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六十三章血氣方剛慾火難耐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最後,她照樣忍不住將手伸到了男人的臉上,在上面靜靜的撫摸著。 過了好一會兒,她一聲長吁,推了推男人的肩膀,輕聲喊著林峰。 「師姐?」 林峰抬起頭來,忍不住打了一個呵欠。 ...

就在他快要拿到的時候,楊詩詩卻靜靜的哼了一聲,略微移動了一下身體,正好把林峰的手坐在了屁股下面。

與此同時,從她嘴中呼出的氣息,也吐在了林峰的脖頸間。

林峰低頭一看,卻見楊師姐的頭仰靠在後墊上,那一張嬌媚的臉蛋就在面前,看著楊師姐這一張美麗的臉孔,林峰感覺到自己的心,像是被溶解了一樣,通體變得熱乎乎的。

「師姐……」

林峰不由自主的,便將頭向前一伸,靜靜的吻上了楊詩詩那如暖玉般粉嫩的臉頰。

嘗到師姐那一種迷人的味道,林峰的嘴,再也捨不得離開了。

而在楊詩詩屁股下的手,也不由手心向上,靜靜的撫摸著,揉捏著她那肥美的臀部。

人不知鬼不覺中,經過耳垂,林峰激烈的親吻著楊詩詩那頎長潔白的頸項。

在林峰眼中,這裡便是師姐最美的地方,因為楊詩詩那領口,略微有一些敞的衣服,很容易讓人升起從這裡探下來的激動。

過了良久,林峰才順著她的鎖骨,向香肩啄著,楊詩詩的衣服,也是大開著。

而今這絕美的少婦,已經是羅衫半解,那鬢亂的模樣,足以讓任何人生出一種把她壓在身下的衝動。

林峰急劇的喘著粗氣,嘴巴熱吻著師姐頸項肩膀間的每一寸肌膚,右手環繞著她的腰肢,而左手卻早已攀上了她胸前那高巍峨立的山峰。

在兩隻手間不停的往反搓揉著,自私的享用著師姐那迷人的味道。

而今的林峰,心中怦怦直跳,激動得變本加厲,這是他第一次激情的與楊師姐一起做這一種事情埃

並且,這樣的感覺,林峰不知道被楊師姐發現,會是怎麼樣的,但現在,他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已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林峰直到喘不過氣來,嘴唇才從楊詩詩玉頸上離開,痴迷的看著這絕代美人,過了半響,才理了理她那散亂的髮絲,整頓好那被他扯得凌亂不勝的衣服。

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一些什麼,林峰感覺楊師姐的車,就和她的人一樣,顯得溫婉嬌媚,卻又極為優雅,讓人愛不釋手。

林峰把車一鎖,便抱著楊詩詩,向裡面走去。

前台見林峰在楊詩詩的包里,掏了了一張卡,心裡不由輕蔑著。

又是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一看便是用盡了方法,把這一種女人灌醉了,才來佔便宜的。

只是當她看清那一張卡后,臉上的那一絲不屑,瞬間,消失得蕩然無存。

看向那被男人抱在懷中而看不清相貌的女人,眼中儘是傾慕。

還好,楊詩詩醉了之後,只是休息,並沒有吐得一塌糊塗。

林峰幫她脫下高跟涼鞋,和肉色絲襪,然後,將她放在床上,再用被子蓋著她略微有一些蜷著的身體。

林峰坐在床沿,看著這一個才華橫溢,溫柔賢慧,卻又百般嬌媚的女人極為心疼,假如她是他的老婆,他一定會把她當成寶貝兒捧在手心。

怎麼可以捨得讓她如此難受。

林峰沒有必要知道,這肯定和她的自私無關,她實在無話不談,但唯有她的家庭除外。

林峰伸手,去擦拭著她臉上的淚水,雖然她的肌膚,仍舊是明亮剔透,但他卻並沒有像剛才在車上那樣心平氣和。

說實話,林峰是一個男人,一個絕對正常的男人。

雖然林峰從過去,並沒有侵犯過楊詩詩,但毫無疑問,楊詩詩是他意淫得最多的一個女人,在許多個夜晚,林峰都是躺在自己的床上,幻想著和她纏綿。

血氣方剛的林峰,可以很容易對漂亮的女人,發生那一種不尋常的關係。

但要他愛上一個人,確實是很難,同樣的是,只要他愛上一個人,他絕對於會為之傾盡一切,他守護著自己的楊師姐,這一半晌,便是五年。

林峰不覺得自己,是為愛,只會付出,而不求酬謝的人。

他也不相信那一些狗屁的終身愛戀,在他的心中,愛便是心靈的結合,靈欲交融。

二者缺一不可,林峰對楊師姐,不僅有真摯的愛,更有濃濃的欲。

他做夢都想佔領這一個美人,狠狠的佔領她,只是這五年來,楊詩詩對他雖然親近,卻一直不曾有交戰,所以,剛才他才會那麼不由自主。

這一些日子裡,林峰感應到,楊師姐對自己不是沒有情緒,只是她將一切的一切,都埋在了心底,她和自己不一樣,她不得不牽挂許多。

雖然林峰向來不否定自己對楊師姐的野心,但是他對於楊詩詩自己的底線很清楚,所以,他即便有千萬般想法,卻也只得苦苦忍耐。

楊詩詩是一個傳統的女人,是保守的女人,林峰不敢觸碰她的底線。

此刻,她不省人事的躺在床上,他徹底可以在她身上馳騁了,去享受那一具美女軀體的幻想。

然而,他身體卻沒一點感覺,他唯一想著的便是好好照顧她,讓她醒來后,又能恢複本來的樣子。

即便再想要楊師姐,那也必然是在她清醒的狀態下,在她興奮的狀況下,這是林峰心中的底線。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詩詩發現頭沉得厲害,她皺了皺眉,伸手摸著有一些發燙的額頭。

