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三十六章女人的心思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心跳開始加速了。 姜冰敏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擰了一把。 「你倒是挺厲害的啊,讓你照顧林寶兒,你就把她摟了起來,還來了一次密切接觸1 林峰這一回,連驚訝的心理都沒了,方才的想法,現在...

林峰心中感想,卻沒有報怨兩女的意思,身為男人,身為保鏢,他自然就要承擔相應的麻煩和危險。

正當林峰打退了四名色狼,興高采烈的時候,一道人影出現了。

「林峰,你竟然為了她們兩個人打架1

姜冰敏一臉怒氣的眼光看向了林峰,走了過來。

「這……」

林峰沒辦法解釋如今出現的情況。

「姜老師?」

「老師,石頭哥哥跟你是什麼關係。」

李一寧跟李寶兒一起說道,她們都在南一學院,自然聽見過新來美女老師的名頭。

三個女孩子之間一番無言的爭鬥,過了一刻鐘后,也最終宣告結束。

看她們那彼此不服氣的容貌,林峰隱約覺得,好像是打成平手了。

林寶兒似乎不明白這裡面的事情,感覺氣氛有點煩,最終揮手離開,徑自一個人走掉了。

林峰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姜冰敏這時候說道:「今天不去上課了,很煩。」

林峰聞言,心頭一跳,隱約明白了她的意思。

李一寧一直跟姜冰敏湊在一起,嘀咕著什麼,當林峰應用超級聽力去偷聽時,卻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情報,翻來覆去,都是一些女孩子之間的話題,讓他特別憂鬱。

三個人並肩同行,林峰和李一寧將姜冰敏夾在了中間。

偶然間,他們到達了白天都少有人至的湖畔,在林峰的提議下,找了一張長椅坐下。

「你們兩個今日早晨這是怎麼了?」

林峰率先發問。

「我總覺得你們彷彿在設計著一些什麼,若是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你們就直說了吧,如此遮掩,讓我覺得很彆扭埃」

姜冰敏白了他一眼道:「你猜的沒有錯,我和一寧的確有設計,而且也跟你有關,你想不想知道是什麼事?」

林峰心說,這不廢話嘛,要不想知道,我何必主動去開口呢?

見他沒有吱聲,姜冰敏又和李一寧對視了一眼。

「你這個大笨蛋,也不知我們是不是前世欠了你的1

李一寧陡然開口露出了一句,這一句話,讓林峰心跳開始加速了。

姜冰敏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擰了一把。

「你倒是挺厲害的啊,讓你照顧林寶兒,你就把她摟了起來,還來了一次密切接觸1

林峰這一回,連驚訝的心理都沒了,方才的想法,現在得到了考證,李一寧果真把昨晚的事情說出來了!

他站起身,走到姜冰敏和李一寧的身前蹲下,認真的說道:「關於昨晚發生的事情,我必須要重申一次,那只是因為一個意外,若是我真想對她干點兒什麼,以她的情況,絕對不會抵抗……哎呀1

一隻小手不知何時掐在了他的胳膊上,林峰沿著胳膊一看,李一寧正一臉羞色的瞪著自己,明顯是對自己方才所說的話語有一些不滿。

咧嘴乾笑了一下,林峰接著說道:「你們難道以為我放著大美女不泡,而對小蘿莉有意思?」

可是,當他發言結束的時候,姜冰敏在一旁說道:「其實,我剛剛把咱們昨天的事情也跟一寧說了,我和一寧並沒有認為你是存心要佔有她,這一點,你不說,我們也不會錯怪你,寶兒心思還小,她就像是一個小孩,但你昨天對她那樣,你覺得該怎麼辦。」

姜冰敏在問出這一句話的時候,和李一寧變化了一下眼神。

「這個……」

林峰一下子卡殼了,他有一些弄不清楚姜冰敏到底是什麼意思,聽著怎麼像是支持他腳踩三隻船似的。

然而,他又不敢肯定,若是自己真的吐露出想要腳踏三隻船,她會不會頓時站起來,給自身一腳后,轉身就走?

做人難,做男人更難。

做一個有了女人,卻又在有情債的男人是難上加難!

