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六十四章肉慾纏綿纏綿不休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著她珍珠般光潔的耳垂,在她耳畔呵了一口氣,低聲道:「你說可能嗎?我起誓,一定要讓你過得幸福。」 說罷,他大手輕重的捏了一把她滑潤的屁股,雖然那裡還被褲子包裹著,但那滑膩的感應,依舊讓他愛不釋手...

好一會兒,林峰終於吻到了她的耳畔,一邊廝磨她耳鬢亮麗的秀髮,一邊卻輕嚙她膀大腰圓的耳珠,不時將它含在口中,靜靜吮吸。

而那一雙摟著她腰肢的手,也不由開始在她的小腹搜尋起來。

忽然,林峰發現懷中的身體,正在微微顫動,而那一雙眼睛,卻仍舊緊閉著,對他這小小的騷擾關懷備至,發現這師姐在裝睡,林峰的心跳得更厲害了,也更加激動。

林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停在她玉頸的視線,卻不經意間,看到了動人心魄的一幕。

從她略微開著的領口,正看到了那露在表面的半截胸脯。

雖然大部分,被那絲質文胸包裹著,但那一道深深的溝壑,卻顯而易見,在那絲質織料的映襯下,顯得更加嬌艷欲滴,就似要裂衣而出。

看著這一種特別的蠱惑,林峰眼冒火光,終於忍不住,將手探上她的衣襟,隔著衣服,撫摸著那傲然聳立的雪峰。

剛一接觸,那一股滑膩堅挺的感應就傳遍了通體。

楊詩詩卻沒想到林峰竟然這麼勇敢,等她應聲過來,胸前的重要部位,卻徹底落在了林峰的掌中,隨著那越來越有力的揉捏,她的身體,也變得越來越軟。

男人的大手,握住她堅硬,卻堅挺的玉兔用勁揉捏,兩個手指頭,夾住了頂端那殷紅的櫻桃,靜靜捻動。

「礙…」

楊詩詩終於忍不住低聲嬌吟起來,她只覺得,彷佛有一股電流在她體內遊走,酥中帶麻,卻極為舒服。

「你是我的,師姐,你什麼都是我的……」

林峰喘著粗氣,陡然一個翻身,將楊詩詩壓在了身下,他吞著口水,雙眼通紅,伸手就去解楊詩詩那薄薄的衣裳。

「不……不要,林峰,你不要這樣……」

楊詩詩帶著哭腔,雙手用勁拽著衣襟的領口,渾身不停的顫動著。

現在她真的畏懼,不是畏懼男人不顧一切的佔有她,而是畏懼他們如此抵死纏綿后,可能面臨的後果。

林峰卻沒有管她,現在被沖昏了頭腦的林峰,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佔有師姐。

見楊詩詩死拽著衣襟,他陡然向下滑去,那雙手摸到了她的腰間,想要解開她的皮帶。

這下,楊詩詩更慌了,兩隻手匆忙捂住皮帶的按鈕。

她知道,假如她的皮帶被男人解開,她一定抵抗不住那如火的春潮,而會將自己的身體全完給了他。

就在這一瞬,林峰卻到達了她的腰間,陡然地,撲倒在了她身上,將頭深深埋藏到她胸前的雙峰間,那兩隻手,一隻握住一個玉兔,用勁的搓揉起來,並不時向中間擠壓,讓他的口鼻,更是不斷咬吻。

雖然還隔著一層薄薄的衣服和文胸,那這兩件東西,都是絲質地,一點也沒能攔截住那愉悅的感覺,傳到了兩人的神經,反而讓林峰感覺手感更佳。

終於將這絕美的貴婦壓在了身下,林峰感覺到自己的心,像是在焚燒一樣,恨不得抱著師姐的屁股而抵死纏綿。

於是,他一隻手,又不由自主的伸向了楊詩詩的腰間,想解開她的腰帶。

「小峰。」

楊詩詩抓住了林峰下滑的手,眉目間,卻帶著一種讓人拒絕不了的誘惑。

「別動,師姐把上面給你。」

楊詩詩話一說完,臉蛋有如紅燒,那充斥了紅霞的臉蛋,便向側邊一偏,羞得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天啊!