她撐起身子,背靠著枕頭,半躺在床上,現在房中沒有開燈,但卻並非一片暗地,窗外有月光的朝霞,照樣能讓人看清房中的景象。

楊詩詩雙手撐著床,獃獃的看著床沿,半響間,也沒有回過神來。

男人坐在床下的椅子上,頭枕著靠在床沿的雙手,在清涼月光下,她可以看到他的身體正在微微的顫動。

她剛從被子中,暴露來的身體,也從輕拂過的微風中,感應到了一絲涼意。

楊詩詩打了一個顫抖,身體前傾,俯到林峰身邊,手要摸到林峰臉頰的時候,又停了下來。

她痴痴的看著男人那略微有一些發白的臉龐,良久后,方才發出一聲如夢似幻的氣息,喃喃低語道:「林峰,求你別對我太好,我怕,真的好怕……」

最後,她照樣忍不住將手伸到了男人的臉上,在上面靜靜的撫摸著。

過了好一會兒,她一聲長吁,推了推男人的肩膀,輕聲喊著林峰。

「師姐?」

林峰抬起頭來,忍不住打了一個呵欠。

「冷嗎?」

楊詩詩關懷的目光中,還帶著一絲無言,假如不是自己醉了酒,那他也不會受凍了。

「不,不冷……」

林峰話語剛說完,卻不由自主的,便打了一個哆嗦,那突如其來的顫抖,讓他牙關都響了兩下。

「看你,還說不冷……」

楊詩詩眼珠似笑非笑,透出了一種林峰過去,從都沒有感應過的溫柔,他不知道那是什麼,只是感應到渾身上下,在她的凝視中,都變得暖暖的。

「上來吧。」

楊詩詩說道,身體向裡面挪了挪,留出了一塊空位來。

「還磨蹭什麼呢?再不上來,我可就不管你了,到時候,凍壞了可別怨我。」

楊詩詩嘴上雖然不饒人,但她的心,卻跳得比誰都厲害,若在白晝,不難看到她臉上的那一片紅霞。

林峰從楊詩詩那裡,略帶惱意的聲音悅耳,露出了一絲羞澀,再者說,他自己就不是做作的人,和師姐同床共枕,那是他刻骨銘心的事情,於是,他脫掉鞋子,坐上床去了。

楊詩詩沒有再說一些話,只是遞過杯子的一角,就翻了一個身,便面朝裡面躺下去了。

她不說話,林峰也不好再說一些什麼,也隨之鑽進了被窩之中。

林峰此刻,躺著的地方,是她剛才睡的地方,因而,十分暖和,那給他一種異樣的感應。

身邊傳來的那一股明白的香味,讓他醉了,他動了一下身體,兩具身體碰了一下,她身上傳來的熱流,讓他的心狂跳起來。

林峰翻了一個身,面朝向她,靜靜的喊了一聲師姐。

楊詩詩沒有回應,並非,她睡著了,而是,她現在已經說不出話來。

第一次和她喜唬躺在一張床上,雖然什麼也沒做,但卻足以讓她心驚膽顫了。

楊詩詩身上的味道,讓林峰再也難以克服自己的熱情,在倉惶的呼吸中。

他一手攀上她穩固的腰肢,另一手從她身下穿過去,然後,兩手扣在一起,將她牢牢擁入懷中。

「你……你幹什麼……」

林峰陡然的攻擊,讓楊詩詩像一隻吃驚的小鳥般,喊出來的聲音,竟有一些顫動,緊接著,那穩定的身體,也隨著顫動起來。

將她的身體抱在懷中,林峰的心,頓然,變得特別有耐性。

林峰將頭伸到她的秀髮頸間,深深的吸引著那讓人失足的芬芳,這溫柔鄉的感覺,讓他痴迷起來,低聲喃喃道:「師姐,別怕,我只想抱著你,給你溫順。」

見男人只是擁著她的身體,並沒有超越的舉動,楊詩詩才不由鬆了一口氣,臉上竟充斥了一層薄薄的汗珠。

靜靜的擁著楊詩詩,感覺著她身體傳來的溫順,林峰發現自己真的醉了。

假如這一切只是個春夢,他只願這一個夢能永遠下來,再也不要醒來。

剛才在車上,雖然她頭沉得厲害,但並不代表她對四周的感覺毫無所知,男人對她的侵犯,她都感覺得清楚,只是沒法子拒絕而已。

到後來,男人對她的情緒,竟然讓她陷了進去,繼而向這一個男人後,她的身體也終於邁出了越軌的第一步。

這讓一向深受古板教誨的她在不安的同時,竟然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激蕩感應。

清晨,柔媚的陽光灑落窗前,給這奢華中,卻嚴寒的套房,帶來了一絲暖意。

望著懷中的睡美人,林峰心底湧起一股強烈的**。

而楊詩詩那一種安寧的睡姿,也分外撩人,那溫婉帶著的凄迷、那嬌媚中現出了困苦,讓林峰忍不住鼓起了保護的**。

「師姐……」

林峰靜靜的喃呢了一聲,那一張嘴,也靜靜的吻上了她的髮絲。

那散亂的秀髮,靜靜的拂著他的口鼻,痒痒的,卻讓人足矣淪陷。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