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五十五章南一學院的黑老大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吧1 「哈哈哈哈1 林峰一聲大笑,強大的無以復加了。 他將那一把精緻的刺刀取了過來,在他們沖向自己的同時,便朝他們沖了過去! 刺刀與片刀尖不斷對碰以後,一人的眼睛都還沒...

一夜的**過去了,黎明起初,太陽照舊升起。

林峰推開琪姐,也不穿衣服,爬起來走到落地窗前,將藍色花格子窗帘往旁邊一拉,陽光,便將林峰整個人籠罩住了,在他身後,構成了一道長長的影子。

林峰的臉被陽光照亮,神色間一片矛盾,琪姐揉了揉眼睛,支起了上半身,注視林峰,落寞。

一直過了好久好久,琪姐才開口說道:「你怎麼樣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咱們去了學校,誰也別說。」

林峰頭也不回,只看著羞澀的朝陽,說道:「沒什麼,我不會說的,我就覺得有一點怪怪的。」

不待琪姐說話,林峰就似下定決心,往外走去了。

「我回房了。」

琪姐神色動了動,沒有挽留。

琪姐早已經穿好衣服,房間內的極其氣味,也都已經被驅散了。

林峰如今,想要回到李一寧的別墅,他一早趕來,想送李一寧上學。

昨晚的事情,林峰知道他與琪姐,只能夠在暗中進行戀情,要不然的話,琪姐的老師職務可就不保了。

而一進門,林峰便看到了林寶兒那豐滿的身姿。

「看什麼看啊,臭石頭哥哥,最近你也不陪寶兒玩,我想跟你滾床單。」

林寶兒不滿的說道。

「看什麼?我似乎什麼都沒有說吧?你這孩子還真是不純真呢,嘖嘖,不過看你如此豐滿的身材,我有空還是會要你的。」

林峰望了望林寶兒胸口的兇器,還肆無忌憚的掃了兩眼,意有所指的說道。

「哼!那是我的驕傲,咋地?不平啊?」

林寶兒也明白林峰的意思,心面有一些羞澀,然而神經大條的她,卻是突然挺了挺自己的兇器,看得林峰差一點鼻血橫流。

「這也行?」

林峰心裡的那一個吃驚啊,還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

「寶兒,你幹什麼呢?」

卻是身旁的李一寧,是好氣又可笑的拉了拉林寶兒的衣袖說道。

這一個時候,李一寧便拉著林寶兒,跟著林峰一起上了車,一塊去學校了。

這個時候,剛一進學院門口,林峰一眼掃過去,好傢夥,十幾個人,竟然都圍在了學院門口,好像是堵誰似的。

為首的是一個戴墨鏡的平頭,身材也是很規範的型男,看得林峰都有一點吃醋了。

「莫旦哥啊,這一個小王八羔子,就是打過韓少的人。」旁邊有一個小弟說道。

「我靠,小子,你是哪混的,這麼囂張?」

叫莫旦哥的型男沖林峰吼道。

林峰有一些不耐心,不答反說道:「你是誰?說不定我們是同學。」

「我是誰?到現在知道怕了?想拉關係?哈哈,給我揍他1莫旦哥大笑著撤退。

本來在他後邊一個男子,一下子到了他後面,聞言二話不說,一腳朝林峰踹了過來。

林峰橫移,再一個拔高,一手掐住他脖子,猛地往前一擲,那人就在空中形成一個拋物線,再一頭碰在了莫旦哥身上,連他帶著好幾人,一起坐倒在地了。

一招打翻一群,可能就是眼下這一幅畫面了。

圍觀人等啞口無言。

莫旦哥一骨碌爬了起來,便大喝一聲道:「停1

一群眾下正要圍攻上去,聞言都停了下來。

莫旦哥扒開擋他身子前面的一個小弟,咳嗽一聲,整理了一下衣服,搖著脖子,便瞪了一眼林峰道:「有幾把刷子啊,難怪這麼囂張,我叫莫旦,是南一學院的黑老大。」

林峰內心一動,說道:「我叫林峰。」

「沒有聽說過。」

莫旦哥將墨鏡戴上道:「不過,我還有一點事情,還忘了處理,你先等著,咱們走1

於是乎,林峰和一干人一起,就這麼看著他們灰溜溜地走了出去。

走到一個拐角處,莫旦見到了韓紹鈞。

莫旦走過去惡狠狠,卻又聲音極小地說道:「你觸犯了什麼人?」

韓紹鈞揉著腦袋,一臉不解地伸長脖子,便望向林峰,又立馬把頭縮回去,苦笑道:「莫旦兄,你莫非也打不過林峰?」

「打不過,我沒有動手,因為我知道打不過。」莫旦說道。

林峰不動如山,就這麼冷冷地看著拐角處的他們。

「莫旦,我可是付給你們錢的,就算打不過,你們依舊要過去。」韓紹鈞威脅道。

莫旦此人注重諾言,只是點了點頭,二話沒說,便又回去了。

所有人都看著林峰,都舉著手中的棍子,手臂發顫,卻是猛然一陣害怕,並沒有砸過去。

莫旦也望著林峰,臉色陰晴不定,內心一陣糾結掙扎,依舊是不敢!

