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六十二章舊情相約賓館開房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抬開,紫色衣裳,遮住了最迷人的部位,卻掩蓋不住那觸目驚心的身形,那玲瓏凸凹感,足以讓任何人心蕩神遙 看著她,林峰腦海中,不由自主的,便浮現出了那一句形容楊貴妃的詩,回眸一笑百媚生。 林...

人不知鬼不覺間,就到了星期六,離林峰徹底冒犯劉小柔已經過了足足三天。

只是讓他奇怪的是,這三天中,劉小柔竟然沒找他,以他對師妹的了解,這確實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劉小柔一直是一個矜持的女孩,如果自己被下藥,又機緣巧合跟林峰發生那一種事情,她一定會找林峰說清楚的。

當然,林峰不會以為劉小柔就這麼不清不楚的算了。

發生那樣的事情,對高傲的劉小柔來說,那絕對比殺了她,還會讓她難受一百倍。

所以,林峰一直準備著,準備著劉小柔來找自己,只是這幾天遲遲不見行動,這讓林峰大驚失色之餘,也鬆了一口氣。

管她的,該來的總是會來的,林峰搖了搖頭。

今天,他跟胖子已經從旅遊的湖邊回來了,劉小柔也回到了李一寧的別墅,林峰收到了師門的消息,說有一位楊師姐,正從天元門趕來俗世,讓他接見一下。

想到馬上要見到楊師姐,林峰那瘦長的臉上,不由得,便暴露出了一分笑顏,心中也湧起了萬千柔情。

林峰第一次見到楊詩詩,是在五年前,他來天元門的時候,有一次天元門的比武大賽,也使得這一些師弟師妹們,第一次見到了楊師姐。

說實話,林峰見過最美的女人,還是楊師姐,她的貌美仙顏,如同一位仙女,這一句話,似乎便是特意為楊師姐定做的一樣。

他和楊師姐本應當如此擦肩而過,各自繼續著自己的人生。

然而,幾年前的一個小小的意外,卻讓他們發生了交集。

轉眼間,已經五年多時間了,而此刻,他們早已經融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愛尚咖啡屋,是玉京城一家極為具有特色的咖啡廳,也許它的面積在玉京城算不上最大,也許它的層次,在玉京城也算不上最高,但在玉京城,它卻是所有咖啡一族的夢鄉之地。

咖啡廳位於玉京城的正中心,這裡沒有星羅棋布的高樓大廈,沒有燈火通明的霓虹彩影,有的只是保存得完好無缺的閣樓,站在門口,放眼望去,似乎又回到了數百年前的風韻古都。

寧靜的環境,優雅的氣魄,一邊品咖啡,一邊撫玩,窗外早已遠離了今世的現代風景,彷佛這世上一切,都隨心煙消雲散了。

林峰一走進咖啡廳,就看到了那一道令他魂牽夢繞的身影。

楊詩詩坐在靠牆的那一張咖啡桌旁。

楊詩詩左手撐著下頜,側身看著窗外,身前檀木桌上,放著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右手拿著湯勺靜靜的攪拌著,那一縷淡淡的氳氣,散發出一陣陣的馨香,讓人心神俱醉。

絲絲可數的秀髮在後頸,形成一個精美的髮髻。

剩下的髮絲則束在一邊,隨意披灑在香肩右邊。

耳鬢下方,秀美圓潤的耳珠,懸著一粒月牙兒耳墜,隱隱散發出一絲柔和的光芒。

嬌軀配上紫色衣裳,使她顯得愈發優雅,她如此靜靜的坐在那裡,那一種優雅唯美的感覺,令人窒息。

「師姐。」

林峰走了過去,他靜靜的喊了一聲,然後,便在她面前坐下了。

聽到林峰的聲音,楊詩詩這才轉過頭來,對他靜靜的一笑。

楊詩詩雖然已經二十八歲了,但看起來,卻不過二十四五,恰是女人終身中,最斑斕的花季。

額前劉海下,那一張瓜子臉,眉目如畫,那遠山含黛的秋水瑤鼻,玫瑰花瓣似的櫻桃小嘴,以及曼妙而婀娜的身形,顯露出來的丰姿,無一不迷醉人的心弦。

潔白頎長的頸項下,領口略微抬開,紫色衣裳,遮住了最迷人的部位,卻掩蓋不住那觸目驚心的身形,那玲瓏凸凹感,足以讓任何人心蕩神遙

看著她,林峰腦海中,不由自主的,便浮現出了那一句形容楊貴妃的詩,回眸一笑百媚生。

林峰不知道楊貴妃有多漂亮,然而,他卻敢肯定,只需要楊詩詩嫣然一笑,定也能夠傾城傾國。

「你來了?」

楊詩詩的聲音,並不算太精緻,但卻給人一種珠落玉盤的感覺,那麼讓人回味無窮。

林峰笑著點了點頭,對於楊詩詩的喜歡,是他剛進天元門的時候,那源自於情竇初開的少年對異性的渴望、

楊詩詩以最有魅力的方式,吸引住了他的眼睛。只是楊詩詩對他來說,當時只是空中樓閣。

在天元門,像他如此,已經被楊詩詩迷住過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了。

林峰喜歡她冷艷的氣質、性感的身材、漂明的臉蛋,喜歡她表情下,綻放出來的笑顏,更喜歡她那一顆明亮剔透的心。

別看她整天冷冰冰的,林峰倒是知道,她的性子,就像是孩子一樣純真,誰對她好,她便對誰好,誰對她壞,她就對誰壞。

雖然他們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他們之間,卻有著一種天生的默契。

在楊詩詩面前,林峰的心,會變得極為寧靜,可有的時候,也會隨著她一個嬌媚的方式,而慾火衝天,恨不得把她抱到床上,用勁的佔有她,享用她。

然而,為了師姐的幸福,他不得不苦苦的壓迫著自己的一切。

每一次看到楊師姐嬌媚臉上的那一抹解不了的幽怨。

林峰總有一種說不出的心痛,想要將她抱在懷中,給她依靠,而他卻不能做到,想要安撫她,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想喝一點酒嗎?」

