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三十二章牛逼就是牛逼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臉的驚異與畏懼之色溢於言表。 林峰正面帶笑意,一語不發的看著他,眼神玩味無窮。 輔導主任這時說道:「好,同學們,現在我頒布,道歉儀式正式開始。」 然後,他就退到了一邊,主席台上...

鮑山被林峰踢飛了,一時間,所有人。

林峰像沒事人一樣坐在了一張椅子上。

就在課堂里一片寂靜的時候,輔導主任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剛一進屋就喊道:「林峰,你在教室里鬥毆,違反了學校的規章制度,罰你掃一月的地。」

「你才掃一月的地1

林峰沒看來人是誰,不管來人是誰,他都不害怕。

兩個人言辭當中,都帶著火藥味,課堂里的氛圍,猛然間像是產生了化學反應一般,劍拔弩張的,有一點讓人喘不過氣來了。

誠然這是一場好戲,馬上又要上演。

但是所有同學們,這一次真的感應到了,林峰確實是有一點託大了,連輔導主任都敢對抗。

「林峰,你把鮑山給打了?不是給我們學校添麻煩嗎?」輔導主任說道。

同學們一聽這一種口氣,心裡皆是一驚,看來主任的怒火真的很大埃

林峰反倒很自然的說道:「他們四個人來課堂找我麻煩?我就教訓了他們一下,這很正常。」

「教訓了他們一下?他們是你能教訓的嗎?你有什麼資格教訓?你知不知道他們是誰?」

輔導主任連珠炮似的,用手指著林峰的鼻子一陣反問。

「主任,你是來調查問題的,還是來替他們報仇的?你難道不該問一問,他們是來幹什麼的?我為什麼教訓他們?」

林峰針鋒相對,絲毫不示弱的盯著輔導主任的眼睛說道。

輔導主任抬手,便扶了一下眼睛框道:「原來你也知道他們在我們學校的地位,現在鮑山他們挨打了,你說怎麼辦?還不全部都是你惹的禍嗎?」

林峰心中的怒火,一下子便爆發出來了,他抬起手,便指著輔導主任說道:「你***有病吧,現在他已經欺負到了我頭上來了,你一不去管,二不問情況,反而在問我?他們四個人一起打我,你怎麼不去問?你是不是明知道那鮑山是玉京城公安局長的兒子?你害怕他們身後的權勢,你不敢問?然後,還要我認錯,給足他們面子?」

這一番話,說出了同學們的心聲,就差一點興奮得鼓起掌來。

課堂上的火焰味,現在已經愈來愈嚴重了,彷彿會登時就發生大爆炸。

輔導主任被問的一時間,便啞口無言了,過了好一會才說道:「好你一個林峰啊,你竟然這麼囂張,我看你做這一種無謂的鬥爭,等一會就有你受的。你準備一下,已經有人把教室里的事情告訴校長了,校長決定召開全校批評會。讓你當著全校師生的面,對挨打的同學做出道歉。」

林峰的胸膛被氣的升沉不定,雙眼隱隱有血光湧現,雙拳握的格格作響。

林峰突然歇斯底里般的憤怒起來了。

胖子小聲安慰到:「峰哥,就是這樣的,別發火了。有我們挺你,就做個樣子給他們看罷了。」

李一寧也說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埃」

林寶兒卻是和他們的想法都不一般,說道:「石頭哥哥,只需要你說一句話,我立馬就出去,把輔導主任壓在地上揍一頓。」

林峰看著林寶兒滑稽的樣子,不禁微微一笑。

五分鐘后,他彷佛自言自語一般,一字一頓的說道:「道歉!肯定會有的!只不過不知道是誰給誰道歉。」

聲音不是很大,但卻每一個字,都有千鈞之力!

此刻,全校鈴聲響起,所有同學紛紛前去了大操場,一場好戲,正式拉開帷幕。

輔導主任換了一身西裝,系著領帶,一副人模狗樣的樣子,彷彿在喜迎什麼宏大的節日一般,站在高高的主席台上。

輔導主任帶頭鼓了幾下掌,台下沒有多少人回復,讓人覺得頗為丟臉。

輔導主任乾咳了幾下,然後又說道:「我相信,同學們都已經知道了,為什麼我們要開這一次全校大會。這一次的事情,已經不必要我再多說什麼了,相信大家早已經心知肚明。我們學校有這樣的害群之馬,公然在教室里鬥毆。」

台下的同學們聽著輔導主任的發言,心中一肚子的怨氣。

此刻,鮑山和那三個兄弟已經站到了主席台上,背著手,臉上一副鄙視之色。

林峰正面帶淺笑的走了上去,到了主席台,竟然朝著台下所有同學,瀟洒的揮了揮手。

李一寧站在台下看著這全部,嘴裡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道:「沒想到這一個傢伙,在這裡竟然有這麼大的號召力埃」

