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四十三章銷魂深處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指示1 烈虎哥沒有說話,一手扶著膝蓋,一手在下巴上輕輕的摸著,好半天,才淡淡的吐出一句道:「行了,你們先回去吧,這一件事情,不在你們的範圍內,我會派出合適的人手,去收拾那一個小子。」 ...

林峰揉搓著李一寧的胸,他在爽的同時,李一寧也是舒服地嗯哼了一聲。

她放開了林峰的手,任由他自己在她的酥胸上折騰,而她空出的手,去摸向了林峰那撐起帳蓬之處。

雖然只是隔著褲子大戰,而林峰也是感應強烈,有一種想要將褲子撐破的感覺。

這個時候,林寶兒也從旁邊摸起了林峰的身子,她也想要,只不過她知道,自己要等李一寧做完后,她的石頭哥哥才能跟她一起做那種事。

李一寧也發現了林峰的那東西不小,心中的期待又增添了一分。

要曉得,今日她要鼓著很大勇氣的,如果林峰今晚讓她不舒服,那會影響她以後對這種事情的感覺。

林峰猛然抱住了李一寧,將她按在了下面,然後就在李一寧的臉上親了起來,先是亂親,後來又親她的嘴唇,用舌頭伸到她的嘴裡,兩條舌頭互相纏繞,互相吸吮。

臉上親了一段時間,又移動到了李一寧的胸脯上,用舌頭舔著她的葡萄……

胸前被林峰不斷親吻,小腹處又被林峰頂來頂去,李一寧也有一些受不了了,她的一雙小手一路伸向了林峰的小弟弟。

她感覺到一條大東西,便猙獰地露了出來,李一寧興奮地握住,捨不得停止。

林峰也將李一寧僅剩的小褲褲脫了下來,兩人就在床上摟在了一起,先是李一寧將林峰身體都親了一遍。

接著,又是林峰親遍了李一寧的身體,當林峰親到李一寧的兩腿之間時,他猛然發現李一寧竟然這麼緊,自己的下面進去,一定很舒服。

林峰心喜若狂,他有點急不可奈了,想馬上吃了這個女人。

「一寧,我受不了啦,我現在就想要你。」林峰望著李一寧暴烈的說道。

李一寧也是處在意亂情迷當中,與林峰對視了一眼,又看到他下面的東西,羞澀地說了一句:「看你猴急的樣子,來吧,我都給你。」

林峰提槍上馬,準備衝刺了,他抓住了李一寧,腰部一挺,便插入了她的身體。

跟隨著下面大東西被緊緊而溫熱的肉壁包圍,林峰不禁爽的「哦」了一聲。

他從來沒有這一種感覺了。

「峰哥,你……礙…好舒服。」

李一寧一陣舒服的感覺,讓她說不出話來。

「一寧,我受不了啦,你太美了,身體太迷人。」林峰一邊使勁,一邊說道。

李一寧被林峰不斷的進攻,弄得嬌喘連連。

等林峰速度慢下來,她才媚笑了一下說道:「你呀,就不看看寶兒嗎?咱們這麼火熱,把她都丟下了。」

林寶兒感受到了身旁兩人的大戰,自己開始往雙峰摸了起來。

「那咱們現在要不要停下來?」林峰又動了一下笑道。

「別,別停……不管寶兒了,快,我要你猛一點,我從來沒這麼爽過,你弄的好舒服。」李一寧現在已經被林峰馴服了,她只想盡情地享用來自於林峰的衝擊。

也不曉得過了多久,林峰也在李一寧體內,做了最後的衝刺,將自己的精髓,便留在了她的體內。

兩人一起重重地舒了一口氣,便摟在一起了。

「峰哥,你真厲害,我都讓你弄的死去活來了。」

李一寧在林峰的臉上親了一下,然後側著身體,睡在了他的臂彎里,伸出了一隻大腿,纏繞著他的身體,就如同一條美人蛇纏繞在一棵樹上。

「一寧,我也很舒服。感謝你把自己寶貴的身體交給我享用。」

「你們真壞,不管寶兒了,石頭哥哥,我也要。」

林寶兒在一旁說道。

聽到這一句話,林峰的下面又硬了,他跟林寶兒一陣親吻,準備進行第二次男歡女愛。

林峰挺著那堅硬的東西,便插入到了林寶兒的身體裡面。

林寶兒的下面,被林峰弄得同樣舒服到了頂點。

「埃」

從下面傳來的快感,讓林寶兒嗯了一聲。

就在林峰大享齊人之福的時刻。

玉京城的一處私家別墅里,一個身材魁偉的男子,坐在客堂的沙發上,冷冷的盯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幾個手下。

他看上去三十左右,短髮根根立起,用髮膠靜立住,看上去倒像是頂了一隻刺蝟在頭上。

大耳,濃眉大眼,鼻挺口闊。

假如不是他從左邊到右頰的那一道刀疤,他也算得上是風度堂堂了。

這人正是雜毛男的老大,掌握著南一學院附近暗中勢力的黑道老大烈虎哥!

沒人曉得烈虎哥的出身淵源,只曉得在三年前,他猛然出現在了玉京城,那時的他身無分文,過後有一天,他在路上碰到幾個小混混打劫,結果反被他一人所有挑翻。

由此,逐漸牽連進了道上的爭鬥當中。

過後,一名手下掌握著幾十號人的老大,看中了他能打,將其收為心腹。

他憑著一對鐵拳,硬生生的打下了遠超過去的地皮,成為了幫會中的金牌打手。

可是沒人曉得這一個外表兇猛的男人,內心有著怎樣的計算。

在一年前的一個凌晨,他所在的幫會,與玉京城另一個勢力較大的幫會,在郊外發生了一場大火拚。

結局是他的老大不幸戰死,假如不是他毛遂自薦,力挽狂瀾,幫會說不定就散了。

在眾人的推舉下,他成為了新的老大。

他以為前老大報仇的口號,組織了精銳,發起了猛然攻擊,將擊殺前老大的幫會高層全數滅掉!

