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六十章脫衣服是為了救你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 看到劉小柔一動不動的樣子,胖子也嚇了一跳。 他的一顆心「突突」狂跳不止,眼光轉向林峰,希望他能有法子救劉小柔。 自從林峰痛打了豹哥、張東,擊敗了莫旦以後,胖子對他的崇敬,又上升到了一...

感覺到林寶兒坐在自己的身邊,林峰心中也是極其的自得,他分出一隻手,便把林寶兒也抱在了懷中。

而劉小柔也是趁著這一個時機,進入了林峰的懷抱,坐在了他的身邊,這一個時候,她才算是鬆了一口氣,總算擺脫了那一個讓自己羞怕的東西了。

而此刻,林峰則是一手抱著一個,當真是左擁右抱了。

不過,這一個時候,幸好林峰也沒了什麼歪心思,只是就這樣抱著她們兩個,嗅著她們身上淡淡的處子清香,一時間,五人倒也十分的安靜。

過了好一會,林峰才開口說道:「好了,天也不早了,洗洗睡吧,我們一起去洗一個鴛鴦浴如何,嘿嘿。」

回答林峰的則是林寶兒,李一寧,蕭雅,劉小柔四女的一個白眼。

林峰則是絲毫不在意,哈哈一笑,便朝著浴室走去了。

關上門,脫了衣服以後,林峰便聽到外面一聲驚呼聲。

明顯是劉小柔此刻,也發現了浴室門的玄機,剛才自己洗澡的時候,恐怕被林峰給看了一個精光。

而同時,劉小柔也明白了為何,方才林寶兒聽到自己讓她去洗澡,拒絕的那麼快了。

「你,你,你怎麼不告訴我。」劉小柔有一些埋怨的說道。

林寶兒則是不曉得該如何回答她,總不能告訴劉小柔那一個時候,自己正在被林峰給欺負吧。

不過此刻,林寶兒和劉小柔,還有李一寧,蕭雅此刻,也是悄然的看著浴室里的林峰,看到了林峰那一身肌肉發達,又絕對精壯的身體。

一時間,四個人的心中,就像是被小鹿給一直撞著。

而林峰似乎也曉得她們四個,必定會竊視自己,則是大大方方的轉身,正對著她們四個,即刻,林峰毫無保留的,把自己的全部,展現在了劉小柔,林寶兒,李一寧跟蕭雅的面前。

門外的林寶兒和劉小柔等四女,則是一聲驚呼,即刻,便低下了頭,不敢再看了,過了好一會,她們四個又有一些忍不住,抬起頭來,才發現林峰已經背對著她們了,兩女對視一眼,都看到了相互眼中的受驚,還有一絲期待。

不過,林峰洗完澡出來,只是在腰間圍了一下浴袍,然後,便笑哈哈的躺倒在了床上,對著她們兩個說道:「好了,寶貝們,要休息了,莫非你們真的準備就那樣,坐在那兒一晚上,這一張床很大的。」

林寶兒和劉小柔相互對望了一下,有一些羞澀的來到了床前,躺在了林峰的身邊。

林峰在享受著劉小柔和林寶兒她們兩個嬌軀的時候。

京城一家豪宅里,倒是有人尚未睡下。

「紹鈞,這一次,誰又得罪了你?以你在玉京城的勢力,還擺平不了那一個人嗎?」

一個看起來只是六十多歲的老人,笑著開口說道。

雖然他只是靜坐在那兒,但是卻給人一種威武的感覺。

這明顯是終年身居高位手段養成的氣勢,如果林峰此刻在這裡,會發現這個老人身上的官威,遠超他見過的任何一個人,而且他和一些商人身上的氣勢又是不同。

「恩,爺爺,那一個人似乎是天元門的人,我查到了天元門這一個信息,卻不知道那是一個什麼門派,所以才來問你的。」

說話的這個人正是韓紹鈞。

「天元門……那是一個古老的門派,這一個人,你先不要動,讓我看一看這一個傢伙的來歷。」

老人大笑著說道,話語間,有著一種自信。

「好的,爺爺,那就交給你了,我不會亂動的。」韓紹鈞說道。

一夜纏綿,林峰與四女之間,正不斷糾纏著身體,享受著那一種興奮。

第二天一早。

蕭雅累了,在別墅里休息,而李一寧與林寶兒則去上課了。

這幾天的纏綿,林峰也累了,便準備與劉小柔一起去遊山玩水,這個時候,胖子打來了電話,說他也想跟著林峰出去,林峰點頭答應了。

他們三人前往了一處湖邊,沒想到劉小柔竟然掉入了水中,她雖然會一點功夫,卻不會游泳。

「老……老大,劉小柔……劉小柔不會有事吧?」

看到劉小柔一動不動的樣子,胖子也嚇了一跳。

他的一顆心「突突」狂跳不止,眼光轉向林峰,希望他能有法子救劉小柔。

自從林峰痛打了豹哥、張東,擊敗了莫旦以後,胖子對他的崇敬,又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層次,尤其知道林峰可以與韓少鈞那樣的富二代對抗,更是對林峰有著無限的敬仰。

這時,湖邊的旅客大多數,都群集到了這裡,將林峰等人圍了起來,看到劉小柔如此美麗的一個女孩兒溺水,心想假如救不活的話,那就真的太可惜了。

林峰也不說話,臉色寂然的在劉小柔身邊蹲下來,手指快速在她鼻端、胸口等處探了探。

然後,他低頭對圍在身邊的旅客道:「各位,我學過一點醫術,此刻,便準備出手救這一個小丫頭了,不過在救人時,必須要脫去她的上衣,所以請現場的女人們,圍成人牆,保護小丫頭的安全,男人請轉過身去,不許偷看1