校長一看形勢有一些失控,大聲的說道:「安靜。」

「裝孫子,敢打我,今日就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

「你再裝埃」

「惹我們鮑少的,沒有一個有好結局。」

三個人看著林峰低聲的謾罵著,林峰仍舊是那一副寵辱不驚的表情。

校長和輔導主任這時,再一次站起身來,便走到了林峰的對面,校長問道:「林峰同學,你知道是你的不對了嗎?」

林峰搖了搖頭,並沒有說話,下面再一次響起了一陣笑聲。

輔導主任這時,走到林峰身邊小聲說道:「鮑安局長就在那裡看著呢,你別搞事,聽到沒,快一點道歉。」

輔導主任對著林峰說完這一些,然後持起話筒,對著台下的同學們說道:「好,我們現在讓林峰開始向受傷害的同學們道歉。」

輔導主任一副哈巴狗的樣子說著。

他看到了鮑安走上台來,然後轉身伸手,恭順的請鮑安走上前來。

鮑安挺著滿是油水的肚子,再一次走到主席台上,站到了兒子鮑山的身邊。

他臉上帶著淡淡的淺笑,可是就在他將眼光移動到林峰臉上的那一瞬之間,鮑安的表情變得非常生硬的停滯在了一邊,滿臉的驚異與畏懼之色溢於言表。

林峰正面帶笑意,一語不發的看著他,眼神玩味無窮。

輔導主任這時說道:「好,同學們,現在我頒布,道歉儀式正式開始。」

然後,他就退到了一邊,主席台上只剩下了林峰和鮑安幾個人站在那邊。

隨著輔導主任將道歉正式開始這幾個字剛才說完,主席台上,瞬間便湧現出了戲劇性的一幕,只見鮑安突然轉身,照著鮑山,即是一頓狂踢。

其他的三個人也未能幸免於難。

一邊踢,還一邊罵道:「讓你們給惹事,讓你們給我惹事,你們怎麼不早告訴我是他。」

台上的這一幕,讓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鏡,這是什麼情況埃

輔導主任和校長都睜大了眼睛,嘴巴能塞進一個雞蛋。

林峰則是把手在口袋裡面抽出來,換成抱肩的姿態,霸氣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出,早已經猜想到了這一幕。

台下的同學們,彷佛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被台上這一場動靜,弄的都有一點蒙了,一時間,竟然鴉雀無聲。

林峰此刻,將眼光看向了台下的李一寧,只見李一寧的表情,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驚異,難以相信,各種冗雜的情感凝結在臉上。

鮑安還在不時打著,身上的中山裝,已經被弄掉了幾個鈕扣。

此刻,他哪裡像是一個公安局長,明顯就是一個小混混,鮑山和其他的三個兄弟,此刻已經被打的滿身淤青,哀嚎不止。

校長和輔導主任愣了半天,才緩過神來,紛紛都上前去阻攔。

還沒等兩個人到身前,鮑安就揮手說道:「這一次不關你們的事,我要好好教訓這幾個傢伙,竟然敢給我惹麻煩。」

鮑安足足在台上打了十分鐘,終於喘著粗氣停了下去。

看了一眼面帶不滿的林峰,他一臉忠誠與崇敬的點了點頭。

然後,他持起話筒說道:「同學們,這是一場誤會,這一件事根本就不是林峰同學的錯,而你們也看到了,我身為一個局長和父親,對他們進行了嚴格的批判和教育,在此,我要向林峰同學做出道歉,希望能夠取得林峰同學的諒解與同情。」

說完,鮑安竟然轉身,便對著林峰一個深深的鞠了一躬。

台下同學們的驚奇之聲,彷佛決堤的潮流一般,便響了起來。

鮑安道完歉后,又把身後的鮑山和那三個人一起拽了過來,在鮑安的威懾之下,三個人又再一次的鞠躬認錯。

台下的顫抖之聲,一浪高過一浪,這一個大逆轉,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恐懼。

鮑安站在林峰對面矮赦樣可以了吧,林峰師兄,我真的不知道是你啊,我這就走,那一天在警察局,守著一些警察的面,我不能低三下四的,只能裝作給李天個面子,把你放走,沒有跟你相認,林峰師兄,其實我是真的不知道鮑山竟然敢跟您動手。」

林峰看著低聲下氣的鮑安點了點頭。

鮑安彷彿像是獲得了死前大赦一般,帶著鮑山他們,灰溜溜的走下了台去,鑽進車裡,發起引擎,像是躲過一場災難一般,飛速離開了。

房車裡,鮑山揉著滿臉的淤青問道:「老爸,你怎麼了?他是誰,你為什麼這樣?」

鮑安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說道:「他是誰?你還好意思問我,你這一個只會給我惹事的敗類,他是一個手機,便可以讓我們在這個天地間消失的人,他只要動用百分之一的力量,你和我都要死。」

校長和輔導主任已經完全懵了。

台下已經成為了一片嘈雜,林峰仍舊是嘴角輕輕上揚,看著大家,然後用力的揮動了一下手臂。

這王者般的召喚,再一次掀起了一陣**,同學們的吵鬧喧嘩之聲,尖叫之聲,變成一陣排山倒海。

「峰哥,你太牛了。」

「林峰,你就是南一學院的王。」

「太過癮了,太解氣了,竟把咱們市公安局長嚇跑了,峰哥霸氣埃」

看著台下已經完全控制不住的形勢,輔導主任持起話筒,只是說了兩個字。

「散會1

這一場全校大會,肯定會成為南一學院同學們最難忘的一次閱歷。

林峰下了主席台,向已經兩眼發直的李一寧走了過去。

林峰臉上仍舊掛著寵辱不驚的笑顏,穿過人群,走到了李一寧對面,說道:「以後不用怕鮑山那一個雜種再騷擾你了?」

李一寧面色難堪,手不斷的搓著衣角,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一般,說道:「沒看出來,你竟然這麼厲害。」

就在這時,李一寧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她拿起手機,驚異的看了一下,打來手機的人竟然是鮑山。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