不敢出手啊!所有人都不敢出手。

就這麼站了許久,莫旦放下了手中的東西,悄悄地低下了頭,只覺得周遭人的眼神,刮在自己身上,使自己充斥了一陣羞恥感。

莫旦這一位老大,也是練過的,只不過他知道了林峰的強大,並沒有出手。

「等一等,我打一個電話1

莫旦說道,他是南一學院的老大哥,一句話,便會有很多人過來。

林峰只好一聲嘆氣,讓林寶兒跟李一寧去上課,這兩女倒也知道林峰的手段,便前去課堂了,她們碰到過好多次這種事情了。

而莫旦他們也沒有攔住李一寧兩女,因為這是韓紹鈞交代下來的,這一個時候,林峰便找了一個地方坐下。

一坐,便是幾分鐘。

林峰也不著急,繼續這麼坐著。

這一個時候,林峰站了起來,他數了數,來了還不到二十個,都手持砍刀來的。

林峰消極地說道:「就這麼一點人?不夠我打的。」

「還嫌少?」

莫旦眉毛一挑,挖苦道:「看來你肯定是一個練家子了?」

「練過幾手。」林峰點頭說道。

莫旦一揮手:「是又怎麼樣?今天,我們也是來硬的!我不相信你一個人,可以打敗我們這麼多人,兄弟們,給我砍吧1

「哈哈哈哈1

林峰一聲大笑,強大的無以復加了。

他將那一把精緻的刺刀取了過來,在他們沖向自己的同時,便朝他們沖了過去!

刺刀與片刀尖不斷對碰以後,一人的眼睛都還沒來得及眨一下,就被林峰一腳踢飛了進來!

林峰就如同飄灑在了眾人間的身影,以一人之力,將他們全部都碰散了。

在他們往兩邊渙散間,林峰恰似一個騎士一般,便衝殺進來,再一個回身,又衝殺了回來!

所有人在這一刻,都已經驚呆了,那莫旦也是難以想象道:「這怎麼可能啊?」

雖然他知道林峰一個人,毫不恐懼地單挑自己這邊一群,肯定不簡單,手段想必無比好,也有過一些心理準備,自己這一邊要幾個人手。

但這也太猛了吧?林峰彷彿悉數人,都化作了一把銳不可擋的刺刀,一頭扎進了其中,便是一個飛速直衝,硬生生將他們幾個人衝散了,使他們措手不及的同時,將他們擊傷!

這一次,所有人都散開了,不至於忙亂,再到本想砍林峰,卻差點砍到了自己人。

他們神色渙散,宛如圍攻雄獅的一群瘋狗,見風使舵的游斗,空想著渙散林峰的注意力。

不過無論是一擁而上,還是先後游斗,林峰都是毫不恐懼,見他們一陣上串下跳地轉來轉去,林峰先下手為強,提刀就去捅了一個人。

那一人爆退,同時,旁邊有人劈向了林峰,試圖讓林峰不去追擊,只有林峰後退,那身後肯定會同時下劈好幾刀。

所以,林峰看也不看,繼續前沖,一刀斜揚,與砍自己的那一把刀對拼,使其主人連退數步,虎口劇麻的同時,片刀都飛了進來!

他不亂體形,站在那兒,就這麼瞪大了眼睛,看著林峰身後幾人下劈的片刀,只砍中了空氣,而林峰的目標後退,同時劈下的那一刀,則被林峰一個變動身形,便避過了!

林峰這漂亮的自轉,姿勢優美,如同舞蹈一般。

下一刻,他動了一手,就這麼擊中了目標的肩骨,直接擊了過去!

慘叫聲音響起的同時,林峰奪過了他手裡的片刀,一個橫划,砍中了兩人退之不迭的人,又是兩聲大叫,伴隨著兩人後倒。

「我擦1

林峰一聲大吼,又去砍別人,所有人都開始逃竄,可只有被林峰盯上的,哪有跑得過他的?

他們自然是被林峰毫不包涵地砍中後面,倒地上亂滾,林峰砍的是有技巧的,只是輕微的皮外傷。

林峰也不去追所有人,砍了幾個,將他們士氣,都狠狠得擊潰以後,就將片刀甩掉,又從褲兜里,便摸出了一張紙帕,靜靜擦拭著刺刀上的血跡。

他朝那莫旦緩緩走了過去,發出了一陣聲音。

後者不停站在那兒,既忘了上前拼殺,也忘了回身逃竄。

林峰沖他露齒一笑,被擦乾淨的刺刀,那針芒一般的尖利,便抵在了他的臉頰上。

此人摸了一下臉上的血,從驚訝中脫離出來,卻是將血用舌頭舔了一下,說道:「有種就殺了我啊1

林峰不待他說完,就猛地一拳,便他擊退了。

「我們來,只是由於有人叫我們來砍你的……」此人可憐兮兮地回身說道,不敢再跑。

「誰想教訓我?」

林峰不爽之餘,又有一些擔心道。

「是,是韓少1

「韓少那一個王八蛋?哼,他每一次找我麻煩,看來得有一個時間解決一下了。」林峰說道。

其他逃竄的人,你望我,我望你一番,居然也壯著膽子一點點圍過來,見林峰沒有下手的意思,都鬆了一口氣,開始來軟的,紛紛哀求著林峰大人不計小人過。

林峰有一些錯愕,微一沉吟,便道:「看著打不過我,就來討饒了?我憑什麼就這麼放過你們?你們能給我什麼好處?試想一下,我若是打不過你們,你們會饒過我?我看你們剛才砍我的樣子,一點沒留手啊1

眾人皆是丟臉,林峰猛地一喝,指著莫旦鼻子說道:「他怎麼說?」

「林峰老大,我們以後都聽你的!我不當這南一學院老大了,讓給你。」

莫旦害怕的說道。

原本莫旦還是一位人人敬仰的南一學院老大,如今卻害怕的讓給了林峰,只有林峰才是當之無愧的老大。

「這個……我沒時間當這個老大,不過,你們以後不能再聽韓紹鈞的話了,要不然,我會讓你們死的很難看。」林峰說道。

所有人都點了點頭,他們心中已經知道林峰的厲害了,雖然林峰嘴上說自己不是老大,但這一些人已經認同了林峰的老大身份。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