聽到楊詩詩那一句話,林峰高興得呆了,到此刻,一直都是他主動,而楊詩詩這話,無疑便是向他妥協了。

只要他不動她下面的底線,她到任他擺布。

林峰終於享用她胸前的人間天堂。

楊詩詩的胸脯,不是十分大的那一種,但卻最是完美,不管是尺寸大小,還是質地手感,都完美得讓人無可挑剔了。

林峰褻玩了好一陣,變得更為瘋狂起來,終於解開了楊詩詩那紫色的衣衫,也將那粉色的文胸,扯了開去,即刻,那兩座毫無瑕疵的玉峰,就再無遮擋的泛起在他的眼下。

林峰而今,卻是欲罷不能,望著眼下的絕妙身體,卻只能逞手足之欲,小腹間憋得彷佛要炸了一樣。

頓然,林峰腦中靈光一閃,坐到楊詩詩胸前,抓住那兩隻潔白的玉峰,往中間一擠,下面那東西脹得難受,就徹底浸沒在了那一道深溝中。

「礙…」

那舒爽的感覺,終於讓林峰叫出聲來,隨著他的抽送,眼下那白花花的一片波瀾起伏,連綿不絕。

對於林峰這出格的舉動,楊詩詩徹底呆了,為了保住自己的底線,她出賣了上半身,但只需她自己才明白,那是她給自己出軌找的託言。

只要沒做那一件事情,她就可能問心有愧的對自己說,這不算出軌,她知道騙不了自己,卻也只得如此麻醉自己。

在她的印象中,那裡頂多也就親親摸摸,卻沒想到林峰,竟然干出了這一件事情,以致於她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這過於震蕩的事情,狠狠的扯開了她給自己的遮羞布。

楊詩詩終於放下了她的驕氣和矜持,毫無顧慮的配合起了男人,反正都已經這樣了,自己在他面前,還有什麼顏面?

如此一來,這一個完美的女人,終於在男人身下發出了一陣陣嬌吟,身體也隨著男人的撞擊,便瘋狂的擺動起來了。

「小峰,礙…好好的愛師姐吧……」

楊詩詩壓迫多年的情緒,被林峰捅破,終於徹底的釋放出來了。

她再也不壓迫自己了,她此刻只想和林峰長相廝守,抵死纏綿。

多年的積貯一經暴發,以致於連她自己都無法控制,假如男人而今,要徹底佔領她的身體,她恐怕都生不出絲毫拒絕的念頭。

林峰跪坐在楊詩詩胸前,雙手死命的握住那兩座高聳卻穩固的玉峰,一番暴風驟雨後,終於在楊詩詩的雙峰間徹底暴發。

與此同時,楊詩詩陡然將屁股高高抬起,配合的擺動了兩下,通體隨之痙攣起來了。

原本靠在枕上的頭懸在了空中,激烈的運動,讓枕頭已經滑到了她頸項的位置,那仰天的美目牢牢閉著,小嘴略微張開,不停的喘氣著,那嬌媚的模樣,讓人恨不得將她融進自己的身體。

看著現在的楊師姐,林峰心中不由生出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自信,他將被扯在一邊的絲質文胸拿了過來,擦拭著楊詩詩胸間那白色的穢物。

清算好一切后,林峰將楊詩詩牢牢地抱在懷中,深深的嗅了一口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馨香。