烈虎哥重新組建了一個幫會,幫會的名字,叫做『烈虎會』。

烈虎會創立以後,烈虎哥情急生智的進行了一系列改革。

不但在短時間內,增強了幫會的戰鬥力和財力,更是擴大為玉京城地皮排名第三的大幫會,更讓道上的人們,都為之側目。

與此同時,他還經過各種手段,將他們控制住了,為烈虎會保駕護航。

他卻漂白了,到了而今,烈虎哥的公司,更是組建了一個大集團,囊括了餐飲娛樂、金融財務等行業。

在集團大力發展的同時,他還拿出大筆錢來,不斷贊助學校,鋪路修橋,送方便,為福利院送溫暖。

總之,所有可以減少負面名氣的事情,他都會去做,而且做得不亦樂乎!

在他的控制之下,烈虎會地皮上治安極好,只需極個別,最底層的小馬仔,偶爾會欺負一下平常人,卻也無損他的名氣。

可是,沒有人曉得,玉京城最大的販毒團伙,即是由他一手組建,並且控制的!

外表上,烈虎哥每一次警告屬下人不許做毒品,成為道上的一個另類。

但私底下,他卻經常幕後遠程指揮販毒團伙的行動。

將毒品賣給其餘的幫會,從中撈取巨額老本。

這樣一來,烈虎哥手中的販毒團伙,沒有任何人敢起二心,因為起了二心的人,都已經消失了。

至於烈虎會的人,更沒人敢惹他發怒,因為那樣的話,不需要他親自命令,自然會有一大幫鐵杆屬下,把惹他的發怒的人給收拾掉。

「說一說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烈虎哥終於開口了,聲音低沉,而又富有磁性。

如果不了解他的人,會覺得他的聲音頗有魅力,但聽在雜毛等人的耳中,卻是無比驚恐。

「烈虎哥,我們上午接到韓紹鈞號令以後,就帶人趕到了南一學院,聽著他的命令,裝做不經意間,與蕭雅麗發生了爭執。」

雜毛聲音中,有一些顫抖的答道:「這個時候,忽然出來了一個傢伙,還沒等我們開打,他反倒先出手了,我們幾個都被他一拳打倒,連還手之力都沒有1

烈虎哥臉上的刀疤跳了跳道:「這麼說來,他還真是一個高手?」

雜毛猛然點頭。

「是的,烈虎哥!他第一個攻擊的是我,我那時正在說話,猛然覺得眼下一花,肚子上就挨了一拳,直接讓我躺在地上動不了!等我好不容易醒過來,才發現其餘幾個兄弟,也都躺在了地上,據他們說,也是連人影都看不清,就被一拳打躺下,這樣的人,並不是我們能對根以我們商量了一下,還是決定向烈虎哥報告請示一下,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請烈虎哥指示1

烈虎哥沒有說話,一手扶著膝蓋,一手在下巴上輕輕的摸著,好半天,才淡淡的吐出一句道:「行了,你們先回去吧,這一件事情,不在你們的範圍內,我會派出合適的人手,去收拾那一個小子。」

雜毛等人恍如得了大赦一般,朝著烈虎哥行禮以後,便離開了別墅,徒步向市區走去。

而坐在沙發上的烈虎哥,則是取出一個電話,直接撥了過去。

「阿超,來我這裡一趟,有一件事情,必需要你出馬。」

烈虎哥說完,便掛斷了。

不多時,摩托車的轟鳴聲,就出現在了別墅外面,一個身高將近一米九五的長發年輕人,陰冷著臉,便推門走進了別墅的大堂,直接來到烈虎哥身前站定。

「阿超,坐。」

烈虎哥指指身邊的沙發道。

阿超搖了搖頭道:「烈虎哥面前,沒有我坐的份兒。」

「你礙…」

烈虎哥笑著搖了搖頭道:「阿超啊,我這麼晚讓你過來,就只有一件事情,必須你親自帶人處理一下。」

隨後,他將雜毛男等人如何被打的經過講了一遍,然後看著阿超道:「我要你帶人去探探那個小子的底,然後去查一下韓紹鈞和他之間有什麼過節。」

阿超皺著眉頭,在腦中過了兩遍,確定自身記住了所有事情以後,朝他躬了躬身子,然後大步離開了,很快,摩托車的轟鳴聲響起,便消失在了遠處。

阿超走後,烈虎哥獨自一人坐了好一陣子,才起身上樓休息。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嘲笑,他懷疑韓紹鈞之所以會打電話告訴他,自身小弟被打的事情,頗有想借刀殺人的可能!

「哼哼,我可不是那一些腦筋簡單的蠢貨,想用這一種小伎倆拿我當刀使,就得做好反被刀割的思想準備1

他站在浴室中,望著鏡子里,自己臉上的刀疤,獰笑起來了。

很多人都曉得那刀疤,是他為了救前老大一命而留下的,但是極少有人曉得。

前老大的死,竟是他故意造成的。

這年頭,有錢有權的人,要想查清一件事,遠比平常人簡單很多,阿超在來到烈虎哥的別墅兩個小時以後,就拿到了林峰的所有資料,裡面包括近期時間內,他和哪一些勢力打過交道的記錄。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