哽咽,而無法再說下去了。

「那師姐而今,還介意再做一個蕩婦嗎?」

「只要師弟你喜歡,師姐即便做一世的淫婦也樂意,但人家這蕩婦,卻只會屬於一個人擁有。」

師姐看著林峰深情單純。

固然出口之言,很是無地自容,但對戀人無悔誠摯的愛,卻壓制消弭了心中的那一種無恥感,讓楊詩詩大膽地說了出來。

當林峰報以深情一吻后,師姐一邊用她白玉般光滑的小手,撫摸著林峰的臉頰,一邊有一些眷戀,又有一些痴醉地,便凝視著林峰道:

「你曉得嗎?楊師姐過去是很古板和拘束的,即便是過去,也從來沒象今日般,那樣不停變化體位和姿勢的,就更不要說那樣毫不知廉恥地大聲**和迎送了。」

對於自己的這一種大改變,即便是楊詩詩自己也衝動了,有一些迷惘和誘惑。

所以,語言也顯得有一些幽然。

只能靠身子先前的香艷活動和情愛交流。

剛要進入,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

林峰一個激靈,原本已經被慾火沖昏的大腦,登時清醒過來,急忙跳到地面。

他系好腰帶,整頓了一下衣服,拿出手機,按下了接聽鍵。

「喂?」

聽筒裡面,傳出來的聲音很吵雜,一個女孩大聲喊道:「你是不是林寶兒的男朋友?」

林峰一愣,緊接著說道:「我是1

「我們在迪廳里,林寶兒喝多了,被幾個流氓圍著不讓走。你快一點來吧,晚了就出事了。」

「這麼不注意,那一些垃圾,敢動寶兒,我一定廢了他們1林峰掛斷手機罵道。

楊詩詩似乎也安靜了許多,光著身體,走到林峰對面道:「怎麼了?」

林峰把被子拿起來,裹住她的身體。

「我有一點急事去,你回房間去睡吧,師姐,下次我們有機會,肯定會再一次見面了。」

楊詩詩沒有問什麼事情,只是說道:「這麼晚了,開車小心點。」

林峰點了點頭,快步走了出去,楊詩詩拉開窗帘,看著林峰的車消失,才頹廢的走向了室。

林峰腳下猛踩油門,便傳來了一陣轟鳴聲。

迪廳大門外不遠處,幾個小流氓正猖獗大笑著,撕扯兩個女孩身上的衣服。

「滾開!臭流氓。」

一個女孩明顯是喝多了,一邊罵著,一邊無力的掙扎著。

就在這一個時候,刺耳的急剎車聲音響起,幾名小流氓停止了圍困,看著一位渾身上下,透著讓人戰慄氣息的人下了車。

幾名小流氓對視了一眼,不曉得是誰喊了一聲道:「有人來了,快跑埃」

几上人忽然一鬨而散。

林峰也沒有再去追,看著兩個衣衫不整的女孩說道:「這麼晚了不回家,還在外面胡混,看看你們像什麼樣子?」

一個女孩看著林峰心虛的低下腦袋,另一個女孩瞥見他嘻嘻一笑:「石頭哥哥,你來了。」

說完,她便踉蹌著撲倒在了林峰懷裡。

另一個女孩有一點恐驚的說道:「既然你便是林寶兒的男朋友,那把她交給你了,我回家去了。」

沒等林峰說話,她也撒腿就跑了。

林峰看著軟軟靠在自己懷裡的林寶兒,無奈的點頭哈腰,把她便抱起來,放進了車裡。

「我帶你去別墅吧。」

林寶兒連搖手,在晃著腦袋,嘟囔著說道:「我……我才不去一寧姐那,她會罵死我的。」

「你居然還會怕挨罵?」

「學校也回不去了,前面有酒店,送我去那裡。」

林峰看著林寶兒的小臉通紅,眼睛都睜不開,也不曉得喝了多少,就這個樣子,讓李一寧見到,不一定會氣成什麼樣子,還是把她送到酒店過一晚吧。

想到這裡,他便開著車,到達了很近的酒店,開了一間房,把林寶兒放在床上,剛要站起身,林寶兒忽然伸出雙臂,摟住了他的脖子。

「石頭哥哥,你不要走,你知道嗎?我很喜歡你,今天你就在這裡陪著我吧,你想幹什麼,我都答應你。」

林峰皺起了眉頭,這丫的是流氓啊,他真的想和林寶兒這一個小丫頭現在上床,不過,林峰剛剛跟楊詩詩做完那一種事情,還沒有休息過來。

伸手掰開林寶兒摟著他的胳膊,可這一個小丫頭,便是不放手。

林峰怕傷到她,也不敢用勁,冷著一張臉,又把她抱了起來。

林寶兒半睜著眼睛嘻嘻笑道:「石頭哥哥,你要抱我去哪裡做埃」

這一個小丫頭越說越不像話,林峰抱著林寶兒到達浴室。

「鬆開。」