圍觀旅客聽他口稱溺水女孩為「小丫頭」,心頭都升起了一股奇特的感覺,心想你這小子也不過二十歲,和那女孩差不多大,竟然叫人家叫「小丫頭」,真是老氣橫秋。

他們又哪裡曉得,以林峰在天元門的地位,確實有資格叫劉小柔「小丫頭」了。

救人如同救火,聽說林峰懂醫術,現場的男旅客們,立即,便轉過身去,有幾名女子主動站了出來,和其他一些女旅客自覺的,便組成了一道人牆,把劉小柔和林峰圍在了之中。

林峰二話不說,三下五除二的,便去了劉小柔的上衣,只留一抹文胸,遮掩住她胸前兩團豐盈飽滿,以及頂端的兩點嫣紅。

可是那一身雪膩嫩滑的肌膚,以及那一個纖柔腰肢、平坦小腹,迷人玉臍,卻還是露了出來。

林峰在天元門時,他學過一點醫術,熟悉醫治病人時,無論男女老少,高矮美醜,穿衣還是裸身,落在眼裡,都只是一個病人。

雖說面前的劉小柔,是一個清麗有方的美女,又近乎是裸身,但他救人心切,心中並無絲毫綺念。

輕吁了一口氣,林峰雙手食指、中指牢牢併攏,朝著劉小柔小腹處點下,然後,便沿著小腹中一路向上,手指如飛,閃電般的,不斷點按,力度似乎也越來越大。

當他手指在胸口,正中一處穴位上落下時,那兩團飽滿豐盈的雙峰,便受到了牽動,就如同兩隻驚訝的小白兔般,一陣輕顫。

要不是被文胸包裹著,不知道該會怎麼樣迷人了。

林峰的最後一指,正落在劉小柔精緻的鎖骨正中,他指尖用勁按下,就聽劉小柔「哇」的一聲,從那張紅潤粉嫩的小嘴中,便吐出了一口水來。

林峰見狀,臉色一喜,立即,就將劉小柔扶坐起來了,雙掌在她後背上,又不斷拍打了幾下,隨著他的每一次拍打,劉小柔就會吐出一口水來,最後,身體一軟,癱倒在身後的林峰懷中。

劉小柔上身近乎**,倒入了林峰懷中后,整個潤滑後背,便都貼到了他身上。

林峰伸手去扶時,觸手處潤滑的驚人,他有明顯的那一種激蕩魂魄的美妙感覺。

在劉小柔櫻唇上的人,點了一下,劉小柔便「嚶嚀」一聲,從那一種昏迷狀態中,便悠悠醒轉過來。

徐徐睜開了雙眼,劉小柔看到四周,站滿了清一色的女人,她們每一個人,看著自己的眼光里,都充滿了關懷。

記憶起自己之前落水的徵象,劉小柔花容一變,精力恍惚間,也不知自己此刻是活著還是死了。

一陣風吹過,劉小柔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哆嗦,她身體縮了縮,這才意想到本身的上身衣服不見了,驚呼一聲,雙手立即,便捂在了胸前。

「她沒事了,不過,剛才從昏迷中醒來,身體很瘦弱,讓她休息半天。」

林峰說著,抹了一抹額頭的汗水,對著四周的人說著。

他為救劉小柔,動作看似輕鬆,實則每一指下來,指尖都蘊含了一絲靈氣。

耗損之大,不亞於和一個力量均等的人苦戰了一常

林峰畢竟是一名男子,在這種場合下施救,為了避免別人起疑,他還是向大家說了一下,雖然劉小柔是自己的師妹,可是男女之間,畢竟有著許多不方便,如果自己不解釋一下,恐怕會引來別人的誤會。

聽到背後,驀然,便響起了林峰的聲音,劉小柔大吃一驚,扭頭看去,正迎上林峰那一雙略帶著怠倦之色的眼睛,即刻,便尖叫起來了。

林峰當然曉得她為何尖叫,苦笑著站起身來了,攤手道:「別誤解,我脫你的衣服,是為了救你。」

說著,便轉過身,從眾女圍成的人牆間鑽了出去,走到胖子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讓劉小柔跟隨在身後,便可以走了。

「小柔姐,你怎麼樣了?」

胖子和林峰一路,便向前走了幾步,瞥了一眼劉小柔,便一臉焦慮的問道。

劉小柔道:「我沒有事了。」

「真沒有事情了?」

「嗯,已經清醒了過來,休息一下子,我就可以活蹦亂跳的。」劉小柔說道。

胖子鬆了一口氣,沖著林峰翹起一下大拇指,說道:「老大,牛就一個字,我只說一次1

兩人方才下水救人,身上的衣服,都是濕淥淥的,胖子還好,救人時,脫去了外衣。

而林峰卻是穿著衣服,直接跳下來的,雖然他體質異於凡人,無懼冰涼,但此刻,衣服全都貼在身上。

那一種味道其實不痛苦,所以兩人跑到景區的一家超市裡,各買了一條內褲,以及成套的衣褲,然後,胖子在景區內一家旅舍,開了一間雙人房住下。

而劉小柔則是自己住在一間房裡。

林峰和胖子都是慷慨大方的人,這一次兩人出來,將三萬多塊錢都帶上了,在開房間時,趁便選擇了千元一間的觀景房,雖然價格不菲,但兩人全都不當一回事兒。

他們也給劉小柔單獨開了一個房間。

林峰想的是,錢花光了,憑自己的手段再掙;而胖子想的是,錢花光了,憑他老爸的手段再掙。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