就如此,赤身攏上身全裸,但腰下卻衣著褲子的女人,牢牢的摟在了一起。

「師姐……」

林峰靜靜地吆喝著,楊詩詩那完美無瑕的身體,讓他徹底迷失了,擁著她,彷佛就擁有了悉數天地一樣。

楊詩詩粉腮含杏,嬌慵散懶,那一種剝離了魂魄的快感,讓她感應到了古未有的直白。

雖然開始是這小師弟在強逼她,但她何嘗不是半推半就。

她知道,不知從何時起,自己也喜歡上了這對她一往情深的師弟。

楊詩詩終於發現,自己不管是身體,還是生理,對他都沒一絲抗拒。

她知道,他若再來撩撥自己,她一定抵抗不了,只是而今的她,卻什麼都不想做,她就想這麼躺在男人懷中,好好的睡上一覺。

「師姐,我還想要。」

沒有人能夠想象得出,她那豐滿穩固的身體,是如此的迷人,抱著她,總壓迫不住那人類的天性,她便一個方式,她身上每一寸肌膚,都能讓人產生一種暴烈的感覺。

原本已處於半睡半醒的楊詩詩,馬上便感應到了男人那一件東西正急迅膨脹,聽到男人的索求,她不由嚇了一跳,花容失容。

她真怕他馬上瘋狂起來,雖然她在他面前,已經沒有什麼顏面。

但這一切,真正遠遠超越了她所能承受的極限了,她連聲討饒道:「林峰,你,你別亂來,求求你了,我真的不行了……」

話一說完,她不由緊含貝齒,粉頰生霞,她不敢相信,那竟然是她說出來的話。

林峰也了解她此刻的狀況,那不過是挑逗她的話語,只是靜靜的摟著她,嗅著她身上的芬芳。

林峰知道這師姐,還堅守著那最後一關,但此刻的他,卻一點也不急,他要一點點撕裂她的面紗,一層層剝開她的衣服,徹底摧毀她的矜持。

最後,再讓她主動張開雙腿,徹底佔有這一個美人,只有這樣,才能讓這師姐唯他馬首是瞻。

見男人並未那麼激動,楊詩詩這才放下心來了。

考慮良久,楊詩詩欲言又止,靜靜的撫著林峰的臉龐,幽幽說道:「你放過師姐,好嗎?」

楊詩詩雖然知道這男人是不會放過她的,可她照樣忍不住問了出來,因為她真實畏懼,畏懼他下面那龐然大物。

林峰吻著她珍珠般光潔的耳垂,在她耳畔呵了一口氣,低聲道:「你說可能嗎?我起誓,一定要讓你過得幸福。」

說罷,他大手輕重的捏了一把她滑潤的屁股,雖然那裡還被褲子包裹著,但那滑膩的感應,依舊讓他愛不釋手。

林峰卻一翻身,又將她壓在了身下,擺弄著她魅力無窮的身體,那雙手又在她身上四處勾當起來,嘴角帶著一絲壞笑道:「我的好寶貝兒,喊一聲好聽的,要不然我走,要不我終身就呆在你這兒,哪兒也不去。」

感應到男人的殺氣騰騰,楊詩詩不由大急,忙亂中哀求道:「小峰,你就饒了我吧,快一些走,要真被人發現,我還不如死了乾淨。」

那一聲小峰,讓林峰心懷激蕩,心中湧起滔天愛意,深深吻在她那比玫瑰花瓣還嬌艷百倍的嫩唇上,柔聲道:「我怎麼捨得讓我的寶貝兒去死呢,假如是要死,你也得后我一步。」

那猛火般的愛戀,從林峰心中直湧入她的心房,她忍不住張開雙臂,抱著男人的肩膀,熱烈回應起來。

林峰一邊吻著楊詩詩那嬌艷欲滴的嘴唇,一邊撫摸著她的身體,從屁股一直向上,終於停在了那讓他迷戀的玉峰上,隨著他的鼎力搓揉,女人不一會兒,就變得嬌喘吟吟,杏目含春,在口舌交纏的同時,用勁的扭動著身體,任憑男人擺弄。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