「嘻嘻,你原來喜歡在浴室里做埃」說完,便鬆開了摟著林峰的胳膊。

林峰手一松把她扔到了浴缸里。

「哎呦,疼死我了。」

林寶兒揉著自己的小屁屁喊道。

林峰沒有理她,拿起噴頭,打開水龍頭,就往小丫頭身上澆。

「啊!石頭哥哥,你這一個混蛋,好冷埃」林寶兒瞪著仇恨的眼神看著林峰。

「怎麼樣了?酒醒了嗎?假如沒有醒的話,那再來。」

說完,他又要往林寶兒身上澆。

林寶兒一聲怒吼道:「夠了,石頭哥哥,你現在真壞,你這一個王八蛋。」

林峰嘴角一撅道:「酒醒了吧,既然醒了,回床上來睡覺。」

說完,回身就走。

林寶兒看著林峰離開,狠狠一跺腳道:「我不會饒了你的。」

林峰離開了酒店,來到了別墅里,他不想去楊詩詩那裡了,因為他知道,楊詩詩已經滿足了,可能已經走了,沒有想到,他回到別墅,也不安生,別墅里正有好幾個女人等著他呢。

姜冰敏,琪姐,蕭雅,李一寧都在別墅里等著他。

「林峰,你回來了?見到我是不是很驚訝?」

姜冰敏看到林峰,本來是一臉驚喜,接著轉念一想,就一臉不滿的說道。

就在她正要訓斥林峰的時候,另一個清冷的聲音,從左邊傳來道:「林峰,你是不是也不記得我了1

那是一位異常美麗的女子,穿著一件短袖體恤和白色底褲,腰際扎進褲內。

褲子腰間纏著一條腰帶,整個人顯得清麗脫俗,只是那一張美得無可挑剔的臉蛋,卻給人一種清冷的感覺。

前凸后撅的均勻身材,勾勒出了她凹凸有致的曲線。

儘管隔著褲子,但依舊可從外面,見到那一雙修長的腿,那兩道柔和的弧線,彈性十足,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

儘管林峰對於如今的狀況十分不解。

林峰默默的看著她,她也靜靜的審察著林峰,兩人就這樣呆著,誰都沒有說話,似乎在比誰更有耐心。

「看夠了嗎?林峰,你怎麼會有這麼多女人,還有我們的老師,她們都告訴我了。」

李一寧終於忍不住打破了冷清。

林峰不禁婉爾一笑,輕輕道:「你覺得像你這麼美麗的女人,男人會嫌看夠嗎?」

此言一出,全場鴉雀無聲,林峰見到她們幾個女人都來了,竟然也絲毫不害怕,還調戲起李一寧來。

玫瑰好看卻難摘,她們的刺,不只會扎人手,更會讓人流血,只是這一句話,卻是說出了所有男生的心聲。

李一寧並沒有發怒,至少表面上如此,反而道:「哼,沒想到你這麼無恥,到現在還不忘記開玩笑。」

林峰如今艷福無際,他的每一個女人,那些男人能一親芳澤,就算不錯了,能多看幾眼,也是一件舒心的好事情。

「林峰,你今天晚上陪誰睡?」

姜冰敏柔媚的聲音響起。

一聽姜冰敏的聲音,想到幾人如今都已經很久沒有跟林峰在一起做那種事情了,以及她們的一種種如狼似虎的不滿,林峰臉色不禁一變,連退三步,恰恰退到李一寧身旁。

李一寧拍了一下林峰的肩膀,向姜冰敏遞過一絲成功的眼神。

「姜老師,一寧,你們在幹嗎?跟我爭男人嗎?」

話聲剛落,清麗無匹的蕭雅,就呈現在了所有人眼下。

她烏黑亮麗的長發垂肩,那一雙彎彎的眼睛清澈如水,在運動間,發出了一陣狡黠之色。

加上那嬌艷欲滴的櫻桃小嘴,讓人一見就會深深喜歡上她,身上那一件米黃色的連衣裙,顯現出方才發育的身段。

「咦?林峰,你怎麼才回來啊?」

蕭雅一見到林峰,眼神一亮,蹦蹦跳跳的跑到他對面,一雙小手扶住他的胳膊,輕輕擺動。

林峰不禁一愣,忙將手往後一縮,想從她手中拿出來,輕笑道:「不好意思。」

蕭雅小嘴一撇,嬌嗔道:「真是的,總是和小雅開這一種沒意思的玩笑。」

「林峰,你怎麼了?是厭倦雅兒了嗎?別不要雅兒了,好嗎?」

蕭雅整個身體,都鑽進林峰懷中,玲瓏的身體,輕輕的在他胳膊上磨蹭,伸出一隻小手撫上他的臉龐,眼中一片深情。

那一副我見猶憐的容貌,足以讓任何人心生憐惜。

林峰心中一涼,直冒冷汗,自己居然會碰上這樣的艷福?幾女都來了,這可怎麼辦埃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