林峰先為自身默哀了三秒鐘,而後神態嚴肅的說道:「這個嘛……我當然是像對待好朋友那樣來對待她埃」

說完后,林峰就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這都說的是什麼啊,前言不搭后語的。

姜冰敏和李一寧再一次對視一眼,而後咳嗽了一聲。

「照你的意思,你是想吃干抹凈后,不負責了?」

「吃干抹凈?」

林峰瞪大了雙眼道:「負責?這話可不能亂說啊!我昨晚真的沒對寶兒怎麼樣,不信你問她自己1

這時候,李一寧也咳嗽了一下:「昨晚他的確沒對寶兒怎麼樣,只是親了一下她……」

林峰鬆了一口氣。

「聽見沒有,一寧都承認了。」

哪知李一寧接著往下說道:「他只是奪去了寶兒的初吻。」

「一寧……可不帶這樣的啊1

林峰發抖著從地面爬起來,用手指著李一寧,悲憤的叫道:「她的初吻是主動送上門來的。」

對於林峰在慌張之下的口不擇言,姜冰敏和李一寧都幾乎沒憋住給笑出來。

姜冰敏忍住笑,故意板著臉哼道:「那你的意思,女孩子的初吻,你親了也就白親了?你還有沒有一點勇於承擔的男子漢風格啊?」

李一寧也跟著配合起來。

「就是,我還不以為你是一個負心漢呢,沒想到你居然是這麼樣的人,連自己做過的事情都不敢承認1

她倆這麼一刺激,林峰心裡的滋味真的很不爽。

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很健忘,過了一個時辰,兩個女人談論的話題轉變飛快。

不知不覺,吃飯,逛街,看電影,一天過去了。

將兩個女孩子送到各自的家中,林峰準備去南一學院接林寶兒。

「喲,你還知道來接我啊,石頭哥哥。」

林寶兒的聲音讓林峰心中一顫,暗暗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

他皺了皺眉頭道:「寶兒,我當然知道來接你了。」

林寶兒卻是笑得極為詭異道:「哼,是嗎?你別以為我什麼都不懂?你心裡還有其他女人,你不想管寶兒,石頭哥哥是壞人。」

林峰霍然停止了腳步,轉過身來,牢牢的盯著她,雙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輝。

林寶兒竟然長大了。

沒多久,她哭了起來,幸虧附近熄燈,周圍已經沒人了,要不然林峰鐵定會遭到慘無人道的圍觀!

林峰站在一旁看著她。

林寶兒哭了幾聲后,仰面一看,發明林峰依舊在那站著,心裡頓時急了,也顧不得什麼,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你別誤會,我只是跟你開一個玩笑1

「哼,捉弄我?」

林峰冷聲哼道。

「石頭哥哥,我下次不敢了1

林寶兒趕忙答道,她皺著眉頭,掛著眼淚的可憐容貌,若是被其他男生看到,定然會為之心軟著迷,但恰好而今的林峰,心中正煩著呢,哪會憐香惜玉?

林峰與寶兒兩人,剛走出南一學院十來米的樣子。

林峰就碰到了一點小麻煩,一個長發眼鏡女生,被幾個小地痞給圍住了。

從他們的對話中,很簡單的聽出了事件的起因,那一個女生在走路的時候,碰到了一個小地痞,雙方就僵持了起來。

林峰搖了搖頭,這一種事情,若是沒看到也就罷了,既然看到了,那就不能不管了。

於是,他分開不明實情的圍觀者,便走進了圈中。

他一把將那一個女生拉到自己的身後。

「你們幾個還要不要臉?光天化日,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你們居然對一個女生這樣做,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1

林峰囂張的喊道。

這幾句話,把那一些群眾震驚了。

「喲呵,有人想要學人家救美人,哥兒幾個,咱們怎麼辦哪?」

其一個頭髮染得色彩斑斕的小地痞,一臉不屑的笑了起來。

「當然讓他清醒一下,這個世道,不是什麼人都能當救美女的1

「說那麼多幹啥,先把這混蛋干躺下再說1

「對!讓這個小子長點記性1

面對氣勢囂張跋扈的地痞,林峰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趕忙過來請罪,要不然的話,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林峰的聲音很淡然,卻讓人有一種無可抵禦的強大感。

這時,幾個小地痞表情變了一變。

隨即,那一個雜毛男從腰下摘下了一根兩尺左右的鐵鏈在手中揮了揮。

「***,你是混哪兒的?知道這是誰的地皮不,這是虎哥的地盤,蠢貨,想逞英雄,你也得挑一個地方,我們虎哥外號烈虎,聽過沒?這裡是他的地皮,信不信我叫人砍了你?」

「那你就叫吧。」

林峰安靜的仰面看天,好像天上有什麼美景,正在吸引著他。

這一種目空一世的態度,激憤了眼前這幾個地痞,他們整天在附近打晃,所到之處,雞飛狗跳,所有在這附近的人,都煩他們,但卻沒人敢表現出來。

只因為他們是玉京城黑勢力大哥烈虎手下的小弟。

而那一位虎哥為人心狠手辣,又有公安局罩著,普通人家,誰能夠斗得過他?所以這幾個地痞狐假虎威慣了,現在被林峰如此鄙夷,他們哪裡還忍得住?

「找死!兄弟們,上1

雜毛男呸了一聲,手中的鐵鏈一揚,兜頭便朝林峰抽了過來,不禁引得圍觀之人連聲驚呼,暗自為林峰可惜,好端端一個小夥子,眼看就要完了!

「找死1

林峰冷哼一聲,左手一抬,穩穩的將抽向自己頭部的鐵鏈抓在了手中。

雜毛男一愣,隨即,便使勁想要抽回鐵鏈。

然而,他那一點能量,如何能跟林峰較量,用螞蟻對大象來形容他倆的能量,都還有一些保守了。

「喜歡玩鐵鏈是吧?那就好好玩一個夠吧。」

林峰微微一笑道,其左手靜靜一抖,那鐵鏈便似乎靈蛇一般倒卷回去,眨眼間,便已經在雜毛男的身上,繞了好幾圈,將他牢牢的捆綁住了!

「***,你竟然還敢還手?」

另外的幾個小地痞看不清事情,絲毫沒有思索過空手接住,猛抽過去的鐵鏈。

而且讓鐵鏈反縛其主人而不傷人,究竟是多麼艱苦的事情,那需要極高超的眼力和本領控制力才可以辦到。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