楊詩詩略微有一些消沉的聲音,將入神的林峰驚醒過來,林峰指著咖啡廳的牌子,笑了笑道:「你說有酒嗎?」

楊詩詩倒是淡淡一笑,只是喊了一聲道:「來一瓶白蘭地。」

看不一會兒,就拿著酒走過來,林峰不由婉爾,對別人來說,這裡沒酒,可對願意出高價的楊詩詩而言,這裡沒有什麼辦不成的事情。

楊師姐有心事,林峰進門的第一眼,就看出來了,所以,對她叫酒並不意外。

看著她一杯接一杯,林峰雖然心痛,卻並沒有制止。

他知道,烈酒不是法寶,但有時候,它卻依舊是最佳的良藥,只是對楊詩詩而言,酒入愁腸,卻是化作了淚。

「咱們認識幾年了?」

頓然之間,楊詩詩幽幽的道。

林峰不由一愣,仰面望去,卻見朦朧的燈光下,楊詩詩那眼珠,竟然有一些迷離,眼中攙雜著的那一絲迷惘,讓他的心被狠狠的扎了一下。

「五年了……」

楊詩詩眼中的無奈愈甚,頓然,便舉起酒杯,將大半杯烈酒,咕咕的向口中灌去了。

「師姐1

她如男人喝啤酒似的豪飲,將林峰嚇了一跳,連忙站在身來。

「沒事,這麼一點酒怎麼能醉倒人,我可不像你那樣,動不動就醉得一塌糊塗。」

楊詩詩搖了搖頭,反而,又將杯子滿上。

看著而今的她,也不知怎麼樣的,林峰終是坐了回去,沒有再制止。

「這五年,你都做了一些什麼?你還記得嗎?」

一時失容后,楊詩詩又恢復了平時的優雅,細細的品嘗著那芬芳。

見她復原,林峰終於放下心來,回顧著這五年的點點滴滴。

「師姐,我怎麼會不記得這五年呢?」林峰淡淡一笑,眼中暴露一絲柔情。

愛上楊師姐,他從沒有悔恨過,楊師姐原本便是值得他拿生命去愛的女人,只是對這一段明知毫無結果的愛戀,林峰心中也是惘然。

都說人生一世,最美的是初戀,最沒結果的也是初戀。

莫非,他也逃不脫這一個怪圈嗎?

林峰知道,他註定逃不出這一個怪圈。

「能告訴我嗎?我想聽。」

楊詩詩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期待的表情,她此刻,並非想聽他講一些什麼,而只是想聽人說話而已。

對楊師姐,林峰一向是有求必應的,於是,便開始訴說著這五年的經歷,更多的是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

講著講著,他竟然被自己感動了,徹底融入了那一種美好的回憶之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林峰迴過神來,卻發現楊詩詩嬌媚極端,再一看桌子上面的酒,瓶子裡面,竟然已經一滴不剩了。

「師姐,你怎麼樣了?」

見她彷佛隨時都有跌倒的可能,林峰忙走過去,如履薄冰的扶著她。

「我沒醉,你扶我幹什麼?」

楊詩詩一下子,便拍開了林峰的手,腳下卻一個踉蹌。

這實際上,是大多數人醉酒後最經典的醉話,她真醉了!

林峰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我送你回家好不好?此刻也不早了。」

「不!不要……」

聽林峰說送她回家,半醉半醒的楊詩詩一下子,變得激動起來了。

「不要……我今晚……要和你睡……」

楊詩詩低聲喃呢著,最後竟躺在林峰懷中,沉沉睡去。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啊!

林峰微微一嘆,看著這一個溫婉嬌媚的女人,不由萬分關懷。

「師姐,師姐……」

林峰搖著她的肩膀,她卻只是翻了一個身,動了一下腦袋,嗯了一聲,就再無應聲。

林峰苦笑了一下,便橫抱著她的身體,便向外走去了。

將楊詩詩放在副駕上,林峰卻有一些犯愁了,因為他不知道將她帶到哪兒去。

送她回家?可林峰卻不知道她家在何處,儘管他們的關係已經非比尋常,但楊詩詩卻向來沒帶他去過她家。

帶她回自己那裡?那更是在開玩笑,自己在李一寧的別墅里,已經有了好幾個女人,如今再帶一個去,恐怕會引來李一寧幾女的敵意。

算來算去,也只能夠帶她去賓館了。

帶女人去賓館,這可以說是傳說中的開房吧。

林峰坐到駕駛的地位,把車門關好,想要開車的時候,才發現沒有拿鑰匙。

楊詩詩一樣是把鑰匙放在她的手提包里,林峰是早就知道的,於是他俯身過去,想把放在她身體另一邊的手提包拿過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